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我要你的长枪

上一章:第142章 服装店里尽情搞 下一章:第144章 光摸不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小满坐在椅子上就大声喊:“秦好,卫青,你们人呢,刑警队的要造假案啊,你们快来救我。”

一路上李小满都挺老实,连徐楠都认为他这回是完蛋了,就冷着脸看他,心里还想着他在那祖屋里摸她胸的事。她活了二十五六岁,哪被人摸过胸,连手都没怎么牵过。

谁想这一进刑警队的屋子,徐达还没想到要怎样收拾他,他就嚷了起来。

整个刑警队的人就看过来,要是一般的嫌疑犯就算了,到这里还敢嚷嚷,那还不得上手段?往死里弄,偏人家叫出了秦好卫青的名字。

这秦好已经调到刑警队来做队长了,卫青呢,顶了秦好的位子,现在也是县局里的红人。

这一嚷嚷,大家就都愣住了,这下有得瞧了。

徐达也一脸菜青色,手有点凉的不知咋办好。

就瞅着秦好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瞧了眼被铐住的李小满就沉声道:“你又犯啥事了?”

“我犯事?我就在驾校里准备考交规,就被这个徐达公报私仇,为他妹妹出头把我抓过来了。前天她妹妹还打了我……”

徐达勉强挤出笑脸起身说:“秦队,这事不是这样的……”

那祖屋的东西也没法拿出来说啊,要消息传出去,那铁定一样都拿不回来了,都得送到县博物馆去。

“那是怎样?”秦好盯着他瞧,又瞟了眼徐楠,心中就想是不是李小满占人妹妹便宜了?这事他干得可不算少。

“秦队,是误会。”徐达赔着笑将手铐给解开,拍了下李小满的肩膀,刚要给大家个台阶,李小满就扶着肩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你这姓徐的竟然敢下重手,我肩膀好痛,我可是四道河乡的干部,你等着,这事乡里跟你没完……”

徐达目瞪口呆,他是用了些力,就想让李小满知道好歹。

可他又是什么乡里的干部了?他不禁转掉瞧徐楠,他不就是个高中生吗?

徐楠也呆住了,她看李小满跟黄琥珀程咬金走在一起,还都说是同学,还说这高考报哪所学校的事,这不就是高中毕业生吗?怎么成乡干部了?

秦好怕是李小满搞鬼,就蹲下去将他衣服一掀。

这一瞧她就勃然大怒,转头就冷着脸冲徐达说:“你跟我进来。”

明知是我的人,你还敢下手段,你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来到办公室里,徐达就瞧着秦好那动人的曲线有些无法自持,这秦好就是在整个黄港都是能排上号的警花,那警服在她身上就像是时装。

“看什么!”

秦好一拍桌子,徐达的身子就哆嗦了下。

“你好大的胆子,敢在队里把人打伤,还是不明不白的抓回来的人。我就在这里问你,那个李小满到底跟你有什么仇?”

“他打了我妹妹……”

“打了你妹妹你就把人抓回来?咱们警队是为你一家人开的?”

秦好声音一高,外面的人听着都浑身一怯。跟秦好一块儿工作过的都知道这位原来扫黄大队的队长,别瞧是女人,做事雷厉风行,枪法也准,还会一手好擒拿,破案率之高,放在全市都是头一号。

升任刑警队长就是想让她提高队里的破案率,要瞧她是个女人就好瞒骗,那就等着死吧。

“秦队,我……”

“我什么我?这事先给你记个队内处分,你去给人家道歉,补偿一下人家的经济损失,把人放了!”

秦好看他还愣着就厉声道:“怎么?还要我请你是不是?”

徐达缩着脑袋跑出来,看徐楠那脸上的神情也很难堪,就挤着笑对李小满说:“小满同志,咋样是不是先出去再说?”

“怎么?要放我了吗?你不是说要让我坐牢吗?”李小满赖地上不肯起来,“我还听见了,秦好要让你给我做经济补偿。你知道我在乡里是做什么的吗?我是专门帮领导写报告的,这肩膀伤了提不起笔,怎么办?”

徐达脸色发青,听得出李小满是准备要讹人了,可事情是他做得不地步,也没打听清楚这李小满的来历就将人带回来,错都在他。

“那……我赔个一千,让小满同志去看医生?”

“我呸!你当我是狗啊,一千就能看医生?哪里的医生那样便宜?”

徐达脸更白了:“那你要多少?”

“一万,少一个都不行……”

徐楠怒道:“你这不是讹人吗?”

“你哥敢打人,就没想过后果吗?还是你哥仗着是刑警队的副队长,就能随便抓人进来,随便把人打伤了?好啊,原来这县公安局的人是这样的,你等着,我去找韩副县长报告……”

我草!

你还认识韩露菲?

徐达这下不低头都不行了,扶着李小满就说:“小楠去取钱,这次是我不对,这钱就包括了给小满同志的医药费,精神补偿费,还有误工费,你给我写个收条吧。”

“你看我能写吗?你写,我按个手指油行。”

还想继续讹他,看秦好抱着手在办公室那边拉着脸,就忙见好就收。

一万也是一万啊,钱总是不怕多的。

徐楠苦着脸跑回来,把钱拿给他,心想这祖屋的东西还没拿回来呢,就先去了一万了。

李小满拿了钱就跑去车管所,上午的考试已经结束了,他算缺考,马上就有一次补考的机会,跟那些没过的一块上机。

程咬金没过,他正在那愁眉苦脸,看到他来了,就像是抓到救星,上去就拍他肩膀。

“我草,老程,你要弄死人啊?我这伤着呢。”

李小满肩膀确实有些酸胀,擦了些二妮家的药酒,就赶过来了。

说啥这交规得先过了,想着跟徐楠一个班,就想让她好瞧。

徐楠也赶来了,瞧着李小满就冷着脸,像是陌路人

她也想明白了,那祖屋里的东西是要不回来了。

那边将祖屋的东西连根针都不留的全都拉走后,就往下边灌水泥,用不了多久,就结成块了。还有啥证据能留下?

他连韩露菲都认识,徐楠也知道斗不过他。

李小满让程咬金做他身旁,考试的时候就让他偷看。

出来程咬金就说他刚还机灵的故意做错了一道题,这样两人就不会一样了。

“都电脑打分的,一样不一样有啥区别?”

瞧见徐楠走出来,李小满就让他俩先去驾校,就贴着徐楠走。

“你滚远点。”

“怎么?又想叫刑警队的大哥来收拾我?”

“你想怎样?钱也给了,歉也道了,东西你还都拿走了。”

徐楠转过脸就恼怒的说,李小满瞧她那标致的脸蛋,离自己就不到半米远,那被皮衣包裹得极圆润的身体,看着就带劲。

“我不想怎样……”

突然伸手在托住她的下巴,在她怔愣的时候,就张嘴亲上去。

啪!

毫无意外的被打了个嘴巴,李小满摸着脸笑着走了。

这徐楠调戏起来还真是没任何的心理负担啊,不过好在她没打肩膀,被徐达拍那下可真有点重。

回驾校,教练叶优就叼着烟把人都集中起来训话。

徐楠想要调去别的班,她也能通过关系做到,不过还是留了下来。胸也被摸了,初吻也被夺走了,她想要报复。

这要在别的班怎么报复?

叶优抖着腿将袖子拢起来,他要不是教练,李小满都怀疑他是刘长军那种大混子了。

“等下先上车摸一下,主要是熟练下档位,我给你们说说这档怎样挂……”

车是一辆破旧的桑塔纳,属于那种快要报废的,为了省油,车里也没开空调。都挤在车上,看他换了档,就让学员一个个来试。

叶优就在一边抽烟,李小满扔了包烟给他。

叶优瞧了眼就收到怀里,市里的驾校都说不许送东西给教练,县里还没那样严厉。

再说,一两包烟也不算啥。

就李小满那送烟的态度,叶优瞧着就有点不爽。

扔过来,当成是施舍了?

“叶哥,你以前也是街面上打滚的?”

“嗯?咋的了?”

“没啥。”

李小满就想求个真,就走过去瞧徐楠让学员都下来,然后直接发动汽车,叶优一扔烟就骂着跑过去。

徐楠将油门一踩,整辆车就往前冲去,然后她技术娴熟的绕着全场跑了圈。

“是个练过的……”

叶优松了口气,等徐楠下来他还是骂了几句。

这学车的时候出了任何事故那都是教练的责任,而且学员开车时,教练一定要在副驾驶位上。

接着叶优就带学员在这里跑了几圈,让大家都试着踩下油门熟习下车感。

等到下午五点就下课了,黄琥珀要跟程咬金约会,要去电影院,李小满就说那旁边的黑巷里老妈级的小姐多,被黄琥珀瞪了眼。

回头就瞧见徐楠在旁边蹲着,有个帅哥拿着瓶水过去想要搭讪。

“滚!”

折了面子,那帅哥恼羞成怒的骂了一句,徐楠就掐住他脖子要打他。

她力气还是小了,那帅哥往她手上一按就要抱住她,这是打斗,那能趁机占些便宜,别人也不能说什么。

偏李小满瞧见了,就上前冲那帅哥的腰一踹跟着就两脚踩在他肚子上。

帅哥立时抱着肚皮在地上打滚,叶优瞧得清楚,就跟旁边的教练说:“那小子下手够狠,别瞧年纪小,这要跟人打起来,他绝对不输人。”

“跟你当年一样?”那教练笑问。

“不能比。”叶优笑说,“都过去的事了,别提了。”

李小满救了徐楠,得到的是她的冷眼:“谁让你过来的?”

“还不领情?你跟我过来。”

李小满让她开太子车跟着他,一起到了李庄。

天有些暗了,徐楠在木材厂那找了一圈也没找到祖屋里的东西,就知他可能换了地方,看他带自己过来,就不知他想要做什么。

难道良心起见要将东西都还回来?

徐楠感觉明天刮九级台风的可能性还大些。

李小满带她到吴月芝那,她跟吴三桂都在水洼子那边,他也有这里的钥匙,直接开了锁,然后指着满院的家具说:“你瞧上啥就拿走吧。”

“你把东西都拿走了,剩下这些算什么?”

看抽屉都开着,她就知道为啥李小满有良心了,气得她跺着脚说。

“这都是上好的铁梨花木家具,明代的,你知道这些家具值多少吗?这成套的你知道值多少吗?”

徐楠茫然摇头。

“铁梨花的不大值钱,但明代的也值个好几十万,不比其它东西少,这两件……”

李小满指着罗汉床跟那口柜子:“我原先还看走眼了,这俩是黄梨花的,几百上千万都不少。”

徐楠大吃一惊,刚想说要就被李小满拉住,就进到房里。

&

nbsp;她一把将李小满推开,李小满扑上去就将她压在床上。

这时徐楠感觉到李小满那下边的鸟杆子出奇的大,虽说她还是处,可她也看过些小电影,上过生理卫生课的,就再不懂,也瞧过米开朗基罗的大卫像。

那雕像就是一般的欧洲人的大小,跟李小满这比起来差太远了。

手伸到她的皮衣里,掐住她那**就揉。

徐楠身体非常敏感,这也是她对这事到二十五六了,还想都不想的原因。害怕男人一碰她她就会潮润,这让男人会把她当成是小**。

这一通乱揉,让她有种快要哭的感觉。

下头痒痒,跟被蚊子叮了一样。但那到底是啥,她也知道。就夹住腿,任凭李小满怎样去掰就不张开。

到这时,她倒是力气来了。

“我哥是警察,你,你要敢强暴我,你就不怕他抓你……”

使出浑身力气才说出这句话,李小满狞笑说:“那你让他来试试啊?看他还敢不敢惹我。”

想到白天才被秦好训过,徐达怎样都不敢再动李小满,就又想哭了。

徐楠的身体极有弹性,不光是臀部,她的大腿,胸,连腰都有弹性,可见平常有多爱运动,这都是腱子肉啊。

这样压着她,李小满很坏的就蠕动着身体。

徐楠更加难受,那漆皮裤薄得很,李小满还当着她的面,将那鸟杆子掏了出来。

这,这……这还是那玩意儿吗?

就亮在她眼前,她都觉得脑子晕眩起来了,所有的东西都在晃。

“大吗?”

“哼!”

徐楠一仰头,就被李小满叼住嘴唇亲了起来。

她那敏感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了,想要闭住嘴也没办法。

李小满将手滑到她的后背上,就在她腰窝上的穴道一按。

徐楠难以控制的轻叫了声,顿时整张脸红得发烫。

“别压抑,我知道你需要我……”

徐楠咬得嘴唇发青,需要你个头,可是……

这个年纪比她小上好几岁的男人,怎么就那样害人呢?

她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在慢慢的消逝,一点点的,以她脑中能想到的画面。

手指掐着床单,就想要将李小满用膝盖顶开,或者……

她突然伸手想要掐李小满的肩膀,那处受伤的地方,他肯定受不了吧?

李小满早就等着她来这招,肩膀一歪,就用力的掐住她的**一拧。

徐楠全身都像是被什么东西顶了一起,背脊往上拱起来。

李小满手又游到她的臀上,隔着皮裤就摁了几下,徐楠都快疯了。她知道她的身体敏感,可再敏感也不会是这样,难道他下药了?

可也没吃他给的东西啊,就是那碗水也没碰,难道还有能在空气中让人中招的**?

李小满瞧她那脸颊上挂着的红云,就知道她完全的进入状态了,立时嘿嘿一笑。

他就是想欺负她,完全没想跟她做那事,让她的羞态全都露出来后,他就觉得够了。就算有秦好,她也是公事公办的人,要徐达没做错事,他也从刑警队出不来。

他还不想招惹徐楠的大哥,就撑着身体要离开徐楠。

谁知,徐楠眼神迷离的瞧着他,张手往那鸟杆子上一握:“我想要你的枪枪……”(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42章 服装店里尽情搞 下一章:第144章 光摸不搞
热门: 纯真年代 太子妃升职记2 在全息游戏里当一个无情的NPC 我和留守村妇的那些事 冒牌货 余生请多指教 归鸟不知春晓 岁月绵长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悍农:情荡狼洼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