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艺院三朵花

上一章:第166章 房里捣房外听 下一章:第168章 发泄工具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吃中饭里被余媚扯到一边一说,李小满就不爽了:“我又不是活叫驴,真当我不用休息?那个孙可儿脑子有毛病吧?我不去。”

“那随你的便。”

余媚跟孙可儿也不太熟,大家家世差不多而已。要说交情,还没她跟艳艳深。

李小满跑回去跟二妮冯小怜吃过饭,就回宿舍休息去了。

下午休息半天,说是操得太累了,隔壁班有人直接送医院打吊针了,还有个热出了肺病,差点就挂了。学校方面就很紧张,给大家放半天假。

高峰跟张鱼约了单于秋墨去逛大街,不用说,拿着李小满那一千,肯定没打饭卡里,就想把这两妹子给办了再说。

李小满在床上躺了会儿就醒过来了,瞧墙上的钟还早,二妮和冯小怜可能还没睡醒,就刷牙漱口,要跑过去找她俩。

没想在楼梯外就被孙可儿堵住了。她穿着圆点短裙,那裙摆就将大腿根下边一点遮住,大半条腿都露在外头,白腻得吓人,跟那刮了鳞的鱼一样。

不丁不八的往那一站,就将那把半边脸都遮住的墨镜扯下来:“让你过去,你咋不去?”

“我凭啥要去?你是我老婆吗?”

“我……”

孙可儿被噎了下,就拉住李小满:“你就不怕我找我爷爷给你处分吗?”

“你去找好了,我还不想读了呢,到时我回家,看你想做那事你能找谁……”

“你……”

孙可儿急起来了:“那你说咋办嘛,我都跟姐妹们约好了,你要不去,那房就白订了……”

“嗬,连房都订好了?你把我当啥了?发泄工具?滚蛋吧,小爷不想去。”

孙可儿瞅着李小满晃着车钥匙离开,咬着眼镜腿就跺了跺脚,跑去找她的姐妹去了。

这艺院的女孩每年都是大家关注的焦点,但文学院等好几个在主校区的学院想都不用想了,艺院是在靠近飞雁山的郊区,那地方还临着公墓,一到晚上乌鸦就嘎嘎的叫个不停,要没点胆量在这里读一年书出来就非得变神经病不可。

但这里还是饶不住有大批的豪华轿车排队来接送那些靓丽的女孩,好些年纪都四十往上了。一瞧就知道是生意人,或者就是有权势的。

就是些豪华车在这里都常见得很,从这边到市区仅有一班公交车,要没有轿车接送还真不方便。但在这学校对面还有两座酒店,也不知开在这边做什么。

可几乎每一天这里的生意都红火得很,每天楼顶都晒着床单。

孙可儿订的房间不在这里,她开着她那辆车直接来的却是这边。她那两位姐妹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会儿了,就在大堂里,等她电话一到就开车去市里。

“啥?不肯来?他还拿翘了?”那个模样不输孙可儿,还比较丰满的叫饶云屏的女孩当即叫了起来,孙可儿忙拉着她说,“小声些。”

“他是咋回事?你没说我们一块儿对付他吧?”饶云屏急问道。

孙可儿昨晚回宿舍就跟她俩说李小满那驴玩意儿的事,那宿舍里剩下三人都起了兴趣,说要瞧个真,今天有一人回家去了,剩下饶云屏就让孙可儿去将李小满叫来,看是不是像她说的那样厉害,要真厉害,到时大家就一起上,把他收拾个服帖。

在她俩侧面还坐着个一副**范儿,那腿差不多能跟鹭鸶比的高个女孩,那模样比孙可儿饶云屏都要美艳一些,嘴上抹着亮丽的唇彩,鼻梁上架着一副紫色边框的眼镜,长发扎在脑后,穿着件开襟小西服,胸前一抹雪白,就是女人瞧了都会妒忌。

这就孙可儿宿舍里的大姐,叫陆嘉。

做派也是豪放派的,这才到学校没几天,就已经试过两个男人了,可在她瞧来那些男生都不成事,就一般男人的水准,那样她可不会满意。

要说饶云屏孙可儿陆嘉三人的家世都差不多,都是这黄港能数得上的,从小玩到大,跟孙可儿一样,早早就失身了,试过的男人都高达两位数以上。

作风一向大胆,就是练如玉她们也未必比得上。

又住在同一间宿舍,被称为艺院四朵花。

孙可儿跟她们形容李小满那鸟杆子像驴玩意儿一样,她们也就是笑,说没看到都白说,又看孙可儿被弄得很惨,要帮她对付李小满,也是报仇的意思。但更多的是想要试试那鸟杆子有多厉害。

这下落了空,陆嘉就将手边的电脑一合,冷笑说:“还真把我们当啥了,送上门也不要?那就算了,可儿,你也别搭理他,这样的男人,没几天就会找上门来,到时还不是咱们想干啥就干啥?”

孙可儿点点头,又说:“要他不上门咋办?他跟别的男人不一样,艳艳姐跟余媚姐都是他女人,他不用来求咱们……”

陆嘉才想起孙可儿说昨天余媚和艳艳也在,就皱起眉来了。

还想等李小满想日没得日的时候主动上门,现在瞧来,人家根本就不愁女人。

“那咱们去堵他吧。”

饶云屏摇着手里的车钥匙说:“他总得回宿舍吧,那还跑得了吗?”

孙可儿一想也是,就拍手笑起来。

可她们想错了,李小满晚上就没宿舍,害得她们在那宿舍外站了半天,惹得好些男生都看过去,心想这仨美女是脑子有问题吧?大热天站那里等谁呢?有谁厉害成这样,能让三位美女等?

李小满被二妮妈给叫过去了,在复式楼里好一通搞,直弄得二妮妈叫妈妈了,才算完事。还陪着她将那些建材都订好,再约好时间送到李庄去。

二妮妈还给他做了甜酒汤圆当宵夜,摇着屁股蛋子在那房里走来走去的,也不怕被人从落地窗那瞧见,好在她后来将窗帘给扯上了。

“你那下边毛毛太多,你找时间刮一下吧,”李小满想着那一鸟杆子抽出来都沾着好些毛,就不咋舒服,“要不会刮就去那些高级会所找个人帮刮。”

“还有这服务?”二妮妈掰着下头在瞧,就问。

“我也听别人说的,说这服务还不便宜,都是女技师,你就放心吧。”

李小满将汤圆吞掉,就想起刚二妮妈那**,嗬,比她女儿还放得开,叫起来那声浪还有些相似,真是哪样的母亲哪样的女儿。

就连那屁股蛋子摇起来的模样都有七八分像,又瞧了眼二妮妈,看她拿了把一次性的刮胡刀在那比划,就提醒她:“你小心

些,要不主意,连你那皮子都刮掉,你得把那翻到里面去刮,再用些刮胡泡。”

李小满将汤匙放下到卫生间里帮她拿了一罐出来扔给她。

这复式楼这边这些东西都有,想着那边外宿的手续也快下来了,到时要不要住这边还在想,这里苏春杨素素都有钥匙,她俩撞见倒没啥,要是二妮跟她俩撞见那就欢乐了。

还是在学校对面买间房的好,那地方有个楼盘,岳波朋友盖的,有两百多平的大复式,就不知有没有装修好的样板房,要买下来直接住进去就好了。

不然跟二妮做那事就要去开房,多麻烦啊。

二妮妈已经将刮胡泡挤上去了,趴开双腿在那小心的刮着。

李小满瞧她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抢过来说:“把屁股撅起来,手掰着脚弯子,我帮你。”

二妮妈嘻嘻一笑,就照做起来。

李小满摁着她那门户外,就拿着刮胡刀一点点的将毛毛都刮下来。

“你瞧,这不清爽多了?”

瞧着那下头,李小满就将刮胡刀扔给她:“把卫生搞一下,进去洗下下头。”

“有啥好洗的,拿毛巾一擦就行了,你不是嫌弃你婶子脏吧?”

“胡说啥,要嫌你脏还能日你?”

二妮妈娇嗔的推了他一把,就喜孜孜的去卫生间冲水去了。

李小满瞅她那屁股蛋子还真是圆润珠玉的跟颗球刮成一半镶在上头似的,就啧啧了一声,跟着她后头跑到卫生间。看着她掰着腿拿莲蓬头在冲下头,就在后头抱住她,就往她嘴上亲了过去。

那手自然的就按在她那胸上,真是极难得了,今年就四十了,那胸依靠傲挺得很,半点下垂的感觉都没有,就是捏起来也跟年轻女人一样。

那腰肢也没赘肉,扶着那腰就让她在拉着手管将屁股撅起来,把那早就昂首吐信的鸟杆子捅到里头。

二妮妈低呼了声,就吸着气**起来。

这一晚上来二回,她求之不得,想这女婿可真是个宝贝,哪像自家那大牛,让他捆个柴都不肯。二妮爸也不成了,不像年轻时那样硬,就是翘起来都是软绵绵的。

才再想着,李小满就一个到底,二妮妈顿时大叫一声,声音高了八度。

“欢快就叫出来,别憋着。”

李小满一说,二妮妈叫得更猛烈了,就像是要将那屋顶给掀开不可。

在那卫生间里换着不同的姿势,将二妮妈几次送到天上,李小满才满足的发射出来。

到底姜是老的辣,二妮妈站起来就揉了下刚才扭得疯狂的腰,就跟没事人一样了。

李小满抱着她就亲她嘴,二妮妈回应了一会儿就推开他笑说:“被你一弄总像是年轻了十好几岁。”

“那不得没事就帮婶子弄一弄?”

李小满掐着她那腰就说:“婶,要不哪天你跟二妮一起来。”

“呸,你说的啥话,我哪能……唉,也不知这事咋跟二妮说。”

二妮妈脸一红,神色又黯下来。

李小满抱着她亲摸了一阵她才开心起来,问他要不要再吃些东西,刚补的都消耗掉了,还不得再吃碗汤圆?

“下个面吧。”

“嗯,我去做。”

二妮妈在李小满脸颊上一亲,就满心欢喜的进了厨房。

在复式楼睡了一夜,第二天大早李小满跟余媚请了假,将二妮妈送回李庄。

二妮爸瞧着那一车的建材就跑出来,看二妮妈跳下车,还有那辆威风霸道的路虎车,就愣了下,看李小满也跟着下车,才笑着招手说:“这边马上就要装修了,那施工队做活还成,小满,你也过去瞧瞧?”

这离开李庄十多天了,李小满也有些想念,就跟二妮爸说先去家里瞧瞧。

这边也快要装修了,但还要两个月才住得进去,李水根还在老屋子那住。李小满到外头就看他在院里带着阿黄遛弯,就笑:“爸,妈呢。”

“你咋回来了?你妈在灶房里做早点。”

李水根瞧了眼那辆路虎车:“买车了?”

“在电话里不跟你说了吗?”

“草,你也没说买个这样大的啊,多少钱?”

“两百多万吧……”

“你他娘败家孩子。”

李水根骂了句,就走过去摸那路虎车,嘴里就没口的夸:“到底是一分钱一分货,这车瞧着就扎实,就是没法运货,这后头要改成个拖斗就好了。”

“那不成皮卡了,军子新买那辆不就是皮卡,皮实得很,还能拉货,还能坐五个人,确实是好东西,不过咱在学校开皮卡做啥?”

李小满说了句就跑灶房里找黄桂花,一进去没想到黄冬梅也在,看到他就憨笑搓手。他这才想起乡里拆迁那边还说要帮黄冬梅弄个房下来做客栈,结婚时这姨娘也打了挺大的红包。再说,还不日过人家几回嘛,一夜夫妻还百日恩,这一日不得百夜恩?

“姨娘,过来,我跟你说些事。”

黄冬梅扭着胯子跟李小满来他屋里,就被李小满抱在怀里,隔着汗衫摸了通好的。那**还有些奶汁,李小满也不客气,看揉出来了些,就扯起她汗衫就去嘬。

这还得了,黄冬梅那腿立马就抖起来了,夹着那中间就在抖动。

她瞧着李小满就想到他那鸟杆子,被他嘬着,那全身都软下来,那下头更是直接就发起水来了。

李小满抬头瞧了她眼就说:“我爸妈还在外头,不能跟你做那事,叫你进来,就嘬个奶汁,还有就在乡里帮你弄了个门脸,到时你做啥都成,钱你不用给我了,算我送你的……”

黄冬梅惊喜中带着惭愧的说:“那咋成,你也花了钱买下来的。”

“咋不成了,就当我送你的,你是我姨娘,我送你件东西还有啥的?”

/>

黄冬梅激动的抱起李小满就亲,李小满那嘴角还有奶汁,沾在她嘴唇上,他瞧了就拿舌头去舔。

这被李小满一舔,黄冬梅就更加激动起来,伸手去掏他鸟杆子。

往那鸟窝里一划拉就将鸟杆子给握在手里,看李小满摇头,她也不顾了,直接张嘴将那鸟杆子给含住,就在嘴里搅动起来。

李小满被她弄得硬梆梆的,听着外头的动静,心里也紧张得紧,那门还没锁,要万一黄桂花进来咋办?

李水根倒还好,这做老子的也知道他一些事,可黄桂花就不同了。就知他跟赵秀英胡来,还给她保证过的,这成家后就老实了,要知道连她的堂妹都搅上,那还不被她打死。

心情紧张,可那下头也没软下来,一直被黄冬梅嘬着能软才怪了。

她那嘴功也不强,跟文芸完全没得比,就是在瞎嘬,最多拿着舌头在嘴里乱搅和。

但那到处是在刺激那地方,李小满就硬是没办法放松,也没办法将她推开,就这样保持着,他坐在那炕边上,她蹲在地上,在那捧着鸟杆子在嘬的姿势。

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小满反正是觉得度日如年啊。

就听到黄桂花在那喊道:“说啥事,还没说完吗?出来吃早餐了。”

这一喊李小满就全身一哆嗦,一股子白沫子就直接喷到黄冬梅的嘴里,她看李小满那紧张的模样,就冲他一笑,张嘴直接将沫子都吞了下去,又拿床边的毛巾一擦嘴,说:“咱们出去吧,不然你妈得等急了。”(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66章 房里捣房外听 下一章:第168章 发泄工具
热门: 剑道之王 棺材铺打工那些事儿 乡村邪少 被黑化的他抱在怀里亲[穿书] 绝品天医 山楂树之恋 不识字的人 奇迹王座 六朝纪事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