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给二妮破处

上一章:第138章 根本把持不住 下一章:第140章 骑摩托的皮裤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罩着脑袋,有些憋闷,却很舒服,嘴脸都贴着玲玲的小腹。这地方愈发的平坦了,就像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还有点香味,还混着些灶火味。

玲玲那农家乐的灶房她偶尔也下去做菜,都是熟悉的客人才去。

她自是有副好手艺,都传着东婶的,那些厨师也都是庄里的婆娘,手艺都不差,但跟她比还稍欠了些。

这灶火味闻起来就有食欲,舌头舔在她在小腹上,在那肚脐眼那还打了个圈。

玲玲就浑身一震,笑起来。

她这玩法自是在歌厅里学的来的,瞧有些姐妹就像这样逗弄那些花钱的男人,这罩起来,让他能憋着玩个响。那小腹**不都能摸得到?

这还就算了,还有的直接摇着身体的。

那胸大的就像是左右一个大馒头在撞着男人的脸颊,让那男人都会欢喜得不能自已。

但那都得穿件比较宽松的套衫才成,玲玲今天穿的汗衫比那套衫还宽松,罩着李小满,就按着他的肩。

李小满在那舔了一通,就往上去了。

眼睛一瞧她那奶罩子,就乐了,她还戴的是前扣的,嘴便往那扣上一咬,往上一抬,脸就像是被两个肉团给打中一样。那两个东西从奶罩子里不讲理的蹦跳出来,在汗衫里将李小满的脸给挤得满满的。

“姐……”

虎子突然从院外跑过来,把李小满玲玲都吓了一跳,他却是叫了声,眼睛也没看玲玲这边,就继续说着:“灶房里还有烧饼吗?我拿颗去吃,你别跟妈说。”

绕进灶房拿了烧饼,就又绕出去了。

李小满拍着胸口,瞧玲玲咬着嘴唇一副想要索求的模样,就拦腰将她打横抱起就往房里去。

这人还没走进房,就听后头鲁敬在和东婶说话。

“那不就下个月,我在县里那套房子粉了遍,咱一家人住够宽敞,虎子玲玲也过去住吧?”

“玲玲这边还有生意,哪能跑县里去,虎子倒是去得。”

李小满推门极快,关门更快,两人缩在房里就望着外头拍胸口。

“玲玲还真不愿读书?她这年龄段还是多受些教育的好,就是做生意也要学些经济上,财会上的东西才好吧,不然被人骗了连本都找不回来。”

“你当谁都揣着坏心?跟你一样?”

“我那是瞧见你都不会走路了,你瞧你这**,我摸起来都觉得舒爽。”

透过门缝就瞧鲁敬跟东婶就坐在刚才李小满和玲玲坐的地方,虎子也没在院里,鲁敬就伸手探到东婶的胸前去摸,那资势可熟悉得紧。

想也是,东婶肯定跟他睡过了,两人都是二婚,哪有不试试的道理,难道要跟那些洞房花烛夜才开响的雏一样?

东婶穿得也清凉,这大夏天,要穿得多了,那得捂出虱子来。

这胸还着实不小,李小满在遇到苏春前,就属她最大,就是有些老了,那胸上的皮都起褶子了,还下垂得厉害。

但在鲁敬眼中那就跟块宝一样,掐淄来回的揉。

且不说这身子,也就这**一样坏,其它的都比那县里的老婆娘都保养得好。

那脸蛋更不消说,就瞧身边的玲玲这国色天得的就知道东婶有多标致。徐娘半老,风韵犹存说的就是她。

这被掐住,东婶就推开他手说:“虎子要进来瞧见咋办?玲玲也在屋里,你别胡来。”

“那他俩不在,咱俩就能胡来?”鲁敬笑着问。

这老不正经的,李小满还以为鲁敬是个老实人,原来在没人的时候也这般龌龊。不过想想也是,这东婶跟他都睡过了,难道还要跟个陌生人一样的,连坐着都要隔开一段距离。

“你别成天想这个,等咱俩成家了,有的是时间。”

鲁敬那玩意儿也还成,四十来岁的人,那经验也是丰富,各种花头都玩得起。

但就是跟李小满一比,那就差得远了。

光那摸在身上的感觉就不一样,李小满那一摸是能让她心儿都颤起来的。

鲁敬笑笑也不反对,就跟她坐在台阶上。

李小满却瞧得出了火,那下头颠颠的跳,玲玲被他抱在怀中,那鸟杆子就抵在她的臀缝上,她也扭了几下,觉得这样抵着她也难受得很。

“你要做啥?”

突然被李小满摁住腰,将那宽松的长裤给拖下来,扯着那裤衩又是一拉,就露出整颗白面馒头一样的屁股蛋子。

“听着我火大,要拿你消消火。”

“死相!”

玲玲抛了个白眼给他,双手就扶着门,瞧着东婶的背,心里就像火烧。虽说跟东婶一块儿侍奉过李小满,可那归那,这做妈的还是有做妈的样的。

她这做女儿的呢,也不能在做妈的跟前胡来。

威严还没完全丧尽,她也还是拿她当妈瞧。

这样隔着门缝,就瞧着两三米远的东婶和鲁敬,被李小满推车,她有种奇怪异样的**。

没要李小满抠扣个啥,也没使上神仙手,那洞里都有些潮润了。

李小满往下一摸,就放到她鼻前让她瞧。

“你还真是个**啊……”

“你才是……”

玲玲回头瞪他眼,就被他双手握阻骨往前一顶,直接跑天上去了。

没得多久,两人就流了一背的汗,都有些古怪的兴奋。

玲玲连嘴唇都咬青了,就是想要憋住不叫唤,这做是一回事,要让东婶和鲁敬回头瞧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李小满卖力得紧,就想听她叫唤声,到时东婶回头是啥样。

“我去灶房里瞧瞧。”

鲁敬起身说,等他走到院里的灶房,李小满就突然一加力,玲玲被弄得魂儿都飘走了,也控制不住轻呼了声。

东婶立刻回头,瞧着他俩扶着门就在日,皱了下眉,咬住唇边,就跑去找鲁敬。

“你去月芝那拿只鹅回来吧,玲玲跟我说那边农家乐的鹅都用光了,你到时直接送过去。”

这边离吴月芝那可有一段路,将鲁敬支使开了,东婶就跑回来,将门一推,就啐了声,又把门关得严严实实。

拉着衣摆就将那汗衫给脱了,露出两颗圆大的玉兔。

就是那樱桃四周的晕沉有些褶子,要细究起来,李小满也没多大意见。看她也有意加入,就冲她一笑,将玲玲抱起来,走到身后的床上,让她在上面。

东婶就也睡到床上,跟李小满半排着,张嘴就去舔他的胸口。

“你母女俩都是骚性的,这我日着女儿,做妈的还不乐意了,还要一块儿来……”

“那也就是你,要别人,我会进来?”

东婶风情万种的白他眼,就张嘴要亲他。

她可想得苦了,这都一两个月没得日了,鲁敬那鸟杆子也就是普通货色,连东叔没生病前都比不了。何况这老师,教书的,那身体就不够做庄稼活的强。

李小满虽说也瘦,可那是精瘦,也不是满身的贴骨肥肉。

就他现在跑个三四公里还是没问题,那鲁敬就不一样了,每回做完,就坐在床边大声吸气,瞧那样子还真跟刚跑完马拉松一样。

至于下边的鸟杆子,那就差得更远了。

有人说这鸟杆子太长也没用,那是不懂女人,真要是个驴玩意儿,十个有九个都得欢喜死。

李小满手也没闲着就在东婶身上游动,时不时的摁个穴道。

东婶都许久没尝到这滋味了,一下就泉涌如潮,想这以前跟李小满弄的时候,他每次都会抱着自己,然后这里摁摁那里按按,这身子也不用咋的,就马上的滚烫起来。

鲁敬可是拍马都比不上啊,跟李小满这本事差得远了。

玲玲摇得累了,那满头都是汗,爬下来就趴在一边喘气。

东婶也不含糊,马上爬到李小满的身上,握着那湿漉漉的驴玩意儿,就往洞里一放,大屁股往下就坐下去。

李小满才能塞得满她那空旷的洞府,鲁敬也就靠着技术经验跟东婶自己主动,才能够满足她。

这一坐就让东婶整个脸都红起来,这感觉可真是久违了。

玲玲瞧她这做妈的还要跟她抢,就喘着气说她不要脸。

东婶才懒得理她,这都多大年纪了,脸早就不要了,就要个实惠。

房里都是些淫靡的气息,等这都弄完了,这母女俩一个摆大字在床上,一个弓着身在床上,谁都不想动弹。

李小满就跑去先洗了个澡,才抱起玲玲过去。

“还跟你妈争,可不都是一家人吗?”

“那她还抢我的鸟杆子。”

玲玲帮李小满搓着下面这要洗干净了,她做过那行的,懂这些。她还遇过次没洗干净下头的客人,在先洗澡的时候,还有好些泥,还让她嘬,她差点就吐出来了。

最后往上戴了个套,才帮他嘬,可想起来都反胃。

做她那行的,一般都是些有钱人,花姐也不会轻易安排个穷鬼让她接。

能做这种单独订单的也都是有些身家的,可也有那些生活混乱生病的,玲玲就遇过几次了,她都是奔命而逃。

连那杆子头都烂了,还想要***,真当小姐眼睛都瞎了吗?

跟玲玲洗过,又把东婶抱进去,这俩也不知是真没力了,还是想要省力气,让李小满费工夫。

帮东婶洗着,她就拿**去撞李小满的脸:“你嫌它了?”

“没,婶子,你别撞,我这脑袋可值钱了,撞晕了咋办?”

“撞晕了婶子就养着你。”

李小满嘿笑:“你能养得起才是。”

东婶笑笑就抱住他,要他以后也常去找她。鲁敬那玩意儿不顶事,还得他的能管用。

这洗干净了,李小满前脚一走,鲁敬后脚就回来了,时间掐得刚刚好。

瞧她俩都洗了澡,就有些奇怪。

“这大夏天的容易出汗,咱家也不缺钱,咋不能洗澡?”

鲁敬倒没法反驳,就摸着下巴想这是咋了?

李小满倒跑去水洼子那边瞧去了,吴三桂指挥着工人在挖淤泥,他就瞧着那泥里钻来钻去的泥鳅精神一振,问吴月芝拿了个脸盆,穿上水鞋,就跑过去抓。

“这些抓了有啥用?你要炒来吃?”

吴三桂走过来瞧着问,李小满就指他说:“你这就不懂了,这下面的泥鳅补得很,你要是下头不成了,拿这泥鳅切了煮稀饭,再拿些薏米也做一个粥,再种粥混在一起,再合着泥鳅一块吃,我包你能起得来。”

“啥起来得?”

吴三桂还有些没听懂,李小满就指着下边说:“这里起来得。这玩意儿虽说没黄鳝管用,可也能补下头,你不信,晚上我就做一个给你吃。”

“我吃来做啥,这李庄的婆娘你又不许我弄,我干撸啊?”

“那是你的事,你不会跟乡里找个小姐吗?”

吴三桂就憨笑:“怕生病。”

“切!”

拿着脸盆抓了二十来条泥鳅,就走到岸上,跟吴月芝说:“晚上你可得准备好了,不然把你日出血来,我可不管。”

吴月芝红着脸啐了口,李小满就摇着膀子走了。

这泥鳅炖粥是谁都清楚,炒泥鳅大家

也知道,可拿泥鳅做的这道菜,吴月芝一瞧,就差点脸红死。李小满拿个王八跟十条泥鳅混在一起,再切了半只鸡下去。

这补得都没边了,炖出锅来,满院子都是香味。

吴三桂走动来食指大动要吃,李小满就说:“你到时别在庄里乱搞,晚上那乡里也***……”

“你就撺掇他去***?”吴月芝插嘴说。

“有的小姐还是不错的,电影院那条暗巷你别去。”

吴三桂也是在乡里混过的,哪不知道那暗巷里的都是些啥玩意儿,当即就一笑,捞了条泥鳅出来啃。

两锅粥都在灶上炖着,李小满就和吴月芝说这粥为啥要分开炖,一锅放些白米放些薏米不就成了?

“这按中医的说法,这两种作物的气性不一样,你放着炖就混了,煮好后,这掺着吃,才能保证那气性,到身体里再混合,那就作用更大了。”

吴月芝托着碗不听他瞎扯,就舀了碗王八汤,喝下去就感到全身燥热,李小满就瞧着她笑:“这对女的也有用,能诱情。”

吴三桂啃了半只王八就有点遭不住了,跨着新买的摩托车就往乡里跑。

李小满跑去将院门关起来,瞧着吴月芝摸着锁骨,反正也没人了,她也没啥顾忌的,就轻咬嘴唇,一脸媚态。

瞧得李小满那叫一个心情激动,抱住她就将她那t恤给脱了,在院里就胡乱摸起来。

全身都是软嫩嫩的,哪个地方都不会让人失望,就这样摸着,李小满就火上来了,拉着她进房,就将她**,跟着饿虎扑食,上去就咬住樱桃嘬了几下,便提枪上阵,直捣黄龙……

没在吴月芝家多待,吃过饭日过人就回家去了,瞧二妮在家里,就一脸抱歉的说去忙事了,月芝婶那边的水洼子得加快进度。

他还没忘拿了十来条泥鳅回来,黄桂花接过去灶房里拿脸盆养着,就出来说:“你跟二妮聊,你爸在村委还没回来,我去瞧瞧。”

院里就剩下他俩,李小满就指着那大屏风说:“等你过门了,这屏风上还得加个画。”

“加啥?”

“加只凤凰。”

二妮就眯着眼笑:“那有地方能放吗?”

“多加一面不就成了,黄木匠还能不帮做?”

二妮被他牵着手,两人就坐在台阶那瞧着满天的星星。

“你这手还真够软的,怎么摸都不够。”

“你就会说话,要不软就能摸够了?”

“手能摸够,别的地方可摸不够。”

屏风挡着就是李水根黄桂花回来,也看不见,李小满就色心大起,抱住她先是亲起来,她这倒也熟了,熟练的回应着。跟着他的手就滑到衣里,摸住二妮的胸左右的揉着。

二妮那胸可真是嫩得没法说,那樱桃还粉得近白,比马丽那由于人种的关系,变成的**还要**,瞧着还有些陷下去,可真还是没完熟的水蜜桃啊。

李小满张嘴就嘬,二妮按着他脑袋,想要将他推开,可想着都快要成一家人了,就让他放肆一回吧。

嘬也嘬不得太用力,可二妮就觉得羞耻极了,跟看那些**里的一样,双腿中间还有些麻痒,她听室友说过,那是咋回事,就害羞的抱着李小满的脑袋,全身有些无力。

这次有了新的进展,李小满就以为二妮转性了,要让他大突破了,就拉着她的弹力裤往下扯。

“不要,不要……”

二妮一下就紧张起来,推着李小满的手,身体还往后倒。

李小满也不敢胡来,就停下手,抱住她。

这不能脱,手也不清闲,一手在她身上游走,一手就往那腰带缝里滑下去。

插在她两腿间,她就浑身一震,比那天被李小满背过河还要命。

李小满也瞧过她光身子,知道她这下头门府闭得紧,也不敢用手就去掏弄,他对这处子的经验也算得上丰富,就在门外轻轻的捻摸。

光就这样,二妮就像是被抽空了的充气娃娃,没半点力气的靠在李小满的肩膀上,就是想要抵抗也没了办法。

那手推着李小满的爪子,也是无力得紧,李小满就想将她抱到房里。

才走没两步,李水根回来了,他就忙跑到房门前。

“你这浑小子。”

李水根瞧不大真,还以为李小满又带些外头的婆娘回来,这都快要跟二妮成亲了,还不安生,让他很是不满。

李小满抱着满脸通红的二妮回到房中,就将她摆好在床上,跟着就也爬上床,抱着她脸朝脸的,嘴就亲上去。

二妮有些抗拒的不回应他,让他半天才顶开牙齿,她像是预感到李小满要做啥,心都怦怦跳着,血压升高都快晕过去了。

李小满揽住她的腰,就摁在她腰上的穴道。

二妮不由得全身一抖,失声叫了下。

那感觉跟触电一样,二妮还记得在几岁时,跑到她婶子烧锅炉的房子去,摸到那扯到房里的电线时的感觉。

可更让她难以接受的是那种酥麻痒痒的感觉,都让她想要挠那心里了。

李小满可不会再废话,就将她的弹力裤给脱掉。

这时她已经无法再推开李小满的手了,心里全是害羞。

那双腿露出来后,李小满再度感到那是不输杨素素的细腿,就是长度不如罢了。谁让杨素素长得高呢。

二妮也不算矮,可跟杨素素一比,就差了些。

但是那肌肤的嫩度比杨素素要强出数倍,白得跟刚淋过水的葱一样,就是这样瞧着,那也是绝美的风景。

那腰上有丁点的赘肉,可这样摸起来,那手中的触感,可比那些只剩下一层皮的女人要强得多了。

那胸上的两颗白馒头也是绝对的毫无瑕疵,其实就二妮整具身体来瞧,那都是绝对让人称奇的。

她那身体上连一颗痔都没有,不像有些女人,那模样身材都挺好,可**来瞧,那痔狠不得就像是一张卫星云图了。

二妮又白又嫩还没痔,这让李小满非常满意,而且她还是对他最好的女孩。

那时他脑子还没好,李庄好些同龄人都歧视他,还拿牛粪砸他,还拿糖骗他,结果那糖上是沾了尿的。

只有二妮,每次遇到李小满就拿些猪油糖给他,就是二妮妈说她也没变过。

性格善良,又是绝色,连肌肤都白得惊人,那细腻感就不像是真人。

瞧着她躺在怀中,闭着眼,李小满就将鸟杆子掏出来,也将衣服脱掉,跟她抱在一起。

那摁按的穴道已让她失去自我,可她还能保持的就是一丝清明,知道李小满要跟她合而为一了。

想起母亲的话,她就咬住嘴唇,一脸羞涩。

二妮妈跟她说,要不你结婚前跟小满试试,要万一他下头不中用的话,那也能提前把婚悔了。

不中用?光瞧着就吓死人,比那些电影里瞧的都要大出好些。

这真要进去的话……

二妮还在想着,李小满已发觉她那下头潮润得很了,就轻声让她忍着些。

扒开门户,慢慢的滑到里面。

就听二妮一声惊叫,双手抱住李小满的脖子,指甲已因为疼痛而掐到李小满的肩上,深深陷到里面。

李小满一点都不觉得疼,他觉得难受的是二妮那下头的逼仄。

真就是所有的女人中最窄的。就是那施瑶光都比她要好一些,至于其它被李小满破开的女人,秦好冯小怜杨素素那都没法跟二妮比。

她抱得很用力,掐得也很用力,像是要将李小满的肉都给抠下来。

要是别的女人,李小满说不定就放弃了。

可这是他未来的媳妇,是他早就认定的婆娘,他就是再难,再痛,他也得忍着。

慢慢的推进,李小满的脑中浮现了公路上的推土机。

无论如何都要小心,不能让二妮有心理阴影。

“你,不要……”

二妮担心起来,那疼感让她额头冒冷汗,就是那光滑的背脊也被汗给打湿了,双手就是掐着李小满,也无法让她解痛。

李小满就抓住床头书桌上的一块毛巾,将它拧成一团,送到二妮的嘴边。

“咬住它。”

二妮恨恨的瞪着李小满,咬住了毛巾。

不说她,就是李小满也是大汗淋漓,像是刚做过剧烈运动,或是从水里给捞上来的一样。

这就是潮润也很难推进,杆子头也才进去一小半,往里推,都有些费力。

终于杆子头全都进去了,二妮也发出一声痛叫,眼神像是要将李小满杀掉。

李小满满头是汗的抱以歉意的笑容,然后慢慢的动起来。

二妮跟其它女人都不一样,三分钟后她那紧锁的眉头也没松开,李小满却感到要不成了。她那地方比任何女人都窄就算了,还像是带着锯齿,每拉扯一下,就像是在刀山上走了感,那刺激性比其它女人都要强得多。

就是情姐也没她强,李小满感觉终于遇到真正能跟他融为一体的女人了,而在这时二妮也适应过来,潮红着脸让他快些。

李小满便更加卖力起来。(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38章 根本把持不住 下一章:第140章 骑摩托的皮裤女
热门: 曳舟 独步 登顶炼气师 寒门少君 簪中录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 苍耳 血冲仙穹 结婚后影帝总想给我留遗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