第45章 挟持

上一章:第44章 告状 下一章:第47章 傻有傻福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东婶扯着虎子一路膝行到周所长跟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诉:“我家里那位才过世,李四海当天夜里就跑到咱家来,当着村里的人面拉拉扯扯,还指着里屋说要进去做那事。您可得给我做主啊,我这孤儿寡母的,身子又单薄,哪能对付得过他……哎哟,我的老天啊!”

李四海惊得头发倒竖,倒没想到李傻子身上,却把怨恨往在了刘明德那。

你这姓刘的,行啊,能搅事,这都拦起车来了,这东子家的肯定是你让她跑来哭的吧。

“周所,你得信我,我家里才娶多久的媳妇,比这东子家的长得又不差,我咋个会打她主意呢?”

周所长冷冷的说:“那我哪知道,这野花总比家花香,你说是不,李村长。”

李四海腿一软,差点就跪下去了。

后头那辆车也停下来,鲁上涛的秘书跑过来:“咋了?这跪地上的婆娘是咋回事?周所。”

“谭秘,你没瞧见吗?这是拦路告官呢,人家家里男主人才过身,这李四海就跑到人家家去想这位,人家怕李四海权势滔天,这就跑过来跪路上了……”

李四海听得心里发颤,刚要辩白,谭秘就黑脸说:“李村长,有什么话去村里说,周所,把人扶上车,一块去李庄。”

开道车前头还有空位,周所就让李四海去副驾驶位,他和东婶虎子坐后边。

“周所,真没这事,我敢对天发誓,我怎么说也是党员,能干出这糊涂事来?我以我的人格做担保……”

周所长瞧都不瞧他,就拿出随身带的巧克力给虎子吃。

这边还没开村里,村里倒先乱了起来。

李傻子从村委出来,就往家里走,半道上就被李家老三给堵住了。

“成啊,傻子,你敢拿烧火棍捅你二表叔,你他娘的胆子大了是吧,看你三表叔怎么收拾你。”

李老三手中拎着把柴刀,青筯爆突,一瞅就是要拼命的模样,李傻子哪敢跟他对仗,掉头就往家里跑。

他这前头荒废了十几年,手脚还算灵活,可力气不大,这李老三又常年做农活的,一身肌肉,步子又大,追得十多米就把他给逮住。

抬手就拿柴刀要往他身上劈,李傻子捂住脑袋喊:“三表叔,那事真不怪我,是吴月芝那臭婆娘干的,我就在一边瞧着,这冤有主债有主的,你要报复,不先得逮到吴月芝?”

眼瞅着柴刀就要下来,李老三硬将刀势拉住,将他放下来,刀刃架在他脖子上问:“你知道吴月芝在哪儿?带我去找她,不定你三表叔还能饶你一命。”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李傻子老实的带他往家里走。

“三表叔,听说表妹要去乡中心小学读书了?我跟你说个事,那个叶中河你知道不?就前晚被人打跑那个。他爱摸女孩,我读书那阵他就老摸二妮来着,你得小心他……”

李老三斜眼瞅他,却不搭话。

“我听人说他还曾经把咱村小的一个女孩给日了,才九岁多呢,你说要是咱表妹要出事的话……”

“你少跟老子废话!”

李老三手一抖,差点就在李傻子脖子上划下道血来。

“三表叔,我说的都真的,你要不信,就去问问,我这可是为表妹着想,没别的意思。”

李傻子拼命找话说,眼睛四处在瞅,想找机会开溜。

“你有那么好心?”

“三表叔,我啥时坏心过?咱都是表亲,都是李庄的人。我管你叫三表叔,表妹我能不关心吗?我再跟您说件事,那鱼塘吴月芝不打算要了,可她说,她就瞧三表叔顺眼,就是不要,也不能让二表叔和村长弄去,她打算要回来再送给你……”

“你骗鬼呢!你这脑子不是坏了,咋个说话清楚呢?”

“我这毛病时好时坏,坏的时候会咬人,好的时候呢,就跟正常人没两样。”

李老三点点头,琢磨起来了。

这帮老大拼命,可鱼塘那边大头还是被他拿走,跟老二累死累活,一年下来也没多少,这出事还要帮他擦,要真能把鱼塘弄到手,这通忙活才算是值得。

“三表叔,我听说二表叔年轻的时候把三表婶给日了……”

李老三拿起刀柄就重重的敲在李傻子的后脑勺上:“你听谁说的?谁他娘的传疯话?你老子?”

“没呢,我爸才不跟我说这些,我就听七叔说的……”

“麻痹的,这些话你别往外说,找到吴月芝,要她真愿意把鱼塘给我,那我就放了你。回头我再老七算账。要我听到外头人传这些闲话,我就找你爸干仗……”

“跟我爸啥干系,到时你找我就行了。”(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44章 告状 下一章:第47章 傻有傻福
热门: 金玉满唐 万族之劫 淑女飘飘拳 法老的宠妃 乡村女教师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锦衣之下 战歌之王 骷髅幻戏图 你是我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