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回趟家排着队整

上一章:第189章 饭没吃完就要干 下一章:第191章 深井要靠粗杆子捣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小满实在很难忍受陆嘉那技术活高超的嘴功,就那样趴在桌子下嘬,舌尖旋转蠕动舔着,他在火锅的雾气中都不敢去瞧对面的那些女孩了,更别提身边的二妮妈了。就是脸皮再厚,也受不了这样服侍。

伸手下去扯了把,将陆嘉给拉起来,还让她的犬齿给勾到了些肉,李小满牙疼的捂着脸低下头,二妮妈就瞪他:“好你个小满,你敢背着二妮胡来,我回头收拾你。”

李小满没好气的回瞪她:“你还有脸说?你呢?”

二妮妈哼了声,夹了块涮羊肉吃下去。

瞧那陆嘉捡好筷子爬起来,还抹了下嘴角,就满脸不乐意。这城里女娃胆也太大了,就这么蹲下去叼那鸟杆子,也不害臊。

陆嘉拿着水杯漱口,末了,就吐到空碗里,眼波流转的瞧向李小满。

那模样,肯定是还没吃饱。

可不管她吃没吃饱,都不能在这里弄了,李小满那鸟杆子还倔强的抬头看天,要再闹个啥出来,那就好瞧了。

对面的王致致单于秋墨靳佳都还没睡过呢,可不像陆嘉这艺院四朵花一样的**。

各怀心事,这火锅吃着就有些沉闷,吃过了,陆嘉要让李小满跟着去玩。

二妮妈不乐意的说:“大牛还在医院里,二妮还在那边,你要不过去瞧瞧?”

“还瞧啥?阿姨,放心吧,医院里还能出事呢?”

陆嘉越这样说,二妮妈越拽着李小满不让他走。

单她们瞧着就嘀咕起来,这都叫咋回事,那陆嘉也真不要脸,还想把人拉去哪里?人家大舅哥还躺医院呢。

“我明天去找你们,你们先回去吧。”

想了想,还是先让陆嘉她们走了,怎么说二妮妈这边还是重要些。

单她们也跟着到医院里,拿了些剩下的羊肉给二妮。她没多大胃口,在那吃了几口就放在一边。

“你得多吃些,要不大牛救好了,你这身体垮了咋办?”二妮爸虎着脸说了句,就看刘长军过来了。

“军子,咱们出来说。”

电话那边跟李小满说清了,可这事还得亲自来一趟,刘长军跟着他走到住院部外,站在庭院里抽烟。

“那联防队长被我让人打了个半死,不长眼的东西,他那表哥也看不好,”撂了句狠话,刘长军就往楼里一指,“咋样了?”

“生不了娃了,以后要透析过日子,别的倒好了,”李小满闷着脸抽了口烟,“这钱倒不是大事,我看要可能的话,帮大牛换个肾。”

“这要能换上倒好,”刘长军也知换个肾没几个钱,特别对李小满来说,就这事出得郁闷,“那小子也被我弄伤了再送到派出所去,你放心吧。”

李小满嗯了声,说到底还是大牛自己不争气,他要有能耐,那会去跟那种人借钱?

抽完烟,李小满就让刘长军先回去,顺便把牛栏县那边要搞商业广场的事跟他说了。

“这广场,咱县里也没几个,这要搞起来,就是盖楼,那是容易的,难的是运营,波哥那边说帮忙,你就多学着点,到时也好有个钱袋子,每年能收份稳定的……”

“我知道,谢谢小满。”

刘长军精神一振,千恩万谢的走了。

掉转头看二妮爸在那愣神,手中夹着的烟都快烧到手了还没扔,就喊了声走上去。

“大牛的事包我身上就成了,换肾嘛,换了就好了。就是以后他要再做啥,您可得盯着点他,别让他再由着性子胡来了……”

“我理会的。”

二妮爸叹了口气就拍下李小满的肩:“多亏你了,小满。”

“没啥。”

陆续将单那些女孩送回宿舍,再回复式楼里,顾兰玉在那搅着碗面条在吃,李小满就将路上买的烧鹅拿出来给她加菜,指指里面问冯小怜。

“睡了,这都折腾大半天了还能不睡?”

顾兰玉白他眼,就将烧鹅腿豪迈的拿手中啃。

“二妮摊上这宝货也是倒霉催的,这大牛以前没钱的时候还好,自打我帮着二妮家发达起来了,他就不想做事了。明明有着一身本事,也就放在那里荒废。还妄想着一夜暴富,买六合彩,**,啥的都做……”

拧开瓶矿泉水,李小满就竹筒倒筛子的说:“这天底下哪有掉馅饼的事,把钱都亏进去了,就喊数来赌。还借高利贷,还不上,人家找上门来。我让人帮他平事,他呢,还没等去军子那做事就被人弄成这样。你说,我这做妹夫的容易吗?”

“你钱多,干嘛不直接给他一笔钱,让他从眼前消失就好了?”

顾兰玉吃得满嘴流油,不顾形象。

“大牛那样的人,你左手给钱他,他右手就能花光了,回头再问你要。你想吧,你给十万给他,他能想着买十万块的双色球,把奖池给清了,”李小满苦笑说,“你要给一百万,他就敢买一百万。这钱啊,要是来得容易就花得容易。”

“就你道理多,”顾兰玉抹了把手说,“那你就眼睁睁的瞧着他这样就算了?”

“那二妮还能让我上她的床?”李小满瞟了眼她那夹紧的双腿,那大腿结实得很,摸起来就像是摸在一张弹簧床上,“先让他过了危险期再说吧,到时帮他换个肾,帮他找个事做,让他安静一段时间。”

顾兰玉搅着面条问:“你这可真够费心的了。”

“那可不是,”李小满指着里面问,“真睡着了?”

“嗯……”

顾兰玉答应完就后悔了,被李小满拉到怀里,摸了起来。她这边还没吃饱肚子呢,那衬衣就被扯开,短裙被拉到腰间,手在那大腿上拧摁着。

“你就不怕小怜出来瞧见?”

顾兰玉瞪他,推他,就是没啥作用,被他这样抱住,坐在他大腿上,搅着面条也没法吃了,就将碗推到一边,咬着他的耳垂,吐气如兰的。

“你再咬用力些。”

李小满感觉还挺不错,就指挥顾兰玉起来。

她就白他眼,咬得更卖力了些,李小满那手也不安分的乱摸着,将她那胸罩给扯到地上,用脚给踢到沙发底,再托住她那臀部,让她整张屁股都压在他的裤裆上。

被陆嘉在火锅店里撩拨起来的火势再度烧旺,两人紧贴着的身体都能感受到对方的热度,体温在持续不断的升高,李小满瞧她那脸颊烧得通红,就亲吻着她的脖颈。

顾兰玉的脖颈粉白细嫩,也是她最敏感的地方。

摸都不成,亲那就更别说了,而她本身就是个极敏感的女人。

这样一碰,她全身上下就像能拧出水来一样,那下头都油光锃亮了。

将裤衩给扯下来,那紧闭着的门户外头已经有些水亮色泽,李小满就笑着说她是个骚货。

“那你还不把我这骚货给弄舒服了?”

娇嗔一句百媚生,李小满一怔后就张嘴将她亲得快要窒息,像要将她整个都要揉碎似的。

就在沙发上将她推倒,手掌托在她的胯骨上,也不消怎样,便一捅到底。

那早潮润得无法言说的地方,滑腻通畅,李小满便卖力起来。

倒还顾忌着冯小怜会听到,顾兰玉就叫得很小声,可那种压抑,却让李小满更有种要蹂躏征服的**,于是提枪上马,大肆征伐。

直弄得沙发上都乱成一团,才总算结束。

顾兰玉穿好衣服就回对门去了,李小满在那抽了根烟,也回房去睡了。

等第二天一大早就接到二妮的电话说是大牛不成了,他吓了一跳,开车去到博爱医院,就看走廊上二妮妈哭得都像是泥人了。

二妮这才一晚上,就满脸憔悴的,看到李小满就冲上去抱住他。

“不说没啥事的了吗?”瞅着主治医生,李小满差点把他打一顿。

这说话咋就没个准的?还没等这边完了送大牛去省城医院。

“我昨天是说还没过危险期,我没说一定能救得活……”主治医生苦着脸解释,“昨晚突然生了并发症,都是动手术有可能出现的,现在器官已经在衰竭了,我看……”

李小满抱着二妮,看着手术室里在等待抢救的大牛,沉声说:“不管咋样,先把人救回来再说,钱的事你不要操心,用最好的药。”

“知道了。”

主治医生转身要走,二妮爸突然抓住他就是一拳打在他脸上。

“你他娘的还我大牛!”

李小满忙抱住他,让一脸惊愕的二妮站开。

这是二妮爸压抑不住情绪爆发了,她站这边,要被打到咋说。

“叔,你别急,这不还能有救吗?”

“还能有救,还有救个屁!”二妮爸骂了句,老大的人了,突然就蹲在地上哇哇的哭起来,跟那李庄的老婆娘一样。

李小满松开手让主治医生快进去救人,这打人的事等晚些再说。

跟着就给刘长军打电话,让他问问省医院那边还有床位没有,要没有,腾也得腾出来一个。这大牛要能救得回来就立马送过去,要救不回来……那就算了。

李小满对大牛也没啥感情,他要不是二妮的亲哥,他才懒得管他死活。

二妮这一家三口哭成一团,李小满拿着纸巾分给他们,就拉住二妮说:“叔婶都哭得不成了,你再哭闹这都没人做主了,你得先挺着,不管说啥,这事得熬过去再说。”

二妮泪汪汪的点了点头,她倒很明白事理,转身就先去安慰二妮爸去了。

“你也别哭了,哭个啥,”李小满蹲下来瞅着二妮妈小声说,“这满医院的人都瞧着,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再说,大牛这不还没死嘛。”

“你还真想等他死了我再哭?”二妮妈气得眼翻白的瞪他。

“你先起来吧。”托着二妮妈站起来,手碰在她那丰满的**上,李小满半分感觉都没有。这都啥时候了,也不能想那种事吧。

在急救室外等了一阵,刘长军就赶到了。

“省中医院那边有床位,他们治这种病也在手。”

“那就行,你先帮着联系吧,把床位订下来。”

“这又不是酒店,哪能说订就订,要先办转院手续……”刘长军抓头说,“小满,要不我去问问看能不能办转换手续。”

“等人先救回来再说吧。”

终于等到手术室的门打开了,主治医生出来说人救回来了,李小满就拿着准备好的红包递上去,说是辛苦了。他还不收,李小满就板着脸说:“不是巴结你的红包,是刚才我岳父打你给你的赔偿金。”

主治医生这才收下,掐掐信封,少说也有三五万,这才和颜悦色起来。

大牛当夜被送到省中医院,二妮一家也跟了过去,李小满开车载着她们到省城后,就安排酒店住下,就打电话给李水根,让黄希过来陪着他们,他就掉头回牛栏县去了。

韩露菲跟岳波名下集团的副总经理吃着饭,李小满风尘仆仆的进来就先道个歉,先干了一杯。问起事情,李小满就将大牛的事说了遍。

“换肾倒是不难,就是排队难,当然,有钱都不难。”

那位姓刘的副总笑着说,就举杯向岳波致敬。

“岳总跟我提过,说是这商业广场要做就尽快要在明年年中之前盖好,招商的工作还要刘总多负责,其余的嘛,像是建设方面,刘长军来做就行了,地皮也是联合竞标的好。”

刘副总点头:“来之前就接到岳总的电话,说是这次就听韩县长和李秘书的就成了,还让我尽力配合牛栏县的工作。”

“客气了。”

李小满跟他碰碰杯,就感到韩露菲在拿腿磨他。

心想这女人都咋的了,这才开好的一块田就立刻变成了油田了?就那样想着做那事?个个都等不等吃完饭?

谁曾想韩露菲低声说:“这位刘副总想让我陪他去看电影……”

&n

bsp;草!找死?

李小满这一天积了满肚子的火,本来瞧那刘副总还挺顺眼的,现在瞧来嘛,那张脸要多可憎有多可憎。

“刘总晚上想去看电影?”

将酒杯放下李小满就很直接的问,刘副总微笑说:“李秘书晚上也有时间?”

他是想泡韩露菲,以岳波那集团的身家,他又是负责商业地产运营方面的,着实有那个本钱。他也知李小满跟岳波关系不浅,才会这样平等的跟他说话,不然这桌上哪有他说话的份。

“时间挤挤总是有的,要不我把波哥跟练姐都叫上?”

刘副总笑容变得有些僵硬了,咳嗽说:“那就不用了吧,我突然想起晚上还有些事,等吃过饭,我就要回黄港。哎哟,你瞧,我都没注意看表,现在就要走了。那,这样,韩县长,李秘书,事情就按先前说的办,我先回去了。”

“你就不怕得罪他?”韩露菲微笑问,目送着刘副总离去,她这心里也舒服了些。

“一个副总有啥好怕的?他也没摸清你的底就想泡你?他就不怕你用黄港那边的关系弄他?”李小满手掌抚在韩露菲的腿上。

要说这大腿的弹性,韩露菲杨素素顾兰玉能排在所有女人中前三。

虽说隔着西装裤,却也有种摸起来就很弹手的感觉,像是嚼着撒尿牛丸。

李小满的手掌很大,一张手就能盖住大半只大腿,韩露菲就推着眼镜秋波一横说:“岳波那样大的集团,也不是说要动就动的。人家也不怕我,就是知道些我的背景也没什么。”

“按你家里给你的安排,你十年后能做到市长吗?”

李小满突然好奇起这个来,他的愿望就是做黄港的市长。

“差不多吧,在县里先历练一到两任,再调到省里去做事,再过三四年就下来先做一年副市长,再做市长……”

李小满默默的点头,这大致差不多,可他还觉着慢了,要是这样的话,就是韩露菲做市长都要四十岁了,他要做市长那还不要二十年?

“你想做市长还早着呢。”托起一杯白开水,张着小嘴含住杯沿喝了半杯下去,韩露菲就推开他手说,“我让老张送我回去,你要没事回黄港吧。”

“晚上不想让我陪你睡?”

李小满将手搭在脑后,嘿嘿笑问。

“暂时没那心情,等我心情好些吧,你晚上也不方便到我那里去。二妮她哥的事,你还得顾着吧?”

李小满想到大牛就摇头:“我还要回一趟李庄,二妮家都出来了,那边旅社要人看着。”

“你忙吧。”

开着车回家,瞧着那栋盖好后就没住过几天的小洋楼,旁边那栋倒是人气更旺些,黄桂花扶着腰在那拿着个扫帚扫地,李水根在一边跟她说话,眼睛还没瞧过去,一条土狗就飞奔出来。

“阿黄你跑个啥……”黄桂花喊了声,就看到儿子站在门外,便放低声音说:“大牛咋样了?”

“刚接到二妮的电话,在省城中医院里安排着呢,先吊着命吧,那肾也不知啥时候才有。”

李小满摸摸蹦跳不停的阿黄的脑袋,就走进去,拿了两条烟和一瓶烟给李水根,坐在院里屏风旁一张沙发上说:“二妮家那边请的人信得过不?他们都去省城了,这边旅社得找人看着吧?”

“哪信不过?就你冬梅姨娘在看着,她要信不信,你还信得过谁?”黄桂花走到灶房里说,“还没吃饭吧?这灶里还有些剩菜,要不热一热吃了?”

“我去玲玲那边吃吧,”李小满瞅李水根在跟他挤眼,就问,“咋了?”

“嘿,那个大牛我早就知道他会出毛病,你瞧,这下好了吧。你给他换肾,得拿多少钱?”

“你在意钱的事?花不了几个钱,人救回来就好,我也没想过要二妮家拿这钱,说到底,也怪我没把事做干净。”

李小满不跟李水根多说,迈着步子就跑到农家乐那边去了。

还别说,这几个月来,来农家乐玩的人更多了,整个李庄都是一副欣欣向荣的模样。那村头的几家更是红火,玲玲打扮得也越来越时髦了。

她现在也很少送菜啥的,都招了服务员,她就穿着鹅黄色的羽绒服站在柜台那看电视。

李庄落雪早,比黄港可冷多了,李小满车上有衣服,下车时就换了,要不过来都得打个冷颠。

“小满哥,早就瞧见你那辆车开过去了,还想去找你呢,要吃点啥?”

玲玲一脸惊喜的站起来迎上去,李小满就将摇着尾巴的阿黄踢开,就指着沙发坐下:“随便来个野王八,野竹鼠,就在这茶几上吃就行了,我不去后面了。”

“成。”

她喜孜孜的跑去后头,就瞅在一边坐着的一个年轻男人瞥了李小满一眼,就将头扭到另一边去。

李小满摸着阿黄这不吃打的家伙的脑袋:“等下也让你吃块竹鼠肉。”

阿黄欢喜的昂着头抖了下毛。

“你是李庄的?”

那年轻男人突然问道。

“嗯。”

“李庄这几年发展得好啊,好些人都买了车了,你开的啥车?”

李小满社会阅历已经很丰富,一听就知这男人想从开的啥车上来比拼一下。这就像是女人比名牌包包比首饰比化妆品一样,是很无聊的事。

“不是什么好车。”

“哦?我开的是crv,挺好开的,油门一踩下去,那车就一阵风一样。不便宜啊,这车,我花了一年的工资呢。”

李小满笑而不语,你丫开个crv也显摆?

玲玲很快就回来了,坐在李小满身边嗑着瓜子说:“很快就能吃了,今天才挖到的竹鼠,还有冬笋呢,纯野生的。”

“那就好,月芝婶那边养的也跟野生的差不了多少了吧?这都出几窝了?”

玲玲掰着手指算了算说:“按时间算是你走后的第三窝了,这竹鼠长得老快了,就是味道还差点。月芝婶说再过一年,这把饲料给整好,就能差不多了

。”

李小满掏出烟来抽了根扔在茶几上,就瞧那电视里在播着黄港晚间新闻,说的是重修延寿寺的事。

“军子最近也回来得少了吧?”

“军子哥不是忙吗?”

李小满点点头,就瞧见赵秀英从外头走过来。

“你咋回来了?”

赵秀英那个喜,比玲玲都还多,搓着手从兜里摸出两颗刚挖出来的小番薯:“你爱吃这个,我刚挖的,让玲玲给烧上?”

“成。”

李小满瞧她也喜,就抱着她,看着反正也没啥外人,在她脸颊上亲了下。

“那你媳妇?”

“不是,”李小满瞧那年轻男子一眼,就听他说,“在地里刨食的吧?还吃番薯?日子过得太苦了吧?”

“这就吃个味,平常可不吃这个。”赵秀英瞪那男人眼。

“你来就好了,回来我想跟你提个事,那个砖厂你瞧能不能开到黄港那边,技术反正你都掌握了吧?那边土质也能做砖,重修延寿寺这事军子接下来了,要用砖的地方很多。特色砖就不说了,一般的青砖红砖空心砖,你帮着去做吧……”

李小满看赵秀英有些迟疑就说:“有军子在,你就带着人和机器过去就行了,你这边不还有我家一半股份吗?”

“那成。”

赵秀英不再犹豫点下头。

那年轻男人就说:“吹啥牛呢,延寿寺你知道那边一个大佛有多重吗?还说啥把工程都揽下来了?妹子,你别听他瞎说,我看他就是个骗子,还有,玲玲,他吃饭给钱吗?”

“赵武,你傻了是吧?这是我小满哥,是支书的儿子,人家是县长的秘书,在黄港读大学,你算哪根葱。要不是我妈一定要我跟你见面,要留你吃饭,我早轰你走了……”

赵武满脸通红,坤着脖子站起来说:“你骗谁,他要是县长秘书,我就是市长!”

“你不信?你不信你去打听啊,李庄谁不知道小满哥是做啥的,哼,你家不是县财政局的吗?你去找你爸去问啊……”

李小满倒还没生气,玲玲这火一上来就发飙了,这算个啥人啊。

真以为开辆破车就有钱了,crv,哼,还一年工资就能买上,我三个月就能买一辆呢。

“玲玲,你别说我不信,这事谁信啊,哪有一边做秘书一边读大学的?”

赵武在僵在那里,他还真不信,可玲玲这标致的女孩,他又不能转脸就走,还想着这第三回吃饭晚上就在她家住下来呢。

冬婶也是想着李小满这跟二妮婚也结了,她也结了婚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住去县里了,玲玲要跟李小满一直保持情人关系那也没啥,可她年纪也不小了,得找个男人嫁了吧?

这赵武的弟弟在县中读书,见过几回,都说他家里条件很好,人也不错,就想让两人接触看看。

“你姓赵,你爸是赵越吧?”

“啊?你知道我爸?”赵武愣了下。

“嗯,明年财政预算缺口比较大,你爸是财政局预算科科长,我跟他打过交道,”李小满歪嘴说,“就为这事我还没少被韩县长骂,好在事情也快解决了。”

赵武吓傻了,这事他听赵越提过,那缺口可是个大口子,一时填不好,更别说有些钱去向都不明,这真要查起来,可是大祸事。

也不管李小满是不是县长秘书了,随便说了几句场面话就开车走了。

李小满就坐在那里吃了那大王八跟竹鼠,还喂了阿黄吃了几块。

等着这边关门了,就带赵秀英和玲玲回家住了一夜。

这久旱逢甘露,说的就这个。

这俩都好久没跟他做那事了,上了床就媚得像猫。玲玲不说,那还有些皮肤生嫩,毕竟虽在冬婶瞧来能成家了,年纪还小。

赵秀英那二十出头没几岁的年纪,才真叫能挤出水来。

那胸被李小满给掐得像面团,那腰被李小满给摁着一摸上去就是一声呻吟,那屁股蛋子,成天在砖窑里忙活得更有弹性,撞得那叫一个爽利。

做得天花乱坠的,玲玲隔天都没法下床了。

赵秀英身子骨健了些,就还能脱着腿去洗漱,在卫生间里又被李小满给抱住轻薄了一通。

等她俩一走,黄冬梅就来敲门。

这三十出头的小姨娘,在门口一站就满脸幽怨。

“昨晚就知道你回来了,咋个不来找我?”

“你那**还有水吗?都收水了吧,没水我找你做啥?”

李小满刮着胡子瞟了她眼说。

黄冬梅这身体也长膘了,本来就有些**,这更加的丰满动人,瞅着就让人想要掐一把,像那刚从土里给拔出来淋了雨水的水萝卜。

那胳膊就是那萝卜秧子,那脸蛋也白净得跟白萝卜一个色。

裹着那枣红包的棉袄子,那脖颈却像是白葱一样的,脸蛋也红彤彤的,还喘着些小气。想必是瞧着赵秀英和玲玲走出来,就蹭蹭的跑上楼来了吧?

“还有奶汁,你要不嘬口?”

黄冬梅说着就去解袄子,她可想着李小满快想疯了。

她又不是那守旧情的人,就是跟李小满做过后,再找别的男人来弄,都没那个滋味了。总弄不到点上,总是差那么一些劲。

林静那男人就不用说了,他还勉强能成事,可她也不敢再回去林静那边找他啊。

李小满抹干净脸,就看她将**凑上来,张嘴便嘬了口。

还有些奶汁,就是味道有点变了,平常肯定辣椒吃太多了。

喝得几下,就听她在那轻声呻吟,那拉扯着衣服的双手都在抖动,脸上一副痛苦中夹杂着欢愉的表情。

&

nbsp;“下头潮了没?”

“早潮了。”

就等李小满这句话,黄冬梅欢喜的将棉裤给解下来。

李小满昨晚吃了大王八,这劲还没使干,就光赵秀英和玲玲哪能让他使全力。这黄冬梅可是个老蚌货,得来个猛烈的。

掐住她那臀瓣就一马当前,鸟杆子像是用来探泥的竹棒,一用力就全都下去泥塘里了。

可许久没试过这般大的驴玩意儿了,黄冬梅白眼一番差点撅过去。

李小满就掰着她的屁股说要缓些劲。

“别,别,赶紧的,让你姨娘先痛快了,不定下边还有人等着。”

……还让人活吗?

李小满听她要求就用力起来,没做得几下,黄冬梅就啥都不顾的大声在叫唤。

好在这边隔音好,盖楼的时候就想好了,这门也都是用了六层板子,就是叫破天了也不会有人听得到。

捅得黄冬梅那皮子都翻出来,才总算让她满了意。

李小满却还精神很好,本想让她帮着嘬出来,想她说的可能还有人等着,就大手在她那**上一拍,让她赶紧滚。

在卫生间里洗了一通,吴月芝就跑过来拍门。

“你咋就想着秀英跟玲玲,吃了你婶子的大王八,也不说来找你婶子?”

李小满挠头说:“还真说中了,这回来要没个交代,我就别想走了……”

“谁说中了?”吴月芝眼睛弯弯的笑说,“要你不成,婶子还给你带了清蒸的野王八,纯野生的,这还热着,要再不成,婶子帮你嘬起来。”

“吃个王八就成。”

李小满跟她坐到饭厅里,边说话边吃。

“你这边的王八竹鼠啥的都卖到黄港去了吧?有啥要帮手的吗?”

吴月芝这生意越做越好,就愁着没本钱再扩大,吴三桂也老实的帮他姐打理生意,比大牛可懂事多了。

“这要都做好了,一年能有两千万,那边人家都说销路包了,就是要投入,粗算一下要四五百万吧……”

“钱的事我帮你想办法,要我直接借你也成,”李小满瞅着越活越水嫩的吴月芝,那眉眼都亮堂起来了,那腰比水蛇还软,要不是这会儿要补一下,就想将她直接扑到在床上了,“先把这营生做稳当了,再搞个合作社啥的,带着咱村老少爷们都发财。”

“好嘞。”

吴月芝欢欣鼓舞的说。

她来找李小满,一大半是为这事,做那事她倒是无所谓了。随着她那些营生越做越大,她对这事就越来越淡薄,心思都在如何壮大上面去了。

这一样米百样人,也不是谁都被李小满弄过后,都想着那事的。

不过,要李小满能帮她捣一下,她也是欢喜得紧。

半只野王八下去,李小满精力满满,将吴月芝身上那件棉服给扯下来,就摸着她那滑腻的肌肤亲吻着她起来。

许是真有些日子没跟他做了,吴月芝有些生疏,可被李小满那神仙手一摁,她就浪荡起来。嘴里吐着清香的口气,双腿像是水蟮一样的搅动着,夹着李小满的腰。

那已经有些淡去的欲念,又一次的浮出水面。

而且更加的浓烈,就像是滴在灶下的汽油,一烧起来就是通天大火。

一阵捣弄不单那脖颈脸颊布满红潮,就那肌肤上的每一处的雪白都满是粉色,像是撒了一层的粉彩在上面。

臀上传来的次次撞击,每一下都像要将她带到天上似的。

李小满也卖力得紧,扶着她的腰就不停的捣。

好半晌她才无力的投降,而这时李小满一瞧时间都快中午了。

“小满,你越来越厉害了……”

“我厉害不厉害也就那样,是月芝你好久没被我弄了,那下边一下适应不了……”

“羞!”

吴月芝红着脸跑去卫生间清洗。

李小满中午在家里吃过饭才去省城,半道上去了一趟政府办。

“财政局的赵科长一大早就跑县长那去了,也不知在说个啥,好像挺激动的……”文芸摇晃着手中的钢笔低声说。

李小满歪着头想想,莫非赵越赵武这父子俩还有啥猫腻?

那crv再差也要十几万一辆吧,赵武也在财政局,但他就是一般员工,一年能有十几万的工资?就他老子也没吧。

跟文芸提了提这事,就没进去韩露菲那儿,直接开车去了省城中医院。

“哭,哭有啥用……”

二妮爸在病房外骂二妮妈,“我都让你别老说他,你看吧,他要还在李庄,那能出这事?”

“人救回来就好了,爸,你老骂妈做啥。”

二妮恢复了些精神,起初打击是挺大的,可李小满也说了,最多就换肾呗,也不用一直洗肾,这换肾也不要几个钱,换好就成了。

“你还说,大牛找你借钱,你咋不借?”

二妮爸近乎是吼的说,二妮脸就白了:“我借他了,可总不能都借光吧?”

“够了!”

二妮爸还要说,李小满就喝道:“我让二妮别借的,叔,这事要怪就怪我。”

“这不能怪你……唉!”

想着家里现在的一切都是靠李小满,二妮爸就抱着头一脸痛苦。

“我刚打听了,过两天就能动手术,没啥事了。”李小满说,“以后就是要养一段时间的病,不能下床慢慢恢复好了。”

说着,李小满就瞧见个妖

媚的身子走过去,顿时一怔,快步追了过去。

“我明天就去黄港师范,你跟着我做什么?”

那身子一转过来,就愣了下:“小满?你来这里做什么?”

“瑶光,好久没见了,我可想念你的大腿了。”

“呸!”(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89章 饭没吃完就要干 下一章:第191章 深井要靠粗杆子捣
热门: [综]我的土豪朋友们 寡妇村来了外乡人:乡情野色 步步高升 全能修炼至尊 鸡毛飞上天 妄神 护花小农民 师兄他会读心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 小可爱她超苏甜[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