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把她拖下水

上一章:第130章 枣林偷欢 下一章:第132章 主仆一起上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李水根被叫醒过来,很是不爽的披着大衣,先骂了李小满两句,听他一说,就精神一振。:这不想着办法让那些因为命案不敢来的游客能回来嘛,要那青石板真跟李小满说的一样,是啥明永乐年间给立的,那不就有个噱头了?

“你能看懂上头写的是啥?”

“要看不懂能把你叫起来?”

“那还废啥话,你去将李箭叫过来,跟老七也说一声,去他家枣林瞧瞧。”

黄桂花跑出来说:“这都凌晨好几点了,风大又黑,你那手上还有伤,要不等到天亮再去?”

“也是,这天黑黑的也看不清。”

李小满也劝,李水根这才回屋去睡了。

隔天一大早,这父子俩就先将李报国李箭父子给找过来。

“是有个青石板,我也瞅不出来是个啥,就没去理它,咋,还有个说头?”李报国让李箭给李水根倒了碗粥才说。

李水根坐在凳子上,就大声说:“我看是个文物,这才赶过来找你,到时还要把你那片枣林僻块地方出来做景点。”

“那我那枣林咋办,还能生枣子?”李报国瞪大眼说。

“是这样,七叔,爸的意思是村季会帮你管枣林,每年给你份子钱,这枣林平常还是您管,到时游客来了,应季的,就留着枣在上头,让他们摘。等过两年那枣林不成了,就全都砍了去,做成大的景点。”

李小满跟李水根早就想好咋办了,总不能让李报国这边亏了。

“小满还打算跟县里文物局的问一问,找个专家来瞧瞧,摸清些情况,看能不能算个大文物,到时还真就能做个好的景点。”

李水根喝着茶,说着话,看粥上来了,就不客气的舀起来。

“这倒成。”李报国想着没用做多少事还能拿钱,这管枣林村里肯定还得更开一份工资,就笑着答应下来。

李小满就让李箭跟李水根去枣林,他呢,由跑到县文物局去了。

这可真是个清水衙门,在乡政府办就听说,这文物局钱少事多,没几个愿意待这边的。真要挖出大文物,又不能往家拿,最多就拿些铜钱啥的。

这一年下来弄的外钱还没到一万的,比别的部门差得远了。

经费也不够,餐费啥的就别说了,都吃的盒饭。

这市文物局都没是清水衙门,这县里的文物局那招牌都快要掉下来了。

李小满跑进去就直接找主管这方面的副局长,一个清瘦的老头,戴着眼镜,眼镜脚还坏了一根用胶布缠着。

“啥,是有关飞龙升天的碑文?”

这叫莫晓宁的副局长一听就来精神了,这牛栏县文物不多,能有一个发现就多一分底蕴,县里还在会上说过要抓这个来着。

李小满跟他也打过交道,上次要搞农家乐,弄的那几个景点,也都是他过来帮参谋的。也不算是陌生,递根烟给莫晓宁就说:“莫局,我瞅那碑文还写得挺翔实,这要往外宣传,咱李庄还不得火起来?”

“呵,李庄都够火的了,我都去吃了几回农家乐,那竹鼠我现在想着还掉口水呢。”

李小满哪能听不懂他的意思,忙拍胸口说这次莫局下去,给抓十只八只的竹鼠,还都得是野生的,连皮都帮他留着,让他拿到县里找裁缝给做件披肩。

“我要啥披肩?”

“那嫂子不要嘛?”

莫晓宁这才笑着说下午就过去,李小满就给他留下电话,回政府办去了。

王石谭秘那边还都是满肚了的火,赵瘸子跑了,这事还得要给那些街坊交代,没想到他们会闹起来,赵飞现在还关着,死活不肯交出产权证来。

周云景亲自带队去搜都没搜到,家里,面皮厂的办公室都查了,也不知他放在哪里了。

李小满回来听文芸跟刘春仪在议论就说:“他会不会是放在车间里了?”

“你说是放在做面皮的车间?那怎么可能?那边很潮湿,就是晾晒的车间也都放不得,要是受潮那名字糊了算谁的?”

“可能是那赵瘸子随身带走了。”

她俩说的话,李小满都不同意,赵瘸子哪能随身带着,那一百来本产权证呢,赵飞跟钳子吵起来的时候,不就回去拿出来了。

“周所也是的,这平常不是挺能破案的,咋遇到那个赵飞就不行了?”

季敏难得插句话,李小满就冲她说:“那跟周所没关系,赵飞就是个滚刀肉,所里进进出出不知多少次了,能随便就认罪?又不是那些没见过警察的平头百姓。”

“那周所见过的混混还少了?”

季敏回了句,就低下头去打字了。

她那还有报告没写完,她不像文芸刘春仪能做甩手掌柜,她可支不动李小满。

张昭走进来听了一会儿就说:“那个赵飞有没有亲戚什么的?会不会放亲戚家了?”

“赵瘸子老伴不是死了吗?赵家也没啥亲戚,能放在哪里?”刘春仪说。

李小满就想起来了,他让滑三打听的时候,好像听说赵瘸子婆娘那边有个侄子是跟着赵飞做事的,这次周云景把赵飞抓了,面皮厂的工人就都回家了,会不会那个侄子把产权证带回家了?

一说起来,大家就说肯定是,刘春仪更是直接给周云景打电话。

“还真是在那小子家里,那小子也不是想帮赵瘸子的忙,就是想趁机把产权证带走,等到风声过去,他就从中赚一笔大的。”

常何在下午遇到李小满的时候拉着他在街边坐着就说。

“只要产权证找到,赵瘸子抓不抓到都不要紧了。”

“那是,政府到时补偿就按原来的价格,连涨都不涨,直接拿产权证到县房产局去过户,然后这边就将钱打到赵飞的账户上就行了。”

常何喝完茶就走了,那派出所事多,他过来也不是来找李小满的,就是遇上了。

李小满也就赶回李庄去了,莫晓宁带着专家过去,他得去陪着,李水根那手伤了,也不能随便活动。

br/>

莫晓宁就带了两位专家,这县里的专家都觉得这块石碑有来头。

“下面还有些碑文看不到,能不能挖下去看看?”

李箭要去搬锄头,就被莫晓宁给挂住了:“让他们来,你这一锄头下去,要是敲坏了碑文怎么办?”

李箭就摸脑袋傻笑,李小满让他去二妮家买些饮料过来。

这买饮料也有讲究,李小满在政府办才学到的。一般不会真买饮料,都是买矿泉水。这是为啥呢,一个是那矿泉水在要有电视台拍的时候好瞧些,一个是也不知这接待的人是啥口味,买瓶绿茶,要人家不喜欢喝绿茶呢?买瓶澄汁,人家就不喜欢喝澄汁呢?

矿泉水,还得要那些没啥味道的,这样就没人挑了。

抱着半箱矿泉水回来,这边青石板也都挖好,那两个专家也看得出,小时候就是在地里刨食的,拿着刷子一边刷泥一边就跪在地上,没半点架子。

莫晓宁瞅着碑文说:“这块碑叫镇龙碑,确实是永乐年间的,这下头写了有,就说的是这边发现有龙飞天的出现的事,这块碑算得上是文物。”

他还说了那写碑文的人在永乐年间还算是个官,挺有名的,李小满听过,李箭刘长军他们就没听过了,也记不住那人的名字。

等这碑挖好了,莫晓宁就让李小满叫村委会的人做些篱笆,把这边围起来。

“还是盖个凉亭好,这砖咱村就有砖厂,好办,就是外面上漆的事,军子,到时请两个油漆匠来,这也不是啥大事,两三万块就能搞定。”

莫晓宁自告奋勇说到时要提个字,被旁边的人都拿异样的眼神看他,他才一拍额头说:“小满的字比我好多了,到时让小满来写。”

“莫局,你这就客气了,我字写得好,可我没您有文化啊,这不讲究文化人才能题字嘛。”

拍莫晓宁的马屁,李小满也拍得得心应手,一个文化人,就让莫晓宁眉开眼笑,直说不算啥文化人。

晚上就在玲玲那边吃饭,李小满还真就去拿了些竹鼠给莫晓宁跟那两位专家,不是野生的,就是吴月芝那边养的。

野生的哪能送个十只,莫晓宁也不敢拿。

喝个酒足饭饱,莫晓宁就带人回县里去了,还说要帮这块碑申报成市级文物,李小满很感激的跟他握手,跟着就跑二妮家去了。

“市级文物算个啥档次?”

大牛也挤到二妮闺房里去,捧着碗饭,今天二妮爸妈都不在家,去二妮妈的娘家去了,这饭就是二妮做的,还算不错,就是他挤过来做个大灯泡也不嫌碍眼?

“就是市一级的文物,不算啥,咱宣传的时候,就说是文物就行了。到时把这也写到那村头的指示牌上去。”

李小满咬着块排骨,感觉二妮手艺还挺好的。

出得灶房上得炕床,可真是个好媳妇。

说了些话,大牛就看二妮瞪他,才抓着头出去了。

“我哥就是闲的,他要有个女人,就不会老往我房里钻了。”

“他要不是你哥,早让我抽死了,你房里只准我一个人男人进来。”

“那我爸呢?”

“你爸跑过来做啥?”

“我就是问嘛。”

二妮腻在李小满身上,这都快要高考了,让她腻着,又只能强忍,那感觉就像是一只看着满圈里都是母猪,偏偏被人拿绳给拴住的种公猪一样。

“你撩拨我火起来,就不怕我像你看的**里一样,把你给那啥了?”

“你敢,我就咬断你的鸟杆子。”

李小满汗毛倒竖:“这也是你看的片里的?”

“那可不,那片里咬下来还放油锅里炸了然后切片来吃呢。”

二妮看李小满脸白得像经痛就笑他:“你还真信。”

“嗬,你把我给吓惨了,看我不收拾你。”

双手去咯吱二妮,她就咯咯的笑着跳到床上去躲。李小满追过去,弄得她全身都是汗,就抱住她亲起来。

连汗都是香的,舔着她的脖子,她就笑笑的闪躲,那地方她也觉得好痒,舔多了还麻麻的。

在床上胡闹了阵,二妮父母就回来了。

“这快高考了,小满你也要复习一下,别到时二妮考上了,你涮下来就有得乐了。”

二妮爸直接揭门帘就进来,好在两人就坐在床上也没做啥。

“我不用愁啊,就是二妮,得要好好的补习。”

二妮爸摸烟摸不着,接过李小满递来的大双喜,就说:“都要抓紧,这事可大着呢,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这过不了的都不知有多少。”

“知道了。”

李小满应了声,就帮二妮认真复习起来。

回家时挺晚了,在村里又遇到那梦游汉,李小满就吓了一跳,也知道梦游不能叫,就小心的跑回家去。

“不能吧?”

李水根还没睡,跟黄桂花在院里说话:“你听谁说的?”

“哪不能了,人家大牛就瞧上赵秀英了,我听谁说的?我听二妮妈说的。”

李小满前脚进门就听到这句,立马火大起来。

大牛那边不说帮他找媳妇嘛,这就要找赵秀英?那黑娃还躺着呢,他这咋想的?不说赵秀英还是老子的女人。

跟李水根黄桂花打过招呼,就爬床上去了。

这叫啥事?想着就愁。

到隔天遇高考都没几日了,还接到练如玉的电话说让他去市里。

“练姐,真没空,我这要高考了……”

“你不在乡里做干部吗?”

/>

“我不能兼着啊?”

李小满声音一高,瞅着文芸瞅过来,就将电话捧起来去走廊上了。

“你咋知道我的电话的?”

“我不能问老岳?老岳还不能查到你电话?”

练如玉跟他打电话双腿都交叉着在磨蹭,这跟李小满睡过后,岳波咋跟她弄都没滋味了,一到晚上躺下去就想着李小满的鸟杆子。

“波哥能查到是,可练姐,我这上着班呢,你咋就打电话过来了?”

“你又没手机,要不趁这个时候找你,你都不知跑哪去了。”

李小满听她声音都狐媚起来,就抓头:“我真要高考,请个假不成吗?”

“不成,你把你练姐当啥了?想请假就请假?我还想让你加班呢。”

李小满回头看刘春仪都瞅过来了,就说:“那我晚上过去吧。”

把电话一挂,刘春仪就说:“你晚上晚些回家成不?”

“我得去市里,我那边不是说要申请市级文物吗?我跟县里的莫局长要过去攻关。要请市文物局的一些人吃饭……”

谎编得天衣无缝,李小满说完就一溜烟跑没影了。

“你信他去市里攻关?哼,我看他就是去市里找女人的。”

刘春仪跟文芸一说,瞧张昭进来,就闭住嘴了。

下午就跑到黄港去了,刘长军有种做龟公的感觉,就是人家送的是小姐,他送的是鸭。

“军子你放我下车就去买些东西,我给你列了表。”

刘长军拿过来一瞧,都是些日用品。

二妮家那小超市还是不够齐全,档次还很低,李小满咋说也是百万富翁了,得用些比较好的东西。

刘长军开车去超市,李小满就跑去找黄冬梅。

练如玉那边还得等到晚上过去,先找黄冬梅热个身。

门铃按响,黄冬梅就拉开门一瞧,先是一惊:“你咋来了?”

“姨娘,你就不想我?”

黄冬梅被他一说下头就热起来,哪有不想的,想死他了,可这事让她有些负罪感,特别觉着对不住黄桂花,哪还有胆子去找李小满。

何况这还没几天,这爬起床才看着下头的肿都消了,那胳膊还有被李小满用力掐着的淤青。

看到他,这心里就又有起了绮念,想着男主人不在家,那林静在书房里画画,要等到下午五点才去接小孩,这还有一个半多小时,跟李小满睡一回还来得及。

侧开身让他进来,就将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声。

食指被李小满抓住放在嘴里吮了下,黄冬梅这浑身就像是被抽干了似的。

这孩子可真是要人命。

李小满瞅着穿着红点睡衣的黄冬梅,也是心头发热。

虽说那日是被迫跟黄冬梅日的,但这位姨娘咋说也是个美人。

那衣服瞧着像是林静用过的,衣服有些短了,黄冬梅的小腹就露出一线来。

李小满不等跟她走到保姆房,就一手按在那小腹上,将她拉到身前,鸟杆子抵着她那**。

还没做啥,都能感觉到两人的体温在上升。

黄冬梅突的脑中闪过个想法,就对他说:“你先等等,我去外面一下。”

李小满就在保姆房里等她,瞧这边打扫得还挺整洁的,就知这位姨娘还是个挺会生活的人。

翻着衣柜,就瞧那里头放着套挺诱惑的内衣。

桃红色的,成一套的,就像那回到黄港步行街买的一样,想着文芸穿那艳色睡衣时的模样,心就热起来。

想等黄冬梅回来时,让她穿上。

可突然又想到个问题,她在这里做保姆,弄一套这样的睡衣做啥?

难不成……

李小满嘴角一笑,想这姨娘原本就不是个本分人,做人保姆还跟男主人搅到一起去了,那林静就是比她漂亮,可她也不赖,哪个男人,成天瞧着这家里走着这朵花,总有一天会忍不住的吧?

霍地又想到黄冬梅那孩子,该不会是那男人的吧?

要真是的话,那就搞笑了,弄半天姨父不光戴绿帽还帮人养孩子?

想着黄冬梅就回来了,手里拿着几颗在楼下成人用品店买的药丸,跑到厨房拿了水杯放下去搅成粉末状,等看那药粉都消失了,就用舌头舔了下,一试还没啥味道。

这就跑到书房去拍门,林静露出脸说:“怎么了?”

自打那天的事发生,林静就对黄冬梅很冷淡。

这要不是做了承诺都想将她赶出家了,硬留下她,就左右瞧着不顺眼。

“林小姐,你在书房里待了一阵了,我给你倒杯水。”

林静接过水,喝了口,倒没觉着味道有啥,就关上门了。

黄冬梅心咚咚乱跳的回到保姆房,就觉着舌头都干起来,有一股热流从她的身下涌出。

这药劲也太厉害了,那店主说是一颗就够了,我还买了三颗,我才舔一下就这样,林静喝了一口,这不得要人命了。

黄冬梅还在想着,双腿就夹紧,绷得笔直的。

李小满瞧她进来就倚着门在那不动,就上去双手往她臀上一托,跟着就是一掐。

黄冬梅整个身体都颤抖起来。

咋把他忘了,他还在这儿呢,喂林静喝那药不就想着他把林静给日了吗?

一想到这儿,全身就更烫了,像是有无数个小火炉在身上烧着。

臀被李小满给抵着,他也觉着不大对劲,瞧黄冬梅那满脸通红的表情,就是上次日她快要完事才出现。

现在就有了?她这也太骚性了吧?

见她骚情起来,李小满就一手抱住她,一手往她那胸上摸过去。

黄冬梅那睡衣里倒是穿了内衣,可就是一个前扣黄色奶罩子,下边都没穿,想是这样能够凉快些。

这天不是越来越热了,在乡下还好,这黄港市里就像是个大蒸笼。

在街上走着,多的是穿着小热裤的女孩,好些还就穿着短裙,连那秀衩都是布料极少的,根本就不怕风吹的时候被男人瞧。

“你咋热成这样?”

“我……”

黄冬梅被他一说,就更是难捺得很,双腿动着,突然想到还得给李小满留一颗的,这倒是忘记了,那到时他要是不日林静咋办?

“你不是……”

李小满突然想起秦好来,这黄冬梅这副模样,可不跟那天秦好吃了**时一横一样?

“我……”

“你是不是吃药了?”

黄冬梅夹着腿点头,李小满就白她眼,将她嘴给掰过来,想要帮她将药给抠出来。可一想,她都这样了,那药早就起效了,还能抠出啥来。

就抱住她,将她那睡裤给扯下来。

瞧她连个裤衩都不穿,真是骚到家了。

便往下头一阵抠弄,没几下,他就说:“你这下边都快像是沼泽地了……”

“你还说,快……”

黄冬梅急起来,李小满到不急,将她推到床上,就跑到衣柜前,拿出那套内衣问她:“你这穿给谁瞧的?”

“我……”

黄冬梅吱吱唔唔起来,这事可是她的秘密,怎么都不能说给李小满听。

李小满早就猜到了,就将内衣扔给她,要让她穿上。

黄冬梅这都快要火烧身了,哪还有劲去穿,好不容易将奶罩子扣上,就在床上吟唱起来。

手掌在身上到处乱摸,怕不比那发情的**还要夸张。

李小满就在一边瞧她表演,他还将那裤衩给她穿上了。

黄冬梅一手就往上头摸,一手就往下头抠弄。

不到两分钟那床上就湿得能拧出水来,也真难怪她出这样多的水,都快跟洒水机一样了。

李小满这时倒不着急日了,他那劲头过去了,就摸出烟来抽。

黄冬梅见他不过来,她可是急得都冒汗了,自家抠弄还有他那鸟杆子来做事好。

就是拿那黄瓜出来用,也没他那半分厉害啊。他更厉害的是那手,都像是乡下的神汉似的,一摸起来那都让人魂都没了。

“小满,你快过来,姨娘求你了……”

李小满抽着烟说:“不急,先抽完再说。”

黄冬梅幽怨的白了他一眼,她真是要被烧死了,可她也强迫不得李小满,她连下床的力气都没有了。

李小满等烟抽完,才走到床边,看她挪过来,一握住鸟杆子就搓弄得大了,要让它去钻那洞,就嘿笑声。

“你还真够急的,我说你好端端的吃那**做啥?”

“我是想将林静拖下水,我是将**喂给她吃的……”

她一说,李小满的下巴就掉地上了,心想你跟林静男人做就算了,你还给她喂**?

这还想着,门就被打开了,林静满身是汗的站在门口,目露凶光盯着李小满的鸟杆子(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30章 枣林偷欢 下一章:第132章 主仆一起上
热门: 向死而生 金玉满唐 乡村野和尚 想爱就爱 穿书后大佬们倒戈了 海边理发店 龙王弱小无助但能吃[星际] 横扫荒宇 兰陵缭乱2 妻子的外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