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校长家的闺女

上一章:第164章 温泉池里搞 下一章:第166章 房里捣房外听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艳艳?你怎么在这儿?”

余媚明显愣住了,本想发飙将李小满带走,可瞅见开门的人,竟然是她的好姐妹,不由得脑中想起这段时间艳艳那容光焕发的模样,再想起她丈夫那地方早不成样了,就明白了七八分。心中倒讶异那李小满的本事大,居然连艳艳都勾搭上了。

“我当是谁,原来是余家妹子,快进来。”

艳艳也想着要摆些脸色给李小满偷的那女人瞧,谁想还是闺中蜜友,想那跟余媚提过这事几回,她都不感兴趣,原来背地里早跟那驴玩意儿勾搭上了。

被拉进房里,就瞧那边气雾氤氲的,李小满在池边上回头冲她笑。

“你跟艳艳咋认识的?”

余媚没好气的走过去,就看到池中缩着脑袋还被那鸟杆子给吓住的女孩,一怔后就恼道:“你连你们校长的孙女都勾搭上了?”

“啥孙女?”李小满愣了下就指着水池中的女孩说,“艳姐,她是孙校长的孙女?”

黄港师范的校长姓孙,在整个教育界都是赫赫有名的,李小满就是从乡下来的土鳖也听过孙校长的名字,他年纪都六十多了,生个十七八的孙女也正常。

“嗯,这是孙可儿,孙校长的孙女,别担心,她成年了。”

艳艳就在池边的木凳上坐下来,翘着腿摸出根女士烟抽了起来。

孙可儿还是不肯从池子里起来,眼珠子就在李小满那鸟杆子上打转,余媚没好气的说:“你胆子还真大,把孙老头的宝贝孙女拉下水,就不怕他找你麻烦。”

“可儿也不是吃干饭的,你以为她要不情愿,我能拉得动她?再说,这也是巧遇。我跟她说过李小满那驴玩意儿的事,她就想见识一下,谁知他会来敲门,就正好让她瞧个真。”

艳艳抽着烟,余媚就狠瞪了她眼,别人怕她,她才不怕这个靠老男人吃饭的女人。但都这样了,她再想拉李小满走也不成了,余媚就跳到池子里泡着。

“艳姐,你把我当成啥了?”李小满看艳艳向自己抬下巴,就冷笑,“我现在没兴趣了,你们爱咋咋吧。”

艳艳一怔,刚要起身叫住他,就想起练如玉的话来,李小满现如今也是小财主了,人家除虽没你家男人多,可人家背后还不知藏了多少宝贝,要一个个扔出来,波哥说的,那至少得好几个亿的价值。

到时你家男人算什么?别让他做他不想做的事。

有些气恼,但还是忍住了气,看李小满走出去,余媚就开心的笑:“你想拿他当枪使?他又不是傻子,能遂你的意?想让他日谁就日谁?就是孙老头的孙女又咋样?”

孙可儿有些失落的站起来,那水珠从她那光滑的肌肤上落下,连余媚都瞧着吃了一惊。

肤色白腻,肤质也无话可说,就那**也是极为傲挺,模样自是不俗,那臀也翘得像是欧美名模,那腿也长得紧实,就这样瞧来,竟然不输她分毫。

但也无法简单的比较,余媚跟她不是一类女人,余媚的胸,一个都快有她三个大了。

这孙可儿时常见她将身体包裹严实,没想到这脱下来会这样美。

也亏得她是在水雾中,又将身体藏在池子里,要不那家伙能忍得住?

“你带着二十不到的丫头玩男人,你也不怕出事?”

“出啥事?你别瞧孙可儿那模样好,身材好,她玩男人的时候,早了呢。十四岁就在外头玩,不知多少男人死在她手里。哼,要不你以为我让她来她就来?孙老头家的孙女会是傻蛋?”

瞅着孙可儿披上浴巾出去,余媚才问艳艳,艳艳就冷笑着回了她这番话,让余媚愣怔了好一会儿。原以为孙可儿年纪小,可能还不识得男人的好,都是艳艳带着她,想要从孙老头那拿好处,谁曾想,这孙可儿也不是个安生的。

“她瞧见了李小满那鸟杆子,那还不趁热乎去搅和?咱俩就等着吧,没半拉钟完不了事,等洗好了再出去。”

艳艳将烟头掐灭就跨到池子里,游到余媚的身前,就捂住她那大**说:“你这玩意儿还是那样的大,你说你咋长的?胡阿姨都没多大,你这做女儿的倒长成这样了。”

“你少碰我。”余媚推开她说,“等摸得我兴起来,我把你下头捅个穿。”

“嗬,你拿啥捅我?你又没那鸟杆子。”

余媚指着池边摆着的木刷子说:“要不让你试试那个?”

艳艳一瞅就心下一动,媚媚的说:“你要试还是帮我试?小满那家伙肯定被孙可儿给拦着做那事了,咱俩就在这荒着?还不如真试试这玩法。”

“你还真是个骚货,也不知你家那老头子咋喜欢上你的。”

余媚瞪他眼就游过去将木刷子拿在手中,在池子里洗了下,就拿那把柄在空中比划了几下。

“我要不骚,他会喜欢我?还把我娶过门?那些老头子,就喜欢个能在床上房里能服侍得好的。他以前碰到的女人,连帮他嘬都不肯,他那下头本来就不成事了,要不嘬,五分熟都没有,他不娶我还能娶别人?”

艳艳说着就将把柄握住一个跃起来,双腿一张就让余媚来试试看。

余媚饶也是个中老手,黄瓜也是常用,可这把柄还是头一回,就让她浮起来,拿着把柄就探下去……

李小满回房里换好衣服就拿起钱包要出去,门一开,就撞见孙可儿那张柔媚的脸蛋,脸上还有些红云,刚才那池子里的温度可不低,但这脸色也不知是蒸的还是咋的。

“你让我想瞧瞧。”

孙可儿挤到门里,就伸手要解李小满的裤腰带,倒把他吓了跳。

这女人是着魔了还是咋的,刚不都说清楚了,今天不日了,老子又不是工具,还得回学校呢。

你就是送上门来,我也没那兴致。

想要避开孙可儿,谁知手肘一顶在她那胸上就带着她那浴巾滑落下来,那具光洁白柔的身躯就露了出来。

倒真是白得吓人,还没一丁点的斑点,也没痔,就是在她那洞府上边小腹的地方有一小块胎记,就像是一块微红的吻印,没破坏她整体的感觉,还有些诱人。

李小满愣了下,鸟杆子就被她抓住了。

瞧她那快走火入魔的模样,李小满就摁住她的手,想要将她推开,谁知她一拉扯裤子,将整条牛仔裤都扯到脚上,跟着那鸟杆子自然的就跳了出来。

孙可儿不等

李小满再做啥,蹲下去就捂住鸟杆子吞到口中。

那口腔中的湿润温热一下让李小满全身都绷起来,那地方自然的硬到极点。

孙可儿大口的吞着,就像是在吃着一根大香蕉。

技术分不算高,质量分也不高,没文芸那样的**嘴了得,但那热量却很惊人,就像是将鸟杆子扔到了一块隔着炭的热毛巾上。

那股挤压力,就是李小满也受不了。

将门大力的关上,就扯着她起来,看她在笑,就一巴掌抽在她脸上:“你发什么疯?”

孙可儿摸着脸愣住了,她活这十九年还没男人打过她,不说她那做大老板的老子,就是孙老头也不可能打她。她十四岁就跟男人做过了,这五年来,交过的男友十个手指头都数不完,***更是不计其数。

要不咋能跟艳艳那种玩得开的贵妇玩在一起,就是练如玉她也识得。

那些人哪个不把她当成是宝,别说打她,就是瞪眼都不会,都是把她放在手心里怕化了,抱在怀里怕热了。

可这一打,孙可儿就从心里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反倒抱住李小满要亲他。

“你是贱人是不是?”

草,又遇上个跟黄希一样的货了?

李小满瞧那一掌打得重了,孙可儿那脸上掌印很明显,就有些不忍心,到底他还是个不大会对女人动手的男人。

被她抱住,亲上来,那下头又硬成那样,就没办法的张开嘴,她那丁香小舌就滑到他嘴里,如蛇出洞,鱼入水般的搅动着。

那双手一只擒在他那鸟杆子上滑动,一只按在他背上不停抚摸。

李小满有种她是男人她在主动,而他变成女人的感觉。

好在这感觉就是一瞬,跟着他就将孙可儿抱在池边上,让她拿着木桶垫在脑后,就跟她躺下去,手往她那洞里钻去。

一番抠弄都没大使什么手法,就潮润得吓人,像是有无数的潮水源源不绝的浸出来,李小满头回遇到这般容易起潮的女人,当即愣了一下,才摁住她那胸一阵搓揉。

“快些……”

孙可儿不大能忍住了,她本就想要李小满来个痛快的,这些前奏啥的,那是不顶事的男人才需要的,那是为了能让下边潮润起来,让心思骚性起来。

现在她早就在那准备好了,再摸这些都不必了。

李小满嗬了声,瞧她真就整装待发,就没二话的挺起鸟杆子一捣到底。

就瞧孙可儿全身一震,长长的指甲就掐在李小满的背中。

饶是她那地方潮润异常,也不过是方便进入而已,那通道却不算宽敞,也就是一般女人的水平,李小满这可是驴一样的玩意儿,那下去了还不紧逼得要命。

可那潮润太多,就直接滑到了深处,李小满也不想控制。

这死骚货,竟敢来招惹本大爷,不给她个好瞧的,她还以为她想咋样就咋样了。

李小满起了要让她好瞧的心思,孙可儿就像是一艘在风浪中起伏的小船,一下被推到浪头上,一下又被卷到浪底下。

她那眼神早就溃散了,根本不知该如何是好,就只能咬牙承受着李小满一次次的冲击。

原本的愉悦也变得有些痛苦,孙可儿好几次想要挣脱都没办法。

被李小满压在身下,就像是被五指山在压住的孙猴子,反抗基本是无效的。

等半拉钟过去,孙可儿跟条死鱼一样的在池边那躺着,嘴里吐着泡沫。

李小满还没完事,他就想将孙可儿推到池子里再收拾一下。

这时,余媚和艳艳掐着钟回来了,一瞅孙可儿那死了半截的模样,余媚就打他胳膊说他咋不收点力。

艳艳也想埋怨就被李小满推到池子里,摁着胯子就捅了个穿。

她刚被那柄子给弄了个头晕脑胀,没想到那余媚做这活倒挺熟练,拿那柄子能控制快慢不说,还能一下斜上一下斜下的形成不同的刺激,这在那边就爽了一阵,过来还没缓过劲就被李小满弄成这样,她连去死的心都有了。

好在捣弄了一通,她就适应了,到底那鸟杆子她也尝过不少回了,就一边**着,一边让李小满往死里弄。

艳艳就是不怕死的,余媚扶着孙可儿瞧那池里水花一阵阵的,心里都有些害怕。

想李小满跟自己做那事还是保留了些,要是跟艳艳这一样的,那还不翘辫子了?

就在想着,艳艳痛快一声,就扶着墙壁在那里大喘气,那屁股都被挤得变了形。

李小满还不满意,就拿指头往她**里一摸,艳艳全身一震,就想要逃,谁知李小满动作奇快,一下就将鸟杆子捅了过去。

余媚有种感同身受的痛感,抱着才悠悠醒过来的孙可儿牙都在颠抖。

孙可儿瞧着也有点后怕,不过更多的是在回味着刚那种狂暴带给她的愉悦。

李小满那边将艳艳捅得快成渣了,还没完事,回过头就将鸟杆子直接捅到艳艳的嘴里。让她嘬了十多分钟,这才算是消停下来。

这三个女人不是被吓住了,就是没力了,都躺在池边上,眼神都有些溃散。

李小满在池里洗了个干净,起来就擦好身体,蹲在旁边抽烟。

“让你们别招惹我,偏不听,尤其是你,艳艳,你咋就不明白我这平时跟你们玩,都是留了力的,要不就你们,哼,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现在艳艳知道了,难怪练如玉每次都要邀四个以上的少妇,要不哪是李小满这妖怪的对手。

孙可儿突然走过去,要李小满抱她,李小满瞟她眼,就一巴掌打在她的屁股上,瞧那臀浪一阵阵的,就笑:“你也是,不好好念书,跟艳艳玩在一块儿,想找男人想急了?”

孙可儿脸一红,就靠在李小满的身边躺下来。

从温泉酒店这边出来,李小满就载上余媚跟孙可儿回学校。问了才知道,孙可儿也是在黄港师范,是艺院那边的,学的是舞蹈。

心想难怪那腰很软,那腿也跟铅笔一样的,一

点都不输顾兰玉跟杨素素。

一想到杨素素,李小满就一拍方向盘,让她俩打车回去,掉头就去市招商局。

给杨素素打了电话,就瞧她像个欢快的梅花鹿一样的蹦出来。

“你终于想起我啦?还以为你跟二妮腻着就不敢来找我了。”

“哪有不敢的,就是要安排好时间,这不军训吗?没能抽空过来。”

“你倒没被晒黑多少啊,这几天太阳大,记住防晒知道吗?要变成黑炭头了,小心被发配到非洲去。”

杨素素说着自己先笑起来:“到时跟非洲黑人站一起,连二妮都认不出来。”

“别胡说,”李小满抬起胳膊瞧了下,倒真没咋黑,不像有些同学,这才晒几天,就黑了一层了,还有被晒脱皮的,一撕就是一大片下来,瞧得他都起鸡皮疙瘩,“你不上班了?”

“请假还不容易?我爸咋说也是局长呢。”

这倒是杨延昭跳级从县招商局长直接升市招商局长,这能耐可真够李小满学的,他不想着做市长嘛。

带着杨素素上车开到步行街下来,就逛起来。

情姐的店就在隔壁的商场,李小满到不怕撞上她。

二妮那边也打电话说是乡里有事,开车回去了,她也没起疑心。

这走没几步,杨素素就拉着他进了间鬼屋。

“看你怕不怕。”(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64章 温泉池里搞 下一章:第166章 房里捣房外听
热门: 艳情乡村 我家花瓶靠实力火遍全国 燃灯 疯狂出轨:钟点房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冰糖炖雪梨 完美离婚[娱乐圈] 剑谍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代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