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学姐的反抗

上一章:第170章 借你男人使一使 下一章:第172章 早上调调情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71章学姐的反抗

眼镜男在那里很有风度的吃了半碗饭就走了,临走时跟送他到门外的单妈很客气的说:“阿姨,你不能开我玩笑吧?我工作也很忙的,您要没跟您女儿商量好,那就别把我叫来啊。唉,这顿饭还是我买单吧……”

“不用了,我已经把卡留在那边,让他们刷了。”

李小满从房里出来,冲眼镜男一笑:“兄弟,这回是对不住了,希望你别介意。”

“没啥,祝你幸福。”

眼镜男拍拍李小满的肩,洒脱的走了。

一出饭店,他就踩着地一连骂了好几十句,才揉着眼睛拦下辆出租车回家。

“阿姨,我跟是真诚交往的,您就放心吧,我跟她是同学。”

单妈瞧了眼在给李小满剥虾的女儿,要说这模样嘛,李小满倒比那眼镜男还强,个头也比眼镜男高,长得也得壮实,一瞧就是个好苗子,在床上日起女人来不能弱了,那生孩子也是有指望的。

就是……

“你家是农村的?”

“牛栏县的,算是吧,我爸是支书,我在乡里还有份有编制的工作,我算是脱产学习,不过阿姨放心,我是考上的,分数嘛……其实我上复旦北大都成,就是这边离家近。”

单妈当他吹牛皮,不过听说他爸是村长,这才舒服了些,要就一般的乡下人,她可会有意见。但是,这乡下人亲戚多,总不是桩好事。

不过看单喜欢他得紧,那先交往瞧瞧吧,总是先放下一桩心事了。

单妈看他俩腻得紧,就笑呵呵的先走了,李小满说要送她回家,就买了单,让单也先出来。

等单妈看到那辆路虎车,眼睛就亮起来了。

“你家还做些生意?”

“家里没做,我跟朋友做一些,这车是我自己攒钱买的。”

单妈这下再瞧李小满那真是咋瞧咋顺眼,等到家了,还埋怨单咋不早说交了个有本事的,还要做妈的替她操心。

“您就别操这闲心了,读高中呢,您就盯着我不跟男同学来往,这上大学才几天,你就想着我快些找男人成家,您说您是不是胡闹呢。”

“哎,咋胡闹还不是为了你着想,你要过得幸福,你妈才能享清福嘛。”

单推着母亲进了家,就回来坐上车,看李小满在那笑就说:“谢谢你,小满同学。”

“嗯,这挡箭牌做得还成,饭钱还我出的。”

单就掩嘴笑:“你个土豪,请吃顿饭咋了?”

“那你也不回报我一下?”

单扯着嘴唇看了他一下,就伸过脸在他脸上亲了下。

跟着她那脸就红起来,李小满瞧得心中一荡,这邻家女孩一样的单,倒也有几分动人的地方。那胸嘛,不是挺大,可瞧着也够大了,搓揉起来,怕是滋味也不错。

就这样瞧了几眼,单就瞥过来说:“你别想打我主意,不然我告诉二妮。”

嗬,那你撩拨我做啥?

李小满倒还能按捺得住,就歪歪嘴开着车回学校了。

那边联欢会开了有半拉钟了,二妮被拱着上去唱了首歌。她嗓音清亮,像黄莺出谷,唱的是首民谣,下边那些男生鼓掌都把手给拍肿了。

单回来就被于秋墨拉着说相亲咋样了,李小满管用不?

“哪不管用,我妈瞧他开的那辆车都笑歪嘴了。”

“那可不,小满开的可是路虎,就咱学校,除了那几个在外头接了项目的教授,也没几个能开得上。”王致致插嘴说。

她来这黄港师范没多久,就把情况探查了个十足十,要说她早就打算报考这边,读书的时候就来过好几回了,哪个教授的课好,哪个教授的课差,她都门清。

“你说,小满家是不是土豪?”

“他说他自己做生意赚的,你说他才多大就能赚这么多钱?二妮可真幸运。”

王致致感慨了句,就瞧着那孙鱼老往于秋墨身上转,就推着她笑说:“你给不给孙鱼机会?”

“我才不给,跟他说话就瞧着小满和二妮份上的,他那模样跟我走一块儿,我都瞧着寒酸。”

于秋墨昂着脖子哼了声,倒不是她傲,那孙鱼着实有点不修边幅,这几天没刮胡子,胡子拉碴的,头发又乱蓬蓬的,咋瞧都不像是学文的,倒像是写程序的。

“哈,那就晾着他?你还跟单和他跟高峰上街?那天花了好几百吧?”

“你不知道,那钱是小满借给他俩的,说是给他俩的伙食费,他俩还要请我跟逛街,乱花钱,我们这是让他好瞧呢,看他接下来怎样吃饭。”

于秋墨说着,冯小怜就也被拱到台上去了,跟二妮合唱了一首。班主任就拍着手说好,然后请余教官来说话。

李小满被高峰和张鱼拉在一边,眼睛往余媚那头瞟了眼。

瞧她脱下了军训服,穿上了普通的军装,那模样更加的勾人心魄。特别是那秋波转动时的那股水花,让人看了都把持不住。这帮青腚子货,怕有一大半都没碰过女人的手,这一瞧,那晚上还不都得做春梦了。

“老大,再借个千儿八百的吧,我跟老三不成了,这都饿了一顿饭了……”

“是啊,老大,我这还发育呢,饿了一顿,就前胸贴后背了。”

“我草,我才给你们一千,就花光了?你们不就跟秋墨逛一回街吗?你们吃啥大餐去了?”

要说买车买房这些,李小满是肯花钱,吃饭最多下馆子一顿,不超过五人的话,也就三四百,这两狗日的真当借来的钱不是钱?

“这个……也没吃啥,您想想吧,这逛个街看个电影,喝点饮料啥的,那不就两三百就没了,晚上再吃顿好的,五百又没有,剩下一百多,买几包烟,打个车……”

“嗬!”李小满牙疼的瞧着这两没脸没皮的,掏出钱包数了两千扔过去,“不用还了,省着点花,这还十多天才到月底,你俩,哎……”

/>

草,这俩兔崽子拿了钱就跑了,这老大做得也太冤了吧?

李小满摇着头走到二妮身边,就看余媚在说:“希望大家好好学习,争取做个栋梁之才,为国家也为自己,好好活,好好过。”

二妮挽着他说:“余教官还是挺有水平的。”

“说话吗?下次你跟我去乡里开个会,听听鲁上涛咋说就知道了。”

李小满拉着她坐在地上,荡着腿。

“你帮帮好了吗?”

“哪能没帮好,那戴眼镜的小子一听我是男朋友,一瞧我这玉树临风,立马就高山仰止,知难而退了。”

“嗤!”

冯小怜在旁边笑了声。

“小怜你别不信,你瞧我这模样,我又开个好车,那男的瞧着比大了十来岁,除了是个公务员,还有啥?那不赶紧走,还在那时做啥?”

“就你有道理。”

二妮掐他把说:“明晚看我跟小怜咋样收拾你。”

李小满瞧她那秋波荡漾,要不是旁边还有人,就掀开她那裙子摁在地上操弄起来了。

联欢完了,李小满一拍手就想着要带她俩连夜去看房,二妮和冯小怜有些累要回宿舍,就说他去看好了,他拿主意就行。

李小满只好徒步走到学校对面。

这时还是九点多,那边租房卖房的店还没关门,他还没横过马路就撞到顾兰玉,看她穿着包臀裙小西服戴着银丝眼镜扎着马尾,在提着冰茶过来,就拉着她到那店里去了。

“你要买房?”

顾兰玉怔了下,就一点不觉得奇怪的陪他看了起来。

那些待售房屋价格面积跟地址都贴在墙上,那位售楼小姐正准备下班,看有客人上门就热情的问起来。

“二手的就好,这边也没啥新楼盘吧?要离这边近些的,但也不要临街的,临街太吵闹。往里一些,要有复式楼的最好,一百八十平以上的,能带简装,而且没有太多损害的最好。”

李小满将他的条件一提,那售楼小姐就在脑中转着想有哪些是符合他的。

“你倒是要求挺多的,”顾兰玉翻着摆在桌上的一些宣传纸,“打算跟你婆娘住在外面?”

“办了外宿,不住外面,还能成天跟宿舍里那两个憨货住在一起?就是做那事不也方便一些?”

顾兰玉俏脸微红,低头去瞧那些宣传纸。

这李小满说话可真是不怕被人听,当着那售楼小姐就说这些。

“太近的楼盘没有,好些都是自建房小产权房,想必这位先生您也不会喜欢。有几间复式楼是在往里的那个小区,好像是叫……”

等售楼小姐将名字一说,李小满就瞧怔愣的顾兰玉看去:“你那边?也成,逛个门子也方便。”

顾兰玉瞪他眼,他要逛门子哪是上门来坐下来聊天啥的,那绝对是没好事做的。

“这位女士也是在住在那边,那她肯定知道那边的治安还是挺好的,又有地下车库,停车也方便,一层楼就两户,也清静得很。住那里也都是素质高的人士……”

“其它的我不清楚,治安嘛,好像有些村里的混混老是在那里乱转吧?”

售楼小姐有些尴尬,这问题都是黄港师范周边的老问题了。

“这位先生,那些混混好像被抓了,现在治安条件也改善了。”

李小满歪嘴一笑,就说:“给我瞧瞧吧,有些房子空下来的。”

“那小区一共有四户,都是简装或是豪装,要是您有空的话,不如现在过去瞧瞧?”

售楼小姐也想下班前再做一桩生意,这房市不好,在黄港这种规模的城市就更是了,要涨不涨,要降不降的,就在那里憋着让人难受。

李小满点头说行。

就走路到了顾兰玉的小区,她那手中的冰茶都喝去一半了。

“这间您看咋样?”

先是来到一个一楼的地方,大约是一百五六十平的复式,上下两层,有三间房,还带有两个卫生间,李小满瞧了一下,装修风格不是太喜欢,有些老。

“这小区是四年前盖的,不算新,可也不算旧了,这装修是一年多前装的,主人由于生意亏损的关系才把楼放出来……”

这话也就骗别人,李小满成天跟岳波混在一起,还不知道这好些都是买来放租的,要不就是豪装了,简装就是为了能够租出去收多些租金。

售楼小姐接着又带他们来到第二户,李小满走到楼梯口就笑了。

顾兰玉探头去瞧了眼售楼小姐手中的位置图,瞪了李小满一眼。

这户就在她家对面,也是两百出头的大户式,下面那层是三间房,两间卧房一间保姆房,楼上是两间客房,带有三个卫生间,一个开放式厨房,一个封闭式厨房,还有大大的露台。

“这套不错,算算多少钱。”

就随便逛了一圈,李小满就拿定主意了,让他下决定的是就在顾兰玉对面,这大家相互照顾也方便些,窜门子也近。

这边二手房由于是学区房,稍微比市区的还贵些,一算加上税七七八八的快两百万,李小满跟她说定明早过来签合同,就告别了售楼小姐,让顾兰玉开门,进去她屋里坐坐。

顾兰玉有些不乐意,可看他那模样,也没办法说不,怎地说人家也救过她。

在那张布艺沙发上坐下,李小满就瞅着她拿着养生壶在煮花茶。

放了些枸杞,红枣,一些玫瑰花下去,烧着水,就闻到些淡洌的香味儿。

这整间屋子也都充满着顾兰玉那让人心肺舒服的香味,瞧她在那里专心的摆弄着茶壶,那身子一微低下来,就能瞧见小西服里深深的沟壑,跟那白如细雪般的肌肤,被挤得圆鼓的**。

李小满咽了口水,等她那边弄完,就站起来将她在怀里不由分说的亲起来。

顾兰玉吃了一惊,想要将他推开,可她那些些力气哪管用。

被李小满吻得结结实实的,那嘴唇润滑得吓人,一亲上去就像是化开的白豆腐。

她那身体也软得像没骨头,被李小满抱在怀中,摸得几下就无法反抗了。

顾兰玉本就是极敏感的身体,随便摸几下,就水汪汪了。

何况李小满这时还使出了神仙手,她那腰间的穴道被摁得结实,她摆动着胯骨想要逃开也是无力。

那天被刘长军坏了好事,今天哪能再放过。

手在她的身体上滑动着,将她摸得心都化开了,想这守了好些年的身子,难怪就要交代出去了?

这该死的李小满,也不知他那手是咋长的,一摸这就……

还在想着,就像是一颗惊雷炸起,李小满的手趁她稍不注意就滑到她的双腿中间,往那洞府里摸了下去。

双腿夹得都不算紧,早就稍微的分开了,像是不自觉的在配合着。

她就像是全身都是敏感的地方,任李小满是吻她,还是在摸她后背,小蛮腰,甚至是在摸她的臀,她都受不了。

眼神迷蒙得像是蒙了一层水汽,双手搭在李小满的肩膀上,轻轻的喘着气。

每呵出的一口气都香得熏人,李小满都没碰过体香如此深洌的女人。

哪怕是练如玉那些女人喷的香水,都没顾兰玉的体香浓,而这股香味虽说很浓,却绝不刺鼻,还有极强的刺激情欲的作用。

李小满那鸟杆子便早就无法承受的鼓涨起来,犹如蓄势待发的赛车手,抵在顾兰玉的大腿上,让她就是隔着李小满那条牛仔裤都能感受到那逼人的热量。

顾兰玉越来越无法抵挡了,她或者在那天就做好了准备,今天让李小满进屋,也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

等李小满将放在她那门口,轻声问她:“有过男人吗?”

顾兰玉羞涩得将头低下,轻轻地摇了摇。

李小满就托住她下巴,笑着眯起眼:“我会轻一点的,你别怕痛。”

顾兰玉咬着他的肩说:“臭流氓!”レレレ(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70章 借你男人使一使 下一章:第172章 早上调调情
热门: 兽神 [聊斋]活人不医 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空巢:留守村庄 冬泳 宸汐缘 占卜师的预言 欲(尘埃腾飞) 摸金天帝 等你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