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偷情撞上血案

上一章:第176章 骚得惊天动地 下一章:第178章 比谁胸大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77章偷情撞上血案

要搁往日,李小满绝不会这样梢着骆冰就开车出来,可他这心里憋着把火。没能碰到冯小怜,光把二妮日了,那也不够劲,单跟骆冰还比不了。要找余媚她们,这大半夜的哪能找得到,开车去艺院那边也不行,过去她们都没法出来了。

瞧这骆冰也是个骚货,比那孙可儿还来劲,比她那堂妹骆倩也不遑多让。那脸盘子都是一股子的骚味,那腰也是带着些肉的小肥腰,要再发展下去铁定就是水桶腰了。

那大腿也都是浑圆有力得紧,这扛在肩膀上推她那身体,哪儿瞧都是种带感的感觉。

她那胯子也大,屁股更大,要拿李庄那些老婶子的话来说就是好生养的。

“你没生过小孩?”

骆冰那手还想去摸李小满那鸟杆子,一下就停住了,点了下头。

“几个?”

“两个,后头那个才生半年。”

李小满眼睛一亮,想到个事:“还有奶水?”

“有。”

骆冰被他一提这个,那胸就有些不自然起来,那樱桃像是在磨着那衣服内衬。磨得她有些说不出来的**。

“挤一下。”

骆冰怪异的瞧了他眼,就托着**,慢慢的用手去捋那樱桃,就瞧着一些白色的奶汁就浸到她的衣服上去了。

李小满喉咙立时干涸起来,不知咋的,别人都说这人奶腥,可他就爱这口。当初黄冬梅要不是还有些奶汁,他也不会轻易就跟这姨娘混到床上去。

奶汁浸透了衬衣,一下就让骆冰那小半个**的形状都印在上头了。

李小满侧目一瞅,还真比他想象中的还大些,她穿的也是最简单便宜的奶罩子,一点不吸奶水,而且还很薄,那奶汁一下就浸透了两层。

“你就不怕奶水出来了,被学生瞧见?”

“怕啥,瞧就瞧见了,那有啥的。”

果真是个骚得惊天动地的货色啊,一点都没羞耻心。

“你爱这口?”

骆冰托起**问,“要不停下车来吸一口?”

“那还用你说?”

这边路比较偏,李小满靠边一停下,就打着双闪灯,跟着才榨着骆冰的**就一口咬上去。

骆冰整个人都吸了口气,嘴就低下来去吻李小满的脑袋。都是头发,也就是情动了胡乱做出的样子,也不能吻到些啥。

不过那胸上传来的感觉,就让骆冰整个人都紧绷起来。

她婚是结了,孩子也生了,但从生第一个孩子后,家里那男人就跟她有些不对付了,咋说呢,嫌弃她那身体软趴了,不像以前那样紧绷,都松弛了下来,连下边的洞也是。

她那男人不像骆倩家那个,知道她以前是做小姐的,对她原就不像太好,还挺自卑,都想着骆冰这都见识过无数男人了,而他呢,见识过的女人一只手掌都数得出来。

还在家里有几回跟她因为这事闹了起来,砸碗砸锅的,就差没真打起来了。

骆冰也气愤,他还亏是这黄港师范的副教授,做人一点分寸都没有,所以她才换成晚班,这等每天白天睡觉,也不用跟他对上。

骆冰本来就是骚货一个,这跟她老公有了龌龊后,就寻摸着在外头找一个,没想到李小满会送上门来。

瞧那鸟杆子就是挂两斤的宝物,想着这做小姐好长时间,也没见过一个挂两斤,这倒好,要能跟他给勾搭起来,那不就方便了?还能享受这挂两斤的滋润。

李小满咬得她那奶水一阵阵的,吸到他嘴里就吞下去,掐得那整个**都红了起来。

骆冰被他弄得真叫又舒服又痛苦,那地方要是牙齿咬个不好,咬断下来,那她就有得瞧了。

好在李小满很有分寸,抬起头抹了下嘴角的奶汁,就开车放酒店过去。

骆冰那胸前都乱成了一团,到处洒着的都是奶汁,她拿放在车窗前的纸巾擦了几下,就腻腻的跟李小满说:“要不把小倩也给找出来?”

“这么晚,她还能出来?”

“她跟她老公分居了,咋不能出来了?”

“上次咋没听她说?”

李小满一怔,难不成这还跟我有关系。

“可能就你前天跟她说了,她回家就收拾收李往外边去了。”

李小满叹了口气,那骆倩七年之痒不说,家里那位又在外关找女人,她能忍到现在才分居就算是不错了,也怨不得她啥。

“那我给她打电话了?”

“先不急,今晚先把你收拾了再说。”

骆冰咯咯的笑了声,将手机收起来,就靠过去想要腻在李小满身上。

李小满被前头一辆车的疝气灯一闪,差点眼瞎,一打方向盘擦着过去,拉开车窗就骂了句娘。

这些狗日的,装着那疝气灯,也不看道路情况大半夜的就打上,眼睛都能晃瞎了。

骆冰也被吓了一跳,就求李小满赶紧找个酒店。

“就这个吧。”

本想开得离学校远一些,这也开出了一两公里了,就挑了个看着还成的酒店。

骆冰挽着他的胳膊下车,她那大**就颤巍巍的在他的胳膊上摩蹭着,李小满火烧心,都想要在这大堂里就将她给日个通透了。

在那边开了房,拿了卡就去坐电梯,眼瞅着门快关上,突然伸出只手来,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李小满一瞧,就在后头把脸低下,骆冰也是一样。

咋就好死不死,班主任黄忠也来这边来了。

这老家伙还是个副教授,跟骆冰家的男人一样,也是文学院的,那……李小满看她也低着头就伸手去摸她屁股蛋子。

她那两半球,摸着真是又圆又滑,还很有弹性,一掐下去就回弹上来,让人摸了就有种想要将鸟杆子捅下去的欲望。

骆冰白他眼,就媚媚的往他裤裆那一抓。

正正的就抓在那鸟杆子上,然后毫不客气的撸动起来。

李小满一边忍着她的骚乱,一边瞧着背对着他的黄忠,这老家伙还带了个看着才二十上下的女孩来酒店,他都六十出头了,难不成跟那女孩还是情侣?

李小满信他才怪了,肯定是他搞的女学生。

想着就听黄忠在说:“小丽啊,你这么晚还跟我出来,等查房的时候又要被记上了啊。”

“那有啥,黄老师老当益壮,小女子只能陪着黄老师呀。”

黄忠哈哈大笑说好。

李小满竖起中指鄙视他,这老不休的,都多大年纪了,还搞女学生,明摆着就是跟学校的男生抢资源嘛,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都没有。

等电梯在四楼敲了下,黄忠就和小丽出去了。

李小满一瞧电梯外,看那里写着桑拿**,就歪歪嘴对骆冰说:“看来黄老师是要双飞啊,这还带着学生过来,你说他那德性咋能做副教授?”

“副教授算个啥,这黄港师范也有好几百的副教授了,正教授都有两百多,那稍微年轻些的,哪个不玩女学生。大一新生里都有被盯上的……”

“也有?”李小满微微一惊,“是学生盯上老师还是老师盯上学生?”

“学生盯上老师,你想那些在高中就乱搞男女关系的,到了大学,为了能毕业,那不得走后门。要是没钱的话,你拿啥走?身体不是最好的武器吗?”

看李小满惊讶的脸孔,骆冰就笑:“就是男学生不也有找女教授的,正常。”

李小满想想也是,他不就跟这骆冰勾搭在一起了,不过他和这些教授都不一样,他是凭的真“本事”,那些凭的是手中的权势,不是一回事。

叮,电梯在八楼开了,李小满就攀着骆冰的肩膀来到走廊上。

订房的时候特意问了哪里才有大一些浴缸,被提醒只有套房才有,李小满就不在乎那几个钱的订下了套房。

这让骆冰极为高兴,哪个女人不喜欢大气爽利的男人,要这都要打炮了,还在开个啥房上斤斤计较,那还算个啥。

推开房门,李小满那火头倒消了些,都是被遇到黄忠弄的,虽说他不在意毕业不毕业,可要走官场,那都得拿这个证。

得罪黄忠没那个必要,这些做老师的都抱团的,就算你是天才,人家要开除还就是一句话的事。

李小满先让骆冰去洗个澡,他就坐床沿在摁电视瞧。

大半夜了没啥好瞧的,就是黄港电视台还在播着广告,这边还有点播的功能,打电话问了总台,就随便调出个电影来瞧。

那边骆冰也洗好了,裹着浴巾走出来。

她那浴巾都由于胸太大的关系,将那扎在胸前的部分挺得老高。

李小满这才过去随便冲了下,出来也没裹浴巾就甩着那鸟杆子来到床边。

骆冰一瞧那玩意儿眼睛就睁得老大:“乖乖隆地冬,小满,你这玩意儿可得赶上消防栓了……”

“你也说得太夸张了,那还是鸟杆子吗?那就是母大象也受不了吧?”

“我就喜欢夸张些,不过你这东西还真就是个宝。”

骆冰一抓起来就爱不释手的摸着,跟着张嘴将那鸟杆子给放到嘴里去嘬。

她这嘴功比起骆倩来都要强出一些,跟那陆嘉都快有得一比了。那舌尖就像是活的一样,在那杆子头上不时的绕就算了,偶尔还去捅那杆子眼。

李小满哪受得了这个刺激,一下就硬如铁,将她也给推到床上躺下。

那手就往她那大**上抓,一摁淄五指成勾,硬将她那**给挤出好些奶汁来送到嘴里,就大口的吞咽。

“跟没吃过奶的孩子一样……”

骆冰被他给嘬得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但嘴里还是笑嘻嘻的在说。

她那眼睛也弯成了新月,媚成一团,瞧她那模样,那下边还不潮润死了?

李小满想着就伸手往那浴巾里一摸,果不其然,她下头没穿**,直接就摸到那洞府外,然后就直接的往里一探。

抽出来都粘得能直接贴邮票封信封了,放在骆冰的鼻子前让她闻,她就张嘴媚媚的咬住将那粘乎都舔了个干净。

“你个骚货!”

“我就骚货,那你还不快点干我这骚货?”

草,一点矜持都没有,李小满还想着要跟她慢慢来呢,看她这情形,要再慢慢来,她非得把他那鸟杆子又拿到嘴里嘬去了。

李小满就抱住她那双腿,搭在肩上。

还别说,骆冰的双腿虽说比杨素素那些女孩都粗了一圈,可这抱起来却没有丝毫的皮皱,也没半点的赘肉,她那腿肉虽多,可都是紧实的肌肉。

也不知她平时咋练出来的,这时候也没心情问她这个。

就直接将鸟杆子给摆弄好,一捅就到底。

骆冰那下头虽说有些宽敞,饶也不是那驴大的鸟杆子的对手,被这一捅下去,那脖子就一歪,脸有些发青的大声喊叫起来。

李小满听她那叫声,可真是骚到家了,连那说的话,都不是二妮那些女孩能说的,都是那些做小姐的才会说的。

那下头也像是应激一样的,本来就有些潮润了,这一捅到底那潮水就像是钱塘江大潮一样,没个尽头的大股大股的出来。

李小满抱着她腿,那下头也能感受得到就更加卖力起来。

“用力点,草死我!你太厉害了!”

李小满脸有些发绿,突然想起她这**不像是小姐,反倒像是那些**里的女演员。

骆冰就是个没羞没臊的,不单叫得厉害,还用手捂着额头在那时不停的乱晃着。

看得李小满都怀疑她快要中风了,不过她那下头还是有种类似东婶的舒服。不过窄也不过宽,就这样捅落下去,刚刚好合适。

骆冰也有这样的感觉,李小满那鸟杆子虽说挺大,可她也是身经百战,下边早就宽敞得像是高速公路了,也只有李小满这样的驴玩意儿才能既塞得满满当当,又能抽动得让她能次次都有种到了云端的感觉。

就这样弄了一阵,李小满就躺下来,让骆冰骑在上头。

她那腿都有些软了,还好她那经验之丰富,都够数十个二妮了,爬到李小满的胯上,就将那鸟杆子给塞下去,然后慢慢的蹲坐下来。

先是套着杆子头,在那里摇动了一阵,跟着等全都适应了,才全都坐下来。

光坐着不动都让骆冰有种酥麻的感觉,等全都纳入,她都叫得快要将天花板都掀开了。

好在这边是套房,隔音效果比那标间要好得多,就是扯破喉咙也没人能听得到。

等李小满让她摇起来,她就发了疯一样,比骆倩那时都要疯狂,像是那天的陆嘉,像是一辆按了强力马达的机车,不停的摇动着。

李小满也有些受不了,等她不知几度升天后,他也放弃了。

跟那天一样,没有**了,其实像这种套房这里都送有套子,李小满不知想的啥就没去拿。

骆冰倒在他身上,那软得像是一团泥一样的身体,李小满的脑袋都快陷在她的**间了。不由得奋起余勇,抓着她的**,将那奶水给挤出来喝了个痛快。

跟着起身去洗了澡,打电话问下边的总台,没有宵夜,就只好让骆冰去洗澡。他就换上衣服下楼去对面买些宵夜。

主要是骆冰饿,她那奶水被挤出来大半,不要补一下哪成。她回家还得喂她那半岁大的孩子呢。

到电梯里,一看到四层停住,李小满就心头一跳。

等开了门,他更是往后一退,就看着满身是血的黄忠走进来。

黄忠像是没瞧见他,眼睛就在那双全是血的手上,等电梯门关上,他就从口袋里摸出一把刀来,那刀刃上也是血,他看着在那里桀桀的笑,李小满看得全身都毛了。

等到一楼,他冲出来就喊保安。

那守在大堂里的保安都快睡着了,被他一喊正在埋怨,就看到电梯里出来的黄忠,当即大声呼喝,然后让前台的服务员去报警。

“那是我的班主任,黄港师范的,叫黄忠!”

李小满说完就跑出大堂去买宵夜了。

《凡人修仙レ传》作者忘语大神新作《魔レ天レ记》レレ¥(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76章 骚得惊天动地 下一章:第178章 比谁胸大
热门: 少妇出轨日记 我在老家开农家乐的那些年 曾许诺·殇 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 咬上你指尖 都市超级医生 神控至尊 永无乡 无边的土地 穿越大唐之我会魔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