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骚得惊天动地

上一章:第175章 夜宿女生宿舍 下一章:第177章 偷情撞上血案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妮的床就靠着窗,还是下铺,她上边是于秋墨,对面的下铺是王致致,上铺是单。这房里进来就是一股乱骚性的味道,瞧了下,就看王致致那床上乱堆着些内衣裤。十好几件,都是没洗过的。

两张床中间的床上还放着一碗泡面,吃了一半,还开了半包榨菜在那边。那泡面好像都发霉了,那味道混乱起来,可够人瞧的。

想想这屋里四个女孩,单她们虽说比陆嘉差了些,不及艺院四朵花的素质高。但二妮一拉水准,那也不算差太远啊。

宿舍里就这模样?

再往里头瞧,就看那洗手池旁边还搭着几双不知洗没洗干净的船袜。李小满脑中都浮起了那臭袜子的咸鱼味了,一时想要吐出来。

好在等靠在二妮的床边,她那素雅的体香传过来,才感觉舒服了些。

揭开纱帐就瞧二妮脸朝外躺着,红润的小脸蛋,让人都想要捏一把。

穿着件吊带裙样的睡裙,那对饱满的小胸脯大半都露在了外头,挤着一条不规则的缝隙,李小满不客气的将手插下去,二妮就浑身一抖,睁开眼想要叫,一看是他,就咬着嘴唇拿手打他。

李小满爬到她床上,将毯子给掀开,抱着她就拿手掐着她那屁股蛋子。

“你咋进来的?”

“你们睡觉都不锁门?”

“这门很难锁,还想要找个锁匠来呢。”

“咱俩小声点。”

“是啦,还在呢。”

李小满托住她下巴就先亲起来。

好久没跟她日了,想着这心绪就高涨,那下头的鸟杆子更是一碰到她身体就立时高高昂首。

就这样抵在二妮的大腿上,她也被抵得整个人都软下来,像是无骨的蛇,就这样缠着李小满。

昨天就想跟他做这事了,冯小怜偏就不想,她想着说好要一起对付他就算了。

可这又捱了一天,到这天,那边新房偏又没通好风,李小满又要去县里报到,就又耽搁了,刚把她俩叫下来,说要上来住,她是挺开心的,冯小怜又不让。

谁知他还真就爬起来了。

被那鸟杆子抵着,就直接竖在她大腿上,贴着火热滚荡的感觉,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嘴里又被吻着,双手就环在李小满的腰上,两人都贴得极紧。

李小满拿手去下头一抠,果然已经潮润了。

看来二妮也憋得够呛啊,他就不多说话,将她那睡裙一撩,将她那裤衩给脱下来。然后直挺挺的就捅到里头。

二妮抱得他紧紧的,咬着嘴唇不叫唤。

单还在那边,要让她听到咋办?

就这样就好了,闭着眼感受着他那鸟杆子的威武雄壮,那像是要人命的东西,在带着热流一阵阵的冲击,那就够了。

可她就是不叫,这床也不是咋好材料做的,一摇起来,那就嘎吱嘎吱的响。

李小满已经很控制了,可还是没能挡得住这床的摇动,那边睡着的单也睁开了眼。

她也不傻,没去问二妮是咋回事,就在那床边扶着栏杆就去瞧。

这时,李小满跟二妮换成了观音倒坐莲的姿势,二妮就坐在上头摇动着。

单一眼就瞧到了在那走廊灯光照射下的李小满,心头一声惊呼,就捂着脸想要不瞧。可二妮那憋闷着的粗重呼吸,跟那空气中烧灼的那股淫靡气息,让她就是不想看,也能听得到一些。

想前天二妮还使坏,在电脑上放了部**,大家围着都瞧了个面红耳赤,可也怪不得人家,二妮是成家的人了。

现在听着这些,就想到那视频里的面画,那女的坐在那男人的身上,那丰满的臀部在那里不停的摇晃。

再瞧下头,单的眼睛一下就挪不开了。

但她还担心二妮发现,就将毯子遮住大半张脸,就露出一双眼睛,在那盯着瞧。

二妮的臀就像是按了马达的机器,在那里不停的前后摇晃,使出一道道的劲,让两人都能享受那美妙的摩擦。

李小满瞧着她现在已经能将整根鸟杆子都全部纳入,感受也不同以往,细品起来比那陆嘉的九曲十八弯也不差什么,还要狭窄一些,像是那羊肠小道。

被她这样侍弄着,李小满就很舒服的踹了下气。

那样才能将那种**给舒发出来,眼角却是一瞟,就跟单的目光对上。

单吓了一跳,转身就捂着脸,脸红得像是颗大柿饼。

这小妮子,我还以为这样都吵不醒呢,原来是在偷瞧。

算了,让她瞧瞧也没啥,又不是啥见不得人的事。

这样想着,李小满就扶着二妮换了个姿势。

他侧着身体,二妮也侧着着身体,将鸟杆子捅过去。

就这样弄了又一阵,二妮那呻吟也无法全都按压住了,渐渐大声起来。

李小满起先不在意,反正那单也瞧见了不是,突然想起啥,就捂着二妮的嘴。

“哎呀,不是听到了吧?”

二妮先想到单,李小满就苦着脸说:“老婆,你再叫大声些,整栋楼都能听到了。”

“还不都怪你,把人家弄得那么舒服。”二妮娇嗔了声,就抱住他,要他再加把劲。

“你今天咋这样来劲呢?”

“这叫久旱逢甘露,都十几天没跟你做了,我这都想得要命。”

李小满瞧她这模样,真是娇俏可爱得没边了,就大力捅起来。

单耳朵尖,听着对话,就咬着嘴唇,看着李小满那驴大的玩意儿在那动着,心中不禁有些痒痒。

可也是,单那天瞧那电脑里的视频都没李小满的大不说,就是那天拿他做挡箭牌,也瞧了眼他那裤部里鼓囊囊的玩意儿。

/>

那绝不会是卵泡子,肯定就是那鸟杆子,那形不也瞧见了吗?

这会儿李小满在那卖力,就着那窗前透下来路灯就能瞧得更清楚。

李小满那鸟杆子真就像是个大驴玩意儿,在那捅得二妮要死要活的。

等他用力了几下,二妮就全身一绷,他就趴在她身上不动了。

“你咋没**?”

“有啥要紧的,你是我婆娘,我是你男人,怀上就生呗。”

“讨厌。”

二妮抱着他就满心的欢喜。

这次才把她给弄得真叫服服帖帖的,也舒服到了极致。

李小满就下床拿着她那床单去卫生间,看没洗衣机,想也是,黄港师范虽说夜晚没熄灯的习惯,可也不会让每个宿舍都放上洗衣机吧。

他就拿个水桶装上,放上水和洗衣粉先泡着。

转回头过来,二妮已经睡过去了。

想她刚才也累得不轻,就摇摇头,帮她腋了下被角,就拿出根烟来点上。衣服也没穿,就瞅着对面上铺的单。

她还在大着胆子在瞧,跟李小满对上眼,脸虽说红得很,心里也紧张,可就是不转过去。

李小满一根烟抽完,那鸟杆子又就雄傲起来了。

他扶着楼梯,一撑就爬到单的床上。

单吓得俏脸发白,刚要推开他,就被他压得死死的。

“瞧都瞧了,还怕什么?”

“我……我不想……”

单说着死命的拦着李小满的手,李小满也不想跟她做啥,就是想让她嘴严一些,别把今天的事说出去。

但上得床了,那不做些事,那不是白来了。

就挡开她的手,手掌就盖在她的胸上,她那胸小得可怜,这样揉捏起来,就像是在揉着一块布,可这也怪,她那身体也算有点肉的,咋就没长在胸上。

没胸的女人,李小满没多大兴趣。

那鸟杆子一下就耸下来,单瞧得真切,就松了口气,可心里有些失望也不是为啥。

李小满躺下来就侧着身体抱住她,还在玩弄着她那瘪平的小胸脯。

跟二妮都比不了,余媚苏春都能赶得上她几十个了。

那樱桃倒挺好玩的,这单也没穿内衣就睡觉了,穿的睡衣也单薄得很,便趁了李小满的手,伸到她那胸前这样玩弄着。

单都想要哭了,虽说对李小满有些好感,却也不想被这样对付。

那樱桃又没男人碰过,就被他这样拨弄,那种羞耻感,让她都心慌得不知该咋办了。

李小满另只手就在搭在她的腰,她的胯骨,没摁她的穴道,就在那边抚摸。还别说,她那屁股蛋子还挺有弹性,这样摸得一阵,李小满那鸟杆子又龙精虎猛起来。

抵着单的那臀缝中,让她的心慌乱不已,连呼吸都有些乱。

“你屁股还挺圆润的嘛,大腿也挺有肉的,摸起来带劲,可你这胸……”

“你不怕我把二妮叫醒?”

单突然说,李小满就嗤笑:“你可以试试。”

不过,她这一提醒,李小满就哑火了,冯小怜就算了,单也弄上,二妮不得恨死自己?

将她**了,抱着摩蹭了一会儿,李小满就爬下床,看二妮还在轻声打呼,就推门出去了。

他记得冯小怜就住在隔壁,不知那边门是不是也像二妮这边一样。

推了几把,门没啥反应,李小满就挠头,哪有那样的好运气。

再说她这边宿舍人都在,一进去要有哪个愣的,喊起来抓流氓,那就白瞎了。

说啥也是在县政府办做事的了,不能闹出丑闻来啊。

李小满从走廊上下来,瞟了眼那守门的大妈,突然怔了下。

我草,这看门的大妈不是原来那个了,换了个人。

约莫就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着白t恤,从侧面瞧,那胸部极大,都能看出奶罩子箍紧的样子了。领口还有些低,要是站她身前肯定能瞧到她衣服里去了。

她那腰身也有些粗壮,臀极宽大,像是个小脸盆,那腿也有点粗,小腿倒挺细的。这些都不算优点,也不算缺点,但那脸蛋却是很艳丽动人,染着黄头发,长发披肩的,嘴上还抹着艳丽的唇彩,耳朵上还挂着耳环。

咋样瞧都是一个骚得不能再骚的女人,连那穿着凉鞋的脚指甲都抹着指甲油。

那肌肤瞧着倒是挺白腻的,不知摸起来能咋样。

看起来还有些脸熟,李小满也没多想,就翻墙出去。

等着他再绕着从前门走的时候,就撞上刚回宿舍的王致致跟于秋墨,心想好险。刚要低头走过去,就听那骚婆娘说:“你们要登记,这算是晚回来了,明天要跟你们班主任说。”

“求求你了,别记了好不好?我们都是新生,这是回东城的家拿东西,没来得及赶回来,才晚了的……”

“我不管,该记就记,有什么你跟你们班主任说去。”

“我求求你了,骆姐,你帮帮我俩吧,明天我给你带好吃的……”

“不行就是不行,你们别闹了,这半夜的,要是吵醒人怎样办?就是晚回来一些,你们班主任不会怪你们的。”

李小满这才停下脚,想起这骚婆娘像谁来了。

“小满!”

王致致和于秋墨都是一愣,没想到他这时会在女生宿舍门口,还走过来了。

“这位男同学,你来做什么?”

&

nbsp;骆姐叉腰在问,她一站起身,胸前那对**就颤得像是地震。

“帮个忙吧,这两位跟我家婆娘是一个宿舍的,这样吧……”

李小满拿出钱包,将百元大钞一张张的放在桌上,等到第十张,骆姐快速的收起来喊够了,他才说:“你们进去吧。”

“谢谢小满,你最好啦!”

王致致和于秋墨都冲他一笑,提着东西就上楼去了。

“你怎么还不走?”

骆姐瞧李小满还坐在这小格间里就皱眉问。

“你姓骆,你跟骆倩是啥关系?”

“你认识小倩?”骆姐的脸柔和了些,“我是她堂姐骆冰。”

“前天我那边找钟点工,她过去帮我忙,”李小满掏出烟来点上,看骆冰那一脸骚样,就想今晚没能日上冯小怜,这骚婆娘要能日上也不坏,“她说她跟她男人不和睦?”

“这事都跟你说了?光帮你做钟点工那么简单?”骆冰翘起腿来,那超裙下的风光让李小满一览无遗,很可惜的是她穿了条齐p小短裤,能看到些大腿的白嫩光洁,别的就只能靠想象了。

“也没啥,就跟她日了顿,她以后每周都过去帮我做一次扫除。”

骆冰怔了下,那眼睛就眯起来,瞅着李小满那半硬着的鸟杆子,那裤裆挤得紧绷,那鸟杆子都垂到大腿上了。

“同学,你这藏了啥?不会是甩棍吧?”

骆冰眯着腿就摸过去,她那性格,哪会在意这些,这都十二点多了,那楼上的女生早就睡着了。

一碰上去,她就轻呼了声:“你这是鸟杆子?我的乖乖,这得多大啊。”

李小满按住她的手背,轻笑说:“你猜多大就多大,咋的?骚性了?”

“呸,你骆姐瞧过的男人比你都多,你以为当年小倩是咋个去做小姐的……”

嗬,她还是骆倩的引路人?

李小满瞧她那骚媚的模样,就笑说:“那你想咋的?”

“我这还有半小时就换班了……”

这他娘的有凌晨一点换班的?

估摸着这骚婆娘是来劲了,想要试试我这驴玩意儿?

“你先在外头等着,站在转角那,等换班我找你,你别回宿舍去啊。”

骆冰就摇着那磨盘大的屁股墩子起身将李小满推出外边,然后回来就打电话去找人顶班。

李小满在那转角抽了两根烟,就看她过来。

“哟,还真找到人顶班了?”

“你咋知道……你这死孩子,早就知道你骆姐想啥是不?”

李小满嘿笑声,就在黑暗中压着骆冰,手插到她那衣服里去掐那大**。

“你轻点,那又不是瓜果子,你掐肿了咋办?再说,你急个啥,还真是年轻就是毛躁,等咱出去开了房再慢慢来。”

“成,咱俩也不能一块走,到停车场等你。”

“你还有车?”

骆冰眼睛一亮,李小满就掐了下她的屁股墩子,就来到停车场等她。

她脚步也挺快,跟着就过来了,看着路虎车,那更是媚得像是水洼子,到车里,就先被李小满掐着**摸了一把,才开车出去。

《凡人修仙传》作者忘语大神新作《魔天记》レレ同步更新本站阅读链接/xiaoshuo/ht/1/1263/index.ht请各位多多支持,多多收藏分享!!(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75章 夜宿女生宿舍 下一章:第177章 偷情撞上血案
热门: 乡村春事 古代农家日常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1 得罪所有皇子之后 情乱莲花村 在逃生游戏里当BOSS 岁月绵长 校草撩且甜[穿书] 太子妃升职记2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