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吮得都湿了

上一章:第128章 窗台前搞 下一章:第130章 枣林偷欢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鲁上涛在办公室里发了通火,谭秘被骂得狗血淋头,又说那赵瘸子是怎么来乡里看大门的?谭秘说是王石让他来的,王石就又被叫了骂了顿。:他也委屈得很,赵瘸子是老战士,转业后部队那边就让乡上照顾,一直没能顾得上,这都隔了十几年,才想起他,就让他来守个大门。

谁能想到他心机这样深,守着大门还想着弄消息闹钱。

“这就是政府办工作不够仔细,怎么别的乡就没出这事,就咱们出事了?”

王石被骂得抬不起头来,鲁上涛又将周云景叫来,让他将赵飞赵瘸子都抓起来。周云景说让韩当带队去县里抓赵瘸子了,尽量让影响保持在能控制的范围内。

“那些赵瘸子弄的门脸房要全部拿回来。”

鲁上涛气得够呛,一口气差点都没喘上来撅过去,谭秘就把李小满找来,让他给鲁上涛**。

按得几下,鲁上涛才喝了口水继续说话:“你说老王你,也是老机关了,这就没长好眼,让赵瘸子给渗进来了?这还是没开始公告说要改造,要是公告了,这就都没办法能挽回了。”

王石立时下保证说要将乡政府里的人都排查一遍。

鲁上涛挥挥手让他走了,就享受在李小满的**中。

这酥骨手一按,他就闭上了眼,那滋味,比他跟刘春仪干那事都要舒坦。谭秘瞧着就先出去了,心想小满倒是有这手艺,要不乡长还不知要骂到什么时候。

等鲁上涛睡着,李小满就也退出办公室。

“那赵瘸子你去派出所盯着,看抓到了没,要没抓到,你就帮着审那个赵飞,用些手段。”

谭秘冷着脸说完,拍拍李小满的肩膀走了。

李小满欢呼一声,就跑派出所去了。

周云景刚回来,就看他过来,忙问是不是乡长又有事,听他一说,就皱眉:“应该能抓到人,不过那赵飞藏着的产权证不肯交出来,你过去看吧。”

赵飞手中绝对不止那些产权证,要去县房产局把这门脸房先拿下,也得要他手里的产权证。李小满就跑到拘留室去,看赵飞在那里跟个警察说话,一脸没事的模样,就上去一拍桌子。

“你还有什么没交代的,现在交代还来得及,要不然等把你老子抓到,什么都晚了。”

赵飞已经是死猪不怕开水烫了,都到这地步了,再交出来,那不等于把主动权都交给乡政府那边了吗?他怎么说也是个滚刀肉,小时候就常来派出所,这都家常便饭了,哪是李小满一两句就能吓住的。

“你少吓唬人,我就不知道什么产权证不产权证的,我就那几户的,都让韩所给缴了去了,再多也没有。”

赵飞昂着脑袋,那位警察就说:“老赵,你还是把产权证交了,省得吃苦头啊……”

“哼,能吃啥苦头,哪不成你们还要屈打成招?”

“打就不会,饿你两天的你咋办?”

警察说着就让李小满跟赵飞说话,出去拿烟去了。

这是他给李小满单独和赵飞处一室的机会,那出了啥事,也跟派出所没关系不是。

“你眼皮子倒挺杂啊,刘长军滑三你都使得动,可你能拿爷我咋办?”

赵飞浑不吝的抬着头,李小满就拿起桌上的本子砸过去,正好砸在他眼窝上,顿时就让他眼睛飚出血来。

“你敢打人?!”

赵飞捂着眼睛都有些怕起来了,这都出血了,天晓得这眼睛是不是毁了。

“我打你怎么了?你算个屁,这事已经闹大了,县里要派人下来调查。你那些门脸现在卖了,那还能回本,别等到县里低价回购,到时你连本钱都要烛进去。”

赵飞冷笑声:“他们敢那样做,就不怕那街坊前闹起来?”

“要闹也是冲站你先闹,你没被人打成肉酱都算好的了,难道还真就指望着这些门脸房赚钱?赵瘸子弄得一回,还弄得二回?现在乡里还说要将前几年那田里的补偿款给弄回来,你们黑的钱一个子都不会拿得到……”

赵飞咬牙说:“那你也别想从我这里拿到产权证。”

“嗬,承认那产权证是在你手上了?”李小满笑说,“那就成,我让警察去你家搜……”

“你以为我会放在家里?”赵飞又笑了。

“那也要搜不是?不过你说这话就表明放家里的机会不大了,放心吧,警察还会查跟你关系近的人。”

从拘留室出来,李小满说听常何说:“就按个寻衅滋事的罪名,来个治安拘罪,有十来天,还不能查个水落石出了?韩当跑县里去,那赵瘸子又没人通风报信,绝对能把人拿到。”

周云景看了李小满一眼,他就将在拘留室里赵飞的话说了遍。

“搜查证拿到手就去查。”

从派出所出来就去给谭秘汇报,谭秘抿住嘴想了半天才说:“你也跟着去查那产权证,要能拿到手就先拿回来。”

李小满不知谭秘要做啥,这产权证也得先放在派出所那边吧,拿回政府来,难不成真就把房子没收了?

那赵瘸子父子可真就白干了。

回到政府办,其它人都走了,就刘春仪还在那等消息,她比文芸可热心多了。

“我琢磨谭秘会不会是想要拿那些产权证来稳住人心?”

“啥?不都闹起来了,还能稳啥?你没听到外头都把赵瘸子叫赵半街了吗?”

刘春仪掩嘴笑说:“管他半街还是半城的,这产权证拿到手,就会跟街上的人说,这事乡里会看着办,那赵瘸子绝对不能瞎赚,也就让人不会胡乱转让门脸房了。”

“这倒是,不过咱们手里有多少了?”

李小满还惦记着自家的赚头。

“有十来间了吧,补偿款也就七八十万吧,能赚个四十来万。”

文芸跟她没事就在老街那边转,这还是硬磨到了些门脸房下来。

“这样就成,也别太贪心了,不然鲁上涛那边等补偿起来一查,咱们都得糟糕。”

李小满跟她作别就回

李庄去了。

李水根吊着手臂在屋里做死鱼,李箭跑过来帮着收拾院里的东西,黄桂花跟二妮在台阶那装着大枣。

“我说你这脑子咋长的?这就换个包装就能卖上贵五倍?你以为那城里人都是傻子?”

“你懂啥,那竹鼠不也比月芝婶那卖得贵一倍吗?这在城里叫伴手礼。比竹鼠还好卖。这对他们来说就是个零碎钱,买个零嘴来吃,能在意多少钱吗?一两多点正好,多了那拿着也沉。”

李箭看李水根又要说话,就忙说:“六伯,你这受了伤,少动气为好。”

“这枣可都你家的,你被人拿来转手就卖出五六倍的钱,你就不眼红?”李水根看他说。

“能眼红啥,这是小满的本事。”

说着,他又瞧了眼包枣的二妮,心想李报国说的,这李小满是为二妮着想,不然他肯定不会动那个脑子。

这二妮家也不知哪来的福气,这女儿还没过门呢,准女婿就前后的帮衬,早晚这家得越做越大了。

“我哥回来了,他晚些过来找你。”

大牛?

想那夯货,李小满就脖子疼,隐约记得小时候跑去找二妮的时候,就被他用大手拍后颈,拍得用力死了。

说着,大牛就过来找她了。

大牛个头快有两个二妮宽,一米八五的身高,虎背熊腰的,说是在县里做泥瓦匠,李小满以为就他这块头,看个场子都行。

他年纪比二妮大了六七岁,从型护着妹妹,要不瞧李小满跑到县中读书,又在乡政府做事,他是打死都不会让二妮嫁他。

这李庄,除了刘长军谁都怵他。

刘长军单挑也不是他的个儿,就是刘长军比较狠,打起来往死里去,还会动刀子,所以算是半斤八两吧。

“叔,婶,箭儿,小满,妮子,妈让你回家去了。”

“还回个啥,就在咱家搭个筷子,你也留下来吧。”

李小满说着就跑灶房里拎出只活鸡来:“帮把手,把这鸡给理了,晚上就吃这个。”

“好咧。”

大牛倒是爽快,跑灶房烧开水,黄桂花瞧着就笑:“大牛,咱家可没闺女嫁你啊,你这忙活,我最多也是帮你物色看哪家的闺女合适。”

“婶,瞧您这话说的,我哪能想着找媳妇的事来帮你家的忙,这不小满叫上了嘛……”

嗬!

李小满心想这士隔三日当刮目相看啊,这大牛哪来的好口条,连这些话都会说了。平常不都一对牛眼抬头看天,谁都瞧不上的模样吗?

“你对二妮好些。”

大牛跑到李小满跟前低声说,“不然我饶不了你。”

“要你废话,我还能对二妮不好?她的好我都记在心上,这辈子往后要百倍还她。”

“这就好。”

大牛蹲下来就拿过些枣来装,他那手指上的功夫差得远了。二妮跟黄桂花都做惯针线活的,那小塑料袋一倒进去,多少重量都不用称,然后掐着口尾指勾住彩线就绕上几圈,打个活结就完事了。

他在那里两只手都忙不过来,还老拿称去称多重。

“你就别添乱了哥,你去看灶台的水烧好了没,帮小满去杀**。”

二妮将他推开,这就存心来捣乱的,看他就犯愁,这还没办法集中精神了。

“这快要高考了,你还绑个啥,等你考上了天天都能绑。”

大牛没答应她,接过她手中的塑料袋就说:“要不你先回家复习功课?”

“再复习也得吃饭,我琢磨二妮考大学是没啥问题的了,就是考哪所大学的事……”

李小满将那活鸡踢开,走到大牛跟前说:“她想考师范,黄港师范的分比较高,得看今年的录取线是多少。”

“你要考黄港师范?”大牛一惊,“那可是好学校,你有把握?”

“没把握也要试一试嘛。”二妮脸红的说。

她那时说了要考那学校,后来想着有些后悔,可又嘴硬,死活都不肯说考别的。她这几天做**,成绩倒还成。那都是往年的卷子,李小满做自然是轻松,他还能帮她改卷子。

水烧好了,李小满就和大牛将那鸡杀了。

李箭要过来帮手,被他俩赶开了,杀只鸡都三个男人,那不让人笑死了。

吃过饭李小满就跟二妮大牛去他们家了。

翻开去年的试卷让二妮,李小满就在院口舒食。

“二妮要能考上大学,你俩就要成亲了吧?”大牛走出来问。

“嗯,咋的?不舍得?咱俩家也不算太远吧,你时常过去看二妮不就成了。”

大牛抓头:“我是想到我的事,我这边还没着落……”

“那能怪谁,还要怪二妮没帮你相好对象就自己先结婚了?”

李小满一说,看他要抓狂就跳出几步,笑说:“我帮你瞧瞧吧,要有合适的,我就给你带过来。”

“那成。”

二妮被李小满抱住,嘴就堵得严严实实的,舌头绕进去乱转,将她的舌尖给磨得都快起皱子了。下嘴唇也被他给叼着,吮得都湿了。

不光门帘放下来,连那门都关了起来。

二妮的上衣被弄得皱巴巴的,李小满的手伸到里头就揉她那**。

这样抱在身上,背靠着床沿,肚皮都皱起来,李小满去掐她的皮子,她就说:“讨厌,你瞎闹个什么。”

“这咋叫瞎闹呢,你没听过吗?掐皮子生儿子……”

“你瞎编的,我才不知。”

&n

bsp;就隔着裤子她都能感到那抵在她腰间的硕大鸟杆子,想着就拿出手机给他放视频。

“你还存了这个?”

李小满笑吟吟的问她。她放的是一段截取下来的**,她让在工厂里的姐妹给存进去的。就想回来吓吓李小满,谁知李小满根本就吓不住。

他在乡里录像厅都瞧过好几回了,刘春仪那台电脑里也有。

就她到政府办后拿东西拷进去的,就没跟她瞧过。

二妮放这东西,李小满以为她骚情了,就拿手要脱她裤带,她摁淄说不要。

“那你放啥,我瞧着都快要爆炸了,你还不让我试试?”

“谁要试,等你跟我成家了,你天天都能试……”

说到后来,二妮耳根都红了,将头贴在李小满的上臂上,一脸的红云。

李小满嘿笑声就抱住她,将那鸟杆子掏出来,让她帮嘬。

“先拿水洗一下。”

二妮跑去拿了口盅的水,将水倒在鸟杆子上,洗了个干净,才帮他嘬起来。

她瞧的**不算少,就是生疏,可那舌头却也有种难以明言的刺激。

趴在地上,那屁股蛋子撅起来,也让李小满瞧得更加的心动。

手伸过去,要滑进她的臀缝里,被她拍开后,就摸着脑袋在笑。

“摸一下也不会怀孕。”

“你就成天想着做那事,我帮你嘬还不成了,你还要……”

二妮握着那鸟杆子瞪他,跟着就小嘴一张,整个吞了下去。

李小满浑身一激灵,就想二妮可真够厉害的,这才叫要人命了呢。

跟着二妮就感到嘴里一烫,抬头就怒瞪了他眼,跑去将嘴里的东西都吐出来,又跑到外面去漱口。

李小满就拿着桌上放着的水洗了一下,起身就穿好了裤子。

二妮跑回来,就掐他腰肉。

“你咋能弄到我嘴里面……”

“我没控制好,下回不会了。”

“还有下回,哼哼!”

二妮打了李小满好久,才喘着粗气,胸前起伏的回到桌前去复习功课了。

她也知道,这考不考得上大学,那事关她下半辈子命运的大事,她可放松不得。

还有十天,瞅着那墙上挂着的倒计时牌子,心想明天要去趟县中吧,施瑶光也说了,那蒋文丽都快要疯了。

……

黄琥珀连形象都没了,满头乱发的撑着脑袋在一堆课本后复习着,李小满跑进来时,她还在问一道数学题而搅尽脑汁的想着。

冯小怜在背一些课文,一点声音也没出,看她那脸孔还是冷得可以。

听说孙策要出国了,就这几天的事,临走前还将程咬金叫出来收拾了一顿,说是让他好好练,别连他妹都比不了,等回国再跟他练一道。

十班的学习气氛平常不算浓,毕竟是差班,可现在都倒数第九天的,盘旋在空气中的紧张气息还是很能嗅得到。

一些平时都胡闹的学生,也都埋头在试题集里。

李小满一来就将黄琥珀的辫子扯了下,然后靠在椅子上说:“有啥不会的就问我。”

黄琥珀刚想发飚,一看是他,就眉开眼笑的拿着数学题上来。

“冯大班长你不问吗?”

“不想打扰她,你知道吗?她好像要考黄港师范。”

“挺好的。”

李小满为她解了题就看冯小怜用眼角余光瞟了自己一眼,然后马上的收回去。

“冯班长,我也想考黄港师范呢,说不定咱们还能做同学。”

冯小怜哼了声,将身子一歪,继续背课文。

这虽说好些古文都背过了,可这也有加深印象一说不是,这要是忘记了,到考试的时候可就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蒋文丽进来就看到李小满,将试卷一放就说:“今天还是模拟考,大家准备一下,特别是有的人,千万别给咱们拖后腿。”

前几回的模拟考,高三年级都做了公布,平均分十班倒数第一,李小满没考,可他也是十班的学生,得计入平均分的。

说的拖后腿就是他,谁让他不参加考试。

模拟考一天就完了,李小满不用看都知道分数绝对能进前三,他还是控制了一下,要不除了作文,其它的都得满分。

跑去食堂那,东婶就在跟鲁敬聊天,看他来了,就拿了两颗鸡腿给他,还要给他弄个大王八。

“王八就不吃了,鲁老师,考试的时候,咱县中也是考场吧?”

“是啊,你们可能去二中考,这边是二中的考试,剩下几所中学也要打散开。”

鲁敬知道他是个妖怪,肯来那就是难得的事,人家都说了,想考哪所学校考哪所。

“那挺好的。”

拿着盘子就走到唐婉跟刘燕那桌,看她俩那模样,肯定又在说自己坏话,就大咧咧的坐下来,将鸡腿分给唐婉一只。

“我才不吃。”

“嗬,还挑食了,你不是穷困生吗?”

唐婉是嘴硬,看刘燕在,不好拿这鸡腿,听他一说,就将鸡腿放到餐盘里,瞪了个眼,扒起饭来,那鸡腿得等到最后才吃。

刘燕低声说:“小满哥,水根叔的伤咋样?”

“能咋样?还不就那样,李家乐那混蛋,敢敲我老子闷棍,也是警察来得

早,要不早把他大切八块扔到月芝婶的池子里喂王八了。”

李小满啃着鸡腿就发狠说。

唐婉咯噔一下,给刘燕递眼色。

你瞧吧,我就说这个李小满不单是祸精,还有可能是杀人犯,你就不信。

他才不是,他在咱李庄可是个有名的好人。

你少为他反驳了,我有眼睛。

“喂,你俩在搞心灵感应啊,我还在这呢。”

李小满吃得满嘴是油,看冯小怜也进来了,就想招呼她过来坐。谁知,突然从外头冲进来一帮人,指着冯小怜就说:“抓住那个疯婆娘,把她带回院里进行治疗。”

嗬!

冯小怜还四平八稳的站着,等那些人快到眼前了,就将餐盘一扔,往李小满这边跑过来。

李小满瞧见那些人都穿着白大褂,胸前还绣着眼,再熟悉不过了。

那可不是董卓住的那精神病医院的人吗?

冯小怜啥时招惹他们了,这抓精神病抓到县中来了?

不成,我得英雄救美。

“你们都给我站住,做啥呢,青天白日的敢到县中来调戏少女,是不是不想活了?”

“小子,关你屁事,你给我走开,不然连你一块儿抓进去。”

“嗬,厉害了,想来抓人就抓人,你们是公安局的还是啥的?”

“我们是精神病院的!”

“我看你们就是精神病吧?”

“呸!这小子拦着路,把他给我抓了。”

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

李小满抓起盘子就往冲在前头的那人脑袋上一拍,立时听到一声响,那人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拿甩棍上,这小子敢打人。”

那领头的一喊,剩下两人就摸出甩棍,一甩出来,就凶狠的跑上来。

李小满看这边有三人,势头不大好,转身跑向外面。

这一跑,他们就冲冯小怜来了,李小满只得又跑回来。

“他们为啥要抓你?”

唐婉小脸惨白的问冯小怜。

“我哪知道。”

冯小怜饶是镇定也被吓得脸色铁青,这都叫啥事,平白无故的冲进来一堆精神病院的人说要将她抓去院里,这放谁身上谁都淡定不起来啊。

李小满看人快冲上来了,拉住她的手就跑。

这英雄救美是应当的,可人家人多,这打起来,他吃亏大。

到外头就撞见程咬金跟程普,立时一声喊,他俩就冲上去了。

程咬金那三板爷还没他爸那功夫强,就看程普一个抱摔,就将人放倒在地,跟着,一个跪倒膝击,那人连舌头都快吐出来了。

程咬金还被打了一棍子才将人给收拾掉,这让他觉得好没面子,抬腿就踩了好几下。

剩下那领头的见势不妙要跑,鲁敬就提着平底锅在后头等着,他一转头,那锅底就冲着他脸上拍去。

他脑子就一阵晕,晃晃悠悠的倒在地上。

鲁敬指着李小满跟冯小怜让他俩回来。

“这到底咋回事?”

“你问他啊。”

李小满往地上满脸锅灰的人脸上一指。

李小满本想弄两个鸡腿就回李庄去的,这下倒好,只能跟着来到鲁敬的办公室。

“醒了,醒了。”

等了十多分钟,程咬金才喊道,那个领头的抗打击能力很强,首先醒了过来。

一看架势就怒道:“我们是来找精神病,你们拦什么。”

“谁告诉你她是精神病的?”

他从怀里摸出张照片扔在桌上:“是不是叫冯小怜?一个叫孙策打电话说的。”(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8章 窗台前搞 下一章:第130章 枣林偷欢
热门: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穿书后被暴君标记了 淑女飘飘拳 [综]始乱终弃港黑干部之后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老张的哲学 孤城闭 至高使命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