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骑摩托的皮裤女

上一章:第139章 给二妮破处 下一章:第141章 祖上是做小姐的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妮躺在李小满的身旁,那痛感消失后的愉悦让她终于感受到室友说的能上天是啥滋味。她还瞧了眼下边,好像也不痛了。这让李小满很惊奇,这是头一个能让他日过后,连肿都没肿的女孩。

这点连那情姐都做不到,何况她还是第一次。

难道这就是说的命中注定?不由得抱得她更紧一分,等恢复好了,就又做了一回。

二妮也完全沉迷在了那如海啸般的风暴中,学着那瞧过的电影里的女人做的配合,有些太过羞耻就先放在一边,而其它的呢,只要李小满提出来,她就照做。

这让李小满快乐得都要大喊大叫起来了,抱住二妮就不停的乱亲。

弄得她脸上胸上都是口水,二妮就一脸幽怨的瞪他。

晚上二妮就在李小满房里住下了,到隔天早上又做了一回,二妮已经完全痴迷在这种欢愉中了,连李小满都说她是个小妖婆。

“你才是小混蛋,”二妮穿着衫衣,那曲线妙媚得很,胸前到腰间简直是拿最好的比例来比较都不输,那挺翘的臀部,让李小满一瞧就想到刚才撞击的波浪,不由得咽了口水,听她说:“我得回家去了,我爸妈还不知说啥呢。”

“那我跟你回去?”

“那你爸得拿锄头凿你个洞。”

说到洞,二妮就咬着嘴唇笑,那模样迷人至极,李小满托住她的下巴就吻上去。

舌头在她的口腔里转悠着,或吮或吸,或是打圈,她有些笨拙的回应,学着李小满教她的,等过了许久两人才分开。

李水根在院里等瞧是哪家的婆娘这般不晓事,这都要跟二妮家成亲了,满李庄的人都知道,还敢找李小满,还敢留下来过夜,那不是把他这一肩挑的支书村长没放在眼里吗?

可等李小满牵着二妮出来,李水根就开怀的笑了。

“二妮昨晚在小满房里过的夜?”

“水根叔……”

“叫声爸也不吃亏吧。”

“爸……”

二妮羞涩的低下头,就被李小满的话给弄笑了。

“还没过门呢,你就逼着二妮叫爸,那过门叫啥?管你叫老兔崽子?”

“小兔崽子,你找抽是吧?”

李小满扯着二妮就跑出家门,送她到她家就没进去。

二妮妈在那织毛衣,瞧李小满那眼神就有点不对,但还好,二妮爸从货架上下来,就是一副要把李小满给弄死的表情。

李小满忙拍胸口说:“二妮早晚都是我媳妇,叔叔,婶婶,不,爸,妈,我会对她好的。”

这两个称呼一说,二妮妈就眉开眼笑:“哎,小满,瞧你这话说的,你爸就那表情,吓蚊子呢,你别介意。”

二妮爸也绽容笑说:“我就这模样,我是担心二妮出事,这跑外头又没给家打电话,要不是有人瞧见她是去了你家,我这哪能放下心来。”

李小满应付了几句,出来就看大牛在摆弄摩托车。

他问家里要了些钱,弄了这辆二手的大洋摩托。

听那边阿杏说,这小子跑她那边跑得太勤快了,恨不得天天都过去,还跟滑三交上朋友了。

要说在县里的人面,大牛十个都比不得刘长军一个,也就在李庄能跟他掰掰腕子。滑三呢,也是刻意跟他混在一起,咋说大牛也是李庄的,刘长军李小满也都是李庄的,混着总没错。

“你也不怕生病?”

李小满抽着烟站在一边瞧他。

“啥病?”

“性病。”

“呸!你嘴里能有好话吗?我知道你让刘长军带我去***是为了啥,还不就不想让我去找赵秀英吗?我跟阿杏也处得好,你就别管了。”

哟,还真就恋上了?

那阿杏是个**妹,人家会跟你玩真的?

不过,这也不用去管,本就是这个目的,大牛真做了,那还不好。

想着下午还要去驾校,就跑去问吴三桂借了摩托,轰着油门去了县里。

黄琥珀程咬金都到了,就是没见冯小怜,这让李小满有些失望,还想能跟她多日几回呢。

还有几位隔壁班的,这都是家里有些钱,等他们上大学就想着帮他们买辆便宜的小车先开着的。李小满在黄琥珀嘴里属于土豪级别,她就瞧他花钱如流水,从来没缺过。

“啥土豪,得叫地主。”

李小满跟她开玩笑,看程咬金拿胳膊揽着她腰,就知这俩不定都日过了,就嘿笑说:“黄同学,你跟程同学是不是有过肌肤之亲了?”

“这不摸着吗?”程咬金笨笨的说。

“那床第之欢呢?”

程咬金没听明白,黄琥珀就红着脸要打李小满。

旁边的同学都笑起来,这还有带着男朋友女朋友去的,都高中毕业了,还没日过或被日过的,虽说不少,可也不多。

李小满看有个脸上还有些葱没擦干净的女孩,就提醒了她一声。

“前面就是了,银车驾校。”

前头有个大门,李小满瞧一眼就知道这边原来是个破厂房,后来企业倒闭,这院子还挺大,就被拿来做了驾校。

里面热火朝天的,好些人都在练倒桩,李小满瞧着就兴致来了。

他也想早些考个驾照,等到时好弄辆车开开,总让刘长军送去市里也不是办法,谁知他哪天没空呢,挤班车,那不符合乡干部的身份。

程咬金说:“这驾校的老板是咱县交警队队长的表弟,在这驾校学车,肯定能过。”

“不好说,这发驾照和考试都是市里管着,县交警队顶个屁用。”

李小满反驳了句,程咬金就摸脑袋。

他脑子比李小满差远了,就跟一个是人脑,一人是南瓜一样。

报了名就要去交钱,那边排满了人,现在学车可比前几年贵多了,越是县里越贵,这边都开到六千了,包括报名费学车费以及考驾照的钱。

连李小满都肉疼,这些同学却还很不当回事。

排着长龙,李小满就瞧那边有个穿皮裤的女人,看着就想起施瑶光来了,那女的长发披肩,从侧脸瞧还真不赖,那臀还挺翘,一双腿也够细长。

她在最后一位,李小满就跑过去排她后面。

女皮裤转头瞧了他眼,就哼了声。

这时后面又来了人将队伍都排到外头去了,光瞧这热闹就知学车是个多难的事。

李小满闻着女皮裤那身上的香味,就知她抹了香水,是啥香水不好说,他对这也没研究,书也没瞧过。就正想要问她,后头有人挤了一下。

李小满就撞在女皮裤的身上,那鸟杆子还压了那女皮裤的臀一下。

她身材也很高,就是不够施瑶光艳丽,像是另个版本的施瑶光。

女皮裤很愤怒的转过身:“你占我便宜,你信不信我报警?”

“对不起,是后面的人撞我……”

李小满还说着,后头的人又是一撞,他的嘴唇就撞在了女皮裤的脸颊上,女皮裤身子一歪就要倒下,他忙伸手要扶她。

谁知这手不伸还好,一伸又被撞了下,他也跟着倒下,就压在女皮裤的身上。

嘴呢,这回还压在女皮裤的双峰之间,这让她出离愤怒。

虽明知李小满是被后面的人挤了,她还是抬手要打他嘴巴。

李小满一个翻滚就让开,跟着一个鹞子翻身,跳起来,就往后面那人踹过去。

那人长得干瘦,表情还极其**,瞧着就不是好货。

他不敢去摸那女皮裤,就想寻个乐子,让李小满去弄她。

这下倒好,李小满也不是吃干饭的,一脚就踹中他的腰眼,他立时大叫一声跪倒在地。

那报名大厅一下乱起来。

程咬金瞧见就从队伍里出来,冲过去一拳打在那**男的眼眶上。顿时他眼球暴裂,血都流出来了。

黄琥珀急拉着他说:“你发啥疯,小满抽抽,你也抽抽?你这把人打出血来了,要人家追究起来咋办?程老师一年的工资还不够给你拿来赔钱的。”

程咬金还就听她劝,一下就着急的不知所措。

“打死了我赔钱……”

女皮裤冷冷的说,跟着上去就一抬靴子踩在那**男的双腿中间。

李小满程咬金就觉着裆下一冷,这是要人命啊。

足尖就踩在那**男的杆子头,他立时惨叫起来,女皮裤依然不依不饶的,往那双腿间踢了脚才算完。

她回转头又瞧了李小满一眼,嘴里啐了口:“小流氓。”

“嗬,你这叫啥意思?我是被他推的,他是有意的,可我跟他又不认识,你以为我想占你便宜?就你这模样,这身段,我怀疑你是做鸡的。”

李小满的嘴够损的,这一说,大厅里倒有不少男人都在幻想着能花钱跟这皮裤女睡一觉,那也是极美妙的事,一千,不能再多了。

皮裤子火冒三丈,抬腿就要踹他,他早就防备,往后一跳就说:“你想干什么?打人?我告诉你,你打他还有理,你打我你有理吗?你要敢动手,我包你出不了黄港。”

嗬!大家都掩嘴在笑,你要说出不了大厅,大家服你。

就说出不了县城那也厉害,你说出不了黄港,那范围也太大了。

李小满就是个厚脸皮,撂下狠话就好,才不管这狠话靠不靠谱。

那女皮裤冷笑声,刚要说话,就有警察过来了。

问清情况先将女皮裤程咬金还有地上的**男带走,李小满把工作证一亮,那警察就和气的说:“你就不用去了,事情很简单,你也没打伤人,就这样吧。”

黄琥珀也跟着去了派出所,李小满倒排好了队,把名报了。

在外头等了会儿,他们才回来,又等他们排队报名。

“没啥,那穿皮裤的挺厉害,不知跟警察说了啥,他们就将她放了,我们也跟着出来了……那就是她。”

女皮裤回来继续报名,脸色极冷的站在队伍中,像是李小满他们都不存在。

“再厉害能有多厉害?还不就是个女人。”

李小满笑着说了句,就从队伍里出来。

这边报完名,就分班,李小满黄琥珀程咬金还有那皮裤女——她叫徐楠,被分在一个组。教练是个三十多岁快四十的中年人,讲话里叼着根烟,被徐楠给瞪了眼,他就笑:“抽个烟没啥吧?好吧,不喜欢我就不抽了。回去准备一下,等两天后考完交规就过来。那边的教室里会发考交规用的书,还有老师会说重点。对了,我叫叶优。”

一起走向那边教室,李小满就主动跟徐楠说:“都是误会,以后一起学车,就别放心上吧。”

“嗯。”

徐楠表情冷漠到极点,看她就让李小满想起冯小怜,便是心里恋想,想啥时去黄港找她。

那边发了书,李小满随便翻一遍就扔垃圾筒里了,顿时全班人都瞧过去。

“这位同学,你不好好看书,要是考不过那就没办法学车了。”

“我一定会考过,不用老师操心。”

叉着手走出来抽了颗烟,等程咬金他们学完了,就一块去吃了顿饭,那徐楠倒提前走了。开着辆极其**的太子摩托,喷着黑烟,让李小满那辆借来的摩托瞧着就像是垃圾。

“这徐楠到底啥来头?”黄琥珀很不忿的说。

虽说她帮了程咬金的忙但事情也不是她惹的?穿那么**来做什么。

br/>

那皮裤箍着的屁股蛋子,连黄琥珀都瞧得眼胀。

李小满就说:“要找人问问,以后机会还有。”

分别后他就开着车回政府办去了。

“补偿到了,咱们怎么分?”

已经开始拆迁了,刘长军带着小吴忙得要死,李小满才借摩托用,补偿款也到了。比原来买的涨了一倍,好些人都发了笔小财,但这乡里的门脸房本来价格就不高。这边搞开发,一半的钱都是省市的拨款,就想让四道河乡能发展起来。

这跟黄港的旅游大开发计划能连接在一起,不单纯是四道河乡的任务。

刘春仪一说,李小满就说去出租屋。

她跟文芸说了声,就前后脚跟李小满到了出租屋。

“除了留下来的五间要按面积补偿的门脸房,剩下的十五间,平均每间的补偿款都在八万以上,按咱们的投入,这算起来赚了四十多万。”

比想象中要少,不过也没啥,李小满瞧她俩都很热切,就说:“我要那五间屋就行了,这些钱你们拿去分吧。”

“那咋成,都是你拿的本钱出来,我们才能赚上……”

“我说分就分,一人二十万吧。”

刘春仪还想争,文芸就拍她肩膀说:“小满这是对咱俩好,要不分就冷了他的心了,分吧。”

钱还在银行里,刘春仪就跟文芸去办存折,把银行了,再将本钱打回李小满的账户里。

李小满就跑去看拆迁。

叉车推土机都摆在那里,刘长军跟岳波那边的人瞧着图纸在说话,小吴在指挥着将那要拆掉的屋子推掉。

这拆迁也有技巧,像是推屋的时候往哪里使力,这旁边的屋子要做怎样的防护。

不然一推将旁边不拆的也给推倒那就好瞧了。

刘长军这见识还成,跟岳波的人就合作得很好。

还好些工人提着捶子上去砸屋子,李小满就捂着口鼻,走过来说:“这烟尘也太大了,你们都不戴个口罩?”

“习惯了。”岳波那伙计也认识李小满,就笑着说。

“你要天天待着,你也会习惯,”刘长军就说,被李小满立刻骂了句:“你没瞧见咱庄上有几户得了尘肺病的?不戴口罩你就等着跟那些痨病鬼一样吧。”

刘长军这才想那些几户人家来,赶紧去拿口罩。

这边倒是备了,可这天势,戴着气闷才取下来。

看他戴上口罩,李小满刚要走,就听到那边推土机将个门脸房推倒后,有个工人在喊有东西,他就拿上口罩边戴边走过去瞧。

“这铁缸是放在这里做啥的?”刘长军一脸纳闷。

这门脸房一倒,这边就工人将那能用的铁h要敲出来,但这个门脸房好些年岁有些长,盖的时候也没上钢筋,都是木结构的,一推下来,就是一些砖块。

等那些工人将砖都清出来,就瞧见这下头有个洞,下边还有个地下室。

那能瞧见的地方摆着两个铁缸,李小满就让刘长军叫人将铁缸给抬上来。

瞧着就是铁铸的,抬的时候还沉得很,放在地上,就看地面都震了下。

李小满就看那缸子快比他还高了,垫着脚都没瞧见缸里有啥,上面好像还盖个块油布。

“拿凳子上去瞧。”

李小满跟刘长军差不多一般高,他瞧不见,刘长军也瞧不见,就让人拿来张凳子。

李小满站上去一探头就看到果然是块油布,就将那油布扯开,立时听到些钱币的滚动声,他将油布扔到一边,就瞧那铁缸里满满一缸都是银币。

他捻起两颗瞧了下,就让刘长军让所有人都守住消息,要谁敢往外胡说的,那就让他们滚蛋。

“这是啥?”刘长军问。

“袁大头,我刚看以为是银币,谁知都是袁大头。”

李小满在脑中计算了一下,这一铁缸子里少说有好几千枚,就是上万枚也不例外。瞧这盖得严实,那品相也保存得好。都是真品的话,那按现在的市场价格,一枚袁大头最少也要六七百。

这就是五百万以上的宝贝啊,看那岳波的人在张头瞧,就跟他说没啥东西,然后让刘长军找他的人开车将这铁缸子送回李庄。

“我家那边还少个镇宅的玩意儿,这铁缸子挺好的,能聚水。”

信他才有鬼了,岳波那伙计就翻了下眼皮,想说他不厚道,这地上挖出来的东西,都是些格外的收益,不归政府那是自然,可见者有份不是。

“这样吧,老万,咱俩也算是熟人了,你在波哥手下做事也有些日子了,等这边的事完了,我跟波哥说让你去集团里做事?”

老万这才心跳跳的说好,然后就把刚才的事当做没看见了。

“给工人一人发一千封口费。”

李小满做事周道得很,这光是用说的,那些工人才不当回事,要发了钱,他们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刘长军问那些袁大头值多少,李小满就拍他肩说:“有好处我会少了你的?”

刘长军就摸着脑袋笑,跟李小满做事,吃香的喝辣的,还能骑大洋马,这他都知道。

李小满就瞧那洞里想,这下头不定还有东西,就让人把他腰给绑上,跳到洞里去瞧。

这下头本来以为是地下室,看起来却不像,好像原来就是个房间,后来这边盖门脸房,就在它上头盖的。

挺宽敞的地方,除了那铁缸子,还有些别的东西。

李小满倒也看了些古董方面的书,眼力还不差,不然哪能一眼认出是袁大头。

这下头像是个卧房,铁缸的旁边还有张罗汉床,这再往前走,还能瞧见个木制的梳妆台。还都是铁梨花木做的,拿上去都是古董。外面刷了树漆,几十年了,还没见坏。

&n

bsp;这屋子原来的主人想必也是个了不得的角色,光这袁大头在那当年就是一笔如大的财富。

往里走出了卧房就看到个大厅,这时都走出门脸房位置的好远了。

手里的强光手电还挺管用,能照得挺亮堂,可这就让李小满突然吓了一大跳。

麻痹的!这不是吓人吗?

就瞧具骷髅躺在地上,早就没肉了,还结着蜘蛛网,瞧着就}人,可也不知是咋死的。拿手电照了几圈,就发现那骷髅边还有些绸子,上面都是灰,可瞧着还是挺漂亮的,就想去拾,谁知一只老鼠吱吱叫着跑过去。

李小满就骂起娘来,这狗日的是想将他吓出心脏病不是。

拾起绸子摸起来那质感就好,比那市面上卖的衣服好上几倍去了。

再抖了下摊开来瞧,就看出是件女装。再瞧那骷髅骨架,应该是这位的。

这都多少年了,绸子还没烂,也能瞧出这质量有多好了。

再往前走,就瞧着一个柜子立在大厅一角。李小满走上去就想拉开,谁知都锁上了,他就在旁边找了块石头想要直接砸开,想想还是让人吊上去。

“把老黄给我叫过来。”

“为啥?!”刘长军不乐意了,这不多个人分钱吗?

“不分他钱,让他来帮个忙。”

黄木匠开着他新买的那辆买的金杯车赶过来,就提着工具箱问咋了。

“你跟军子拿块口罩,跟我下来。”

一到下面,黄木匠就嗳哟嗳哟的叫着,跑到那罗汉床那就摸着挪不开步了。

“有得你瞧的,跟我过来。”

走到那柜子前,李小满说刚想要拿石头把锁给砸了,黄木匠就心疼说:“这锁也是老锁,至少是清代的玩意儿,你要砸了,那就砸了十好几万去了。”

“你还懂古董?我告诉你吧,我一眼就瞧出这锁叫刀锁,铜制的,也就千来块钱,你说十好几万,你骗谁呢?我也不让你白帮,等会儿那两张椅子就归你了。”

黄木匠也知道好歹,就帮他将锁给撬开。

李小满让他滚一边去看那些桌椅,就拉开抽屉。

这柜子一共有六个抽屉,第一个抽屉打开,就是一层的灰,好在戴在口罩。

可还是被熏得够呛,李小满就从里面摸出本册子来了,就拍拍旁边的椅子坐下来。都是繁体字,就是老黄都认不完,李小满倒能瞧。

上头基本上就写着这家的来历啊啥的,看完才想起这他娘不就是族谱?

倒是出了些做官的,清末的时候,这户人家还有做知县的,也算是大家族了。

将这族谱放一边,就打算从下边瞧起来。

一拉开下边的抽屉,李小满就觉得人生美好,下边摆着一堆的银元宝金元宝,数一下都有好几十块,放在手里沉得很,上头还盖着黄绸子布,瞧底下还有铭文,就知道这玩意儿可值大钱了。

这都是宫里赐给做官的元宝,都是官制的。

他拿着元宝打开倒数第二个抽屉,就呆住了,就瞧那是一张仕女图,那图上的女人跟那皮裤女至少有七分相似。

“把东西放下。”(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39章 给二妮破处 下一章:第141章 祖上是做小姐的
热门: 今天的我还在跳舞 梦回大清 时光与你都很甜 他那么宠 路过风景路过你 彼之蜜糖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欧美风聊斋 我在剧本里呼风唤雨 [综英美]超英杀死我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