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主仆一起上

上一章:第131章 把她拖下水 下一章:第133章 低下头去舔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林静那条黄色的睡裙像是刚从水里拎出来,都是汗渍,贴在身上,让她那姣好的身影一览无遗。:她那头波浪卷的长发也粘在肌肤上,像是刚蒸完桑拿。

手抚着细长的脖颈上,那手指还在锁骨上来回滑动。

她的双眼却瞅着李小满的驴玩意儿挪不开,心中仅有的理智顷刻间崩塌。

林静喝完那杯水就觉着不对劲,手握着画笔却半点都落不下去,望着那张素描,嘴唇却慢慢的干涸起来。

她倒不知道是喝了**,就觉得那杯水有问题。

拉开门要找黄冬梅算账,却还没挪出几步,就全身一软,像是火烧般的靠着墙就滑在地上,双腿间更是麻痒难当,强忍着不去碰那里。

可这哪能忍得住,走了几步,手就滑下去,一碰到那门户,顿时憋不住的动起来。

这还了得,那本就是将普通人三倍的分量都吃下去了。

再加上自家男人也有小半年没碰自己了,在床上怎生**他就不想做那事,早就憋得像是一口要暴发的火山,这一弄,就不管不顾起来。

弄得地上都洒了一滩水,这才稍稍有了些力气,半爬着来到保姆房。

勉强站起来,就想保持做主人的尊严。

谁知门一开,就瞧见那天遇到的男人,光着身子,甩着那鸟杆子站在那。

我的老天啊,林静那药劲一下就又涌上来了。

她脑子像是被啥击打了一下,瞬间就浑沌起来。

瞅着那跟马驴一样大的玩意儿,不知想的啥,就那样走上去,拿手一握。

李小满脑子可不笨,一看她,刚还听黄冬梅说过,就知黄冬梅要做啥。

他倒不介意跟林静睡,可他介意的是被人利用,顿时眼神凶狠的转头瞧向黄冬梅。

这位堂姨娘被他一瞪,就吓得魂都没了,蹬着床单缩在床角里。

“小满,我……我不是,我就想……”

李小满还想多骂她几句,谁知就感到下头一暧,那林静居然就拿着那驴玩意儿,站着就导进到她洞府里去了。

那种温暖拥挤的感觉让李小满骂也骂不出口,这日都日上了还能说啥。

林静那地方倒不够宽敞,到底是小半年都没经人事了,好在够潮润,李小满就托着她的腰将她放在床上,用力冲刺起来。

黄冬梅那药劲消退不了,可被李小满那一瞪,又有些害怕,这时就想要将功折罪,就帮他的忙,推着他的腰,帮他省力。

李小满也不亏代她,等这边日完了,就喝她一声,让她躺下,将她日了个痛快。

主仆俩都躺在床上,这药劲还没完全过去,那边都快要到点要接孩子,林静却连爬起来的力都没有。更是没法跟黄冬梅面对,李小满就更是了。

李小满抽着烟倒是冷笑:“你也不用觉得丢人,我这姨娘不还跟你男人睡过了吗?”

林静如遭雷殛,撑着身体就想要跟黄冬梅打架。

李小满也不拦着,看她抓着黄冬梅的头发在床上打起来。

这两都能算是成**人,在那床上搏斗,又都没穿衣服,瞧得李小满啧啧叫好。

就看林静伸出指甲往黄冬梅的**上抓出条血印,黄冬梅也不甘示弱的冲上去用嘴在林静的胸上啃了口。

林静跟着就用指甲掐住黄冬梅的腰肉,往外一拉,血花四溅,像是整块肉都要扯下来。黄冬梅疼得惨叫一声,就倒在床上。

可她到底是做过农活的,这手膀子有力,跟林静这种学艺术的大不相同。

一下就爬起来,一个下勾拳直接打在林静的下巴上。

林静脑子一震,差点就晕过去,还咬着嘴唇流出了些血。

这俩打得热火朝天,李小满就在窗台那往外瞅,看到林静男人在下面停车,就喊住她俩。

“你认识我家那位?”

林静一惊,李小满说看过照片。

现在这局面可真够乱的,林静和黄冬梅一起被李小满给日了,黄冬梅又被林静男人给睡了,她还是林静家的保姆。

李小满就穿起衣服先走了,林静不知咋想的,送他到门口说:“你想哪时过来就打个电话好了,这是我手机号。”

递上张名片,这林静还是市教育局的高教处的处长。

她年纪倒不大,就能做处长了?李小满也知道这处长就相当于科级干部。

但这种处长一般年纪都要三十六七往上了,林静连三十都没满。

那她男人很有能量?

李小满想着就被她在脸上亲了下,摸摸脸就进电梯了。

林静是想要报复她男人才这样说的吧?也不知姨娘这份工还能保住不。

坐电梯下楼,随便吃了碗炸酱面,就感觉消耗太大了。这到底是吃了**的两个女人,跟平常不一样,得花好些心思给力气去应付。

这晚上还有练如玉艳艳那帮女人,可真是够呛。

吃过面就在面店里坐着瞧黄港新闻,嗬,还真是巧,林静跟教育局长参加黄港师范的一座雕塑揭布的仪式,新闻里提到她是黄港师范的研究生。毕业后就去教育局工作了。

“那个林静你们不知道吧?她公公可是咱黄港的市长,她丈夫是财政局预算科的科长。”

嗬,这来头可真不小。

在政府办工作,李小满也知道这财政局各个部门,就数预算科最厉害。

相当于是副局长的地位了,更了不得的是林静的公公还是黄港市长,这可真是,啧啧。

想到把市长儿媳妇给睡了,李小满就有些兴奋的挺起胸来。

等琢磨差不多到时间就跑练如玉那边去了。

她都将那房间长租下来了,这点钱对她还不算个啥。

李小满房卡都能带出酒店了,他拿着房卡一刷,推开门就看仅有练如玉一人,他就挺高兴的。这可是省时省事省力的活啊,反正也能拿个十万一回,一个不比四个要强?更不提六个了。

“她们晚些过来……”

草!

李小满跳到床上,就穿了条秀衩,跟练如玉并肩靠在床上,瞧着电视。

这还播的是黄港的一些新闻,节目叫黄港纪事。

“你认识林静吗?”

“林静?你说黄市长家的那个林静?”

练如玉微微一愣,好奇起来,以李小满的层次怎么会问起林静来?

“就她,我把她给日了……”

练如玉脸一下就变了颜色,跟着就兴奋的抱住他问:“你咋日她的?”

“说来也是巧合,我就去她家做客,她一个人在家……”

李小满撒谎技巧已经天衣无缝了,就说他是在林静住那小区看到有人要调戏她,就见义勇为将人赶跑,她就请他去她家做客。

然后机缘巧合,不小心把她给日了。

“你骗谁啊,林静性子最是憋闷,谁都会被你勾引,她就不会。”

练如玉还真认识她,这政商场合见面得多了,还跟她打过交道,一块吃过饭。就是没深入接触,也听周围的人说过林静的性格。

她可不像练如玉这些人,见到驴玩意儿都不会走道了。

何况林静的丈夫黄镇海可是个厉害角色,要是让他知道李小满把他老婆给睡了,他还不得把李小满给杀了。

想到这儿,练如玉就浑身兴奋得发抖。

“你知道她丈夫是谁吗?”

“我知道,那又咋了?”

“你就不怕黄镇海找你?”

“他不也日了别的女人吗?”

练如玉瞪大了眼急忙追问,李小满也知道自己说漏嘴了,就胡乱编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你嘴里就没句实话。”

“你不也是。”

“嘿嘿。”

练如玉懒洋洋的拨弄下头发,在李小满瞧来有种慵懒的性感。

就将她的肩膀给扳了下,让她能靠过来,手就伸到她的上衣里摸着她那柔软的胸。

要说这练如玉的胸不算太大,可揉起来就有种极为古怪的感觉,也知她不是做出来的,可就是像是那胸不够真实。

手指在那樱桃上拨弄,练如玉就咬着嘴唇说:“我不问你林静的事了,你才日过,就不怕应付不了我们姐妹?”

“你们能有啥,我这要施出真本领,你们都得哭。”

“我就不信了。”练如玉爬起来,也不等艳艳她们来,就低下身嘬李小满的鸟杆子。

李小满也不客气,手在她身上游走,不时摁几下穴道,让她一下就感觉到了他的厉害。

“你说,你这手上是不是有功夫?”

练如玉推开他的手,忍着那涌起来的感觉。

“当然有,要是没有,你对付你们这好几个女流氓,还能忙得过来?”

“你才是流氓!”

练如玉白他眼,就将裙子给褪下去,里面还穿了条乳白色的秀衩,将她那浑圆滚翘着的臀部给衬得诱人至极。

她那脸颊也由于被李小满摁了血穴,而泛起了些红晕。

那眉眼处还到处都是媚色,一瞧就是骚情起来了。

李小满将她扳过来,就直接把裤衩给撕烂,她也不在意这个,反倒是吃吃的笑起来。

“你就野蛮,蛮得跟头牛一样,不过我喜欢。”

天生就是个浪物啊。

李小满很感慨,就是李庄那些婆娘,大多都长了张嘴,平常就是说得凶,真要干啥,那都缩回去躲壳里了。

练如玉说也说得,做也做得,浪还浪得,真是女人中的**。

将她扳过来,就双手摁着她那臀瓣,往前用力。

早就潮润了,手指头一碰就知道,她还能挡得住那神仙手?

捅下去就毫无滞阻,一下到底。

练如玉立时发出沉闷的吟叫,全身紧绷着。

李小满埋头苦干起来,还没五分钟,门就开了,惊得他差点一缩。

就瞧艳艳跟小琴进来了,一看他俩先弄上了,就笑嘻嘻的将包放下,就关上门跑上来。

“练姐,你太坏了,说着要等咱俩的,怎么能先就用上了,等小满没了力气还怎么帮我们?”

“要帮你们啥?你们俩这骚货,先在一边等着。啊……”

练如玉回了句,就被李小满弄得神昏颠倒的,在床上做划水状。

艳艳和小琴瞧得也浑身都烫起来,就不顾那么多,将裙子先脱了。

这天气热,这些少妇也都换上了裙装,个个都是薄纱短裙,要不就是淡色的套装,出门都得有个架势。

别瞧这些少妇好像都很清闲,好几个都在自家男人的公司里管账的,手头上有的是钱。

十万块一次,对她们连个零花钱都不算,只要她们玩得开心,就是一次给李小满一百万都不算个啥。

李小满也很卖力,将练如玉给弄得欲仙欲死后,就将艳艳给拉上床

,他也知道这次就三个。

一天应付五个女人,发射四次,基本上是他体力的上限了。

《春事荟》有保养的章节,李小满还记得,说是这要超过一天四次,那会很伤肾。他还学过些医术,也知道这得保养得当,才能细水长流。

所以一但有四次的那天,第二天基本上就不会日了。

好在今天也就是五个女人,发射嘛,两次就够了。

艳艳被他弄得有些忘乎所以了,在那里大声的叫着,像是要喉咙都喊破,被练如玉骂了声疯子,她还摇着屁股说就疯了,就要疯了。

小琴倒还矜持些,声音也不大放得开,被李小满弄得是全身舒泰,可还是忍着不咋乱叫,她就是像季敏一样害羞的女人。她家男人在这些少妇中算是混得最差的,也就是一千多万的身家。

跟她们混也就是想打通些关系,没想到会被练如玉拉上船。

这试过李小满的好,就有些受不住,就想着能跟李小满再来一回,才被艳艳拉过来。

李小满也知她害羞,可她那身体却是极棒,这些少妇也没哪个身材差的,平常都有做保养不说,本身也都是三十不到的年轻女人。

貌美如花,兼且平常都不常劳累,也没做啥重活,所以整个身体基本上还在最好的阶段。

但这小琴腰却很软,比练如玉都软些。

抱住她就想将她的腰给折断,她个头又矮小些,身子很轻,李小满就将她抱住站起来玩了那火车便当了。

这还是二妮手机里的视频瞧来的,她那是红着脸给他解释,差点就让李小满擦枪走火了。

“我也要!”

练如玉早就瘫住了,看到这幕还大声索求。

艳艳也爬起来要。

李小满就每人再弄了一下。

等到这都结束,都凌晨了。

抱着三位贵妇跑到浴缸里去冲洗,就在那里还逗弄了一番。她们倒是挺乐的,可苦了李小满,差点又要硬起来。

练如玉瞧他将那装了钱的信封拿起来,就说:“听老岳说你也做过些生意,不算缺钱吧?”

“多一个是一个嘛,积少成多。”

李小满白她眼,做这事就够累人的了,还不是答应了岳波,你还想连钱都不出?

练如玉知道他在想什么,就等艳艳和小琴先走了,拉住他,身体贴着他说:“你要再想做啥生意,跟我说一声,我朋友多,说不定能帮你。”

李小满瞧她说得真诚,就抱住她的腰说:“我先谢你了,到时真有需要我就来找你。”

“嗯。”

临别还吻了李小满一下,嘴唇贴着,练如玉都觉得像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

李小满找到刘长军时,他正在对面的夜市摊啃猪蹄,他都吃第二顿了。晚饭也就是在超市里买的盒饭将就的,李小满要他买的东西都放在了后备厢里。

看他过来就指着说:“你也来点?”

“来点吧。”

活动量有点大,李小满腰倒没觉着酸,就这肚子饿了。

“这边的小姐晚上都过来吃宵夜。”

刘长军往前头一摊抬下巴,这时间还早,出来的都是些平常货色,真是头牌的,还没下钟,要凌晨两三点才过来。

到那时,这边就会坐着一排的莺莺燕燕,有的想饱个眼福的就会提前赶过来,要上些烤串就在这里等。

真能带着头牌出去的,那少得很,不是那些头牌瞧上的,就是真的大老板大官,所以命好的话,能将这边二三十家会所的头牌都看个清。

李小满瞧那边还有几个模样像是拉丁人的女孩在吃东西,就歪嘴。

黄港还真够开放的,不单有马丽那种东欧血统的,还有拉丁人。

对拉丁人李小满就没啥兴趣了,总觉着她们瞧着跟东亚人有些像。

特别是黑头发的比较多,不像东欧那边金发美女满街都是。

啃着猪蹄,慢慢把精力回复过来,就问老黄最近在做啥。

“那家具厂还有些正当营生的,老黄就跟崔文宗做些木材加工,打些家具,也能赚些钱,就没以前那样赚了。我跟岳老板那边的人接触过了,这边也快要拆迁了吧?”

刘长军关心的是这事,听那边人说,这要拆迁拆得好,一辈子都不用愁。

“拆一部分,改造一部分,但大部分都要拆,你没听说这些日子因为那些门脸房的事还出乱子了吗?”

李小满想起赵瘸子的事就头疼。

有产权证,还要赵瘸子的身份证才能把产权都转过来,那上头可都是赵瘸子的名字。

他倒好,这一跑,赵半街的名气就更大了。

“嘿,那乱子,我听说了,我知道赵瘸子跑哪去了……”

“我草!”

李小满真想把一碗猪蹄都扣他头上。

“你咋不早说?”

“你没问我。”

刘长军一脸委屈,看得出李小满真发火了。

“他在哪?逃哪去了?”

“他逃个啥,他就在县里,东仙观那边住着。”

刘长军一说,李小满就拉起他买单,到县里就跑去找秦好。

秦好被拍开门,她那正睡得香,一瞧是他就咬牙,李小满也不知咋的,看她这满脸睡意的脸就心头一软,刘长军还没上来,他就抱住秦好吻上去。

嘴唇碰在一起,秦好先是一愣,跟着用力要将他推开。

&

nbsp;谁知李小满吻得更紧了,像要将她融化一样。

秦好挣扎了好几下,也推不开他,都使了重手,李小满身体抖了下,就硬没松开。

“你发什么疯!”

嘴一离开,秦好就怒道。

“就想嘴你。”

秦好愣了下,才擦着嘴沉声说:“你半夜过来就想做这事?”

“不是,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将赵瘸子的事一说,秦好就冷笑:“那赵瘸子就是听了消息,将半条街买下来了,那也是他的本事。他没犯法,你们能拿他怎样?”

“也不是没法犯,他至少指使赵飞把人砍伤过……”

能拿下半条街,就算是拿出真金白银了,也免不了有强买强卖的事。他在老家时,就因为补偿地钱的事,收拢一大堆的地,将村民给捅伤。

拿钱私了了而已,这要追究也能追究。

这老街拿门脸房就更是了,赵飞仗着是街上大混混,要有不肯卖的,恐吓不成,就让人上门去泼油漆,然后直接把人绑起来砍伤的也有。

这些事背后都是赵瘸子,他能没罪?

秦好这才跟李小满下楼,让他上了她的车,让刘长军回家。

“东仙观那边比较偏,我会叫人半路去汇合,也给韩当打过电话了,他也会带人过去。”

看李小满有些不放心,秦好就说。

“刚才你怎么不张嘴?”

秦好怒视他,他还敢提这事?

亲就亲了还伸舌头,真是个臭流氓。

自己莫明其妙的跟他睡了就算了,他还真以为是自己的男人了?

“你放尊重些,我跟你就是普通的工作关系。”

“那你以为我俩是什么关系?”

秦好咬着牙拿出甩棍,就用右手去抽李小满。

“你注意点,这在街上……”

李小满左右闪避不得,吃了几棍就喊起来。

“大半夜的,除了过城的货车,有什么人?”

秦好打得他疼了,才收回甩棍:“我告诉你,那天的事,你不要在外头乱说。”

“我是会乱嚼舌根的?”

李小满一说,秦好就一个急刹车,一脸冷意的说:“你别以为我不会怎样,我把你杀了,可有好些手段能够让人连你的尸骨都找不到。”

李小满背脊升起一股寒意,忙说:“秦姐,我就开开玩笑,你别当真。”

秦好哼了声,才重新启动车子。

半道就跟韩当和县局的警察汇合了,五辆警车一起往东仙观开。

快到的时候就将警灯熄了,以免那赵瘸子发现逃走。

这东仙观以前还挺有名的,后来嘛,由于信徒变少,大家都信佛去了,这边就慢慢的荒废了。但有县里的道教协会给他们钱,还能勉强留着门脸。

观里还剩下一个老道士,跟一个孤儿道童,赵瘸子逃到这里,肯定得带吃的过来。

秦好指挥着警察上去,李小满就在后头跟着。

那门都破了一半,连拍都不用拍,走进去,就分成三队去搜人。

没过多久,赵瘸子就被抓出来,他还挺凶悍,还打伤了个警察,被扳着膀子还想挣扎,李小满上去就冲他腰眼一腿。

谁没到没踹伤他,倒让他腿有些疼。

“他身上有功夫,你不成。”

韩当冲李小满一笑,就往赵瘸子的腰上一按,就看赵瘸子满头大汗的低下身子。

腿是瘸了,可这功夫可没丢下来。

秦好看人抓住,就回头要走,李小满跟她上车,她就说:“你跟上来做什么,不跟韩当的车回乡里,跑上来做什么?”

“没做什么。”

李小满突然伸手扳住她脖子,就将她拉过来,深深的吻在她的嘴上,没等她反应过来,就松手跑上了韩当的车。

秦好满脸通红,好在她这边黑一些,没人看到。

心里却将李小满恨透了,心想得找个机会让他好看。

坐车回乡里,刘长军也走了,也没办法回李庄,就跑到出租屋将就了一夜。

隔天还没起床,文芸就跑过来了,将他摁在床上,就跨坐上去,吻着他说:“抓住赵瘸子你立了头功,鲁乡长说要表扬你,帮你把编制给解决了……”

“啥?这就是说我算公务员了?”

李小满喜道。

“对!”

文芸抱住他,就用臀去挤他的驴玩意儿(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31章 把她拖下水 下一章:第133章 低下头去舔
热门: 长相思 天道殊途 人渣自救计划[快穿]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乡村艳妇 山野村色 小城畸人 乡村首富 山村一亩三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