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抓奶龙爪手

上一章:第183章 弄得屁股都烂了 下一章:第185章 没男人就用它?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84章抓奶龙爪手

抱着软绵绵的练如玉睡了一夜,清早起床就扛着字画,在她脸颊上亲了下就开车赶往县里。买这些东西是要投某些人所好,做这事能省些钱就是一些。

在牛栏县里买了一碗豆浆两根油条就蹲在那街边吃了起来,也没注意到后头有人走过来,直到那人唤了声李秘,他才转头去瞧。

“谭哥,你这叫的,我还用做人吗?”

过来的是鲁上涛的秘书谭秘,笑着拍拍李小满的肩膀才说:“哎,你咋说也是咱韩县长的秘书,叫你声李秘也没啥,哥哥这次来县里办事,是想要帮乡里拿老街那边的补偿款。”

“那些钱不都发下去了吗?”李小满一愣,他都收到了,这拆迁重建都搞完了,还有尾款没发?

“当着真人就不说二话了,那钱是早就发了,我那几个门脸房也都拿到了,可那时乡里是想着先照顾咱们这些乡里的公务员,再发给其它人……”谭秘苦着脸说,“有部分的补偿款谁知被县里卡着一直没发……”

李小满恍然道:“我还以为一次性都发下去,那成,我帮你问问吧。”

谭秘如释重负的说:“那谢谢你了,等事办完了,哥哥请你吃饭。”

“说这些做啥。”

李小满笑笑就拿着东西进县政府大院去了。

文芸在政府办那边等着他,看他扛着东西进来,就将门掩上:“都拿到了?”

“要送谁还不能跟我说?都是在文物展会上淘来的,都是些次一流的书画家,送人绝对不会让人发现,但要送拍卖会,一张三五万还是能卖的。”

李小满瞧政府办里没人,想必文芸早就掐好时间了,就用手去掐她那浑圆的**,文芸回头白他眼,就看那些书画都裱好了,赶紧拿出早准备好的塑料薄膜去封好,又在外头挂了一层纸,才回身拉着他的衣襟,给他吻了口。

“县里要分房,咱们也该轮到了,可听说主管的副县长爱这个,我担心他不给咱们分。”

李小满笑说:“不分就不分,想买房你跟我说一声就成了。”

“财不露白,你成天开那路虎车,说闲话的就够多了,这事我自己来吧。”

李小满嗯了声,托住她的臀部就吻起来。

门反锁着,连窗帘都拉下来了,在这里胡来也人能发现。

李小满早憋着跟文芸好久了,就将拉链扯开,将那鸟杆子拨出来。文芸白他眼,就低下身张嘴叼住。

李小满瞬间就绷紧身体硬到极致。

这文芸左热右冷,一张**嘴,就将那杆子头在口腕中来回的滚动,这种刺激那是陆嘉那种技术都比不上的。

何况文芸的技术也不输,以前跟老周在一起,就时常做这活计。这时一张樱桃汹在那里百般的磨砺,就是大罗金仙都受不了。

李小满等快要喷射时就将她给抱起来,将她那棉裤一脱到底,她可不像那练如玉,这都大寒天的了,还穿着裙装。

棉裤一拉下来,就一瞅着那没了毛毛的**,李小满摸着早就潮润得紧,哪还顾得许多,就一捅过去。

文芸上周才跟李小满做过,但她这心里还念想着,被他这般一弄,就水花花的乱洒。

李小满也不留力,就抱住她那柔乎乎的腹部,摁住她那瘦柳腰就大力起来。

pia滋pia滋的响声,让人听了心里都舒服。

撞得那肥美的屁股蛋子像团不停砸在面板上的面粉团子一样,一般般的波浪,瞧着李小满更加用力。

“死小满,你不想让我活了?你轻点,都捅到里头去了。”

“我要轻了,文姐你又得让我重点了。”

“死小满……”

文芸牛喘一般的呼着气,将那桌上的文件都推到一边,那张玻璃台面都被她呼出的气弄得雾蒙蒙的。

这做得正欢,也不知哪个死了婆娘的老王八跑来敲门。

咚咚的一响,文芸就收住声,那外头的人嚷:“没人在吗?我来找人办事?”

李小满看她竖着手指让他噤声,他却不甘愿,反倒抱住她的胯骨在那更加奋力。

但是撞击臀部的声音却小了些,文芸被刺激得整张脸都涨得通红,好在那老王八在外头嚷了几声就走了。

“死小满,你这真会让人死绝的知道吗?”

“那也得先让你死了。”

李小满卖力起来,那掐着她胯骨的手还摁在她那地方的穴道上。

文芸一时汗毛倒竖,全身都像刚从浴室里洗出来,香汗一阵阵的往下落。

李小满就将她扳过来,一手将她一只腿给托起来,一手扶在她那肩膀上,就这般的操弄。

文芸气喘如牛,靠着他那肩膀。

早不知丢了几回,这时哪还有力气,就像是浮萍般的被李小满扳来扳去。

身体倒还能承受那巨浪般的冲击,但并不是每一捣都直抵下去。

李小满却也知道深浅,有时就慢些,有时就快些,尊的是那快慢九字诀。

这反倒让文芸更觉得痛快,那种欢愉让她连站直的力气都没,眼睛也歪斜起来。

好一阵才做完,李小满就用酥骨手让她先恢复。

跟着就拿着政府办这边的茶水来洗下边,说不得还让文芸去拿拖把来拖,然后穿好衣服才打开门,提着拖把去卫生间清洗。

李小满回秘书科坐了会儿,就被韩露菲叫过去。

瞅着那就是不说话都美得像是天仙一般的韩县长,短发发梳在脑后,眼中在瞅着一件文件,那高领毛衣让她胸前那两团丰满曲线**,外面那深褐色的外套也是剪裁得当,把她弄得很像那些女强人的样子。

李小满走到她身边问有没有事?

“没事也要在这里坐着。”

&nbsp

;韩露菲抬头瞥他眼,就将文件放下:“上次的报告还算写得不错,你加个班,晚上不要回学校了,陪我去见个客人。”

“嗯。”

李小满也不像一般的秘书,他始终是瞧过韩露菲光着身子的男人,两人这几个月来倒是保持着一种大家心知肚明,可又不戳破的状态。

韩露菲用他也越来越顺手,除了他有些破事外,其它的比那些从名校秘书专业毕业的都要熟练得多。

而李小满也慢慢知道,这韩县长没结婚,跟杨延昭也不是想象中的关系,个性比较冷,像是一座等待开发的冰山。

同样是冰山冯小怜那种是一种防备伪装,顾兰玉陆嘉那是一种傲岸清高,这韩露菲则是……专门对李小满来的。

她对其它的手下在交代工作的时候都是和颜悦色的多,偏生在吩咐李小满的时候就脸冷得像是刚从冰库里给拎出来。

李小满倒也习以为常了,就在这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写报告。

这县里的工作虽多,他还能应付得来,这些报告也早就写得熟能生巧了,大概也就是那么个意思,就看在脑中怎样组织语言,跟怎样才能把领导的意思传达出去。

相处得久,韩露菲的心思还是能把握得住,像是这份工作安全方面的报告,就是在点醒县里某个乡乱挖煤矿的那些公务员家属。

噼里啪啦就将报告打完,李小满打印出来拿给她,就说:“四道河镇问那边的老街的补偿款的尾款能不能发下去?”

“小谭找你的吧?”韩露菲冷着脸说,“你跟他在这件事里赚了多少?”

“就几十万,要不我都拿出来?”李小满涎着脸说,“咱县里财政还富裕也不在乎这些吧?”

“哼!”韩露菲低头不语,李小满无奈的将笔记本一收就要回他那小办公室。レ※※

“回来!你去告诉小谭,说尾款月底财政局会打到他们镇账户上,让他们把该给别人结清的钱都结清了……”

“是,谢谢县长。”

“出去吧。”

韩露菲等他走后,才抬头拿起电话:“抽考得怎样?”

“李小满旷了大半学期的课,但是每门课抽考成绩都能排上专业前三……”那边的王大勇很头疼的说,还想抓李小满个辫子,韩露菲让他帮忙,他就顺水推舟来做,谁知得到的成绩让他大吃一惊,“可说这个李小满是个天才。”

“嗯,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韩露菲揉着眉心,倒真是个难得的人才,就是……

李小满以为他每次偷瞟韩露菲的胸部,她就不知道吗?她都瞧在眼中,要不是要用他,而且用得极为熟手,她早就把他那眼珠子给刨出来了。

不过……韩露菲低头瞧了眼,这小子还挺识货。

这胸部说来不硬不软,就是自己摸起来那都是个弹手货,形状也好,大小也好,都是万中无一,哎,旷了这么些年了,也就没个瞧得顺眼的男人。

想着手就捂在胸上揉了一把,那种触感让她整个身体都烫起来。

将那银框眼镜取下来放在桌上,嘴唇撅起像鱼嘴吐泡,气息悠长的喘出来,脸上泛起一朵朵红晕。

摸了半晌才停下手,这是在办公室,虽说没人敢不敲门进来,可那潮红的脸颊让人瞧见总是不好说,倒不用向谁解释,却怕那些人瞎想。

将解开的腰带又系上,想着晚上请完那顿饭回家得好好摸一通了。

李小满在那小办公室里坐着,想秘书科那边的办公桌怕早被人占去了吧,手指上转着笔,快如闪电,指缝里来来回回的,刚日了文芸,就瞧着那韩露菲的大胸也不会见色起意,倒是真想找个机会把韩县长给正法了。

成天就跟她进进出出的,就瞧着她那标致脸蛋,魔鬼身段,也不做个啥,真是白瞎。

李水根让我别胡来,可他那老家伙懂个啥,这要能跟县长做情人,那还不是做啥都能做得好,离那市长的目标又近了一步不是?

生活就像是演戏啊,把自己当电影里的男主角就好了,做事随心所欲,也不用跟谁解释。

在椅子上躺了会儿,就接到练如玉的电话,说那钗子找拍卖行的人鉴定了,说能卖七八十万,小满真好。

李小满一笑,这点小钱还没放在练如玉眼中,她要的就是一个心意。

艳艳夺过电话就骂起人来:“你就想着你练姐,就不想着你艳艳姐?你还是人吗?”

“那展会不还有几天吗?我过两天再去瞧瞧,要有合适的,哪能不给艳艳姐买个?”

“你说的,你记住了。”

李小满笑着答应,把手机一扔就跑到政府办那边去了。

“送了,吴副县长答应了,钱我晚些给你。”

文芸跟李小满小声说,她的办公室就在秘书科旁边,跟另外两位副主任同一间办公室。主任有单独的办公室,剩下就是各个科室的办公室。

“没花几个钱,你不用给我了。”

“这哪成……”

文芸摇头就被李小满给笑着拒绝了,跟着就接到韩露菲的电话,收拾了些东西,跟着她去赴酒宴。这次是韩露菲要请客,被请的是人是市里一位搞房地产的大老板,算是她亲自来招商。

别瞧好些土地是实行招拍挂,可也得有人来应拍才是。

韩露菲亲自出面,这老板实力也不差,不过李小满一瞧,就想掩面遁走。

这也是上次来观摩他那大鸟的赵信的朋友,要说规模还不如赵信跟岳波那两家集团。韩露菲的人脉也不止于此吧?

那老板眯眼瞧了下李小满,就笑:“小李,好久不见了。”

韩露菲瞥他眼,李小满就赔笑说:“宋老板说笑了,上个月才见过。”

“噢,对了,你在那边吃宵夜我遇上的,老了,这记性就不好了。”

他一说,李小满又想起件事,更想逃了,这宋铁书的老婆也是艳艳那一伙的,好像还睡过两次。

韩露菲就让人上菜,这吃得简单,五菜一汤,还三荦三素,酒也是县里酒厂的本地酒,李小满吃得小心翼翼,直到送走宋铁书,才喘了口气。

“县长,今天我请客,服务员,来个烤鸭,要大个的。”

韩露菲喝着白开水瞧他:“你跟宋铁书怎么认识的?”

“不能说。”

“哼!”

韩露菲冷笑声,就起身要走,谁知脚下一滑,这地板没擦干净,都是些油,整个人就倒下去。

李小满眼疾手快,双龙出洞,两只手就往下一爬,眼瞅韩露菲就要摔在地上,被他正好抓住。

“你要死啊,松开!”

韩露菲瞧着被他抓得紧紧的胸部,一脸闺怒加羞恼,李小满也大吃一惊,娘哟喂,这也太厉害了吧,我啥时练成抓奶龙爪手了?

更厉害的是韩露菲的胸,我抓她那时都能让她整个身体不摔下去。她那胸……也挺强的啊。

扶着韩露菲的腰起来,她抬手就要打人。

“你等等,我不扶你,你摔伤了怎么办?”

“你扶的哪里!”

韩露菲满脸通红的高声说。

“那时情急,我哪能顾得上,还不是有哪就抓哪了。”

“你还有理了?”

韩露菲又抬起手,李小满就怒了,张手就捂在她的胸上,就揉得那高领秘衣皱成一团:“摸了又咋样,又不是没摸过,你装什么清高。成天使唤我就算了,你是县长,我是秘书,可我救你,你还骂我,有你这样不讲道理的?”

韩露菲傻眼了,那天在四道河镇上的事她早就慢慢的忘记了,被李小满这一弄,那羞耻的回忆就又浮了起来。

在那卫生间里,被李小满**衣服,还被他摸得下头都潮润了,这还就是光摸,那时就是李小满要做那事,她也没办法了。

“你……你敢冲我耍流氓,我是县长……”

“你是县长,但首先,你是个女人。”

霸道的将她压在椅子上,撬开她的唇瓣,就那吻过去,任她踢桌子踢腿,李小满就是不松开手,还沿着她那衣摆就直接伸到里面,捂住她那傲慢的胸部就乱揉起来。

“你松开,你这个混蛋,流氓!我要让秦好抓了你……”

李小满抬手就一巴掌扇在她脸上,笑说:“秦好我也睡过,你指使她看看。”

一股凉意从韩露菲的尾椎一路往上,直到心脏。(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83章 弄得屁股都烂了 下一章:第185章 没男人就用它?
热门: 风舞 绒球球入职冥府后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海边理发店 当男二听见评论区时 水乡春色 人设不能崩 半点阑珊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3 艳绝乡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