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拿着内裤打飞机

上一章:第179章 楼道里的喘息声 下一章:第181章 尼姑庵里胡来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80章拿着内裤打飞机

王大勇收拾停当了,那女生就怯生生的跟着他回到办公室。余媚和李小满自然也跟了过去,李小满还好没节操的拿着手机给他瞧:“你瞧,你这喷得还是不够远嘛,才四五下就完事了,可见你平常有多荒淫,才把身体都给掏空了。”

“你……”王大勇气得吹鼻子瞪眼,“余媚,你想咋样?”

“我想咋样?你做得出还怕人说?”余媚冷笑一声。

王大勇汗毛倒竖:“你要说出去?”

“黄忠才因为跟何丽开房,还把何丽杀了,弄得满校风雨。你这事要再被人发现,你觉得你这个副院长还能做下去?”余媚翘着腿冷冷地说。

王大勇流着冷汗手都颤抖起来,那女生还满不在乎的拿出根烟来摸着火机,李小满给她打上火机,她还媚媚的冲李小满一笑。

还别说,这女生还真有点韩国女星的模样,至于是哪个韩星,李小满认不出,他有脸盲症,特别是对韩国人。

不过她那身材倒是挺好的,长得也不赖,这就难怪能勾搭到一块儿去了。

就从他俩的对话来说,李小满也知道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这也怪不得谁。

不过就在这个节骨眼上,这种事一被暴露,王大勇死路一条。

“我暂时不会说出去,消防队要搞个活动……”

王大勇一听就笑了,这余媚有事求他,那就好说。

“这事是好事,学院一定全力配合,我还会帮你跟学校说,只是那些照片……”

“放心吧,你做好事后那些照片一定全部删除。”

李小满摇晃着手机说:“你也不用想着报复我,我,你惹不起。”

王大勇心头一凛,他不敢去泡余媚的原因也是学校那边的教务长跟他说余媚老爸是谁,他才想起来以前有一次军教活动的时候,还见过那位余师长,这家伙能跟着余媚过来,就算是文学院的学生他也不敢掉以轻心。

当即就笑笑起身要送他俩走,李小满看那女生一眼:“学姐,你叫啥?”

“连芳。”

女生冲他一笑,媚得像是没了骨头。

余媚瞪她眼,她就立马不笑了,一脸惊恐的送他俩出去。

“你问她名字做啥?”

“光有照片要连名字都没有怎么吓唬人。”

“你刚说那话,是想借我来吓唬王大勇?”

“姑奶奶,他要是报复起我来,要没个挡箭牌咋办?”

一说姑奶奶,余媚就想起那被王大勇压在身下的连芳来了,啐了口就要离开。

李小满跟她到停车场,就开车让她在后头跟着。

这难得碰上她,没日个畅快哪成。

来到一家酒店,李小满就去开房,余媚知道他要做啥,就在后头不紧不慢的跟着,等李小满到楼上,就给他发短信,上面写着房间号,她才上来。

一进房就被李小满抱个结实,还将她给压在楼上,就往她那硕大的胸上去挤。

“你轻点……都疼死人了。”

“那就轻点,你瞧,拿你这胸来夹我这鸟杆子正好……”

“死流氓!”

李小满嘿笑着让她上下的滑胸,心想这摩擦也挺舒服的,但首先得要那女的胸大,要是胸小的,你别说放个鸟杆子了,就是放根铅笔都夹不起来。

想着有位同学那胸平得就像是两颗葡萄放在一张纸上,就歪了下嘴。

余媚被他摸得极是舒服,那下头也是一片潮润,就让他将鸟杆子放进去。

一捅下去,余媚就叫嚷起来。

可没那连芳那样夸张,也不像骆冰,骚成那样,能将天花板都给掀开,就是一种很让他心里舒服的叫唤。随着李小满那鸟杆子的抽动,就有节奏的喘息着。

那阵阵的呻吟声,要是隔壁能听到的话,怕是男人都会心神激荡。

李小满也是,将她扳过来,鸟杆子就沿着那臀线就直接插下去。

余媚就叫得很是**入骨的,再扳回来时,还媚线如丝的让李小满靠下来些,她好亲他。

这一通弄了小半个钟才结束,余媚这次也能完全适应了。

就陪着李小满去清洗,还顺便洗了个澡,将那淫气跟香水味都洗掉。

抱着她那软趴趴的身体,李小满真想天天都跟她做这事。

可余媚还是要去工作的,她还得在消防队上班,就亲了李小满脸颊一下,先离开了。

李小满瞅着床上的零乱,抽了颗烟也赶回学校去了。

“你知道吗?何丽的爸妈来了,今天中午的时候,”二妮凑到他身边低声说,李小满瞧了眼在那边上文学概论的老实,将用来做样子的笔记本推开,小声说,“学校咋说?”

“还没说呢,不过瞧她爸妈的样子,这次不赔个七八十万估计没法完事。”

二妮转着笔,她脑子也很灵光,还能一边跟李小满说话一边做笔记。

“我跟余教官去公安局,那边黄忠翻供了,说是不小心捅上去的……”

“真的假的?”冯小怜也好奇起来。

李小满坐她俩中间,这左边是二妮,右边就是冯小怜。

“哪能是假的,不过我瞧他就是翻供,这次也死定了。”

李小满不敢再多说,就指着前头说:“听课。”

等二妮转过去,李小满就伸手去摸冯小怜的大腿。

他跟冯小怜更是好久就没日过,又不像昨天爬了二妮的床,在宿舍里将二妮日了通好的。

&

nbsp;她就坐身边,那种像婴儿般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有那股淡淡的奶牛香,都让他无法淡定。

一摸到大腿上,冯小怜就浑身一震,咬住嘴唇瞪他。

“都多咋没能跟你睡了,摸一下过干瘾也不成?”

李小满说得悲情,冯小怜就小声说:“就摸,你别乱来。”

李小满喜形于色的点头。

手就摸着冯小怜的大腿往她大腿根过去,冯小怜吓得脸一白:“让你别乱来,你还……”

“我以为你让我别使神仙手……”

“你……”

冯小怜脸一下烫起来,她那腿也很敏感,特别是大腿往根处走那一截,就是谁用笔在上头滑过去,她都有种难以按捺的悸动。

何况是跟她有肌肤之亲的李小满拿手在沿着大腿往那大腿根走,那手掌还直接插到那短裤裤腿里,直接……勾在她的臀上。

整张手掌都进去了,托着她的臀就在捏。

冯小怜都想要叫出声来了,牙齿咬着笔不敢乱动。

她身边就坐着单,看她这模样,就想问她是不是生病了,一低头就瞧着李小满的大手,一下吓得小脸煞白。

一抬头,李小满就盯着她在瞧,她急忙将脸别到一旁。

“好小满,你别乱摸了好吗?”

冯小怜吸着气在那里央求。

李小满的手指已经碰到了她的门户,就差直接将手指推开,滑到那洞里去了。

“求我做啥,我也没做啥啊……”

冯小怜张嘴就咬了他手腕一下。

李小满吃痛说她是属狗的啊,转头就看二妮在瞪他。

“你就忍不住了?”

“哪能忍得住,被你俩这天仙一样的女孩围在中央,我就是佛祖也得还俗啊。”

“咋也得等下课,下午没啥课,咱们去开房……”

二妮说着脸也红了。

李小满瞧冯小怜确实很难受了,这才将手给缩回来,瞧着上头还有点粘乎,就笑嘻嘻的放在她跟前。

“死小满,臭小满,拿开。”

冯小怜拿着笔去戳他手指,他吓了一跳,才将手给拿开。

想到下课就能拉着这俩小妮子去开房,他就乐得合不拢嘴。等他瞧见单咬着牙一脸怪异的瞧过来,他就冲她一抬下巴。

单立时吓得花容色变,低下头去。

等下课了,李小满就拉着二妮,等冯小怜去将书放好下来。

二妮就掐着他的大手说:“等到了那里,你别胡闹……”

“我会怎么胡闹?”

“你别兴起要弄**……”

李小满被她一说兴致倒是起来了,就想着冯小怜和二妮先捅完下头再开个**,那也不错的。

二妮一瞧他那模样就知道坏了,拉着他说:“小怜这几天肠胃不好,你要再乱弄,她解手就麻烦了。”

“瞧你这急的,我会没有分寸?”

等了半天冯小怜也没见下来,二妮就上去找他。

李小满在门外抽了口烟,就瞧着骆冰来换班。

这死骚货,今天穿得比那天还骚气,那样大的**,也穿个吊带裙,也不怕那前头给颠坏了。那下边还是个鱼嘴凉鞋,咋瞧都快赶得上那**妹了。

骆冰瞧他站这儿,先是挺高兴想过来,突然想起他要是等别的人话,才一脸麻木的走进去里面。

李小满等了一阵,收到二妮的电话,说是冯小怜今天来月事不去了。

“你到是去啊,她不去,你不能去吗?”

“我也不去了。”

“你俩不能老拿我开涮啊。”

“昨晚不让你日了吗?”

“可你是我老婆啊……”

李小满一脸郁闷的跑回宿舍。

高峰和张鱼都知他以后不会经常过来了,就给他斟茶倒水的。

“老大,以后咱能借你那地方聚会吗?”

“看情况吧?我草,老二,你去哪弄来的女人裤衩,你不是想要玩变装吧?”

一抬头高峰那边就挂着条蓝色的蕾丝小内内,李小满一下就惊着了。

这要是张鱼就算了,张鱼个头矮,又瘦,要扮个性感娘儿们,那还有几分像,你高峰,长得五大山粗的,就跟个黑熊一样,你也要女扮男装?

“那……那是的。”

李小满再次被惊着了,突然想起那小内内还挺眼熟,可不就是昨晚抱着单欺负的时候她穿的吗?

“你行啊,你咋弄来的?”

“老大,今天中午的时候单的电脑坏了,让老二去修……”

这是文学院,懂修电脑的凤毛麟角,别说是修了,好些开个电脑,就只懂上个扣扣,玩个网游啥的,出了事就找保修,可过保后的话呢。

单带来的笔记本就是在高二买的,用了一年出头了,机身发热。

高峰过去帮她开机加上硅胶散热,回头趁她不注意,就将那被李小满摸出水来的秀衩从床上给顺走了。

“老二下午还拿着裤衩打了手枪……”

&nbs

p;“老三,你别胡说。”

高峰老脸通红,李小满就嘿嘿地笑:“洗过的了吧?又不是原味,你打起来就想着单那干瘪的身体?”

“她也没多平吧?”张鱼琢磨着说,“好像就是胸小一些,可要摸起来还是有些感觉的吧?屁股还挺翘的,腰……也很瘦。”

“老三,你不许乱想!”高峰急起来了。

李小满就笑:“老三说得没错,单就是瘦了些,屁股还挺好,可那腰嘛,那胸嘛,还真是平得能赶上写字台了。”

“老大,可我就喜欢她。”

高峰红着脸说,李小满歪嘴一笑:“那你就追追看嘛,你还好说,我看老三追于秋墨没啥希望。”

张鱼耸拉着脑袋说:“我也知道,可要勇于尝试嘛。”

李小满靠在床上说:“那就去尝试吧。”

他等到饭点,就跑去等二妮和冯小怜。

看后者一下来就跑过去:“差点被你忽悠了,我刚摸你下边,也没用卫生巾啊,你哪会来月事,肯定是二妮乱说话把你吓着了吧?”

冯小怜脸蛋一红:“她说你要走后门……”

“呸!你瞧我是那种人?有前门不走,走后门?我傻了吧?”

冯小怜推开他:“那,今晚也不行,我还有事呢。”

“有啥事?”

“就明天吧,求求你了。”

李小满只得答应下来,看二妮走出来,就上去抱住她就咬她耳朵:“你乱说个啥,我啥时说一定要走后门了?”

“哼,我还不知道你嘛,等到时,你肯定憋不住的……”

二妮被他咬得有些来劲了,就赶紧跳开到一边,拉上冯小怜就去吃饭了。

李小满陪她俩吃过饭,就跑回复式楼那边。

放了一天的菠萝,这玩意儿还挺有用,比在超市里买的活性炭都好,就是有些菠萝味。下楼又买了几颗,拿上来放上,用那**甲醇的试纸试了下,感觉还要三四天就成了。

有些小高兴的去瞧顾兰玉的门,等了会儿就看她一脸惺忪的拉开门:“干啥?”

“进去说。”

一到房里,李小满就一愣,就瞧着戴着棒球帽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泡着花茶在喝。瞧瞧顾兰玉,心叫侥幸,亏得没进门就抱着她乱摸,不过……这家伙谁啊。

“灵叔,这我学弟,住对门。”

顾兰玉穿着棉质睡衣,没穿睡裙,这睡衣跟衣服一样,她就坐在沙发旁边在那边将花茶拿起来换了一壶。

李小满人精的对着那男人叫:“灵叔好,我来找学姐是想问她对面还要通几天的风。”

“噢,那你们聊,我也不多待了。”

灵叔一走,李小满就问顾兰玉:“你家没别人了吧?”

“没了。”

他就将顾兰玉拉到怀里嘴起来:“吓死我了,那灵叔是啥人?”

“我爸的助手,在集团里算副总级别来,过来跟我说些事,咋了?”

顾兰玉被他摸得脸都烫了,他那手像是会魔法,钻到她那衣服里就揉那对大白兔,手指拈着她那樱桃在拨弄。

到底还是这种d罩杯的女孩好啊,胸又大,那樱桃也不至于到没有。

而且这手感也比余媚那要好,那太大好,就直接摊开了,有些软趴趴的,不像这些还能有些弹性。

摸着摸着顾兰玉就感到那屁股下压着的鸟杆子直起来了,她就伸手将他的裤子解开,让那鸟杆子放出来。然后双手捂在上去就搓弄起来,手势倒是越来越熟练了。

李小满突然想起件事。

“你那天跟我说你要看**学技术?学得咋样了?”

“你就记得这个了?”

顾兰玉白他眼,一手捂着鸟杆子,一手就平摊开在那杆子头上磨。

李小满吸了口气,她还真看那些片子来学?

还没来得及让她停下来,她就秀嘴一张,吞了下去。(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79章 楼道里的喘息声 下一章:第181章 尼姑庵里胡来
热门: 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 曼陀罗华之楼兰新娘 每天都在作死[综英美] 倦色ABO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路过风景路过你 草莓人生 九阳剑圣 我是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