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拿四个小姐出气

上一章:第148章 四十的娘们像老虎 下一章:第150章 枣林里1挑6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啥?有人敢砸你的店?”

李小满点了根烟,就拉着黄希在怀里抱着,刚日完两趟,这也不急着跟她玩。瞧她那模样好像也不是来找日的,是来谈正常的。

她现在就在村委会上班,帮着李箭的帮,还挺麻利的。本来就是个勤快的女人,在靠山坳都是有口碑的,要不是跟她那男人生不了娃,那马葫芦又把持得紧,早就进靠山坳的村委会了。

这并村后李小满让她来做了村干部培训帮她在靠山坳弄了个农家乐,又让她在靠山坳做村干部,等小吴被弄到刘长军那搞拆迁,就将她调过来了。那边农家乐还在做,黄希让她娘家来了个能做事的兄弟帮看着。

可这砸店又是哪回事?不知她是这村委会的干部吗?

“是乡里水利站的干部,我那兄弟人老实看人家是干部,就和气的说免单送菜啥的,人家都不干,就抡起板凳将我那兄弟给打伤了,还伤了店里的服务员小妹……”

“咋打起来的?总得有个由头吧?”

黄希自打动了手术,那腹部有了伤疤,李小满就不大喜欢跟她睡,但她那**摸起来还是挺不错的。这样抱着,她说穿人纱衬衣,那里头的奶罩子也薄。摸起来,那**扁大扁大的,极是舒服。

黄希也任由他摸,早就认定做他那见不得光的女人。

总好过做那牛二的女人,连自家女人都打,那还算男人吗?

自己不成,生不了娃,还要怪到她身上,一个腹积水就怀疑她怀了外面男人的种,还闹得整个靠山坳都是,那种男人谁受得了?

“那个干部调戏我店里的服务员小妹,说要带她去跳舞,还说要带她到乡里玩,晚上也不回来,等我那兄弟过来,他就直接问那小妹多少钱……”

“嗬,胆子挺大的啊,问了名字叫啥吗?”

“王富贵。”

“挺普通的名字,就是水利站站长又咋了,你等着吧,这事我给你讨公道。”

摸着黄希,她就巴望着能跟李小满睡一觉,这都多少天没得日了,她都觉得下头快要起茧子了。

李小满哪能瞧不出她的心思,就托着她腮梆子说这事完了回来再跟她日。

她就一脸失落,怏怏不乐的走了。

李小满跑去给文芸打电话问那王富贵是谁。

“就一个小干部,是那水利站的在编人员,咋的了?”

李小满跟她说那王富贵跑到靠山坳行凶的事,文芸就哼了声:“你打算去找他?”

“我不能找他?”

“他昨天出车祸了……”

“我草!”

“被个拖拉机给撞到田里去了,人救回来了,也没啥大事,就擦伤了皮。”

“你吓我一跳,我还以为断腿断胳膊的,是在乡卫生院还是县医院?”

“乡里。”

李小满想想时间也不早了,这大晚上的再跑到乡里干啥,就先睡了,等明天到驾校练车,早上路过的时候去瞧瞧。

乡卫生所升成乡卫生院了,也算是乡里的一栋大事,因为这四道河乡就要变成四道河镇了,各个机关都在为改名的事在忙着。

这一改就都变成城镇户口了,李小满这边也要办很多事,可他那边学车也不能耽误,季敏就跟着刘春仪成天忙进忙出的。

看到李小满,刘春仪就叫住他让他请个假,在政府办里多帮下手。

“我那边学车还急着,这边有你们还忙不过来?”

“多个人不多分力吗?”

“少个人也不见得少分力啊。”

刘春仪被他说得气恼的轰他走,带上季敏就跑县里去办公章了。

李小满找到文芸,两人就去水利站。

这水利站在乡里地位还挺高,毕竟乡里农业比重最大,水利站的站长也常跟鲁上涛王石喝酒,还算有些人面,但像王富贵那些没啥身份的就不算啥了。

文芸也来了,那水利站站长就出来接待,一问是这事,就皱眉说那王富贵是做得不妥,等他伤好了,让他去那边道个歉就成了。

光道歉不赔钱?你当我傻的?

李小满当下就不爽了:“刘站长也是在咱乡里有头有脸的,没想到带的兵这样横,不赔钱那人家会怎么说?人家跑到县里去告王富贵咋办?到时县里批下来,还不是咱乡政府吃亏……”

刘站长瞧着李小满就笑,他早就听人说过这政府办里有个小家伙,挺有能耐的。

“那就让他去告,还能反了天不成?”

嗬!?这乡政府还成你的天了?

没见护犊子护成这样的。

“那成,文主任咱们先走吧。”

文芸瞟了刘站长一眼,心里一哼,就想你等着吧,有你瞧的,你以为咱们都是软脚虾,想掐哪头掐哪头?

李小满跟她在路上分别,就骑着摩托去了驾校。

那边练了有一阵了,徐楠拿了颗肉包子在那,看到李小满过来就扔过去。

“肉包子打狗!”

“草!还以为你好心给我带早点了。”

“你没吃早点?”

“哪能顾得上吃,”李小满坐在护栏那就说,“你也不用天天来吧,你车技那样好,这练倒桩属于基础中的基础,你是不是想见我才天天过来?”

“呸!”

徐楠一口唾沫吐得老远,李小满就嘿笑:“你们女人就是心口不一,哪像男人,想啥就说啥,想日就日……”

徐楠哼哼的瞧过来,李小满就笑:“那是不想日,知道吗?”

徐楠俏脸一红就跑过去练车,连

黄琥珀都说她都这样好的车技了,不如把时间留给她。

叶优也在帮腔,她就郁闷的走下来。

“这叫啥?我也交了钱的啊。”

李小满啃着肉包子说:“这叫超规格待遇。”

徐楠不搭理他,还真就跟叶优说声有事就走了,叶优倒不想她走,就在这里站着,那模样那身段,也够他瞧的啊。

可想到徐达,还是答应了。

李小满也来请假,叶优就说:“你还没完全练熟,等考试的时候要不过咋办?”

“不过?不过就找人代考或是直接弄一个驾照不就成了?”

叶优被气得够呛,这班学生都是啥人呢。

李小满跑回乡卫生院去了,在那病房外就听到王富贵在跟人吹牛皮:“我王富贵是谁?那个开拖拉机的没长眼,回头不赔我个十万八万的这事就没完。我在水利站多重要?这要耽误了水利站的事,是他一个开拖拉机的算个卵子。”

被李小满叫来的滑三就在后头笑:“王富贵原来就是街的混子,后来不知拜了哪门的神仙进了水利站,还弄了编制。”

早就该将滑三找过来,这乡上的事哪还有他不清楚的?

叫刘长军来也没用,这乡里的不一定还卖刘长军的账,主要是不一定听过刘长军的名字。

推开房门,就瞧那房前围了些人,都是些瞧着就痞子样的混子。

看到李小满进来,他们还没啥,以为是来瞧旁边病房的,等滑三一露面,还跟在李小满后头,他们就都站起来喊三哥。

王富贵也有眼力劲,忙起来问好,然后说:“两位大哥是来帮那开拖拉机的出头的?我这也没伤太重,就给个万儿八千的就好,给三哥个面子。”

“那关老子屁事,我是来问你跑到李庄去耍威风的事。”李小满拎起王富贵的病服就说,“你他娘的厉害啊,敢跑到李庄来搞事,还把人打伤了,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到牢里去?”

王富贵哆嗦了下,忙赔笑说:“这都是咋回事?这位大哥,我那天是喝多了,这不知天高地厚,您看,这事是不是误会?”

“王富贵,这事没啥误会的,你打的是李庄的村干部,这小满哥,就是李庄来的,在乡政府办做事。我可跟你说,这县刑警队的秦队长徐队长都跟小满哥是拜把的交情,你要不给个交代,就在里面等过年吧。”

滑三弹出根烟来叼着看那些混子都懵了就说:“还他妈站着,都给我滚出去。”

“三哥,富贵这事……”

啪!

滑三抬手就是一巴掌抡在那说话的人脸上:“还不走?还真要老子请你走?”

“三哥……咱们先走吧。”

那被打的人连脸色都不敢给滑三瞧。

“大哥……”

王富贵急了,要站起来说话,李小满就懒洋洋的说:“我不是你大哥,你他娘是我大哥,你厉害啊,敢跑到李庄搞事,还敢打伤人,你说吧,这事咋办?”

“这,这您说咋办就咋办?这打烂东西,钱,我来赔……”

“那打伤人的钱呢?”

“那……您说个数。”

“我听你说要人家开拖拉机的赔个十万,那这十万给我就行了。”

王富贵着急要分辩,就被滑三一瞪缩回去了,李小满就走出病房来。

“你帮盯着他,让他三天内把钱拿过来。”

“是。”

既然请了假就不去驾校了,跑到木材厂去坐着,逗弄着崔文宗家的小孩,就瞧见黄木匠在拿着图纸,才想起来那边也要他去打些箱子家具。

光从市里买也不怎么够使的,那得订一些。

“这事有啥,都包我身上,”黄木匠拍胸口说,“等楼盖好了,我过去量个尺寸就行。”

李小满琢磨着那楼盖好,也就快成亲了,成亲完住没两天就得去市里了,得赶工才行。

人家市里一天一层的,那施工队两天一层盖不了?

“这材料不一样,做法也不一样,三天一层成不?我们争取两个星期给盖完?装修还要一星期……”

“那也省不了多少天,这样吧,那边还有一栋,这要都赶得急,我再多给你们五万,不过,你们这工不得省,我到时找市里的监理来瞧的。”

“成。”

跟施工队长敲定,就去找二妮。

这事得跟她说一说,看她没在,二妮妈在那织毛衣,就想打退堂鼓,谁知二妮妈眼尖,一眼就瞧见他,马上将他给叫过来。

“躲啥,还躲,那以后你跟二妮成家了,还能躲我?”

“那得另说,婶,咱们不能老那样……”

“哟,吃了你婶子的好,还要拿捏?”

“那不是一回事。”

“那是咋回事?我瞅着过两天大牛可能要在乡里住,二妮爸要去县里做活,二妮我让她去她表姐家玩几天,到时你过来。”

嗬!

这女人可真是厉害,就这样将全家人玩得团团转,她呢,倒得了好。

李小满想我日二妮不好,干啥要日你?

二妮这时跑出来了,拉着李小满就说昨天去玩的事,被李小满拉着走到那边宅基地去瞧了。

这地基打得还挺快,施工队的技术还是有保障的,就是做工很慢,这是懒散,跟那慢工出细活没关系。

“你就那样急呀?”

二妮掩着嘴在笑,李小满就嘿嘿的笑了声:“哪能不急,住进去咱俩就算成家了,到时天天日你。”

&nbs

p;“呸,你就想这事。”

二妮掩着脸要跑,李小满追上去就抱着她亲,她咬了他的嘴唇一下,就跑回家去了。

李小满晚上将她拉到家里日了顿饱的,就接到滑三的电话,说是王富贵把钱送来了。他就骑着摩托去拿了钱,刚要走,就瞧阿杏站在**外头跟大牛在说话,想想就骑摩托过去。

“哪能,我要不喜欢你,我能老跑这边来吗?我说你这营生也收了好了,到时跟我回家,我娶你。”

“你拿啥娶我?”

阿杏还在笑盈盈的,可那话中的不屑都透了出来。

大牛这就急了:“我妹马上就要嫁人了,那人有钱得很,到时我去他那边弄个百八十万的,容易。”

阿杏心头一震,就看到李小满笑眯眯的站在那里。

“你要弄个百八十万?”

“啊,小,小满,你咋来了?”

“你他娘能嫖老子不能嫖?你给我滚!刚的话我就当没听到。”

大牛满面通红,想要跟李小满争,可想到这是乡里,李小满随便找几个人就能收拾自己,还不说人家还认识警察,就低着头走了。

“你跟我进来。”

阿杏跟李小满到店里,阿妹瞧着跟那些小姐妹都站起来。李小满瞧了她一眼,就让她将门给关了,一起到里屋。

阿杏脸色一变,她在城里做过,可清楚有些大哥有点那些异样的爱好,这小满哥不会也是吧?

那要是就是日一通,那没啥,那要是弄伤了身体,那可是做买卖的本钱,那可是要人命的。

“把衣服脱了。”

李小满指着阿杏说,她就干脆的脱下低胸吊带衣,将奶罩子也给解下来。

“趴在床上,屁股撅起来。”

阿杏照做后,就感到**里一阵紧,心头一惊,刚要转头,就惨叫一声。

李小满那驴玩意儿已经进去了。

她一个做小姐的,哪能没被走过后门,可李小满那鸟杆子跟一般男人的比起来大的不止一圈,就是抹了些润滑液也不顶用,一样疼得她直叫痛。

阿杏还以为他是拿棍子弄的,就回头一瞧,看了个真,脸色立时大变。

“你们也把衣服脱了,先把那地方给我弄上油。”

阿妹她们脸色也苍白得很,就这样排成一排在那床上,用手肘撑着,背着身体抹了些润滑液,就身体瑟瑟发抖的在那儿等着。

连阿杏都不成,她们资历都比阿杏要短,那更加不成了。

都是一般的女人,也不是啥名器,也没啥宽货,通道都是一般的样子。

李小满弄得阿杏快不成了,才换到阿妹那,将她的腰一掐住,就往前一顶。

阿妹一声惨叫,按着床沿全身在抖,阿杏呢,直接滑到地面,双手撑着,看着那进出的玩意儿,暗叫李小满是怪物。

阿妹也支撑没多久就不成了,双手撑着床沿抖得厉害,像是随时都会滑下去。

李小满冷哼声,就放过她,按着第三个小姐,就往前用力。

这小姐比阿妹资历要深,可也没深多少,至少那**没多深,用不得几下就大声叫打住,李小满哪能这样放过她,就将她按在地上,奋勇向前。(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48章 四十的娘们像老虎 下一章:第150章 枣林里1挑6
热门: 乡村小保安 绝品天医 港黑式英雄二代 太子妃升职记 法老的宠妃Ⅱ·荷鲁斯之眼 疯狂出轨:钟点房 睡在汽车里的女孩 会所男公关:官太太 女店员 半掩门:女人守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