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超骚钟点工

上一章:第172章 早上调调情 下一章:第174章 陆嘉小姑的秘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妮挺惊讶的顾兰玉也住这边,就拉着冯小怜跑她家去窜门子了。李小满和刘长军在那指挥着钟点工做事,那一脸骚样的女工,被李小满叫去刷那大柜子的上头。

这五六层高的展示柜,想必之前柜里放着些像是酒瓶或是古董一样的东西,但这最上头空出一截来是个啥意思,要做就做到顶到天花板嘛。

想着先擦干净了,再让老黄过来做个加工,把柜子顶到天花板上,这样还能多出一层来。到时再去文物市场买些便宜货来趁场面,李小满想着赶明天赶紧去看些古董收藏类的书,光就原来看那几本都是关于家具的还不成。

这方面分得极细,像是钱币归钱币的,瓷器归瓷器的,青铜器又是一类,总得抽个时间把这些都掌握了,要是能淘到些宝贝就更好了。

那骚钟点拖着个楼梯过来,爬到上面,李小满就在下边眯着眼瞧。

这天是挺热的,但她穿着那短裤都快只能把臀给遮住了,那装扮比那些二十出头的时髦女郎还过份,这样爬上去,李小满一瞧,那眼里就是两团鼓胀的肉团子。

“这女的还挺骚性哟……”刘长军摸着下巴在说。

“瞧着也不是个正经的,你就把主意给灭了,”李小满歪嘴说着,看那短裤裤脚里都能看到些秀衩的边了,还是黑色的,真是骚性死了,“冯蓝那边我跟小怜说一说,让她先跟冯蓝提,要他不给这个脸面,也不用跟他多说什么,拿五十万给他,看他收不收。”

“直接给钱?不大好吧?我看是不是能买些古董给他?字画那些的?冯蓝不是喜欢收藏吗?”刘长军把目光收回来,“他不还说要咱挖出的那些东西?”

“这倒是,那先让小怜跟他说一说,不行就去买些字画给他。”

李小满不再瞧那骚钟点,再瞧都能瞧出事来了。

刘长军看这屋里不要的东西都搬走了,就问还有啥要帮忙?

“你也别着急走,晚些我就带二妮小怜去瞧些床上用品,你跟着过去,看那边要没车,就直接开车送过来先装上。”

刘长军点头说好。

二妮和冯小怜在顾兰玉那边就喝了杯咖啡,吃了两块饼干就出来了,被李小满带着上车一块赶去商场。刘长军在这边也留下个人来看着,以免那些钟点工手脚不干净。

“这床垫绝对好,您也知道,现在生活节奏快,要是晚上回家还不能睡个安稳觉的话,那生活还有啥意思?这床垫不单有弹性,还有帮助睡眠的效果。”

售货员巧舌如簧的说着,李小满倒没啥意思,这主要就是看弹性,经不经得压,还有就是看二妮和冯小怜喜欢了。

出来时倒是量了尺寸,不至于买错了。

二妮和冯小怜商量了好一阵才挑好,李小满那边早就挑好主卧那张了。

他直接就问这床垫睡三五个人能不能不压坏?

“那肯定不能,不信您站上去跳吧,跳一天都不会坏,这都是国外进口的技术,瞧您,这床垫虽说没别的那样厚,可弹力绝对不输,这就叫高科技。”

“去你娘的高科技,罐头厂封罐头还说是高科技,我就试试看能不能躲舒服就行。”

那售货员被骂了还在笑,这生意哪做啊,能做成一桩就是一桩,李小满看着就像土豪。要不能一气来买三张床垫?

跟着又去买了些灶具啥的,锅碗瓢盆啥的,李小满想起那厨房还有些东西要买,他挺喜欢顾兰玉那一套的,还有像是微波炉豆浆机啥的,这边商场都快要派专人跟着他采买的。

反正七七八八买了十来万的东西,让商场马上就装上直接送过去。

刘长军看没他的事,就先走了。

回到家中,那些钟点工还在打扫,李小满看时间差不多了,就打电话要了些外卖,连钟点工的都算上。

“你跟冯主任说一说,这屁大的事他也想拿捏,咋说都是一家人,连这点道理都不懂,他要钱那就直说,卡着军子算个啥?”

搅着盒饭里的青菜,李小满就跟冯小怜说起这事来:“那边拆迁要是不能如期完工,那受罪的又不光是军子,鲁乡长那边又是好说的?”

“我跟我叔说说看吧。”冯小怜含着饭说。

这事二妮也插不上嘴,就快速的吃过饭,就跟冯小怜和那商场派来的工作装起电器收拾起用具来。

李小满翘着腿在沙发上抽烟,这沙发也跟顾兰玉那边一样,是淡青色的布艺沙发,瞧着就舒服,坐起来更加能让整个身体都陷下去,比柳嫔家那木头沙发不知好多少。

等这边忙活得差不多,二妮跟冯小怜也累得够呛,就让李小满送她俩回宿舍休息去了。

等李小满再回来,这边还没打扫完。

到底面积太大了,钟点工来得多,可要打扫得仔细起来,没一天完不了。

顾兰玉托着水杯媚媚的挤到沙发上说:“晚上你要对付二妮跟小怜两个?”

“二妮就算了,小怜你咋知道的?”

“哼,我要瞧不出来她跟你也睡过,我那眼睛都白长了。”

李小满嘿笑声,就张开臂膀将她抱住:“你就在对门,日子还长着,咋还嚼这干醋?”

“我才没吃醋,就是……哎,反正我也不能让你日了,下头抹了药还是很麻。”

李小满大笑一声,就在她脸颊上亲了下:“刚没叫你过来吃饭,你午饭还没吃吧?要不我下面给你吃?”

“你是下~面给我吃,还是下面给我吃?”顾兰玉眯着眼说。

“你想吃哪里就能吃哪里。”

“流氓!”

李小满得意的跑到厨房里将燃气灶打开,就瞧那个骚钟点也到这边来打扫,那腰肢稍稍有些肉,刚还没留意,她那上衣也有些短,伸起手在打扫的时候,就露出雪白的腰来了。那胸也很是丰硕,像是秋天挂了大果一样。

瞟她眼,就将锅子烧开水,洗了下,想着那边还有饮水机,就想咋的没想起来,这水白烧了。跟着又倒些水下去,拿了包担担面就放在边等着水再次烧开。

骚钟点眼睛不停的往李小满那边瞟,想这富二代还真厉害,前头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不说,这又来个**一样的女人,也都是一般的美艳绝伦。

他有钱就算了,她也见识过不少有钱人

,可他不单有钱,还有本钱,那就让她有些来劲了。

那擦着墙壁的手没停下,那腰却也在那摇动起来,像是在跳舞一样的。

李小满起初没注意,等他回头去冰箱里拿鸡蛋时,就瞧见了。

还别说,她那腰虽有些肉,可以他的经验都能瞧出,这骚钟点要是日起来,肯定很带劲。想着几天老是日些余媚顾兰玉这样的处,很不得劲,还得小心翼翼的,至于像陆嘉孙可儿那些,也没啥意思,就是老早就跟男人做过了,可那年纪还是轻了些。

这时倒想起黄冬梅东婶那些女人的妙处来了,徐娘半老也有徐娘半老的好处。

将面条倒到锅里,又切了颗番茄,拿了另个锅子把蛋和番茄都炒了一阵,等那边面条软了,才倒过去,等得差不多了就起锅捞到碗里。

骚钟点还在那里擦墙,像是那墙脏得永远都擦不干净一样。

李小满路过时,有意无意的用胳膊撞了一下她的背。

她不单没有说对不起啥的,还冲他给抛了个媚眼。

那骚劲,连当初的东婶都比不上。

顾兰玉吃着番茄蛋面,给李小满竖起拇指,李小满就想让她留下来,要不去她那边也好,瞧她那双腿就想玩弄,就是不能日下头,她那嘴拿来捅几下也是好的。

谁知她说下午要去学生会有事,让李小满很不得劲。

送走她,那些钟点工也都要休息,就下楼去了,就剩下那骚钟点说是不累。

“你是哪里人?”

“牛栏县古城村的。”

李小满怔了下,就瞧她那脸盘子,还真有些古城村的印记。那边的婆娘都长了一张圆脸,都说是以前传下来的,那腰肉也是古城村的标记。

那边的女人个个都丰满得紧,李庄也有跟那边的人结亲的。

“我李庄的。”

骚钟点愣了下,还真没想到李小满会是牛栏县的人,更别提李庄的了。

“你叫啥?”

“骆倩。”

骆倩?姓骆的?古城村姓骆的好像仅有两家?一家是做生意的,那应该不会是这骚性婆娘家了,那就是骆长征的女儿?

嗬!骆长征算是大混混了,在刘长军还没出现前,在整个牛栏县都算有名气的,后来严打的时候被抓进去了,关了十七年,直接就老死在了牢里面。

这骆倩要是骆长征的女儿,算算年纪也差不多是吧,那骆长征五十岁的时候娶了个十六岁的媳妇,十七岁就生了个女儿,听说还是十里八乡里最漂亮的花骨朵,就是这骆倩的母亲?

“你是骆长征的女儿?”

骆倩脸色微变,掐着抹布低下头轻声说是。

“他死后你妈不是去西北了?你是你舅带大的?”

骆倩脸色更难看,她原想勾引李小满,没想到李小满对她的家事这样了解。

这都是刘长军说那些江湖事的时候说出来的,骆长征当年可是他们这帮混混的偶像。可惜啊,也算是隔了一代了,那时刘长军还小,事情也都是听说来的。

“嗯,你咋知道这么清楚?”

李小满拍拍身边的座垫,示意她坐下来说。

骆倩走过去坐下来,双腿一叠翘起来,就拿起李小满摆在茶几上的烟点了一颗。

吸气吐气,那烟雾缭绕,她也有种难以言喻的颓废感。

“刚那个人叫军子,现在牛栏县混混里的老大,跟着我刨食的,你的事,我听他说的。”

骆倩异样的瞟了他眼说:“你既然知道我的来历,你想咋样?”

“我想咋样?你爹的事关你爹,再说当年骆长征也没做啥欺男霸女的事,我就随便提一提。我好奇的是,你这些年咋过来的。”

骆倩将烟掐得指甲都陷到那过滤嘴里了。

“我舅是个疯子,我十岁那年他就把我给强暴了……”

李小满听得大为惊骇,他一直弄不懂那些把十来岁的女孩给强暴的男人是啥心理,那地方能进得去吗?

“然后我就被他连续的强暴了七年,到我十七岁那年,我被他卖到乡里的**里做小姐……”

嗯?又一个小姐?

“我做了半年就不做了,受不了天天照顾那些臭男人,忙的时候一天得接七八个客,都是些身上有味都没洗干净的脏货……”

做小姐哪还有挑客人的权力,要有职业道德的,那就是来的是一个全身都是病的男人都得好好接待。

这个骆倩,做小姐做得极不专业呐。

“后来我就逃到了市里,由于我没读啥书,我就先找了份饭店服务员的工作……”

李小满点头表示理解,在骆倩瞧来着实松了口气,他的眼神并没有任何的鄙夷,这点让她很意外又很感动,他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吧?

其实她误解了,李小满只是接触多了,没啥感觉而已。

“后来我就做传菜工做了两年,攒了些钱,也交了个男朋友,就想着跟他结婚,谁知他把我的钱给骗走后,就失踪了,我找了一年多没找到,就只能算了。”

咋越说越悲剧,该不是编的吧?

李小满瞧着不像,就让她继续说。

“那时我二十来岁只好重操旧业,在一个叫情姐的女人下做事……”

李小满嘴角一歪,原来是情姐手下的小姐,不过十来年前,情姐也才二十多岁吧,她做老鸨倒做得挺早的。

做小姐这行,李小满也听苏春情姐说过,要是二十五之后还不能转成老鸨,那就只有越做越差,到三十五后就直线下降了。

这跟女人的保质期差不多,十六到十八是最水嫩的时候,就像是那淋过水的葱白,十八到二十七,又是一个渐渐成熟的阶段,这时候也是最艳光四射的时期。

二十七到三十五就是女人最有韵味的时候,慢慢有了成**性的那种风采,但到三十五之后就可说一年不如一年了。

这还是平均数,有的女人,三十岁就不行了,二十七八不成也有。

像二妮妈那样四十还能保持得像二十七八的女人一样,放眼整个黄港都屈指可数。

骆倩继续说她的惨事:“做了三年,我又赚了一笔钱,就找了个老实的男人结婚。然后就做着些零工,两年前进的这家家政公司,一直做到现在。”

“没生小孩?”

“我打过好几回胎,子宫壁变薄了,没办法再生了。”

骆倩神色一黯的说,李小满就奇道:“那不是能养好的吗?”

“刮宫伤得太重,现在养了五年也没有养好……”

“我想想看能不能找些药帮你吧。”

李小满拍着手要站起来,骆倩就激动的拉着他的手说:“你还会医术吗?你能帮我?”

这一拉,李小满的胳膊就撞在她那鼓得像是吹起的气球一样的胸上,他心头一荡,就瞧她也跟着脸红起来,不知咋的,骆倩拉着他的手就往她衣领里伸下去。

里面仅有一件菲薄的胸衣,没有戴胸罩,这样插下去,就直接的捂在她半颗胸上。

那种饱满盈实,让李小满下头不由得硬起来。

骆倩只瞧得一眼,就又惊又喜。

她挑中的那老实头确实很老实,老实得结婚七年了在床上都不知做些啥,她也不敢太过大胆,这样让他怀疑她是不是太放浪了。

这样积压着七年的骚劲,在碰到李小满这大家伙的时候就快要一气的喷发出来。

“我是要帮你找药,我可不打算自己做药……”

“那又咋样,”骆倩咬住唇角说,“我就想让你做我的灵丹妙药。”(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72章 早上调调情 下一章:第174章 陆嘉小姑的秘方
热门: 我靠学习横霸娱乐圈[古穿今] 有耻之徒 竹马钢琴师 满江红 生而为王[快穿] 门后高能[无限] 我家爱豆的马甲又掉了 刺青 妻子的外遇 时光旅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