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你还有根大香肠

上一章:第187章 要被抓奸了? 下一章:第189章 饭没吃完就要干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88章你还有根大香肠

副教授冲进来就大嚷大叫,骆冰当即就一巴掌呼上去:“你要不要脸?你不要脸我还要脸。怕别人听不见是不是?来这边开房的学生有多少?你是想让别人都知道是吧?”

那副教授一下就蔫气了,捂着脸指着骆冰在那瑟瑟发抖,显然平时没少被骆冰收拾。

骆倩忙将门掩上,将那在笑的服务员给轰走。

“你说,你带没带那个年轻人来开房?”

副教授还想问个究竟,他在外头瞎搞那是一回事,可他不能戴绿帽啊。

“人家带我上来是要给我拿个东西,你瞎嚷嚷个啥?来酒店就是开房,你们开研讨会不也在酒店?”

副教授气得牙疼,那脸上火剌剌的更是吃不消:“你把这跟开研讨会放在一起来比?那是一回事吗?”

“姐夫,这事我看你真误会我姐了。她过来是帮我拿钱来着。”副教授一愣,就听骆倩继续说,“我不在外头搞家政吗?做钟点工,有个恶毒的雇家,就不想给钱。我姐就帮我出头,帮着跟那雇家交涉。这好不容易人家肯给钱了,说要来酒店里,他在这边开了房。”

“钱拿到了?”副教授真被说愣了,骆倩做家政的事他倒也知道,就变得半信半疑起来。

骆冰转头就去洗手间,那里伸出只手递了四百块钱给她。

“你瞧瞧,这是什么?这都是倩倩的血汗钱!她做钟点工容易吗?还碰到个没良心的,我不帮她把钱要回来咋办?她家又不像我家,她家里那口子是个啥样的人,你也知道。”

副教授这下可真就挠头了,难不成还错怪了她?

“那人呢?”

“人家给了钱不就走了,还赖在这里?”骆冰冷声说,“你要不信,你就找找看。”

副教授进来的时候瞧骆冰衣服穿好的,就没多大怀疑,但那眼睁睁的瞧着自家女人跟个年轻男人进来开房,这事要不弄个明白,他可放不下心来。

可被她这一说,反倒是不敢去找了,怕回家再吃排头。

“那你说啥就是啥了,倩倩也拿了钱了,咱们回家吧?”

“你要拍门,你要抓奸,都由得你?要回家也你说了算?没那便宜事,我和倩倩还有话说,你先走吧。”

副教授讪讪的站在那里,停了会儿才说:“那晚上回家再说。”

完了就转身推门出去了。

李小满笑吟吟的出来:“你还挺能说会道的,他也信?”

“他不信也得信,要不然怎么办?”骆冰横他眼说:“还做不?”

“不急,等他真走了再说,还在听门呢。”

李小满摸出颗烟来点上,就抱住骆冰,想着还在外头拿耳朵贴着门,却由于开着电视听不明白的副教授就乐。

手掌在骆冰那胸前胡乱摸着,挤得那硕大的**乱了形状。

骆倩瞧着也起了骚性,就去抱住李小满,双手扣着他那裤带扯开,将他那鸟杆子给掏换出来,双手握紧上下的撸动起来。

李小满前后都个肥嫩的婆娘,哪还顾得许多,想那副教授也听不得多久,反正他也听不到。他在那听门,反而让李小满凶性大发。

一下就将骆冰剥干净,露出那肥硕的身子,在她那身上也不游动抚摸,直接拿手指捅到下边,发觉这骚娘们,她那正牌老公来走了一转,不单没缩水,倒是出了好些潮来。

就掐着她那脸蛋子说:“你还真是个骚货,你家男人可没说错你。”

“那还不快些,我这都快憋得受不住了。”

媚眼一抛就从骆倩手里夺过鸟杆子,将那驴玩意儿往下头一挤,整根没入。

李小满扶着她的肥腰在那使劲卖力,骆倩瞧得面颊粉红,手指在下边抠弄着,想着骆冰能快些完事才好抡到她。

没想到这才捣弄了十来分钟,那边就又敲起门来了。

骆冰倒是完事了一两回,可李小满还没提起劲来。

“你去瞧瞧,要还是那个副教授,就给我打他。”

李小满抬着下巴让骆倩去应付。

她就连奶罩子也没戴,披着系好衣扣就跑去看门。这边都有猫眼,一瞅就能瞅个清,看到门外的人倒让她吓了一跳,是那文学院的王大勇。

那可是副院长,她也就跟骆倩去学校参加一些活动时见过他。

那双眼睛瞧她那身体就跟猫闻了鱼腥,要多绿有多绿,不消说,王大勇在打她主意。

要不是先遇到李小满,她到不介意跟他来一段露水情缘。

可是现在……

“骆冰骆倩,我是王大勇,刚在楼下遇到老黄,他咋的了?你俩在里头做啥?我进去瞅一眼成不成?”

“瞅你妈啊,要瞅回家瞅你那骚婆娘去。”

骆冰扯着嗓子喊了声,王大勇就嗬的吸了口气,麻痹的,你老公还归我管呢,你就敢这样,你还真以为没人治得了你了?

“你把钥匙拿过来。”

王大勇回头冲那跟来的服务员一说,手机就响了。

“哟,小满同学,找我有事呢?”

“你他娘的没事跑来宾馆听墙角,是吃多了吧?就不怕我把你跟那个学姐的事捅到老孙头那去?麻痹的,昨天我还跟孙可儿吃过饭,咋就把这事给忘了……”

“小满同学,我是路过,我不是……这个,改天请你吃饭。”

王大勇吓得毛都炸起来了,看那服务员取了钥匙问开门吗?马上推着他就走。

“开个毛门,走了。”

回头想那李小满可真够厉害,他跟骆冰骆倩在里头能做什么,那是个男人都能想得到。可是又扯到孙可儿孙老头,那就……虽说吧,他也知道孙可儿那名声不好,可能跟她做那事,也是他最大的幻想了,何况还能跟她单独吃饭……啧啧。

李小满把他弄走,就鼓足劲,开足马力在骆冰骆倩姐妹身上操弄。

把这两个肥美的娘们弄得那两双腿都叉开合不拢了,床单上水汪汪的一片,拿手一抹擦到她俩身上,就是两块油光发亮的五花肉。

这话一说,没啥力气的骆冰就拿枕头敲他。

“你是吃多了青菜了,才想吃五花肉?”

“那可不得换着胃口来?成天都吃素,早晚连爬山的力气都没有,还别说爬女人了。”

李小满摸着骆冰的大腿说,要说她俩也就是丰满,还远不到五花肉东坡肉的级别。也没啥蝴蝶袖,那腿,那胸就是**而已。

腰是比一般的婆娘要稍粗些,可那也不到虎背熊腰的级别。

到是李小满,做了韩露菲的秘书,天天忙得忙后,身体倒是结实壮硕起来,比原来也多了一些阳刚之气。

“你那鸟杆子是咋长的,能说说吗?”

骆倩好奇这个,上回给了她药,她拿回去用了但效果不大,想这都七年了没个孩子,也就死了这心了。

“还不都是跟普通男人一样的长,就是长得快了些,他们没赶上。”

李小满托起她就往卫生间走,想要在里头再让她吃个爽。

光瞧着那下头油亮亮的,就来劲。这回不知是为啥,副教授跟王大勇先后来捣乱,反倒让他精神充足起来了。

骆冰跟着进去,两俱丰满肥美的身体夹着他在浴缸里,不时还波些水到他身上,闹腾着也挺不错。

李小满洗好出来就先出了房间,等她俩完事再说。

到楼下,那服务员挤眉弄眼的,他当即就一脚过去:“麻痹,活腻了是不?该说啥话不该说啥话不明白?信不信明天就让拆迁办把你这边拆了?连个眼力价都没有还做个啥的服务员。”

被踹了一脚,那服务员也有火,刚要开口骂娘,就被几张票子砸在脸上:“拿去看病,有病得治,晚了就挂了。”

从这边出来,李小满回复式楼半路上撞到顾兰玉。

这黑灯瞎火的,她这大小姐拿着手机在看书,李小满一拍她,手机都差点掉到地上,看是他,拍着那丰硕的玉兔就在那呼气,那胸部也随着呼吸高低起伏,甚是养眼。

“我说你也不怕被人把手机抢了?也难怪,你是富二代嘛。”

“少拿这话来挤兑我,我就看本言情,你咋的了,搞到现在才回来?”

李小满抓头说:“不说我的事成不?”

“身上还有香水味,又是在外头找女人吧?你就不怕二妮跟小怜合起来收拾你?”顾兰玉拿这**成性的家伙一点办法都没有。

“哈,加你一个也不是我对手。”

李小满一说,她就拿手打他,两人打打笑笑的回到复式楼。

顾兰玉把手机收起来,没回她那边,跟着进了李小满这屋子。

里头牛八宝还有吃剩的,几个小妮子挺着肚皮在那搓麻将。王致致把脚都踩到椅子上了,一点形象都不顾,于秋墨还把眼镜带上了,怕是要有漏章。

二妮不在,单在顶她,冯小怜看他俩进来就说:“二妮在卫生间,她吃坏肚子了。”

“那牛八宝挺干净的啊,我还到厨房里瞧了,还能把肚子吃坏了?”

李小满挺意外,就要去洗手间找她。

“她吃完了就去喝冰水,闹的。”王致致说了声,一拍麻将桌,“清一色七对,给钱。”

李小满嗬了声跑过去瞧,还真是,这把可输惨了。

单黑着脸给钱,她钱本来不多,这赌本都快输干净了。

“你可回来了,快帮我揉肚子。”

二妮扶着墙走出来,李小满就扶住她躺沙发上。

“你说你,那牛八宝可是火锅,热的,你就是想去热,也喝些温的**茶啥的,冰箱里不是有吗?直接喝冰水,那不得闹肚子?”

“还说呢,都是你买的牛八宝闹的。”

倒怪上我来了?李小满笑着刮她下鼻子,跟谁都不能二妮生气啊。跑去拿了温水袋,就敷在她肚皮上。

“还有些经痛没过去,这再闹起肚子,你这几天不能碰我,要做那事你找小怜去……”

“不找你。”

李小满攀着她的肩膀,将她身体都环在怀中。

有时想想这真就跟做梦一样,能将二妮娶回家,那可是打型梦寐以求的事了。还有外头那些女人,哪个不是环肥燕瘦各有风姿的?

难道是老天要补我那十多年犯傻的日子?

“你在想啥?”

二妮抬起漂亮的脸蛋瞅他。

“我想我能娶到你,真是好幸福。”

“我嫁给你才幸福呢……”

二妮抱住他,脸都埋在他胸里去了。

“谁啊?”

顾兰玉瞟了眼他俩,这沙发搁着有点远,就没听清他俩在说什么,这时听到门铃响,就起身问。

“我是二妮她哥,我来找他。”

大牛?

李小满怔愣了下,大牛这嗓门够大的,都喊得半层楼都听到了吧?看顾兰玉要去开门,就说:“我来吧,你陪二妮。”

门一拉开条缝,就见大牛跟个打扮得流里流气,比当初看到滑三还痞气重的年轻人在外头站着。

“小满,我来找二妮。”

大牛本来牛屁轰轰的,一看到小满在家,就立刻蔫了半截。

“波哥给军子的工程,我帮着过来瞧一瞧,这位是……”

“我小姨柴悦,在民政局做离婚调解员的,柴姨,这就我跟你说过的李小满。”

柴悦穿着风衣,戴着墨镜,这时取下来,就露出张温和标致的脸盘,跟李小满一握,就说:“听素素提过你,牛栏县的政府大秘,了得。”

“柴姨说笑了,”李小满客气两句,那叫欢欢的女孩就嘴也不擦的问,“哥哥还有香肠,我还想吃。”

“没了呀。”李小满张开双手。

“你这里不是藏了根大香肠吗?”欢欢不甘心的拍在李小满的大腿内侧。

李小满脸一下就青了,那地方是能乱拍的?

这小孩手上又不知轻重,好像鸟杆子头都吃了一记。

柴悦一瞧就满脸不好意思的拉过女儿:“我离婚早,一个人带孩子,没教好她,你别介意。”

“不介意,不介意……”

李小满弓着身子,捂着裆,看杨素素那憋笑的模样,就想掐着她**拧她一把死的。

等柴悦欢欢跟她都走了,他才揉着站起身来,往厕所那边跑,想瞧瞧到底咋样了。

这边架了一个流动厕所,毕竟地方偏,有些领导那肾虚,憋不住尿。这仪式又要有些工夫,总不能开车跑去度假村解手,又再跑回来吧?

流动厕所就不分男女了,李小满刚到那里,门就开了,妙雪才将僧袍放下来,还能瞧见一抹雪白的内内,跟那雪白中的一抹黑。

李小满低着头撞进去,将她一块带到厕所里。

这门跟着关上,李小满头都撞痛了,却也知道看到是她,就想侧身让她先出去。

妙雪满脸通红的蹲在马桶上,双手都不知放哪儿了。

“恶人,你想做什么?”

她不动,李小满也不管了,疼着呢他。

就将裤腰带要解下来,妙雪脸一下煞白。

这人也太大胆了吧,这……这,我该怎么处?

妙雪捂着脸不敢去瞧,李小满就将鸟杆子掏出来,看了眼,就头疼起来。

那杆子头果真被欢欢那小破孩不知深浅的一拍红肿了,得赶紧上些药。

抬头瞧妙雪连耳根都红了在那捂脸,李小满哪还顾得她,掏出二妮家的药酒口服外抹的。

这流动厕所小得很,鸟杆子都快撞在妙雪的脸上了。

她心里一边念着经文,一边暗说罪过。

这可是犯了淫戒了,回去得面壁思过。

她就跟她师父红珠不一样,红珠人家就能轻易的想到是佛祖的磨砺,一下就带过去了。她就笨蛋了些,这也难怪,红珠也是过三十岁的女人了。

妙雪呢,才十六七岁,容貌绝美,却带着一些小女孩的羞怯。

李小满抹了喝了,才觉得好些。

再瞧妙雪,她拨着手腕上的法珠,在那里低声默念。

“没事了,你瞧。”

李小满恶意满满的甩了下鸟杆子,那驴意儿直接就撞在妙雪的脸颊上,把她吓得往后一倒。

李小满惊得赶紧拉住她,这流动厕所,也不知架没架稳,这要翻下去可有得瞧了。

用了些力,就直接将她拉到怀中去了。

手呢,一只扯在她胳膊上,一只却摁在她的臀上。

这妙雪充满着年纪女孩的**不说,还有些婴儿肥。那屁股蛋子虽不像成**人的那样有弹性,却也是滑腻丰足。而且,一摸就知道她还没穿**。

还好死不死的,李小满的手指有点长,直接就滑在她的那门户上。

妙雪整个身体都僵硬住了,一脸错愕的瞧着李小满。

“我这不是有意的,我真要有意,就不会在这里……”

“恶人,松开手!”

妙雪一挣,李小满就赶紧摁住她的嘴,怕她把人招来,立时还抱住她。

这贴得更近,呼吸可及,那身体的热量就流动起来。

李小满下头更是一时不顾被欢欢拍伤的,大力的硬挺着,抵在她那要紧的地方。

“唔,唔……”

奋力的想要挣扎,可都没用,不过,像是女人天生的本领,她抬腿就踢在李小满的裆部,侧身推开门就跑了出去。

李小满瞧见门外没人,赶紧将门拉上,痛不欲生的坐在马桶上吸气。

她又踢中杆子头了,伤上加伤,三四天都休想恢复了。

“妙雪,你下边怎么了?”

鸟杆子没出水,可抹的药酒直接擦在妙雪的僧袍上,她听妙安在问,就慌慌张张的跑上车去让妙安看着换衣服。

“什么?!那个恶人敢欺负你?”

“妙安师姐,求求你,别说给师父听,不然我就……”

“我帮你瞒着可以,但这事不能这样就算了。”

妙安原还对李小满有些好感,现在荡然无存,哼着跑去拍门。

“有人!”

“恶人!”

“妙安?”

“是我。”

“我一时糊涂了……”

“你得还妙雪清白。”

&n

bsp;“明镜亦非台,何来清白?回头是岸便是佛,何必要还。”

呃……妙安是知客尼,佛法本不擅长,被李小满一句话给堵回去,就蔫啦吧叽的走了。

李小满穿好裤子,呲牙咧嘴的出来,裤子磨着都是痛,远处杨素素还冲他打手势,他就发了条短信过去。

“被你妹拍伤了,别想了。”

“哈,还真用力,我给她买棒棒糖奖励。”

“嗬!”

李小满等红珠跟领导都分开了,就走上去。

“恶鬼,你想做什么?”

“我想吃红楚的素宴,今晚就不会回去了。”

“奉士庵不接待男居士留宿……”

“我没说要过夜,你打算让我过夜?”

“恶鬼!”(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87章 要被抓奸了? 下一章:第189章 饭没吃完就要干
热门: 乡村大土豪 一世清欢现代篇 剑谍 裴宝 乡村春事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乡村之大被同眠 全职家丁 代嫁 怪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