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借你男人使一使

上一章:第169章 整得天昏地暗 下一章:第171章 学姐的反抗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吃过晚饭又继续捣弄了好一阵,这四朵花都不知丢了多少回,躺在床上跟四头死绝没气的小母猪一样的,李小满在落地窗前抽着烟,窗帘拉开,他就光着身子站那儿,还真威风得紧。

田甜受的最少,她那地方也肿得厉害,不敢再多索求啥,所以她起来也最快,瞧着李小满那像是健美男一样的臀部,就笑盈盈的走上去摸了一下。

“你还想要?它暂时不成了……”

“不要,我才不要了,你看我下边。”

李小满瞟了眼,那粉红的地方已经肿成了猪肝色,就指着衣服说:“那里面有药酒,擦一下就好了。”

田甜咦了声就跑过去,拿出那小瓶的药酒就先抹了一通,再上床给陆嘉她们抹。

“你是不是早就算到我们不成,才带着这药酒的?”

陆嘉恢复过来,她被捣弄了三回,哪一回不都是得丢个五六次,饶是她性子放浪,也经不住这般的胡闹,她都感到有点吃不消了。

“屁话,老子那药酒是啥都能治,我不怕遇到个仇人被砍了,找不到医院,先拿这药酒顶着。”

饶云屏被田甜抹了一遍就醒过来了,听到是药酒就说:“我闻一下,好像有些药材我认识……”

李小满怔了下说:“你学医的?不对吧,你们都是学表演的。”

“云屏家里是开药厂的,你不知道吧?”

孙可儿爬起来说,她抢过药酒就倒在那下头,一点也不讲究,李小满跟她说:“你得先把药给拍散了,你这样倒上去,要是到里面去了,你小便都是那味道。”

“有啥味道,挺好闻的啊,都是薄荷香。”

孙可儿才不管那些,瞧着已经黑下来的天,就不打算回学校了。

“这药能治啥病?”饶云屏问李小满。

“啥都能治,外伤内伤,只要不伤到脏器,不用动手术的都能治,你要有兴趣,我那有药方,跟你家合作也成。”

饶云屏歪着脑袋在想,这要真有李小满说的那样厉害,那可真得跟家里人说。

“这剩下的药酒能给我吗?”

“你拿着吧,送你了。”

李小满甩着鸟杆子看田甜在穿衣服,就用欣赏的目光在瞧。

她那蝴蝶袖的衣服还真是很宽松,可那收着腰的地方还是显腰身,那胸前的鼓起也没一点的妨碍,还能瞧得清她那小馒头一样的胸部。

奶罩子还是黑的,这小妮子别瞧着像是胆小,还是个骚包。

孙可儿就不用说了,现在还没穿衣服,在那大字躺着,就不想起来。

饶云屏拿着那药酒就在闻,也不担心李小满瞎给她们抹药。

陆嘉在那慢慢的穿衣服,真是比**服更加美。

穿好后,她那长腿瞧着就让李小满来劲,就走上去前,帮她将头发给扎起。

陆嘉微微一怔,心头像是被触动了啥,回头瞧着他,就闭起眼。

李小满吻在她的嘴唇上,手环在她的腰间,往下一滑就到她的臀上,在那里轻轻的按着。

那鸟杆子已吐了三回沫子,还鼓涨了起来,瞧得孙可儿眼睛都瞪大了。

“乖乖的,李小满,你这死人,你那里是不是永动机,不会停的?”

“咋了?咋了?”饶云屏放下药就瞧,“嗬,又来了。我不成了,可儿去收拾他。”

“我也不成了,田甜,你最偷懒,你来!”

田甜急忙摆手:“我穿好衣服了,我不来了,我下去买宵夜,你们对付他吧。”

“混蛋,不讲义气,吃啥宵夜,现在还早着呢。”

孙可儿跳起来想拉住她,腿就一软,直接倒在床边。

陆嘉瞧了她眼,被李小满像是拉女朋友一样的抱住腰,心中也泛起涟漪,要不是孙可儿说他已经成家了,这男人做男朋友多好啊。

李小满瞧她眼神也猜出她心思,在她耳边吹气:“你要想我做男朋友,就别在意我有别的女人。”

陆嘉被吹得心头一痒,却清楚下头不成了,再勉强做那事,得一周下不来床。

但他的话……陆嘉咬着嘴唇,媚态四溢。

“你同意了?”

“嗯。”

陆嘉掂着脚跟李小满亲了下,就被他抱得紧紧的,像是要将她嵌到身体里一样。

李小满也没打算回学校,那边外宿说是军训完就办下来。

跟二妮那边报告了声,就等明天大阅兵完了,就去看房子。

反正学校大门对面就有售楼点,那边还能瞧些不同的房型,要不买个二手的也成,就是要看装修得咋样了。

田甜跑回来,买了两只烧鸡,一堆烧鹅饭,还有些烧串,就在楼下对面买的。

李小满突然想起这香格里拉往前走大约八十米就是马丽和玲子的会所那边,就歪了下嘴,好些带着小姐到外头包夜的男人,都在这边开房吧。

这边倒是很热闹,特别是在晚上。

那些小姐们跑出来吃宵夜,下班的时候,这附近还有几个大网吧,都是些年轻人,听说还曾发生过小姐被那些高中生给绑架**的事。

“是有过,还上报了,就去年年初。”孙可儿想起来了,“都是一中的人。”

“那一中原来还是重点,不过这十来年学风不成了,现在三中才是重点,我们就是三中出来的。”饶云屏说道。

李小满瞧她们这四人哪个像是读书的,不用说都是靠家里的关系才进的重点。

“那事闹得很大,说是四个在这里通宵的高中生,看到那小姐穿得清凉,就心生歹意,大着胆子尾随到了那小姐住的地方,就将她给……”

孙可儿

往脖子上抹了下,“之前当然也**了。”

李小满啧啧的说:“这都没本事的人做的,要有本事,那就是找不到女人,还能花钱找不了小姐?这市里的贵,那就到县里去嘛,**打一炮才多少钱?”

“你找过?”饶云屏停下筷子问。

“我朋友找过,我哪能找。”

李小满睁着眼睛撒谎,那马丽跟玲子都被他日过几回了,虽说岳波请了一两回客,剩下他过来的都是自己买单。

饶云屏哼了声:“你有咱们就别在外头找,那些女人也不知身上有没有病,你要带过来的话,哼……”

“屁话,做那事不得**,再说,有病我不会去找医生?”

李小满瞪她眼,她就不说话了。

吃过饭,他就左拥右抱的睡了一顿美觉。

起床时,田甜跟饶云屏先走了,前者要去找她男朋友,后者要去她爸的药厂拿药酒去分析。孙可儿在楼下吃东西,就陆嘉站在床边,踩着高跟鞋,套着那条黑色的包臀裙在那儿沐浴着晨曦的阳光。

李小满扯开毯子走过去,一手环在她腰间,一手按在她胸上,那鸟杆子就抵在她那裙后。

“别闹了。”

陆嘉柔柔的说,她倒没了昨日那股清傲,就像是认定是李小满的女人一样。

“就顶一顶,顶顶也舒服。”

陆嘉噗嗤笑道:“要不我帮你嘬一嘬?”

“那敢情好。”

李小满坐回床边,陆嘉就站在那里,双腿叉开站,撩了下头发到耳朵上,然后就捂着那鸟杆子嘬起来。

她那嘴功可说是独一无二,李小满的所有女人中,就没有能比得上的。

她一嘬起来,李小满就抬头看着天花板闭起眼享受起来。

等嘬得一会儿,才听到开门声,孙可儿啊啊的叫着跑过来。

“李小满,你咋大清早就跟嘉姐干这事,不成,我也要来。”

陆嘉就将杆子头吐出来让她来。

孙可儿就差远了,就是个囫囵吞枣,要不就是猪八戒吃人参果,根本没个章法,就只知道往嘴里去吞,上下都不会。

李小满没好气的说:“你这样弄得你嘴麻了都出不来,让嘉嘉来。”

“你都叫嘉姐嘉嘉了?你不叫我可儿?”

孙可儿抬起头嘴角还淌着口水嗔怪的说。

李小满拿她没办法,叫了她一声可儿,她就欢欣鼓舞的跑到洗手间去漱口了。

陆嘉弄了杯冰水,杯开水,来玩**了,她本来那水平就极高,再来**,李小满也没想憋啥,没到两分钟就完事了。

陆嘉满嘴都是白沫子,就白了他一眼,舌尖绕出来在那嘴唇上抹了一圈,把沫子都吞了去。

李小满瞧得心都快跳出来了,扯着她就用力掐她的胸。

陆嘉痛并快乐着的吟了一阵,就推开他去洗干净嘴。

回来孙可儿摁着李小满在接吻,那舌头的笨拙模样哪像是弄过好几十个男人的。

都是大小姐,这孙可儿根本都不讲究啊。

李小满将她推开,抱住陆嘉亲了下。

“你俩回学校?”

“回啊,那边也要军训完了,得去应付个场面。”

“那可儿开车小心些。”

下楼分别,李小满有些脖子酸的揉了一把,才想到昨晚睡觉的时候,孙可儿硬要拿他的胳膊当枕头,他那枕头又被饶云屏给抢了去,就枕在田甜的腰上睡的。

田甜在四个女孩里最瘦,胸也最小,那腰也最细,侧过来,几乎都是骨头。

这睡下来一夜哪能睡得好,李小满就揉着脖子拿了车,开着往学校过去。

十点就阅兵了,二妮瞧李小满还没来,就推着冯小怜说:“那家伙不会做坏事去了吧?”

“那是你男人呢,我哪知道呀。”冯小怜跟二妮熟络起来,性格也活泼了。

“哎,他说是去乡里办事,晚上回不来了。”

二妮摸着下巴在想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想着村里人都说他不是个安生的货,可她就喜欢他,算了,反正那鸟杆子也闲不下来,不过,晚上……

“晚上真要跟他?”冯小怜也想到这事了,小脸儿泛红的问。

“今晚不成,阅兵完了还累着呢,明天吧,咱俩得把他榨个精尽人亡。”二妮笑嘻嘻的说。

冯小怜那脸蛋更红了,在高中都憋着,毕业还被他欺负了,这到大学说啥也得欺负他一回才是。

余媚在那瞧着表,心想这李小满肯定是被孙可儿给截走了,那些大小姐都不是省油的灯,哼,他这回来不知会不会腿软。

低头瞧了眼自己那高耸入云端的胸部,真是的,有自己这样的女人,还跟孙可儿搅和,也不知他是哪样的牲口,都不知道累吗?

在那整理阵型的时候,李小满才赶回来,自然被班主任一顿好训,李小满给他赔笑,还往他手里塞了把大中华,他才和颜悦色的让他归队。

走到队伍中,隔壁的高峰就想问他昨晚又去忙活啥了,被他一个眼神给制止了,高峰就往嘴上做了个拉拉链的动作。

张鱼个头矮些,站在远处,也没法过来问,心里倒揣着急,想要跟李小满,咋个能跟于秋墨把事给办了。

这边排着队阅兵绕着主席台走了一圈回来就等着排名次,余媚注意到在过了主席台的时候,队伍有些散松,就骂了这帮新生几句。

她是不会给他们脸面的,口水都快喷到地上去了。

还好没是喷到前排的男生脸上,要不然那男生回头做梦都得笑。

&n

bsp;最终班上得到了第二名,余媚也算能交代了,才笑了起来。

那真叫那些男生看得痴起来了,那笑容比太阳还灿烂。

李小满就歪起嘴来,这些花痴,咱班那么些美女,就光瞧着余媚一个,也就是胸大些吧,难不成都是在少年儿童时代缺奶的?

连高峰都在那啧起来:“老大,你瞧咱余教官,你说要娶个这样的媳妇,那该多好?”

“你先搞定你的单,还娶余教官,你能看她几眼就算好的了。”

高峰嘿笑:“那不就只能看几眼,要不然还能做啥?”

李小满不理他,走到二妮和冯小怜那边,就看了眼在跟于秋墨说话的张鱼。

“二妮,等吃过饭,咱俩去看房,我想在学校对面弄个复式楼,你跟小怜都办外宿,咱仨住那边去……”

说得极小声,要不单她们还不炸锅了?

“我不行,”冯小怜摇头,“我爸妈要知道不打死我?”

李小满一拍腿,把这茬给忘了,那也成,不过房还得买,总要有个住处吧。

“二妮,我能借你男人使一使吗?”单突然挪过来问。

李小满二妮和冯小怜都愣住了,二妮表情紧张的说:“你要做啥?”

“我家里给我安排了个相亲对象,我不想理他,就想拿小满做挡箭牌。”

二妮这才松了口气,看着李小满在摇头,但她还是答应下来。

“就今晚?小满,你跟去吧,看房明天也能看啊。”

李小满很不乐意的说:“我去做啥?挡得了箭吗?再说,单,那男的你不喜欢直说就行了吧?”

“你不知道我妈那人,我要直说,她非得跳脚不可,你就帮帮我吧。”

李小满看她求得可怜,只好勉强答应。

单就高兴的说:“六点半,就在学校附近的那家叫杏花村的饭店,我到时带你去。”

李小满点头说好。

这晚上八点还得回来搞联欢,也是为那些教官送行,李小满都记下余媚电话了,也知她在哪里工作,倒不着急,回不回来都一样。

不过,这还真就证明,今晚不是好日子,不能将二妮和冯小怜给捣弄了。

到六点时单就来找在跟二妮冯小怜说话的李小满,她穿着一件素色的短裙,将她那清丽的气质展露无遗,一双小皮凉鞋,白色的蕾丝短袜,瞧着也很小家碧玉。

但跟二妮这种就是穿个破汗衫都能艳光四射倾城倾国的女孩比起来还差一些。可也总算是能瞧得过去,称得上是个美人。

李小满拿了车,单就紧张的说:“到了那里,你就说是我男朋友就行了。”

“嗯。”

来到杏花村外,李小满扶着她下车,就被她挽着,她那干瘪的胸部压在他胳膊上,走进二号包厢。

里面早有个戴眼镜的男人坐在那里,还有个中年女人,一瞧见他俩,就脸色一变:“,这位男同学是谁?”

“妈,他是我男朋友。”(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69章 整得天昏地暗 下一章:第171章 学姐的反抗
热门: 村夫俗妇 簪中录 大龟甲师(下) 情乱梨花村 彩虹琥珀 小可爱她超苏甜[快穿] 我在横滨开咖啡馆 帝皇书 陛下请自重 异世邪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