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带大牛找小姐

上一章:第135章 一对狗男女 下一章:第137章 打飞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小满瞧着秦好让他俩穿衣服,那男的长得不咋样,大豁牙,鞋拨子脸,那女的倒还不错,长得挺秀气,胸型也挺好,也不知咋就瞧上那男的,刚说话还骚性得很。两人都很郁闷,还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

想也是,跑到野外想玩个新鲜,谁曾想会碰到李小满这多管闲事的,还被个女警察抓,那女警还长得挺标致,一瞧就是警花,那男的更是憋闷到家了。

随身也没带手铐,量他俩也不敢跑,秦好就打电话等着110过来。

“你俩咋想到来这里打炮的?”

李小满倒挺好奇,还问那女的,那女的瞧着有二十三四岁,这脸就一红。刚就被李小满看了个光,这下李小满还问她这事。

“能不能别把我们带回警局,我俩都有家室的。”

男人突然说道,李小满就笑:“那还不肯去酒店里开个房?硬要到这里来,这地上都是些草虫,也不觉得痒?还是光就下头痒了,急起来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先将就了?”

那女的脸一烫说:“去酒店怕被人查到,就跑到这里来了。”

“还说啥,还不都是你,我说去找个小招待所,你都不肯,硬要来这里玩个新鲜的,这下好了吧,回头我老婆要知道了,我回家就惨了……”

秦好冷笑声:“你做得出来,还怕被老婆知道?”

“我……”

男人不敢反驳,光瞧秦好的警服就够他心里发怵的。

等到110一来就将他俩给带回去了,啥也别说,这也妨碍风化不是。

李小满也被秦好带回观前小区,开车送他回李庄了。

车一停下,李小满就爬过去,没等秦好反应过来,就被他吻了个结实,胸还被他给摸了下,这让秦好勃然大怒。

“你越来越大胆了,你就不怕我哪天把你腌掉?”

“你要腌了,请我吃炒蛋。”

李小满笑嘻嘻的跳下车就跑回家去了。

到屋里就又郁闷起来,冯小怜那封信给他的打击不小,最让他难受的是以后日不着她了。

没等到夜里吃宵夜,赵秀英就跟吴月芝一块儿跑来拍门了。

李小满还以为她俩要一块儿上,就咳嗽声想找个借口,赵秀英就低声说:“大牛今天又来了,跑了我这儿就又跑月芝婶那边去,赖死赖活都要留下来吃晚饭。”

“打也打不跑?”

这大牛厉害啊,赵秀英吴月芝都是庄上漂亮的单身,那操持的家业也是排前几位的。特别是吴月芝,要不算李小满家,她就是李庄的首富。

“我把三桂叫回来,他差点跟大牛打起来,这也不是个事啊,三桂那边还有事干,不能老在家里待着吧?”

“他有个屁事干,不就等着乡里拆迁。”

李小满抱着臂膀在想,对那大牛打又打不得,避又避不开,可真得想个法子。

“听说他还跑到村委会去了,想做村干部。”

嗬!

“就他那脑子也能做村干部?他能干啥?他做泥瓦匠的,除了这抹灰,难不成还能下田?二妮家除她爸,就婶子也不是种田的料子。”

村干部除了村委的事,还许多时候得以身作责到田里去插身收稻啥的。

平常事情也多,那脑子也得灵活,大牛那样的绝对不成。

“那你瞅着咋办?他要天天上门赖着,我们可就没法过日子了。”

“我想办法,你俩先回去吧。”

瞅出李小满没那心思,赵秀英和吴月芝就结伴走了,临行前李小满还让她俩注意将院门房门都关好,怕那大年急上火了,跑进去用强。

跟着就将刘长军找来,让他改天带大牛去嫖。

“我怀疑他就没尝过女人味,他才瞅着赵秀英吴月芝就松不开手,这样下去,玲玲他不也得去骚扰?你带他嫖一回,让他试个爽,以后就老实了。”

刘长军琢磨着就摇头:“你不说他也图赵秀英吴月芝的家产吗?那光是要女人的事?”

“这倒是,你先带他去玩,接下来我看着办。”

“成。”

刘长军等天一亮就跑去找大牛,大牛跟他在李庄的名声都差不多强,但大牛更多是靠单兵作战能力,他一个能打三个刘长军。

刘长军就靠强大的火力支援跟敢拼命的劲头。

两人半常也极少碰面,但都知道对方的本事。

刘长军要带他去乡里玩,大牛就答应下来。

为啥到乡里,那县里刚扫过黄,那边还抓得紧,乡里却死灰复燃了,但乡里格局小层次低,都是些**妹,但招待大牛就够了。

别看大牛战斗力强,在李庄能横行,但这次他回来就感到这天变了。

李水根他惹不起,李小满他也惹不起,就是想去勾搭吴月芝赵秀英,人家也不搭理他。像没他这号人一样,让他郁闷得要命。

就更是嫉恨李小满,想他凭啥他就能随便玩女人,自己连个女人都找不到。

刘长军能猜到他在想什么,这种心思他手下的也有过。

都是羡慕嫉妒恨弄的,李小满还要成为他的妹夫,他更是怒不可遏。偏连二妮爸都向着李小满,这让大牛恨到根上去了。

车开到**外停下,刘长军就抛着钥匙,带着大牛走进去。

外面就坐着个穿着吊带背心热裤染着长发,露着白皙长腿,跟那半颗圆球的女孩。里面就坐着三个跟她装型相似的女孩,瞧年纪也不超过二十岁。

“要洗头?”

有个女孩问了句,就被那年纪稍大的女孩一掌拍过去:“连军子哥都不认识?军子哥,这是要全套还是……”

“全套,我就不来了,我这朋友玩。叫大牛哥。”

“大牛哥好。”

四名女孩齐声道,大牛就红着脸说:“都好,都好。”

那年纪稍大的女孩也不是傻子,一瞧就知道刘长军是带朋友来开荦的,这大牛哥铁定是个雏,就媚笑说:“军子哥,我来吧。”

“阿杏啊,你来我放心。”

刘长军坐到沙发上,就指着头发说:“洗个头吧。”

就有那新来的女孩走上前,赔笑说:“军子哥,小妹我才来,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军子哥见谅。”

“见谅个啥?我又不是记仇的人,帮我洗好头就成了。你叫啥?”

“五妹。”

“就叫你阿妹吧。”

阿妹忙说好,就拿了洗发精倒在手上搓了下,就抹在刘长军的头上,将他后脑往后拉了下,放在胸上。

这家**开了有两三年了,刘长军早就来玩过,里面的女孩都睡过了,知道那个阿杏是有些本事的,就这一般的洗头,那胸上都会抹些特制的乳液,靠上去能贴个软暧不说,还能闻个香。

那阿妹显然是刚来,就光让刘长军的脑袋贴着,也不知拿胸去挤他后脑勺一下。

“大牛,咋还不进去呢?阿杏,好好招待他。”

“是,军子哥,大牛哥,咱们到里面去吧。”

这种**都有道门,平时也都会打开,有道门帘给遮着,要宽敞的能放两到四张床,中间还隔着布帘。能同时开四个工,也就是为了有些一群人都想来玩的客户着想。

这边呢,也就两张床,里面有个暗红色的灯,打着气氛就有点暧昧。

一进去,阿杏就让大牛先躺在床上。

大牛很紧张,这要是打架,对方就是来一百个人,他也就那么回事,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死了算球,但是这种事,他可全身都绷得僵直。

阿杏瞧他就笑:“别慌,大牛哥,这谁都有第一次,习惯了就好了。”

大牛一想是啊,草,慌个毛。

可想是这样想,身体还是挺僵。

阿杏拖他裤子的时候,他更是,那双腿都有些抖起来了。

等那裤子脱下去,阿杏瞧着他那玩意儿就想笑,但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憋住了。知道大牛不是紧张,是天生那东西就细小。

像只一次性的打火机,在那地方耸着。

要说硬,那还真是硬起来了,可那硬度,算得上很差的那类了。

阿杏见多识广,招呼过的客人没一千也有好几百了,这边生意也好做,都是乡亲街坊过来,街面上的混子也时常过来帮衬,哪类人的长哪类人的短,她一般都能猜得到。

可还真没想过这大牛一米八几的身高,身体又壮,瞧着就真跟头牛犊子一样。

还以为捡了个宝,谁知揽了根毛。

早知道就让别的姐妹来了,侍奉起来没个爽快,还要强颜欢笑,她可难受得紧。

“你在做啥……”

大牛还真是很紧张,阿杏的手一握上去,他就浑身一抖想要逃跑。

“帮你撸一下。”

阿杏也就想要让他放松些,手就轻轻的动着,也不敢用力,这次一回,谁知他以前自撸过没,这要用大力了,一下就得出来。

感觉到他那地方还挺抖得慌,就知道要糟糕,忙把手一松。

大牛这才松了口气,可跟着就瞧阿杏将吊带裙脱了,就穿着个**站在那里。

那模样,那身材,让他一时脑**起来,拉着她趴上来就使劲的亲。

阿杏咯咯的笑着,看他那手不知放哪儿,就拿着他放在胸上。

“你可真美……”

大牛不善言辞,说这句就算了不得了。

阿杏笑说他真会说话,大牛还当真了。

他就不知道这做小姐的十个有九个都会这样说,一是想要让客人早些完事,二就是奉承了。

军子哥带来的人,还让她叫哥,那还不得是个厉害角色?以后街面上出事也能有个照应,阿杏就是对他下面那东西不满意,可也得全心全力的服侍。

大牛就不懂这些,还以为她是真心的。

激动的抱住她就乱啃,那手也掐得用力,阿杏眉都皱起来。

看到火候差不多了,再这样弄下去,大牛非得还没进去就完事不可,就坐在他上头,一屁股下去。

跟着,刘长军就听到大牛一声叫唤,当即乐了起来。

“军子哥,那大牛哥是第一次?”有个小姐就在沙发上问,她最爱那第一次的男人,能来*****的可少得很。

她爱拿那白液来吃,说是能养颜。

这第二回的就不管用了,要头一回的。

“嗯。”

头枕在那阿妹的脑袋上,心想那胸还真够软的,等大牛出来,我也得进去来一次。

可没想跟大牛一块在那房里,那隔着布帘挺个屁用,要被揭开来瞧,刘长军可没那爱好被人观赏。

阿妹也想要刻意奉承,就抱着刘长军的脑袋,也不在意地些泡沫,让他能够很好的枕着她的胸,来回的搓着。

阿妹看那泡沫搓得差不多了,就让刘长军起身去冲洗。

头摆在那水池里,阿妹就被刘长军伸手掐住屁股蛋子,她就媚媚的叫了声。

“军子哥,你的手可真有力。”

“嘿,别的力没有,掐你下屁股蛋子有力得很。”

&n

sp;刘长军坏笑着将手就伸到裙里,这阿妹还别说,那肌肤还挺滑嫩,瞧着做这营生也没超过五年。

这方面,刘长军的经验比李小满都丰富,大牛就更别提了,被他甩到不知哪里去了。

这做得越多的,那皮肤就越糙,就是原来是细皮嫩肉的滑腻,到后来就成了晒过的桔子皮一样的糙皮。

这阿妹摸起来还挺顺滑,那表示年纪不大,做这行的时间也不长。

手指滑到那双腿中间,就不老实的抠扣起来。

阿妹夹着腿故做矜持装,就以刘长军的身份来说,这乡里的**妹他就是玩了不给钱也没啥。

在乡里街上玩得最窜的滑三,在他眼中不也没当回事嘛。

阿妹被摸着有些哪忍,她虽说做的时间不长,经验却算丰富,也曾在县里做过,最近才想来乡里投靠阿杏。

可刘长军跟李小满讨论过这手上功夫,李小满没教他神仙手,他也记不来那穴道,但这手法还是得了很长足的长进,他还借过《春事荟》去瞧。

哪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阿妹就算是老手,可跟他一比还差得远了。

就两根手指,捻抹挑摁,就让阿妹感觉到一种难忍的酥麻。

好在刘长军也没弄多久就收回去了,阿妹才吁出口气,帮他擦着脑袋让他回座位上。

将头发擦干,刘长军就有些奇怪,想那大牛要是头一回,他也挺厉害的啊,怎么还没出来?

这头都快洗干了,吹一下就能走了,他还能在里面做着,那阿杏这回遇上强敌了?

阿杏在呸!

她一坐上去没两下大牛就完事了。

她就有些后悔,虽说是小火机可也能用一下的,她这还是今天头一个客人,就想着能够来个红火。

谁知大牛真是中看不中用。

这就算了,她爬下来,将套子取走,大牛突然拉住她就说:“我,我,没那么差,你再让我做一次……”

嗬!

这还要面子了?阿杏想笑,不管差不差,你都得走了。

“头一次嘛,都这样,大牛哥别放心上,下次要来的话,我还在这里。”

大牛就跟她磨叽起来,说啥都想要再来一次。

真是要面子啊。

阿杏挤着笑脸跟他说不要紧,大牛说不成,他还能再硬起来。

阿杏就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又得罪不起,就在这床边陪着他说话。再强的男人,也得要几分钟的工夫才能再恢复,大牛憋着往下头使劲。

可那东西不知咋的,越是使劲越没反应。

他就拖着阿杏聊些七七八八的东西,不知咋的说到拆迁去了。

阿杏这就专注的听着,这事在街面上闹得挺大的,她也听说了,就还没个准信,这街上传得沸沸扬扬的,都说有啥消息来源,可也没个真,家里有亲戚的都往乡政府里打听。

那些人都不知道,事情还控制在极小的范围内。

这大牛能知道?

“哪能不知道,我那妹夫就在政府办做事,政府办你知道是啥吗?那是离乡长最近的部门,那地方消息灵通得很。”

阿杏睁着眼,跟着就眼睛一眯,媚眼如丝的拾起他那玩意儿,张嘴嘬起来。

心想军子哥带他来还真是有本事的,他妹夫在政府办,那消息多半是真的了,还能弄几个门脸房拿来养老?

嘬得几下还真就有点半硬不软了,大牛就再逞雄风,将阿杏压在身下做起来。

刘长军在后头都吹干头发了,跟阿妹在聊着天,瞧她那露在外头的半球也在着急的等那边完事,他好拉着阿妹进去。

“你们这儿……”

突然有人进来,刘长军就叼着烟转头,看是李小满,就忙堆着笑起来:“小满哥。”

李小满看他一眼,点头说:“坐。”

那些小姐都惊了,刘长军的地位在这条街上可说是说一不二,要人生就生,要人死就死,何况这帮做偏门的,都惹不起他。那大牛哥就算了,这位小满哥,一进来刘长军就站起来,那地位多高,她们都看出来了。

剩下那两位小姐就过来陪着李小满,左右各一位,拿着他的手就让他攀着肩。

这俩人模样都还成,身体都没挑。

做这行的,还能在**里做,只要不是太偏的地方,都还是能拿得出手的。

除非是那些人老珠黄还没退路的,像是在县电影院旁边那黑巷里的,都是四十往上的,做了半辈子的小姐,都快要歇菜了。价钱也便宜得很,一日十块钱,专门照顾那些上了年纪的老男人。

也有一些闲汉混混,身上没钱就跑过去花个十块钱找乐呵的。

那些老小姐好多身上都带着病,李小满路过都得绕着走,怕是她们来个空气能传播的病,那他吸一口气就完蛋了。

这边倒好,可跟他日过的女人比起来就差了。

咋说他在市里的会所都骑过大洋马了,对这些**妹一点兴趣都没有。

“大牛进去多久了?”

李小满来乡政府上班,有事出来,路过就瞧见刘长军的那辆车在外头,就走了进来。

还以为他俩都在里面,才张嘴问个他们。

“挺久了,有十几分钟。”

“嗬!难不成他还有些本事?”

刘长军就嘿笑:“难说,等他出来问阿杏就知道了。”

李小满掏出烟,刘长军就拿着火机双手捧上去。

“那边的事你要抓紧了,跟冯蓝配合好些,别丢人啊,就

是有些钉子户,也跟乡里多沟通,别犯浑,这事乡里抓得紧。”

“知道。”

刘长军认真的点头,他也想弄个长久的买卖来做,那木材厂,黄木匠跟崔文宗在做,他也掺不进去,赚那些钱也不能坐吃山空吧?就是有运输队,那跟接触的赵信岳波那些老板一比,嗬,那就差太远了。

“你看上这女的了?”

瞧刘长军拿手去半抱着阿妹,李小满就抬下巴。

“就等着大牛出来,我好跟她进去。”

“还轮班啊?我去瞧瞧。”

李小满起身就将门一推,就看大牛坐在床边跟阿杏说话,两人都光着身子。

“小,小满……”

“该走了,麻痹的,你是来嫖娼,还以为是来联络感情。草!”

大牛满脸通红,跟阿杏要过电话,就先出来了。

刘长军嘿笑:“厉害啊,你这都快创记录了吧?”

“厉害啥,搞了两次。”

大牛摸摸脑袋,就也摸烟出来抽。

李小满瞧着阿杏,她倒也很坦然的坐在那里,就是没穿衣服,她也半点羞耻感都没有,就是李小满说要现在日她,她都不会意外。

挺能稳住场面的女人,年纪也不大,脸蛋身材也有,不定啥时能用上她。

“刚你给大牛的电话是假的吧?”

“真的,座机。”

“把你手机号给我。”

阿杏走到床头拿出纸写了上去,递给李小满。

“他到底做了几次?”

“两次,加起来不到三分钟,剩下的时候都在聊天。”

李小满笑了,挥挥手就走出房间,看大牛还在那抽烟,就说:“军子还不进去?”

刘长军就笑呵呵的拉着阿妹进房了。

阿杏也换好衣服出来。

做这些的也不用洗,就拿个湿纸巾一擦就行,就李小满有那洁癖。要是洗的话,这生意红火的时候,一天都不知要洗多少次才够。

阿杏陪在大牛的身旁,她不知道李小满就是大牛口中的妹夫。

看李小满抽着烟那嚣张的模样,就知李小满才是三人中的老大。

大牛恨李小满,但刚被撞见了,他又缩了起来。

看到李小满,连话都不敢说,抽着烟闷头不语。

李小满也没话跟他说,就等着刘长军完事。他还要带他去见谭秘,拆迁的事不光是冯蓝管着,乡里也管着。

门脸房三天后就正式开始收购,他让文芸刘春仪统计了下,总共收了二十个,不能再多了,超过10%那就是警戒线,得防着。

鲁上涛谭秘还有王石都收了几个门脸房,他们都有计较,不能多收。

更大的利润在商业街做好了后的买卖,鲁上涛的亲戚要搞客栈,王石的儿子也要在那里卖工艺品。他们收门脸,好些是不拿来卖的,就等盖好了后按原面积补偿。

李小满也打算留下五个位置比较好的,一个拿来给柳嫔做客栈,剩下的先捂着再说。

其它十五个都打算卖掉,估计能赚个一百万上下。

刘长军完事得快,他也就尝个鲜,没想跟那阿妹细嚼慢咽的。

拖着腰带出来,刘长军就说先开车送大牛回家,李小满说不急,看了眼阿杏,就让大牛将电话还给她。

“凭什么?”

“我跟二妮说去。”

大牛耸着脑袋将纸片撕碎,也不坐刘长军的车,就自己先走了。

“你让我带他来***,就想抓他这把柄?”

“屁话,我是想让他知道女人的滋味,走这***的路,少去找赵秀英吴月芝。”

骂了句,就扫了阿杏阿妹她们一眼:“他以后要来,别做他生意。”

“是的,小满哥。”

阿杏听话的说,李小满就指指她,转身就让刘长军跟他去乡政府,谭秘在那边等着了。

在院门口遇到文芸就被她拉住:“老街那边下午就开始补偿了,我得过去。”

“我跟你去,你等着我,我带军子去见谭秘。”(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35章 一对狗男女 下一章:第137章 打飞机
热门: 我靠,被潜了 我在虫族吃软饭 大完美主播 冬泳 金蔷薇 有匪 乡村如此多娇 克星 无上神通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