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洞房花烛夜

上一章:第155章 暧房暧床 下一章:第157章 学姐你抓哪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156章洞房花烛夜

驾照总算考完了,隔天就是成亲的日子,喜婶早就拿了聘礼去二妮家,十万块的彩礼不算少了,二妮妈二妮爸都挺高兴,又将早就给二妮备好的嫁妆给拿出来,就等明天送过去。

“你瞅瞅,人家给多少钱,这都是给你备着做彩礼娶人的,你现在要钱做啥?”

大牛就盯上那十万块了,死活要二妮妈拿一半来。

二妮妈气得够呛,在院里就数落起他来,还让二妮爸快去乡里把钱存好。可别让这兔崽子把钱给黑去了。

“早晚都是我的,那你现在给我不成?”

大牛吼了起来,二妮就跑出来掐他:“哪你有这样做哥的,就盯上这钱了,还说给你以后娶媳妇做彩礼呢。”

二妮性子也越来越厉害了,大牛指着她就骂:“你跟李小满搞成破鞋,你这还没嫁过去,胳膊就往外拐,信不信我扇你。”

“你扇啊!明天我就嫁过去了,你打两个嘴巴子瞧瞧,看小满不收拾你。”

大牛气得满脸泛白,掉头就走。

他惹不起李小满,现在连他这妹妹他也惹不起了,这家还啥好待的。

二妮妈喊了他几声,看他挎上摩托就不见了,只得一声叹息,拉着二妮的手说:“他咋说也是你亲哥,你到时还得帮着些他。”

“知道啦。”

李小满那挺着胸脯就在招呼着赶过来要先住一夜等着明天去参加婚礼的岳波赵信,除了他们,好些人都来了。像是练如玉那一帮黄港的贵妇,还有文芸刘春仪柳嫔都跑来凑热闹。

都不是啥心胸狭隘的,哪能不来瞧个喜。

岳波赵信都是大老板,给的红包都是吉利数,六万整。还有些贵妇也给打了一万六,别人最少也都打两千六,这光收红包都收了一二十万。

这还没算村里的,还有好些要明天才过来。

像是鲁上涛、王石那些都约着明天过来,季敏施瑶光吕红妹她们都要明天来。

总之是好些人都会到,不想先来玩的就明天来,这想着今天就过来瞧瞧这李庄风光的就今天就赶到了。

将村委楼上挤得满满的,柳嫔她们就跟黄希在那打地铺,文芸还指着房里说她就在这边住过,刘春仪也住过。

杨素素来了电话,说是她不来了,让人送了个红包过来。

吴月芝赵秀英东婶那些家里也都住满了人,苏春桃子也说明天才来。

徐楠倒是傍晚的时候骑着太子车跑过来,还带着黄琥珀,她说程咬金要明天才过来。

被徐楠那幽怨的眼神给盯得发毛,李小满就跟她说一句话,就躲了起来。

李水根瞧这一清水的漂亮女人,下巴都快掉下来了。

他眼睛何其的毒,哪能瞧不出这些女人大半都被家里那宝贝儿子日过,当即就歪起了嘴,只差将李小满叫过来问了。

等到明天一大早,就在外头摆起了流水席,跟着就是去接亲,还弄了个花桥,踢桥门拜祖宗天地是不少的,一帮人还起哄要他俩喝交杯酒。

瞧那个旅社还在盖着,岳波就拍手说好,早就该弄这个了。

再去到李小满那新房,赵信就歪嘴说咋还盖这种老房子,要不在外头那山上盖个别墅不好?

岳波说他就不懂了,这村里的宅基地是有规定的,哪里盖啥都有讲究,不能乱盖,就是李小满他爸是村支书都不成。

赵信是搞实业的,这房地产不大在行,听他解释才点头明白。

一帮人闹过洞房,就把时间留给李小满跟二妮了。

早先秦好带着徐达卫青常何周云景都过来了,冯蓝也到了,还帮冯小怜说了句恭喜。鲁上涛和王石也到了,算是给了李小满极大的面子,让李水根也觉得长脸。

这时李小满就想到秦好那能杀死人的眼睛,心里发虚。

再瞧着二妮那掀起盖头来的光彩绝伦的容颜,就心中一颤,捧着她的脸就吻上去。

二妮自是深动回应,舌尖如那转轮在李小满的口腔里转动。

那张宽大的情趣床早就摆在那里了,这几天都没咋用。

这时两人情动,李小满就打横抱起她到床上,然后将那床给升起来,将她抱上去。

那后头还有个推格和绳扣,把二妮的手腕给扣住,再将那推格给顶出来,她那下头就完全的往前升出了一些来。

虽说这样让她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可等李小满摁住她胯骨上的穴道,就一阵麻痒传来,跟着就愉快的感觉充斥全身。

李小满将她下头抠扣得潮润异常,那水花都像是失败的跳水选手下水时的一样,喷了李小满一脸。

他抹了下,二妮就咯咯的笑。

“你要笑我,等下我也喷你脸上。”

“呸!不许你这样。”

二妮俏脸一红,就被李小满给拿着邑器摁了下,那床板就翻下去,二妮平躺在床上,李小满才爬上去就抱住她又亲又啃的,那手早就往那湿滑的地方不知抠了多少回了。

二妮双腿扣在他的大腿上,也用嘴去啃他的脖子,让他想到那李庄传说中的女僵尸。

两具身体粘在一起,不知过了多久,也没真正的进去,仿佛极为享受这种双拥的感觉。

直到二妮被李小满给摁得实在受不了,才轻喘着让他快些。

李小满将早就准备好的鸟杆子往里头一捅,二妮就双手一紧,将他死死的揽住。

这时像是才有些洞房的样子,那种腻浪的感受,让李小满恨不得往死里日她,就想两人能融为一体,像二妮是水,他是泥,天生就该这样。

这般的冲击,就是已经很习惯的二妮也受不了。

长发散乱的飞舞着,跟那夜里闪亮的水母丝一样,眼睛早就紧闭起来,嘴唇腻出些水沫子,想要骂李小满太霸道,话到嘴边,就被撞了回去。

&

nbsp;在那一波波的浪涛上被击打得体无完肤,可那种愉悦却日她不能停下的。

等到二十分钟过去,二妮早就不知死过去几回了,可每次死过翻身,又就想着李小满能再多来几回。

就这样,李小满竟然操弄了一个小时,等他完事后,二妮就真瘫成了一团泥,躺在那床上纹丝不动,要不是那张樱桃汹还在轻喘着气,李小满都怕她这是真的死过去了。

抱紧了她,就被她张着嘴咬了一口。

肩上的牙印白得很,李小满也没抵抗,就抱着她休息回神。

洞房花烛夜哪能就做一回,李小满早就准备好了要大战三百回合的准备。

昨晚都啥也没做,虽说刘春仪那骚婆娘还不知死的去敲夜门,练如玉那些贵妇更是翻墙进来,要说先帮他锻炼,他都大义凛然的说得养足精神要跟二妮来次好的。

晚上还吃了三个野王八,把他都给撑着了。

等快进洞房时,还拿了刘长军捧来的一碗旱鳝,早就精神饱满。

现在别瞧一小时过去,李小满那地方还是有些苗头的,只要二妮再刺激一下,他就会死鱼翻身,再跟她来一场。

这时就听到门外小声说:“他咋个那么厉害,这都一小时整了啊,我才听到他俩歇下来。”

那是喜婶的声音,这来听墙角的可不少,都是李庄的习俗,男男女女都有。

“他厉害死了,你们都不知道?”黄冬梅一说,那些婆娘都瞧过来。

外人是不方便听的,能站那房外的都是些村里关系比较好的。

黄冬梅知道自己失言,就跑外头去找她丈夫去了,家里远,还得赶夜路回去。

“我就知道小满小时候那地方大,可没想到这持久力也强。”

那是村里一个常在乡里卖些壮阳药的贩子,跟李水根称兄道弟的,这次来也打了个大红包。

“你不知道吧,小满他爱吃咋村里的野王八,从小吃到大,那还能差了?”

这人一说,就听到刘长军的声音:“一帮大老爷们,外加一帮婆娘,听个啥劲,都走了,这都啥时候了,还听,要听回家听自家婆娘去。”

就是那些长辈的,都有些怵刘长军,这才纷纷离去。

二妮就在床上吃吃笑:“你可厉害死了……”

“要不厉害能制服得了你?你才叫浪死了。”

“你说谁浪了?还不是你,弄得这下头,哎呀,你又来!”

李小满摁了她那下边的穴道几下,二妮就觉得舒服了好些,可一抬头瞧那驴玩意儿就抵在她鼻尖上,当即就吓了一跳。

舒服些是舒服些,也就是好一些而已,哪能受得了这驴玩意儿再次逞凶,就拿被带要去盖住那里。

可那哪是能盖得了的,那地方不单像驴玩意儿,那劲儿比驴玩意儿还强。

那薄被单盖上去,还顶了个大帐篷起来。

二妮看到又掩着嘴在笑,就将被单给弄下来,拿水去洗了下那鸟杆子,就张开她那小嘴嘬了上去。

哧溜溜的一下,李小满顿时整个背脊都直起来,那滋味,不比文芸那**口要差。

想到二妮妈那嘬劲,这倒也是遗传,二妮不消学的,天生都会这些。

李小满被她嘬得更是来劲,可她也很勤力的在**,想要都吸出来那就不用费下边的神了。又拿出一双小手来学那片里的动作,一手擒着,另一只手呢,就往那杆子头上伸平手掌去抹。

嗬嗬,李小满吸了口凉气,倒不是他没试过这个,只是没在二妮这试过。哪想到她也会这情姐苏春的招术,铃子阿杏阿妹也是小姐,可她们都是只有被日的份。后两人还只日了一回,铃子呢,这日本妞一瞧那鸟杆子就按捺不住了,哪能慢慢来。

至于马丽,人家都是直来直往的,最多帮嘬的时候,那舌头还在口腔里来转几个圈。

也就情姐想要跟李小满斗一斗,苏春则是想服侍好李小满。

可这对象不同,二妮是谁,她来玩这些,李小满就有点遭不住。

而且她天赋极强,这一弄李小满就浑身起鸡皮疙瘩。

有些想要完事了,李小满哪能等她弄完成,当即扳着她就将她翻过身来,让她那圆润的屁股蛋子冲着自己。

将那臀瓣给掰开,就往里用起功夫了。

《春事荟》里那深浅功夫,就是苏春也不大能受得住,何况是二妮。

来得十来分钟,二妮就又要晕死过去。

她也不笨,知道李小满突然让她打住,那是快要顶不住了。

被他再扶到腰上,二妮就满脸潮红的说他坏。

“那就让你主动啊,我就不动了。”

“我哪有力气动,你坏死了。”

双手撑在李小满的胸前,二妮真就连摇动身体的力气都没有,香汗一滴滴的落在李小满的身体上,他也知道怜香惜玉,敌不动我动。

李小满就抬起胯子一下一下的,二妮顿时全身颤动起来,被那鸟杆子一次次的弄得无法自拔,就娇媚的白了他一眼。

这可惹得李小满心里更痒,动作更大。

二妮就拿粉拳要捶他,可每次才举起来,就被弄得只能收回拳头。

来得几次,二妮连举拳的力气也欠缺了,就将上半身倒在他身上。

“你不成了吧,这才两个小时没到呢,今晚还长着,我一定会让你舒舒服服的……”

“都舒服死了,还要咋舒服,你……”

话音未落就是一连串的撞击,如同那鞭炮响,一响就没个停。

这次更长,超过了一个半钟,二妮简直都没办法能动弹了,就是摁那解乏的穴道也起不来身,李小满就笑吟吟的跑到洗手间去冲洗。

&nbs

p;他觉得还不够,但那《春事荟》里写的张弛有道,也不能太那啥了。

就在洗手间里冲了个凉水,回到床上将二妮抱到浴缸里放下,就帮她抹沐浴露,再将她洗得香喷喷的。

二妮连动都没法动了,就躺在浴缸里收他折腾。

好在是夏天,浴缸里的水也不多,慢慢的放慢慢的洗。

洗了一半,李小满突然叉腰大笑,那鸟杆子也一抖抖的。

二妮纳闷的问他在笑啥。

“我感觉跟那洗大体的尸匠差不多。”

“你才是死人呢!”

二妮跳起来就要打他,谁知脚下一滑,那浴缸里可都是泡泡,李小满就赶紧的搂住她,两人一起滑进浴缸里。

好在浴缸也很大,足有十二个水龙头,快五个平方,李小满在下边垫着,二妮就摔他身上。

看他咬牙在忍疼就问他伤到哪了,他往下边一指,二妮就啐了口,然后又担心的托起来瞧,帮他呵气。

谁知没呵得几下,那鸟杆子又硬起来打在她嘴唇上。

“我就知道你是在骗我……”

二妮咬着嘴唇拿水泼他。

李小满抱着她就在浴缸里嬉戏,等两人都累了,就趴在一起,二妮挤到他怀里,拿着圆润的屁股蛋子压着他那硬直的鸟杆子。

可就不让他胡来,弄得李小满灰头土脸的。

想这都凌晨一两点了,又喝了许多酒,就怕喝了酒不持久才吃那些野王八,谁知酒是推血液的,那野王八和那刘长军捧来的旱鳝更是,这两将下去,那就让他硬是硬了,可就是软就难软。

二妮知道他想做啥,就是不让他做,她可真受不了了。

那地方都痛了,再弄这个那不得一周都下不来床,大后天就要去黄港了,还能瘸着腿扶着腰去注册?那不让人笑死了?

“要不拿个冰袋来?”

这房间有冰箱,二妮就爬起来衣服也没穿就去拿冰袋,然后按在李小满那鸟杆子上。

这倒坏菜了,那地方充着血呢,能乱敷的,软是软下去了,整条大枪都青了。

二妮又去弄了热水才帮他那鸟杆子弄好,她就瞧着那地方笑。

李小满被她笑得怒了,抱住她就滚在浴缸里,咬着她那两只小白兔就不放。

二妮这倒被他弄得骚性起来,就不管不顾的擒着他那鸟杆子一撸,就滑到里头去……

第二天下午两人才起来,二妮那腿就胯着,死活不下楼,李小满给她摁了一阵,想还得休息两天,就一个人到楼下看厨房里有没有饭吃,才一转身就被二妮妈抓住:“还有力气服侍婶子吗?”(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55章 暧房暧床 下一章:第157章 学姐你抓哪儿
热门: 这个omega甜又野 82年生的金智英 乡村寡妇 谁教白马踏梦船 完美人生 两世欢 黑暗主宰 艳情乡村 雌蟒 原始乡村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