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窗台前搞

上一章:第127章 压床上 下一章:第129章 吮得都湿了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老头年纪太大了,都九十出头了,那门脸是他解放前就买来了的,后来政府收回去,等八十年代初又还给他。:他就在那里支了个锅卖炒瓜子,他儿子也跟着做了这行当。这都是二三十年的老店了。

孙子在县里做事,这快要结婚了,就巴望着这门脸补偿个大价钱,到时在县里买套房给他成家。谁知这前一天还涨了五成,隔天就降下来更多。

老头一下撑不住,就中风抖起来,被送到县医院好不容易抢救过来,看那模样这也活不了多久了。

李小满偷偷打听消息就跑出来跟刘春仪说:“这招有些损阴德……”

“还不都是你想的,我就说这办法不能用。”刘春仪咬着嘴唇说,“要被人知道是故意为了把拆迁费降下来,散出去的消息,那得出大事。”

“那现在能咋办?都这样了,还能把消息收回来?谁还信?”

李小满摊手说,刘春仪就说:“就是想不到办法才拉住你,你也没办法,那就先这样了?”

“你先回乡里吧,我再瞧瞧。”

李小满往县医院瞧了几眼,等她一走,他就瞅见施瑶光在跟个男的说话。

“施老师!”

“你跑县医院来做什么?噢,你爸前天被人打伤了,但不是回家静养去了?”

施瑶光扶着眼镜框,一脸疑惑,李小满就嘿笑:“施老师还挺关心我啊。”

“哼,你别自作多情,我是刚好碰上,就问了一句,听说是李庄的支书,就知道是你爸了。”

李小满笑着看她将那男的赶走,就跟着她往医院外走。

“还两周就高考了,你还到处闲逛,今天高三不也要补课吗?”

施瑶光站定了就问,李小满抓头说记不得了。

“你要记得才有鬼了,蒋文丽都快抓狂了,说你就参加一次模拟考,那成绩也做不得准,你要不明天去参加一次,安安她的心?”

“有必要吗?”

李小满突然想起件事来:“你来县医院做什么?”

“那份研究报告还有些内容要核实,就过来找人帮帮忙。”

施瑶光来到她那辆小跑车旁,就说:“我回县中,你去不去?”

“我也坐下顺风车,到班车站把我放下来就好。”

挤到跑车里,就瞧施瑶光那细腻白皙的长腿套着鱼网丝袜,就在眼前。李小满就有些不淡定了。那上头是条皮短裙,她这越是到夏天,这打扮越出挑。

这别说是李小满了,他都受不了,那些连女孩的手都没牵过的县中处男们,谁能受得了?

“施老师,你这是要害人吧?”李小满指着她的装扮说,“咱县中的处男都要被你祸害死了,这晚上都不知要费多少的卫生纸。”

“切,他们会用卫生纸,站那草丛里就撸起来,到时拿个叶子一抹就算完事。”

“嗬,你还观察过?”

李小满惊奇起来,县中那片草丛可发生过很多故事的。还有人在那里捡到过套套,还是用过的。也不知是哪个胆大的家伙,估计是住校生,趁着晚上的时候,就跑那里去做了。

这女生宿舍男生宿舍也都有看门的大妈,那哪能闯得进去,这教室里也不方便,就跑操场边的草丛里去干,反正那边也没啥灯光。

“我听说的,我还观察个啥。”

施瑶光说着,李小满的大手就摸上去,在她那网袜上来回的蠕动。

她就有些难捺的说:“你这么日子没来,我还以为你忘了我,怎么?这就想要了?”

“是我想还是你想?”李小满歪嘴一笑说。

“你不想我想有啥用?”施瑶光白他眼,就将车靠边停下。

“咋的,还想车震?”

李小满抬抬下巴问,这跑车上做那事倒没试过。

“哟,你还懂的不少,不过,你做梦吧,在车上做,我怕把车里弄脏了,我回个电话。”

施瑶光从裤袋后摸出手机,她那手机只调了震动,李小满都没听到铃声。

“知道了,嗯,明天去。”

施瑶光接完电话就继续开车,李小满问她啥事。

“跟你没关系,前头宾馆开个房吧。”

车开到前面的一间宾馆,施瑶光就下车带他进去,在前台那办好了入住手续,就看那前台小姐在抿嘴笑,心里就想,这带着他来,倒像是姐姐带弟弟了。

李小满倒没想到那么多,上楼就刷了房卡。

施瑶光进到房中,先从包里拿出一杯香槟,倒了两杯。

“你还真多花样……”

“你懂啥,这叫情趣。”

“我就不懂。”

抿着香槟,李小满觉着还没二锅头好喝,就将酒杯放下,要脱施瑶光的衣服。

“急啥!”

施瑶光就像跟李小满做过几回,可想到他那鸟杆子就有些害怕,她那地方奇小。每回都弄得她想要又怕,都要擦那二妮家的药酒。

这也是她发现的,那药膏还没那药酒消肿来得快。

要是喝的再带擦的,也就一天出头就消了。要用酮康唑一类的药膏,得要一周的时间。

这也得怪她,谁让她那地方窄细。

可偏生又跟李小满做得上了瘾,这几天不找她,她浑身都不自在。

在县医院瞧见他,就想要拉他过来。还硬要讲究情趣,喝些酒催下情。

等李小满将她抱住,那驴玩意儿在她那臀上一顶,她就受不住了。

&nbs

p;将外套脱下来,就露出一具极为姣好的躯体,那本就大得惊人,还被挤着的两团肉,看得李小满都张大了嘴。那下身的网袜也是别具诱惑,大腿也不粗,站着就跟差拿根鞭子了。

艳红的嘴唇亲上来,眼镜也没戴,碰到李小满的眼眶上,他就帮她取下眼镜。

然后两人就抱成一团,这样靠在那床沿上。

施瑶光将李小满的双腿给顶开,双腿跪在他双腿中间。

这姿势有些怪异,还以为她要做啥,谁知她亲了一阵后,就说咋这样了。

就让李小满双腿并上,她躺下在他的腿上。

两人这样亲着也不知过了多久,李小满才伸手去摸她胸。

手伸到束胸中,就感到一团柔软,跟那苏春的软成泥大不相同,她的胸还有些弹性。揉捏着耳中就传来施瑶光的低吟声。

她早有些按捺不住了,这般被他揉着胸,那地方可敏感得紧,哪还能忍受,就让李小满快些。

将网袜撕开,有些用力,施瑶光就白他眼。

“你哪学来的,我又没换的,你这撕坏了咋办?”

“大不了我下去帮你买新的……”

“县里的能穿吗?”

李小满就瞪她,哪来这么多话。

施瑶光撒娇的盘上他的身体,那手在乱摸,还不时往下掏,看那鸟杆子硬度咋样了。

他也在摸她下头,看那洞里水气咋样,潮没潮润。

使出神仙手,就想快些能让她那地方润起来,也好快些进去,这鸟杆子老在外头逛荡可不是啥好事。

施瑶光也使出了神仙手,教了她一些,她也学得快,这一按,李小满才按到神仙手的神妙之处。

凡是按过的穴道都会有种从皮下升出烟雾的感觉,可又不是真实的烟雾,就是一种感觉。

会让人有种一下就会升到云端去的心理作用,这摁一下就算了,摁得三个,再摁多几下,那人心中的欲望就会加强,要等到交合的时候,再摁,那就会加强那方面的作用。

施瑶光的水平还不高,李小满还能勉强支撑,可想着要是她都学会了,那配合起来,那该有多爽。

这使了神仙手,那下头极快就潮润起来了,李小满就将她抱在身上,一刺到底。

施瑶光媚媚的叫了声,然后就跟他配合起来。

还是一般的窄,这都做了几次了,都没能扩大分毫,看来天生就是个小地方。

那里头倒还算勉强,就洞口奇窄无比。

这弄得一阵,施瑶光就放开了,摇动得像是疯了似的,毫无顾忌的大声呼喊着。这种宾馆那隔音可没林静家好,谁知隔壁有没有人听墙角的。

可李小满也不管不顾,有谁听就谁听吧,还能说啥。

大力的冲刺,半小时就结束了战斗。

施瑶光躺在床上就指着那滩水说:“你瞧你弄的……”

“一大半都是你的吧,”李小满拿枕巾擦了把汗,就要去洗澡,施瑶光却说,“吕红妹还跟我说你不去学校,都找不到你了呢。”

“她可以去乡上找我,我最近都在政府办忙着拆迁的事。”

李小满在卫生间边冲身子边跟她说话,“别提了,这事让人忙晕头了,我都没空闲做其它的。”

“那街老街真要拆啊?”

施瑶光撑着床坐起来,屁股一挨着床板都觉着疼。这宾馆里的床板上也垫了席梦思,可这种宾馆一般都买的两百块钱一床的,都是偷工减料用垃圾弹簧做的,硬得跟没装一样,还不如直接睡床板。

“倒不是说拆,要改造,到时乡里整体规划用来做商业街。”

李小满走出来,吊着那鸟杆子说:“这事政府办都忙着,那有人跟乡里作对,要拿想占政府便宜……”

“是加盖吧?那是要多补偿钱,补偿都是按面积来的。”

施瑶光倒懂些这里头的门道,走下床要去卫生间,就被他逮着又摸了阵。

他倒跟一般男人不一样,那完事了,就一点性致都没了,瞧那女伴都觉得丑怪,他可是从天到晚都有极高的性致,就是刚做完,也会瞧着了好,就又来意思。

被李小满抱着摸了一通,施瑶光就白他眼说:“我得去洗,你要再闹,你这又白洗了。”

“你去吧。”

李小满松开手就想那加盖的事,乡里确实是按面积来补偿,那这加盖管用,那他是不是也能加盖些?

想想还是算了,这事鲁上涛肯定得亲手来抓,这要发现是他在背后,还不得大发雷霆?

弄些钱就好,弄过头了,那就麻烦了。

在床上抽着烟,施瑶光洗好后出来,身上还带着水珠,瞧着真就像是那书里写的仙女。可就没那些啥的超凡出尘的仙气,都是些艳气。

这要放古代一放,那都得是妲己那级别的,祸害一国不成问题。

将她勾过来,又想要抱住她轻薄,被她推开说下头还有些疼。

就看她拿出药酒来喝,就问她:“药厂的事咋样了?”

“还在联系,哪有那么快的。”

李小满想着也就不多问了,跟她说要把这药酒找个药厂合作做成产品,她也上了心,那就成了。她能开小跑车,家里肯定有些本事。

等从宾馆出来,施瑶光真要回县中,李小满就说他自己走。

走着就又跑县医院去了,那老头的事总让他心神不宁,真死了可还真就难办了。

来到病房外头就听到里面哭声一片,在骂那传消息的人。

“那涨价是赵瘸子说的,我跟他也算是认识有些日子了,谁能想他是那样的人。把这消息一放,就坐等着涨价,然后将手头的门脸都放出去。”

&n

bsp;说话的是老头的儿子,他那孙子也来了,带着准孙媳妇在那哭丧着脸。

这县里没个房,那媳妇也别想娶成了,人家那边就放话了,这就算是聘礼。

在牛栏县要买房,不说观前小区那些的,就是普通的也得要个十几万。那炒瓜子的营生要是前十几年还好,现在嘛,那想吃个瓜子都买的超市里成袋的,谁还去买炒瓜子?

“那咱去找赵瘸子?”

“肯定要去找他!”

他俩一说,李小满就灵机一动。

这知道赵瘸子放话的人可不少,把这事传出去,那赵瘸子不就有得瞧了?

跑回乡里就将滑三叫来,让他在街上散消息。

“小满哥,飞哥来找我了……”滑三愁道,“我这辈份小,我也得罪不起他,您瞧是不是……”

“你怕个啥,这事有我作主,赵飞要敢找你麻烦,你让他来找我。”

滑三心中叫苦,问题就是他不来找你啊,他要肯找你,那就好办了。

赵飞那边也知道话是滑三散的了,带着面皮厂的工作差点将他赌场给砸了,还摞下狠话,说他要再敢帮李小满办事,他就等着瞧吧,这赌场早晚得清空。

“你还愣着?要不我把军子找过来?”

一听刘长军的名字,滑三就打了个哆嗦,带着人就去街上散消息去了。

等李小满要回政府办,桃子就找过来了。

“咋一下说拆一下说不拆的啊,到底是拆还是不拆?我这边还想盘个门脸下来?要没个准话,我该咋办呢?”

对她倒说不出谎来,可又不想让她抛头露脸,就让她把钱拿给文芸,让文芸办。

“你桃子姐想了,晚上你五叔去县里,你来咱家?”

嗬,这都要去她家里了?那可不好。

“我有个出租屋,你晚上过来吧。”

把地址说了篇,想刘春仪文芸这几天怕是被老街的事给缠着了,也没心做那事。

“你还弄个出租屋,是想着带女人去那边吧?挺鬼精的啊。”

桃子媚然一笑,就扭着屁股走了。

在街上吃了些东西,天色就不早了,跑到出租屋那等着桃子。顺带在窗口那瞧下头的风声。

钳子还在翻着锅,听到是赵瘸子传的话,就将锅一扔,拿起把刀就跑去找赵飞。

“飞哥不在,钳子,你别胡来!”

那看门的倒认识他,看他提着刀来的,就急忙拦住。

“我胡来?他娘的,赵瘸子做的好事,他人跑了,赵飞总跑不掉吧?”

“他做啥事了?”

“你还不知道,这老街说要拆,门脸就涨价了,他就将门脸抛了,然后又说不拆了,这不是要阻大家财路吗?”

老街上有门脸的人都跑了过来,都提着各式各样的家什。

“就是,钳子这一说,我才想起,确实是赵瘸子先跟咱们说的!”

“我就瞧着这事有鬼,咋一下涨一下不涨的。赵瘸子在乡政府看大门,大家都信他说的话,这才等着涨价。谁知就涨了一天,他就趁那天将他的门脸抛了,隔天就说不拆了,这价钱就降下来了,他不是要让咱们都帮他抬桥吗?”

“我还记得涨价那天还有人过来问是不是在拆迁的事,他娘的,现在想起来,肯定是要买赵瘸子门脸的人。”

这边的人越集越多,李小满在窗台那都能瞧见,就贼贼的笑。

这下好了吧,看你赵飞能咋办,一人还能抵四手?

先把你赵飞打一顿死的再说,谁让你给小爷使坏来着。

这在笑着,就听到敲门声,冲猫眼一瞧,看是桃子,就让她进来。

“有戏瞧,不急先。”

桃子就跟他来到窗台,看着远处群情激愤的围在面皮厂门口的那些人。

“连孙家老四都去了,他比钳子还凶,这有得瞧了。”

桃子还认识几个人,都是街面上的混混,后来从良了买了门脸做小生意的。这都指望着拆迁能得好,谁知转眼变了草,那还不得发疯起来。

瞧了阵,看到赵飞出来,李小满就兴奋起来。转过身将桃子的短裙给撩起来。

“你这死小鬼,还开着窗呢。”

桃子紧张的说,李小满哪管这些,就在她背后压着她,手指滑到下头去抠弄。

桃子越是紧张那洞里就越是哗哗的流水,这也不知是咋搞的,就像那日在店里被李小满调戏,老五就在前头做油饼一样的。

这不到一会儿就成了一片泥泽,李小满抵着她磨蹭一阵,也硬如铁了,便往前一捅。

桃子双手按着窗台,就咬住嘴唇,心中骂这死小鬼。

可那种舒服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些低沉的喊声。

亏得这街上的人都去瞧热闹了,声音不大,也就没人抬头去看。

那窗台又刚到李小满的腰上,差不多到桃子的胸下,她双手搅着,头发就乱甩起来。

李小满则是狂乱的捅着她,双手扶在她腰上头,时而又转到扶住她的胯骨。

这桃子那屁股蛋子也跟一颗猕猴桃似的,那臀缝就是那桃缝。

一捅下去,那感觉可真叫人吃不住,还半截就被它夹着呢。

瞧她上半身在疯狂的摆动,李小满又瞧着远处赵飞跟那些人打起来了,心里就更加兴奋难耐,更加用力。

赵飞犯了傻,他仗着也是大混混,就没把这些人放眼里,张嘴就骂:“你们有本事就自己赚钱,我爹说我爹的,你们信他做啥?亏

了赚了不都你们自己的,赚了没见你们来给个好,亏了就跑上门来,还有脸了,都他娘的大老爷们……”

钳子第一个受不住,上去就是一刀要劈在赵飞脖子上。

赵飞反应倒不慢,到底是街上混的,这打架的经验太丰富了,一个闪身躲过后,跟着就一脚踹在钳子腰间。

钳子块头大,可这桩却不大稳,一下就被踹翻在地。

赵飞还想这样能镇住人,谁知更激起那些人的凶性,拿着家什就上前来乱劈。

赵飞看情况不妙,吓了一跳就往厂里跑。

那些厂里的工人,也拿着扁担就冲出来。

这些人就打做一团,赵飞立时跑去报警。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打伤了工人,他也要给医药费的。

李小满瞧他没受伤,就觉得没意思。可看这场架,还跟桃子在做这事,还是让他肾上腺素上升,撞着桃子的臀浪一波波的更是来劲。

桃子被弄得香汗四射,人也软下来。

也不知李小满哪来的劲头,今天就这样生猛。

是许久没跟我日了还是咋的,弄得我这……桃子还没想下去,就被李小满一扳肩膀,将她翻倒在地,换个姿势,一二三四。

这通日直弄得那边警察来了才结束。

桃子上半身都没脱,就裙子被李小满给弄得都是些水渍,她跑到卫生间去洗,就听到远处警察在说:“打什么?都给我分开了!”

那赶过来的警察是周云景的表弟,跟常何一样,都算是副所长的级别了,是周云景的得力干将。一瞧这地上还躺着人,见了血,就没好气的一声吼。

别瞧这些混混平常在街面上挺横,看了他还都缩了起来。

问起怎么回事,就让人将赵飞叫出来,劈头盖脸就骂:“你老子呢?”

“在县里……”

“这帮人说趁前几天说要拆迁赵瘸子将门脸都卖了,有这事?”

“绝对没有,韩所,你要不信,你等着,我把产权证拿给你瞧。”

赵飞跑回去拿了几张产权证出来,韩当瞧了就跟钳子那些人说人家没卖。

“不对,这产权证是17号的,我记是18号才是赵瘸子家的……”

“屁话,19号才是。”

“20号才是吧,他买门脸那天我还在。”

钳子跑出来说:“25到28号都是赵瘸子买下来的!”

韩当脸一沉,就看着脸都绿了的赵飞说:“厉害啊,飞子,赵瘸子这都盘下了多少门脸啊?快成咱乡的大地主了吧?”

“这,韩所,瞧您说的,这……我……”

“你别吱吱唔唔的,这事到县里房产局一查就能知道,”韩当冷着脸说了句,就让人盯着他,“这事我得跟所长汇报。”

李小满一瞧就知道赵瘸子买下半条街的事暴露了,心想这有得瞧了。

回头瞅桃子还在光着屁股洗裙子,就跑过去,捂着她那屁股蛋子就掐。

“这有啥好掐的,你就爱掐这个。”

“这个我也爱掐。”

李小满捂着她的胸说:“你这裙子别洗了,隔天我给你买条新的。”

“那感情好,可我这咋出去啊?总不能光屁股吧?”

“我给你找条裤子,你等着。”

记得文芸跟刘春仪都有些换洗衣裤在这儿,刘春仪跟她身形差不多。

“嗬,你这屋里还住了女人啊?”

桃子倒不吃醋,就是好奇。

“就一个活动屋,娱乐房,这都是备着的……”

“那咋还有些别的女人香味?行了,你就别瞒你桃子姐了,你桃子姐也不是小气的人,就是,我穿这裤子去,你的女人不会生气吧?”

“不会。”

李小满送她下楼,就跑去宿舍找文芸。

“我估计鲁上涛要发火了,咱们等着瞧吧,说不定还要加班。”(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7章 压床上 下一章:第129章 吮得都湿了
热门: 六零之组织给我做媒 电竞恋人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战皇 超级浮空城 千万种心动 乡村小无赖 不努力就要回去继承天庭 我在虫族吃软饭 山野村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