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搞二妮她妈

上一章:第146章 看片提高技巧 下一章:第148章 四十的娘们像老虎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少妇们都躺下了,李小满就挑着还有没有活口,他那鸟杆子还挺着呢,哪能就这样完了。那新来的没受过,差得要命,没几下就喊天喊地的不成了。这绕了一圈,才发现艳艳回过气了,躺在角落里装死,就被他抱起来拉到厅里去日了通。

“你要死啊,真不成了。”

艳艳头发都是汗,蜷在地上阵阵的抽搐,要她不说话,李小满都要吓得送她去医院了。

将她抱起来就把脸贴在她脸上,看她咬着嘴唇,可怜兮兮的,李小满就拿了床毯子给她盖。

不知咋的,等李小满去洗好了出来,她哭起来了。

“我家那老头一点都不知道疼人,下面又不成,我就是感冒发烧他都不帮买药,也不送我去医院,就想等着我死了,好去另外找个更年轻的……”

艳艳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又变成另一种的抽搐。

李小满陪她说了会儿话,看那房里的少妇都恢复精神了,才跑过来,拉着她们都洗了通。

要说李小满那驴玩意儿给她们的是生理上的满足,李小满的细心让她们又有种心理上的满意。

练如玉等他拿着车马费走了,还有些感慨的说早些遇见他就好了。

李小满回到李庄,月亮都挂在树梢上了,他跑到宅基地那瞅了一转,就心满意足的回去了。施工队已经开工了,图纸他瞧过,画得挺好,按他的要求做的,楼顶还能装卫星锅跟太阳能板。

到时就能洗上太阳能的澡了,还能省不少电,虽说李小满如今已不在乎这钱了,可咋说能省个是一个。

隔天没去驾校,这叶优带两个班,隔一天去一趟,李小满就请了假,让刘长军开车,带二妮和二妮妈去市里挑些家具。

先订下来,到时好直接让人送上门。

黄港有家私城,那里面好几百家卖各种家具的,还分成了片,刘长军就开车进去,然后跟在后头瞧。

“找黄木匠打几个不成吗?”二妮妈还挺节省,她到这市里就觉得气闷。

黄港空气还不错,可她就有些短人一截的感觉。都觉着城里人是拿下巴瞧人的,那气势都高高的。

李小满就笑,那婶子你也抬下巴不就成了,像你这样的,那城里人到你这年纪还不比上呢。

二妮妈也还没到四十,论模样比东婶还俏,那胸大的像是挂着两颗排球,那腰就稍微粗了些,这也是中年发福,没啥好说的,可那臀,那翘的,都让人看了都把眼睛给睁大了。

要不二妮能长成这样,那都是接二妮妈的。

二妮爸也帅得掉渣,在李庄年轻时就是个祸害。

二妮妈听李小满这样说,就啐道:“还开你婶子玩笑,你婶子老喽。”

二妈挽着她说:“妈才不老,你瞧这一路看来,有哪个城里人能比你漂亮的。”

还真是没有,二妮妈这才笑起来,有了些自信。

先去挑衣柜,这衣柜得要大,要是做的好像好些,可那型不好,让黄木匠做,价钱也外头差不多,二妮也想要买现成的。

这柜子是用枫木板做的,敲着听响李小满就知道,型倒是不错,像是格栅一样的门窗。还是推门的,就是好像关不严实。

这也不打紧,让黄木匠帮调下就成。

看二妮爱不释手的,二妮妈就问多少钱。

“八千?这也太贵了吧?”二妮妈被惊着了。

李小满就敲着柜门说:“是有点贵,给个实价吧。”

“八千就是实价了,这油漆用的都是好漆,您瞧就知道。”

确实是好油漆,可这不是漫天开价,落地还钱吗?李小满不是花不起钱,就不想让店家赚太多。

“七千不能再少了。”

七千就成了,李小满交了订金给留了电话,让一个月后送到李庄,那边又多要了一百的运费,这送到乡下跟送到城里不是一个概念。

跟着又去瞧沙发,那布艺沙发瞧着就舒服,二妮和李小满就坐上去试。

二妮妈还有些扭捏,李小满就让她也坐着试。

“挺舒服的,很有弹性。”

李小满差点就说再有弹性能有二妮的屁股有弹性,还好二妮先插话了,说这沙发得多买几张,李小满这才拍手叫道:“那衣柜也得多买几个,还得弄个更衣室。”

这都是受练如玉岳波他们影响的。

就又走回卖衣柜那边多买了几个,再回来就挑了四张沙发。

李小满带了五六万出来,这钱是足够了,反正只是交订金,等提货的时候再交完钱。

接着就跑去瞧床,这地方李小满就瞧得特别的专注。

这床毕竟是要用来睡的,还要跟二妮做那事用的,他就跳上去试,连带着床垫的。

有几张床李小满挺满意,不过走到那全功能的情趣床前他就挪不开脚了。

瞧那床还有震动,抬高等等的功能,床还是四米的,大得很。

李小满盖那主卧都有一百多平大,这四米的床绝对放得下。

可二妮瞧见就满脸通红的推了他下,二妮妈也脸红了。

可到底年纪大,一下就恢复正常,就说这床好,用了能快些抱外孙。

李小满就要了一张,还要了一床高级的,李水根和黄桂花也得在一起住,他们也得要张床,再要了些一般的床放在客房,就去看茶几啥的。

到下午四点才从黄港回来,逛了一天,就是李小满都累了,直接上床就倒下去扮死。

李水根回来问他挑了些啥,他都说了,李水根就说浪费钱。

“有些家具还没啥,像是一些放种子啥的箱子,得找老黄去打,让他按那房里其它家具的风格来做。”

“那还不如一块让他打。”

水根抽着烟就说:“这房盖好了,你住几楼?”

“我住四楼,你跟妈住一楼。”

“屁话,哪有做老子的盖子做爹的?”

“我倒想在旁边再盖一栋,咱俩不住一块。”

李小满这一想就按捺不住念头了,就要李水根再给块宅基地,他出钱帮他盖。

李水根没说啥,这做娃的成家了,当然要搬出去,旁边也有空的宅基地,就说成,你出钱就成。

黄桂花也没说啥,就住隔壁,那李小满要帮啥忙,她也能赶过去。

“这边池塘填上了,你赔多少钱,我也算出来了。”

晚上李小满快要睡觉的时候宋九找上来了,宋九就没给他好脸色,那脸像死了亲爹,拿着算出来的钱递上去。

“五十万?你不去抢?”

李小满将纸扔过去,就冷着脸说:“我这就去找军子,你他娘的给脸不要脸是不是?”

“你敢!”

宋九突然急起来了,伸手就将李小满的脖子掐住。

李小满脸都涨红了,想要叫也叫不出声,心里顿时惊慌起来。

阿黄倒是很机灵,从门外跑进来,跳起来就咬住宋九的裤裆,往外就撕。

宋九吃痛,大叫一声,李小满靠着床沿摸着脖子,连气都喘不匀。看宋九拿着旁边的书就去砸阿黄,他喊道:“阿黄快跑。”

阿黄不但不跑,还跳上去将宋九的胳膊给咬住,谁知宋九发了狠,一甩手就将阿黄给撞在墙上。

阿黄呜咽一声,倒下来就瘸着腿还想去瞧宋九。

“麻痹的,老子先把你这条土狗给弄死。”

这时,李水根听到动静,披着大衣出来,看了眼,就大惊失色,拿起靠门口放着的锄头就冲去对着宋九的后背就是一敲。

那锄尖直接敲进宋九的后背上,他痛叫一声,倒在地上,血跟着就浸出来。

阿黄跳上去将他的鼻子咬住往外一蹦,就三两下的将鼻尖给吞掉。

李小满这才踹过气来,看李水根还要锄他,就让他去叫那老大夫过来。

宋九在地上打着翻身,那血都快将李小满那房间给浸了个遍,而且他那背脊肯定是坏掉了,李水根可下了死力。

就是救得回来,看瞧他那脸,全是血污,李小满瞧着就心慌。

大夫跑过来瞧了几下,就摇头,刘长军也赶过来了,瞧这嘲他也}的慌,就拿着垫子放在车里,开车送宋九去县医院。

半道上宋九就死了,那些被动静吵起来的人家就往这边瞧。

宋九的婆娘带着他的孩子在李水根家门外哭。

“哭个毛?老子让你把池塘填了,又不是白填,还说帮老九安排工作,前头虽说有些争执,他也答应了。跟着就拿这数给我……大家瞧!五十万,他要我赔他五十万。那些泥鳅,一年就几千块的赚头,我就是赔个二十年,也就是十几万。帮他安排工作还没算上,他就想讹我?我跟他说没门,他就要掐死我,你们瞧瞧……”

李小满指着脖子上的指印,村民就都说那宋九是发疯了。

本来有些人还想说李小满仗势欺人的,这倒好,人家说要补偿你,你就来讹人,你当李小满是当年那李傻子?啥都不懂?人家是乡里的干部,人家老子还是一肩挑。

你瞧不清这高低就算了,你还要掐死人?你这浑犯的。

秦好听到消息就去问了下,了解了过程就把这定为自卫。

这通闹直搞了三天,天天宋九的婆娘就在门口哭,说是人也死了,塘也填了,这孤儿寡母的咋活,你就是念着都是乡里乡亲的,也得给条活路吧?

李小满实在拗不过,瞧那孩子也确实还小,总不能赶人家走吧,就让那婆娘去跟赵秀英那做事。

做个勤杂人员,财会啥的,她是肯定不能做的,做砖工,她也没那技术。赵秀英那也租了个院子弄了办公室,正缺人手。她要不跟宋九一样,那要她来做事也没啥。

李小满跑去找二妮,想告诉她那边录取通知书开始发了。

才发现,二妮爸带她去了县里,说去县里一个叫啥庙的求香,还要在县里住一夜,大牛也去了,他估摸着半道就得去找阿杏她们。

家中就二妮婶一个人,李小满就想回去。

“你婶子饭做多了,你就留下来吃吧,这留到明天也不成了,这晚上收超市还得要个人手帮忙呢。”

这倒是确实,平常都是大牛二妮,或者二妮爸帮忙,那有些货放在外头,这拉闸门在里面些,得把货搬进来,才能拉下门。

李小满就坐在椅子上跟二妮婶说话。

瞧她那纱裙也薄,那奶罩子都能瞧见,是肉色的,她那胸自然也能瞧到些,皮肤跟二妮一般的细嫩,咋瞧都不像是快四十的人。

她生大牛时才十六,听人说这生得早,那身体就能保持好。

化妆品也不咋用,这才能让皮肤受到的污染少些。

可那模样浑然天生的就是艳丽逼人,平常还不觉着,就这样面对面坐着瞧,对感受到二妮妈的那魅力。

比东婶都要漂亮多了,也都是差不多年纪的人,平时可都将注意力放在二妮身上这才没留意到二妮妈也是个性感**。

特别是她那嘴唇,特厚,瞧着就想要让她帮嘬鸟杆子,就是吻起来嗦几口也是爽得很的事。

她那嘴角还有颗痔,细小得很,就像是一颗袖号,看着就有股性感的味儿。

二妮妈在织毛衣,可眼神不是往李小满那裆上瞅。

早就听说李小满那地方大,可就没看个真,二妮倒跟他做过了,这点瞒不过她这做妈的。

就从走道上她就能瞧出来,这小妮子还忍不住了,还没成亲呢,就跟李小满做那事,不过,这瞧着李小满那地方可真够大的,都在裤裆那鼓起一包了。

&nbsp

;李小满瞅着二妮妈那**那腿,有些难受,可也清楚这可是未来的岳母,不能乱来,就找个借口去二妮房里了,说等要搬东西的时候过去。

二妮妈答应声,就继续织毛衣。

脑中盘旋着摒不掉的就是李小满那鸟杆子,她想着那玩意儿,她在他小时候还掐起来玩过,那时咋就没瞧出这般大来着?

后来满村都传他那地方大,可是不顶用,她还嘲笑过几次,谁知他这鸟杆子又能用了,还阴差阳错成了她女婿,这想着就摇头。

李小满在二妮房里乱翻东西,反正自家媳妇,也不拿这边当外面。

找到张碟子,就放进二妮带回来的小影碟机里,一瞧就乐了。

原来是张**,也不知她除了那手机里的片段,还有整张的。

瞧了阵,就有些燥热,跑到二妮家院里的洗澡房去了。

这边就是个水泥房间,然后弄了个木门,就将身体遮住了,脑袋和脚还都露着,这到冬天的时候可冷得慌。

接了煤气热水器,还弄了个莲蓬头,李小满也用过这玩意。

就将热水器打开,在外面院子里摇摇手,活动一下,等那边水热了,就进去。

将衣服都脱下来,搭在门上,就打上肥皂,还拿了包洗发液。

这眼睛刚才糊上,就感到外头门响了,李小满喊了声谁,没听到人答应,这心就慌起来。

跟着便有双手环在腰上,那身体有些丰满的感觉,也没穿衣服,就这样抱着。手掌还直接从那腰上下来去托住那鸟杆子。

“还真不小,二妮可真有福气,不像我。”

李小满心头一惊,这声音可不是二妮妈的,她这是做啥?

想着就想推开她,可想这地上都是肥皂水,这要伤了她,二妮回来问起来咋说?

“婶,你别胡闹,你是二妮她妈呀。”

“那又咋了?还不许我瞧一瞧?”

“您这是像要瞧的样子吗?”

李小满抹去了泡泡,就瞧见二妮妈光着身体抱着自己,那身体真是完美无缺,半点疤痕都没有,还白得发亮,那脸蛋精致得很,眼神有些混乱。

想是虽说**了过来,心里还是有些挣扎吧?

“对,我不光要瞧,我还要替二妮试试你这鸟杆子,看她能不能承受得住,哼,你可别以为是你欺负你婶子,是你婶子欺负你。”

李小满哀嚎声,就被二妮妈给咬住了嘴唇。(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46章 看片提高技巧 下一章:第148章 四十的娘们像老虎
热门: 九天帝尊 绿毛水怪 天已微凉 鱼吻 深宫巨孽(赝品太监) 尸村 聊斋寻艳记 乡村痞少 满江红 组织部长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