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房里捣房外听

上一章:第165章 校长家的闺女 下一章:第167章 艺院三朵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鬼这玩意儿,李小满倒是半信不半不信,李庄闹鬼的事也不少,可想起来好些都是经不起推敲的,要不就是有人专门弄出来的。但要说不信,还真有些是没法说的。

这鬼屋在步行街也挺有名,李小满上次来就路过了,还看到个女孩哭得稀里哗啦的跑出来,捶着男朋友的肩说下次再也不来了。

在外头买了票,杨素素就挽着李小满走进去。

这里面倒挺宽敞的,只是留着的通道却很窄,三个人并排走就有些挤了。只有一昏晕黄的灯在头顶上吊着,剩下的就是黑不溜秋的。

旁边还挂着些布,想必等会就有吓人的东西跑出来吧。

没走几米,突然从头顶上吊下来个吊死鬼。

穿白衣吐长舌,把杨素素吓得脸都白了,李小满嘿笑下,就绕过去,这都叫啥,这能叫吓人?那在村里就别走夜路了,那山道边都是坟,要是胆小些的,自己都能吓死自己。

杨素素看他一脸淡定,就将身体靠紧了些。

是她提出来这儿玩的,她倒被吓到了。

她胆量本来就不大,来这边玩,就是平常路过看得多,想要试试。没想到光头一个就吓惨了,小脸儿煞白的。

这要一路走到底还不得被吓个胆汁都出来?

又走几步,右边冲出个牛头,在他俩跟前喊了几声,李小满想一脚踹过去,你扮牛头马面能不能扮像一些?这牛头是找小学生画的吧?

杨素素却感觉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李小满就扶住她的腰,眼睛往下边瞟了下。

她穿着蓬松的短裙,一双长腿像是刚剥好的春笋,笔直修长,还白净得紧,一双橙色的高跟鞋让她那本就极长的腿显得更加的挺拔。往上再瞧那腰,简直细得双手一箍都还有富余。

那脸蛋更不用说了,杨延昭就是个中年帅哥,这女的随父亲,杨素素咋瞧都能称得上红颜祸水。

吓这样的美女,亏心不亏心?

李小满就很仗义的抱住她慢慢的走。

她那淡淡的体香传过来也挺好闻的,让李小满精神饱满。

往前又走几步,李小满心念一动,突然吼了声。

就瞧前头一个装扮鬼火的男人一下滑倒在地,杨素素就噗嗤一声笑出来。

瞧她那像是开花一样的笑脸,那男人本来有些恼怒,也只好悻悻的走回去。

总算从鬼屋里出来,杨素素开心的拉着李小满就去买了两根棉花糖。

“吃慢些,又不是正经吃食。”

杨素素看李小满狼吞虎咽的就笑。

“我得吃快些,到时好抢你手里那根来吃。”

李小满坏笑说,杨素素就将棉花糖换只手拿,说不给他吃。

“那我就吃你。”

李小满瞅着她那挺顶的前胸说,她那胸还算有些规模,比一般女人要大些,但不至于像苏春余媚那样都快能顶半头小猪了。

杨素素娇嗔一声,就心里也痒起来,让李小满开车回家。

回到复式楼,李小满就推开门,抱着她滚到床上。

她那条短裙被李小满霸道的扯下来,里面是条粉色的小裤衩,双手沿着她的背一滑,就摁在那翘挺的臀上,跟着就往下用力。

杨素素轻叫声,被他吻住嘴唇。

手在她那修长匀称的大腿上游走,让她眼神变得迷蒙起来。

就在这时,客房里睡着的二妮妈起来了,心想这都是咋回事,还有别人有这边的钥匙?要不就是二妮跟李小满回来了?

二妮妈刚要起身,她隔壁躺着的赵秀英先起来了。

原来二妮妈要来市里看建材,就想要带个人过来帮着瞧,又想跟李小满做那事,二妮爸和大牛都不能来,她就想到赵秀英了。

到时把赵秀英支开也方便,一问,赵秀英也要来市里谈事,就搭伴过来。

给李小满那天打过电话,就想着这天不用打了,先来了再说。

两人逛了大半天的建材市场都累着了,这复式楼又离那建材市场近,就过来休息。

躺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谁知会被李小满跟杨素素做那事给搅醒来。

二妮妈就推开门贴着那边卧房在听,一听就知不是二妮,心中有些不满,可一想自己都这样,还能怪李小满。

想那边赵秀英会不会起来,就有些急,怕她把这事说给村里人听,那就不妙了。

刚要转身,就看到赵秀英也推门出来了,就上去低声说:“秀英,这事不怪小满,肯定是哪个狐狸精害他。”

赵秀英点头,就说:“那我回房去休息。”

二妮妈等她回去,又听她那边一下就打起呼来,才又贴着这边来听。

李小满跟杨素素早就**了,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在打滚。

等摸着那下头潮润够了,李小满就挺起鸟杆子下去。

杨素素便一阵阵的叫唤起来,二妮妈在外头听着心里也活泛了,手就往下头摸去。

摁住那门户就揉,没揉得几下,便觉得潮润了起来。

就将那衣服扯下来一些,手也往那**上揉去。那在下边搭着的手更是直接往里去了,抠捅着。

这该死的小混蛋,二妮有啥不好,还要在外头找女人,你找就算了,还带回这边来。

那女人也不知是谁,叫起来扯着嗓子喊,真是个骚货。

揉捅得一阵,二妮妈的腿都有点软了,可那始终不带劲,刚要寻摸个啥,一转头就看赵秀英就在身后,一下吓得魂快没了。

“婶,你自己抠弄有啥好的,我给你找个东西。”

赵秀英俏生生的走开了,二妮妈那性头一下就没了,心想这该如何

是好。

就瞧她在厨房里拿着根生茄子过来,二妮妈就哎哟了声。

这玩意儿她用得熟手,在没那木夫人的时候,二妮妈一靠黄瓜还靠茄子。这茄子是细茄子,不是那圆茄子。

要是圆茄子那能放得进去?那不得死人了?

“秀英,你咋这样,我没……”

二妮妈还想装,赵秀英就摸着她胯子说:“别说了,二妮妈,你是不是被李小满那驴玩意儿治过了?”

“你……你也试过他那家伙什了?”二妮妈吃了一惊,突然想起黄桂花以前还想让赵秀英嫁过门,要不是李小满喜欢二妮,这亲还成不了,原来是早就勾搭上了。

“我跟他早了,那时黑娃还在部队,”赵秀英将茄子放在二妮妈手上,笑说,“咋说咱婶┮彩且黄鹩霉男人的了,也不生分。我帮你捅弄下来,等下婶也帮我捅弄?”

“那,那成……”

二妮妈还有些心慌意乱的,她跟李小满这事,不就让赵秀英知道了?

其它的倒没啥,李小满就是个祸害,还指望他就跟二妮好好过日子?

“我听那里头像是杨素素的声音……”

赵秀英一指房里就说,二妮妈一拍脑门:“是说听得熟悉,就那个来咋村里做村官的女大学生?”

“可不是,谁想到她会跟小满勾搭在一起。”

二妮妈听赵秀英说着,就听到里面的声音越来越响亮,她脑中就浮现了李小满那鸟杆子的模样,特别是他在床上捅弄她的时候。

那心里就痒痒起来,赵秀英也是一样,双腿夹着在那搓着,一副要命的样子。

她那娇俏的模样,在全村都是有数的,要不大牛咋会想要追她。

那脸蛋一但媚起来,就像是能挤出水来似的,她现在可不就潮润得要滴水了。

二妮妈瞧她也知道是咋回事,刚要说话,就被赵秀英把裤子扯下来。

“婶,我帮你,你帮我。”

二妮妈点头,帮赵秀英脱下裤子,就伸手去摸她那头。

嗬,早就潮润得像水洼子一样了,可不说她也是个骚性的呢。

二妮妈自己也不差,赵秀英一摸那也是水磨子一个。

“小满那不要脸的,在咱村祸害了多少女人了?”

二妮妈还不忘提这事。

赵秀英不跟她说这个,手指往里一摆,二妮妈就嗬嗬的吸了口气,然后被她拿着茄子捅了个通透。

杨素素早就汗流浃背了,她那长发搭在背上,已经湿粘成一团,双腿跪在床上,背对着李小满,被他推得只能支撑住身体,连抬起臀的力气都没有。

一次次的撞击,伴随着吧唧的声音,还有杨素素那久旱逢甘露的放肆喊叫。

两人都没察觉到门外还站着两人,在那边互相抠弄着,还拿着长茄子在那捅。

换了好些姿势,直到杨素素真连站直的力都没了,李小满才一泄如注,靠着她躺下去。

门外那赵秀英跟二妮妈还没完事,但听这边声音没了,就换到客房里去了。

两具白嫩嫩的身体躺在那里,相互的摆弄着。

二妮妈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而那赵秀英,天生就是个浪货,光靠这茄子哪能满足。

都想着要有个李小满那样的玩意儿来就好了,可这时哪里去找。

李小满送杨素素走后,她俩还没完事,都在憋着动静,而李小满终于发现了这俩不安生。

他出卧房就觉得不对劲了,杨素素没发觉,他看到了,地上那滩水,他立时就想到二妮妈在这边,肯定是在听门听得止不住了。

可他也没想到赵秀英也在,拿着钥匙打开客房就瞧那两个躺在床上的婆娘,还在互摸,就一下笑了。

二妮妈脸一红拿起小裤衩就砸过去。

李小满偏头闪过,看赵秀英一脸媚意的叉着腿躺那儿,就咽了口水,虎扑过去,将她压在身下。

二妮妈气恼的捶他:“你婶还在这儿呢,你先帮你婶……”

李小满就将她摁下去,让她用嘴叼那鸟杆子。

赵秀英被揉捏得不成样了,那边鸟杆子又重振雄风,李小满就摁着她大力捅下去……

瞅着在跟二妮妈说话的二妮,李小满就脸上露出坏笑。二妮在知道两个小时前二妮妈还被自己弄得神魂颠倒的,她会说啥?

赵秀英先走了,她双腿叉开的走了,好些日子没被李小满操弄,一下受不了,但还得谈那砖厂的生意,只能先走一步。

二妮被李小满接来跟二妮妈说话,晚些还要一块儿去吃饭。

李小满瞧着就擦了下嘴,脑中想着二妮跟二妮妈一块儿被他操弄的场景,口水都快落下来了。

走到厨房里看到那根长茄子还没扔掉,就拿起来扔到垃圾桶里。

那上头的味道,就站着都能闻到。

带她俩吃过饭,就送二妮妈过来住,二妮不让弄,说得军训完,反正还三天,让他养精蓄锐的等着。

回到宿舍里,躺下就睡着了。

一天日了六个婆娘,李小满也觉得有点累了。

这边又没野王八吃,明天得跑乡里一趟了。

高峰跟张鱼在那边悲惨的吃着方便面,他俩赌钱输了,这个月就只能将就了。张鱼指指李小满,低声说:“要不让老大接济一下?”

“接济个屁,将就一下就过去了。”

张鱼苦着脸说:“要吃一个月的方便面,我……”

啪!一千块钱扔在桌上。

&n

sp;李小满打着哈欠说:“明天去充饭卡里,别吵我睡觉。”

“谢谢老大!”

张鱼拉着高峰高兴的喊道。

余媚身体的恢复能力还是挺强,到底是军人,睡一觉就龙精虎猛的了。她也清楚她是这些小男生的梦遗对象,但该操练的还是要操练,两天后就要比赛了。

班主任跟她说要能拿名次,请她吃顿饭。

她哪能瞧不出那班主任说这话时,眼睛都在她**上,这饭吃不吃的有啥,只是她也想跟给连里一个交代。昨天放了半天羊,这帮兔崽子连正步都不会踢了。

余媚就发起火来,让以李小满为首的一帮男生都去跑操场。

二妮冯小怜她们呢,就继续在太阳低下晒着。

于秋墨都要哭了,她这皮肤晒了几天都出斑点了,她这皮肤可是很敏感的,要再晒下去非得出过敏性皮炎不可。

李小满倒满不在乎,还趁大家不注意,给余媚递眼色。

这个死小鬼,余媚想到他就咬了下嘴唇,这让旁边的男教官看见了,心中就是一荡,上来说:“你要不想理他,那不如跟我好了。”

“你发啥疯?”余媚瞪那男教官一眼,就让那些女生休息三分钟。

那边跑了五圈操场的男生也都回来,个个都像是死狗一样的扶着膝盖在那里吐舌头。

“我草,我还想晚上想着余教官撸一管,这要再跑几圈,我还有个屁力气撸管。”

“你他娘就知道撸,早晚精尽人亡。”

听着高峰和张鱼在说,李小满就嗤笑:“你俩不是想追单跟于秋墨吗?怎么又想着余媚撸起来了?”

“老大,这不一样,这就是夫妻上了床那还不有做那事的时候想着别人的吗?”

“我草,你这句话拗不拗口?”

“有道理就行,我就不信还有夫妻结婚了上床的时候不想别人的。”

李小满摸着下巴想,那倒是,就是跟二妮做那事的时候,脑中偶尔也会浮现别的女人。

“咦,那是谁?”

张鱼突然说道,高峰李小满就瞧过去。

就见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孩从操场那边走过来,那腿那腰那脸,哪样都是顾兰玉那级别的,李小满瞧了却是牙疼。

不是那个孙可儿是谁。

她跑来运动场这边做啥?按理说,也该军训啊,她不也大一吗?仗着孙老头就不用训了?

李小满摇摇头,不感兴趣的走到二妮那边。

“媚姐,”孙可儿跑来找余媚,她扯着余媚到一边说话,眼神却在瞅李小满那裤裆,这军训服装根本压抑不住李小满那鸟杆子的雄壮威武,咋瞧都鼓囊囊的一团,“晚上把那家伙给叫出来,咱俩收拾他。”

李小满奇怪的瞟了眼孙可儿,余媚恢复得好就算了,你也一夜就没事了?老子可是下了死力气啊,不是该躺在床上休息两三天吗?

余媚本来没那打算,听他一说,心里就痒痒起来:“到时你给我电话,我把人带过去。”

“好嘞。”

看孙可儿欢快的走了,李小满有种不妙的预感。(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65章 校长家的闺女 下一章:第167章 艺院三朵花
热门: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欲(尘埃腾飞) 乡村小无赖 在雄英当扛把子的日子[综] [希腊神话]花哥不搞对象 乡村小保安 穿越之符师 都是穿小裙子惹的祸 驻京办主任 永恒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