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枣林偷欢

上一章:第129章 吮得都湿了 下一章:第131章 把她拖下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那个王八蛋,这不是打着我吃不到肉,你也别想喝汤的主意吗?偏还奈何不了他,人家爸是县人大主任。:那可是高官,大领导,李小满都没见他的机会。

“这是误报,行了,你们走吧。”

鲁敬也感到很棘手,也不能说孙策啥,就摆手说。

那人嚅嚅了几句,就带着人离开了。

冯小怜脸色不太好,她起身要回家,李小满就说要送她。

“不用了,你送我回家想干啥?”

“就不许我好心吗?”

“你会好心?哼,太阳打西边出来吧。”

“喂,咱俩说啥也是两回共患难了,你对我好点成吗?”

“就不成。”

冯小怜不知咋的,平时她就是冰山,可遇到李小满立时就变大一号。别人跟她说话,她还能和气的回答,就李小满,她看着就想跟他吵架。

“那你注意安全,我担心那些人在半路上埋伏,你也知道的,这收人钱财,替人消灾。我看新闻这每年精神病人都有指标,要万一人家那边指标不够,要拿你来凑咋办?”

冯小怜被他说得腿肚子一软。

那新闻她也瞧了,就小脸煞白的说:“那你送我?”

“你刚不要我送吗?”

“我就不能现在要了吗?!”

李小满好笑的跟着她去收拾东西。

这快高考了,学校也就没安排晚自习了,冯小怜背着包,跟在李小满的身边。在路灯拉长的身影下,她有种别看李小满混蛋,但有时还挺可靠的感觉。

“孙策那孙子,等他回来,我替你报仇,哼。”

“人家爹是人大主任,你能斗得了?”

“那有啥,到时我也至少是县长了吧。”

“吹牛皮。”

这种漫步在时光下,并肩同行的感觉还挺好。

李小满就侧头瞧了她一眼,被月光跟灯光混合着照着,她的脸还挺美的。就是个性太冷了,说得难听就像是那茅坑里的石头。

“你看啥?”

“看美女。”

“哼!”

冯小怜轻咬了下嘴唇,就不说话了。

她知道自己很美,像是画里的仙子一样,从小到大,亲戚长辈的夸赞。男同学的追求,各种各样的奉承,真心的假意的她都听腻了。

可不知咋的,听李小满这样说,她心里还真跳了下。

“你家住观前小区?”

李小满一愣,站在小区门口,看着两个准备收档的水果摊。

“怎么了?”

“我有朋友住这儿。”

“哦?”

“嗯,蒋老师也住这里。”

“她是辅导员吧?你咋认识她的?”

“我认识她姐,她跟她姐住一块。”

“你是不是跟她姐……”

李小满一通咳嗽,差点连肺都搅和出来了,这冯小怜太能想了。

“我到这儿就行了……”

“至少送到楼梯口吧。”

“嗯。”

冯小怜怕他知道她家住哪户,可听到是楼梯口就安心了,一楼那么多户,你能知道我住哪户?

她还是低估了李小满的厉害,等送到楼梯口,就在楼梯口那等了会儿,看个模样热心的大妈走过来,就说:“婶子,我是冯小怜的同学,她把手机忘在学校了,我帮她送过来,可是不知道她家住哪户……”

“就三楼二号,你上去拍门就行了。”

这不就知道了。

知道就够了,李小满走出来,就撞到秦松,他拿着根烤串在啃,他马上被李小满给叫过来。

“今天不是补课的时候吧?再说,我姐好像把你辞了吧?”

废话,秦好喝了**跟李小满睡了,她哪还有脸面对李小满,还敢让他来帮秦松补课?

“辞个屁,你姐是觉得在家里补习不方便,让我在楼下帮你补。”

“你开玩笑吧?楼下咋补?这路线那么黑……”

“你他娘也知道我开玩笑啊?买烤串也不多买几串?”

秦松一脸无辜:“小满哥,你也是大混混了,还抢烤串?”

“我跟你说吧,这越大的混混,这口袋里越是没钱,走,对面冰店,你请我喝冰。”

秦松被掐着脖子过去了,秦好正要下楼,看到这幕,心就一慌,转身往楼上去。

后来转念一想,这李小满是四道河的乡干事,以后打交道的机会可能还有,总不能总避着吧?就吸了口气去追他俩。

“秦姐啊,我敲诈小松呢。”

李小满笑笑说,秦好就瞪他眼,拉着秦松说:“他来了,你就跟他学两节课,去喝冰吧?没带够钱?拿着。”

“要不秦姐一起喝吧?算我请的。”

李小满毫无廉耻的说,秦好就又瞪他一眼,跟着他俩后头进了冰店。

店里有个流里流气的青年在跟个面白脸嫩的少年说:“你呀,下星期就要跟着去收账了,你就是怕疼,你也要去纹个身啊,就你这样的,

那能吓唬谁?”

“哥,那真是很疼的啊,我听说上回有人纹身还感染死了……”

“草!出来混的还怕这个!”

那青年一拍桌子,李小满就冲他后脑就是一掌。

“公共场所,你他娘给我安静些,没看到谁来了吗?刑警队的,想进去了是不是?”

那青年刚脖子了扭要发作,听李小满一说,忙堆起笑脸说:“警察叔叔,是我不对,我马上改正错误。”

说完,拉着少年就走了。

“冒充警察是刑事罪知道吗?”秦好说。

“我说你呢,我有说我吗?他还叫我叔叔,小松,我瞧起来很老吗?”

“一点都不老,配我姐正好。”

秦松乱说,倒正中秦好的心思,让她那脸一下红了起来,跟着咳嗽声,就叫了冰沙和冰盘,把这尴尬给遮掩过去。

李小满也没事,就说起学校的事来。

“你说吧,那个姓孙的是不是混账?他追不上人家就算了,还要跟精神病院说是他家亲戚,让那边过来抓人,这都快高考了,要是人家发挥失误的话,那他能负起这个责任?”

秦松也大义凛然的说:“要我说就去把那个孙策给抓了!为民除害。”

“抓?能抓吗?人家老子可是人大主任。”

李小满发着牢骚,秦好就说:“你说这些做啥?你不是也看上那个女孩了吧?是叫冯小怜是吧?你就是送她回来吧?我记得她也是住观前小区的。她爸是黄港师范的老师吧?”

“姐,我想起来了,不是老师,是教授,中文系的教授。”

秦松拍着手说,他又想到冯小怜的模样了,那嘴角立时流出些口水来。

那倒也是,冯小怜那模样身段,就是和尚见了都得还俗。

她这还没到最要命的年龄段,要等十年过后,她那成熟的韵味出来了,啧啧,李小满都不敢想。

秦好看他眼神空洞的在那戳冰就知他在意淫,就将杯子一放要走。

“姐,你还真要让我跟他补课啊?他不也要高考了,这段时间还是别补了吧?”

秦松追出来说,秦好想想也是,就让秦松别乱窜了,你不也要中考了,赶紧回家去复习吧。

李小满等他俩一走,才拍着腿说:“娘的,都没给钱,结果是我买单?”

出来就看秦好还没走远,就追上去说:“秦姐,你也太不厚道了,吃个冰多少钱,也逃单?这跟谁学的?”

“咳咳,”秦好不好意思说,“要不我分钱给你?”

“那就不必了,我也是个男人啊,还能问你要这钱?”李小满拍胸口说,“就跟你打听个事……”

“孙策的事你别想了,他也就开个玩笑,这到县里说也是这样……”

“不是这个,我想问一问咱乡派出所上县里来抓人,人抓到了没,是一个叫赵瘸子的,你给打个电话帮问问吧。”

秦好这才点头就站在路边打手机。

李小满就看她在路灯下的剪影,浮想联翩的。

秦好跟冯小怜大不相同,她的胸大,冯小冷的胸小,她那制服穿上,就有种英姿飒爽的范儿,冯小怜要说像一座冰山,她就像是一座火山。

随时都能将男人给烧得体无完肤,李小满还掉进过火山口。

要不是秦好太厉害,他就想抱住她,将那警服扯起来,好好跟她乐一乐了。

“人没抓到,那个赵瘸子跑了,韩当带人追去了。”

秦好将手机一收,回头就瞪李小满一眼,她哪能感觉不到他那炙热的眼神。那事一次就够了,还想真发展成那不正当的关系?

那事她还费了好些办法才将手尾搞定。

回局里又要改原来存档的记录,送过去又要重新说明,贴在那包**上的纸也要重新贴过。

那天晚上她都忙死了,还疼死了。

那胀痛的感觉就像是熬了夜盯梢没吃东西一样,胃里都是气。

“那人可做了个大事,”李小满左右无事,就跟她边走边将乡里的事说了遍,“要人抓不到,这拆迁改造就难办了,那些街坊还会跳出来乱说话。”

“那倒真是麻烦事……”

秦好随便的说了句,就看前头一辆轿车开过来,便抬手去打招呼。

那辆锃亮的黑色轿车就停下来,然后就瞧车窗打开,一个徐娘半老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跟她招手。

“好了,你回家吧,我还有事。”

看到那女人,李小满就掉头想跑。那是杨素素的母亲,县委秘书长柴清云。

也不知这位柴秘书长找秦好什么事,两人有些八竿子打不着。

看她就想到杨素素,心里有些想要去市里找她了。

回李庄,赵秀英在村口就将他给堵住。

“那边造纸厂说我们的砖不合格,要把货都退回来,小满,这可是一万多块的货啊,你说该咋办?”

“为啥要退?是真不合格还是……”

李小满吃了一惊,难道赵信没跟那边说好?

“哪能不合格,都按他们提供的规格做的。”

赵秀英为这事都急得团团转了,去找李水根,李水根也只能骂几句娘,他那手上有伤,这买卖又是李小满联系的,他能出啥主意?

可这到底是两家合伙做的事,他就让赵秀英来等李小满。

“那咋说不合格?你跟他们签合同了吗?”

“没签……”

/>

“你咋没签合同呢?”

李小满急了,这没合同咋跟那边说?

“我以为你介绍的,都信得过,所以就……”

“你等着,我去找他们。”

跑回去给赵信打电话,赵老板就笑:“我帮你问问吧,你咋也不签个合同,这一万块砖才多少钱的事,我可不会黑你的。”

“那是,赵老板可不会在意这些钱。”

在家里等着电话,李水根走出来说:“这靠关系做事还是不牢靠,好在也就一万块,要钱多了那咋办?”

这一块砖也就四毛钱,一万块也才四千块钱的事,李小满想清楚,也就不着急了。

赵秀英急也不是急这钱,她可不在意这四千块钱,而是那边的态度,这还要合作呢,那边哪能突然卡起来。

“是下边一个工头出的主意,就想黑这四千块钱。”

接过赵信的电话,李小满就回来说,赵秀英忙松了口气。

“我就说肯定是下头的人做的事,他一个大老板,几千万身家的,能黑这钱?”

李水根说着就拿出烟来抽,被李小满夺走。

“不说戒烟吗?咋又抽上了?”

“你这娃,我就爱这口,你还管着凶。”

李水根看着烟被夺走,急了起来。

“抽吧。”

李小满将烟抽出一根,掐掉大半截,扔过去。

“草,这是烟屁股了。”

赵秀英看天都黑透了,就要回去,李小满说跟她过去。

半道上就抱住了她,一通亲摸。

这也许久没得碰了,赵秀英本性也是个骚性的,一摸那就浑身烧烫起来。

好不容易进得院里,就拿出块布要在院里就日。

“进屋,这院墙矮,要被人扒墙头瞅了,我倒没啥,你就不怕被人说?”

赵秀英媚笑声,就拉着他进屋去了。

李小满将她抱淄往床上滚落去,她就穿着件单薄的汗衫,那奶罩子都能瞧见。

在乡下没那么些讲究,看就看吧,还能吃了人不是?

可这就让李小满饱了眼福了,想着她那时洗澡的模样,心思就起来。

抱住她一通啃,将那汗衫一扯就下来,露出那对傲挺的胸部。赵秀英年纪还年,那胸虽大,但大半都挺着,不像东婶,那胸都快像块面饼挂在那里了。

将裤头给扯下来,往下头一摸,就扯起丝来给她瞧。

“还不都怪你,来得少了,我这难得能碰上你,就想要了……”

“我忙嘛。”

“知道你忙,这不快要高考了嘛,我还想着去月芝婶那拿些蛋给你补身子。”

“村里不是杀了头老牛,我让那边把牛鞭留了。那蛋能补啥,这才是补身子的好玩意儿。”

“你想补啥啊。”

赵秀英柔媚的一说,就抱住他亲吻得他全身都发热起来。

到底是最先日上的女人,赵秀英跟他也日的次数最多,配合起来也最好。

双腿往那腰间一盘,就将她给托在怀里,让那鸟杆子能够很好的深入下去。

她就发出一阵银铃般的浪笑声,都算得上老夫老妻了,哪还有那些顾忌。

听她那媚笑,李小满就有种想要将她揉进身体里的感觉。

这可怪得很,就是文芸柳嫔她们都没有过。

二妮还没跟她睡过,也不知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

两人在床上捣弄得好一阵才算完事,赵秀英也不让他在这边睡,就要高考的了,事情还多着,就放他走了。

李小满往家里走,半道上突然想去枣林那边走一趟,就摸黑过去。

来到这边拾起一颗枣,他就想,这枣要弄干了,再弄些蜂蜜下去,做成蜜饯不知会不会更好卖些。

现在有些客人又回来了,那命案的事,也跟李庄没关系,弄明白这客人就会回流。

这把枣扔到嘴里嚼了几下,就刚要转身走,就看到玲玲在枣林里想是找啥东西。

心念一动,就坏笑着偷偷摸摸的摸黑到她身后。

“怪了,我的钱包呢,记得就在这边掉的啊……”

李小满突然扣住玲玲的腰带,往下一扯,就将外裤裤衩一块扯下来。

玲玲吓得一时呆淄要张嘴大声叫,李小满赶紧抱住她,在她耳边说:“是我。”

“你把我吓死了,你啥时过来的?”

“我早过来了,你跑这边做啥?”

“我去河边想问那边摸鱼的娃买些小鱼条,过去炸了做道菜。回来过枣林就把钱包掉了,我回店里才想起来,这回头就来找,都找一个钟了。”

玲玲说着感到下头有些凉就想拉裤头,被李小满用脚踩住了。

“你做啥啊?”

“别拉了,就在这边日一趟。”

玲玲顿时脸红起来,她先前就在家里用那木夫人捣弄了一回了,早吃了个半饱。对这事也不大要求,看李小满又说要跟她做,她就有些扭捏。

“你还矫情呢?快过来。”

李小满找了处干净的地方就喊。

&nbsp

;那大花狗好像被七叔带回院里去了,这都没枣了,再放她在这儿也没用。

玲玲扭着屁股拎着裤头过去,就被李小满给抱住,在她嘴里给亲了个响。

“这边咋能躺呢,地上都是虫,还有蚂蚁,你没想起来,前些年那被蚂蚁咬了的喜婶?”

“哪能没想到,我这不用脚把地都抹了下吗?还拿手电照了,看到没蚂蚁才叫你过来。”

玲玲屁股是个自然翘,就往直了,那屁股蛋子都像是两个白馒头似的。

她穿的也没是汗衫,这要做买卖的,不能瞎穿,穿的是一件t恤衫,那下头还挺空,都是她**挺起来弄的。

李小满瞧着就心里一动,抱住她先从下头伸手进去,按住那**一通摸了。

被他揉得厉害,掐得又紧,玲玲就有些受不住。

就想脏就脏些吧,可没等她坐下来,突然一只老鼠从下头钻出来,李小满也被吓了跳,别说是她了,差点就叫出来了。

李小满拿手电往远处照才看到那边有几个鼠洞。

“再找找。”

抱着她就在枣林里找地方,这还真有块干净的地方,那里是一块大青石砌着的,看着就干净。那蚂蚁啥的,也不会跑到这边来。

可那老鼠把玲玲给吓着了,说啥也不想在这日。

“你咋就没个利落的,就在这日。”

李小满扯着她就抱下来,让她那屁股蛋子压在他的鸟杆子上。

玲玲背对着他,刚要起身,就被他用神仙手给弄得起潮了。

身子顿时一软,靠着他就没了力。

那胸被从后头捂着,将奶罩子也扯了下来,就这样揉捏,玲玲连半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店里的生意好些了吧?”

“好了些,可还没到以前的一半。”

玲玲回他句话,就感到腰里被他的手给掐了下,顿时连脊梁都松垮下来了。

她心性倒不像是赵秀英,先前做小姐更多是觉得赚得轻松,不大喜欢做这事,可也不反感。可自打遇到了李小满,那心里的欲念就全都喷发出来了。

就像是这回,虽说不大想做,在家中就先用木夫人弄了次了,可他那手一摸上来,她就没了反抗的念头,一时心里全都是想要让他用那鸟杆子来解痒的心思。

“你那手到底是啥,怎么一摁我就……”

玲玲说着就被李小满的嘴给堵住了,她嗯嗯啊啊的回应着,转过身,双手搭在李小满的颈后。

李小满摸着她那雪白的大腿,就想这回要等一等,要让她真来个大潮水,才能进去。

玲玲被吻得神晕颠倒,光是一个吻,一个摸,就让她差不多要上西天了。

这样吻了大约有十分钟,玲玲吃不消了,她主动说:“小满哥,你太坏了,你赶紧吧,我这被你弄得心里空落落的,要死人的。”

“那哪样才不死人?”

李小满一脸坏笑的问,玲玲就拿粉拳捶他。

“你知道的,就是……你……哎呀……”

她也不说了,拿着他的鸟杆子就自己来。

一股饱满的挤压力,让李小满全神一震,跟着就冲刺起来……

两人躺在这青石上都没了力气,李小满刚才应付了赵秀英,回头就跟玲玲日,早就累得不想起身了。

也不怕有人来这里,李报国李箭这大晚上的都不会过来。

这边又偏,玲玲就是敞开喊也没人听得到。

等休息了十多分钟,李小满撑着手要起来,就突然感到手掌像印着些啥东西,心中一发毛,想不会真是那咬人的大蚂蚁吧?

喜婶那时被咬了,那脖子手背还过敏,整个红成一片,跑卫生所可治了小半个月才好。

这全身**的那不得……一年了?

吓得他跳起来,就拿手电去照那青石板。

这一瞅就不得了了,李小满一下就愣住了。

玲玲就趴过来问:“你瞧啥?”

“这块青石板有来头。”

李小满吸了口气说:“你瞧,这上头写的。明永乐年间,曾在此发现龙骨一具,还发现有飞龙升天的现象……”

“小满哥,你能看懂这上面的字?”玲玲惊道。

“我不会写大字吗?我在练字的时候,各种古文体都练过,这上面写的是宋体。”

明体文就是继承宋体来的,但也有所发展,这碑文写的又是文言文,玲玲看不懂,李小满却能看懂。

他就想将这青石也做成个景点,那农家乐不也多了个看头吗?

想着就拉起玲玲回去,他是挺兴奋,玲玲还没休息好呢,走没几步就脚一崴倒在地上。脚倒没伤,手掌擦着地上的石子破了皮,李小满就将她背起来。

“小满哥,你高考完就要跟二妮姐成亲?”

“嗯。”

“那你还会跟我……跟我玩吗?”

“会。”

“那你不怕我跟二妮姐说?”

“你又不傻?”

玲玲有些生气的掐他脖子,摇了几下,就走出了枣林。

这钟点卫生室也没人了,就将她背回屋,赵秀英还叉着脚在床上舒气,看他背着玲玲就知他做了啥。

“这脚就磨破皮,小满哥人好,才将我背回来。”

&

nbsp;“擦点药酒。”

李小满将药酒扔给赵秀英,就回家去找李水根了(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9章 吮得都湿了 下一章:第131章 把她拖下水
热门: 村女凶猛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神控至尊 和影帝捆绑热搜后我红了[娱乐圈] 禁欲老攻总想宠坏我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 乡村直播间 我在古代直播教书发家 东北小老板的南方媳妇 春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