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孤男寡女

上一章:第124章 四个少妇 下一章:第126章 姨娘带你去泡妞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练如玉跟艳艳都趴在床边,剩下那俩少妇比她们更惨,成大字型的无法动弹,李小满却不管这些,洗过身子就问练如玉钱在哪儿。:她手一指皮包,就垂下手。

李小满拿了那红纸包的现金就走了,他也没料到,这次发威惹来更多的麻烦。

“下次把她们都叫上,咱们四个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练如玉一说,艳艳就大声说好。

李小满在楼下狠狠的打了下喷嚏,还以为是冷风吹的,哪能想到是有人说他闲话。

坐车回李庄,刘长军就说:“不会又来个躺尸吧?”

“哪有那么玄乎?”李小满看他开到村口就放慢速度,就心里头也有点发毛的说。

“嘿,没事。”开过村口刘长军就说。

等李小满往家走,就突然觉着有人跟着他,心那个跳的惨,想那没有尸体,不会是尸体变白毛僵尸了吧?这都跟上来了?

突的一转身,就瞧见个年过半百的大光头在那晃悠,便骂了句娘,那是村里有名的梦游汉,在屋里总是睡不好,要门栓没插好,就会跑出来瞎逛。

这几个月就是门栓插上了,他也学会自己将门栓给抬到一边去了。

“我草!”

院门一开,就差点撞上李水根,他在朝外走。

“你草谁?”李水根冲他瞪眼。

“爸,你咋还不睡?”

李小满瞅这时辰,都快凌晨一点了。

“这边要巡夜,还不就那死人的事,都怕再来一桩。那治安岗人手不够,你老子就要以身作责。”李水根掐出根烟来点燃,看他伸手,就骂,“你比老子抽的烟都好,还伸手要烟。”

“这不见者有份吗?”李小满一副无赖样。

李水根就将红塔山扔了根过去:“你明天周末放假,也跟着巡一下吧。”

“我这明天还得去县里办事,得早点睡。”

“你他妈就是懒吧。”

李水根骂了句,就拿着根棒子出去了。

这不拿东西不成,要遇上些啥炸毛的玩意儿,那不得有个凭借。

瞅到那梦游汉,李水根也吓了跳,看清后,骂了句粗话,就去跟治安岗汇合。

他一肩挑后在村里的威望日渐高起来,何况有李小满在,那是乡里的干事,还都说能上全国重点,复旦都随便考的。村里人瞧他的眼神就越来越敬畏起来,只除了一人。

李家乐从副村长下来,就一直想着要使坏。

几次都没成功,成天就在家里想法子。请一些朋友过来喝酒,都说是要李水根好瞧。这些都是在村里失意的人。

也不说没赚钱到,就是农家乐那些事都没赶上趟,家里的地也都给村委拿去租了,每年要不出外打工,就指着年底分钱。

可这年景不好,在外头打工能赚几个钱?每家每户的地也没能赚几个钱。分钱也分不到多少,那农家乐做得红火。

谁都想要参一手,可这事村委管得严,不是你想做就做。得村委统一规划,然后挑几户院子租出来,再让大家报名抽签。就是报名也不是谁都能报,那家里没能有做菜的婆娘,又不是做这块的料,那就连名都报不上。

这些闲汉生下来就张着嘴吃,在地里刨食都没个认真的,还指望他们能做菜?一多半都没找婆娘,本来李四海刘明德李家乐在时村委还能顾他们做个帮闲。

现在李水根上来一肩挑,就将村里的活都统一规划了,没事的时候不养着他们,有事才论事计钱。

这让他们恨死了李水根,可村里向着他的人多,他们就是气也没办法,又不想到沿海去打工,就是到市里都不愿去,说那市里打工麻烦着,比做苦力还累。

这李家乐就没事让他们过来喝个酒,耍个钱,就跟他们越来越好起来。

这就想了个办法,要让李水根好瞧。

李水根在往治安岗走,那边有乡派出所派来的警察,还有十几个李庄的人,分成三班,这晚班就三个人,都是李庄的。

离他家还有段路,到了晚上,这又是凌晨,村里也没个猫夜的,都黑成了炭,伸手不见五指。

李水根手里掐着烟,还拿了个手电,照着前头,眼瞅着治安岗就在十多步远了,突然背后冷风嗖的一下,他就全身汗毛倒竖起来,一个懒驴打滚,在地上翻了一圈。

手电筒掉在地上,瞅着个锄头梆子落在他原来站的地方,不禁冷汗狂冒。

这要被敲中了,那脑袋都要被掀去半截。

还没等他爬起来,就是一棒子打在他的肩膀上,他大叫一声,那边治安岗的人就跑过来。

“是谁?李支书吗?谁在那边!”

几把手电筒闪动着,光线在那里照起来。就看三个人影快速的扔下东西,转身就跑。

李水根左肩挨了一记,痛得他不停惨叫。

那边治安岗的人将他扶起来,就掀开衣服,一瞅,就心里一阵发怵。

看那受伤的地方,一下就紫起来了,那一块大约有手掌大小。

“娘的,谁他娘的敲老子闷棍……”

李水根忍住痛嚎着,爬起来就被治安岗的扶到岗上,有人就去找李小满和老大夫。

李小满就在不远处,他回屋抽了半截烟,就想还得帮老子做事,拿了把柴刀就跟了过去。那些人他也没注意,等敲中李水根,他才跑过去。

李水根死不了,他就去追那几个人。

绕过几座院子,就看那三人都跑进了李家乐家。他就跑回家,将黄桂花拍醒,让她去找刘长军,又将阿黄踢起来,带着它就守在李家乐屋外。

“你他娘敢打我老子,老子把你这破院子烧了!”

刘长军被叫醒过来,带着村中跟他要好的十来个闲汉跑过来,李小满就让他去找柴,粗些的,上头拿了衣服绑着淋上油,充做火

把。

等同一时间烧起来,院里的人都惊住了。

动手的不是旁人就是李家乐,他自以为这事做得天衣无缝,没弄死李水根,也让他吃了个闷亏,打得他那肩膀两个月都抬不起来,也算是出了口气。

带着两人跑回来,才喝了碗水,说着吹牛的话。

这院外就一下全亮起来,李小满在那大骂,他一下就快尿出来了。

这李庄谁都知道,宁愿得罪李水根,都不要得罪他儿子李小满。

那家伙是好对付的?不说他身份,就说他那满脑子的鬼点子,满肚子的坏水,那要反击起来,就只能认命。

何况刘长军也在,那更不废话,等李小满一招手,就将火把扔在浇了油的外墙上。

“别烧了,我出来!”

李家乐带着老婆小孩,还有那两个动手的家伙跑出来。

这就立刻被刘长军一刀劈在他肩上,他痛叫声,血溅到老婆的脸上,他那婆娘吓得傻了眼。她连李家乐做这事她都不知道,李小满也不伤及无辜,让人将她娘儿俩给拖走。

就又是两刀把那帮凶也给砍翻了,上去就是抬腿狂踹。

“麻痹的,不是厉害吗?打闷棍,还打到我老子头上来了,想死是吧?老子送你去靠山坳开山……”

李小满打着那边治安岗的警察也赶到了,看他在气头上,就先等他出完气才劝说:“不能再打了,再打就死人了,等这事到了派出所就不好办了,你也不想坐牢吧?先停手,让大夫帮他们治伤再说。”

“给你个面子。”

李小满也是知轻重的,回头就去找李水根。

受的伤还真挺重的,他那左肩算是暂时废了,伤了骨头,卫生室的老大夫说要去县里做包扎,要打个石膏,做个支撑。李小满就让刘长军开车,将李水根黄桂花都梢上。

这闹了大半夜,李家乐那边伤得更重。

他连h都被劈下来了,还硬说是他先动手,刘长军是自卫,他连这话都不敢反驳,他要反驳,那接下来就是更惨的报复。

他婆娘带着孩子回娘家去了,这李庄是没法待了。

周云景那边也派警车将李家乐三人给带回乡里去了。

李小满跑到县医院去看李水根,瞧他那手打着石膏,就说让他在县医院多住几天。

“那李庄咋办,还不闹翻天了?”

“有我在能闹个啥?”

李小满看他还想说话,就将被子一掖,就回乡政府去了。

还在为赵瘸子的事犯愁呢,刘长军打听到消息没啥用。把滑三找来又问了遍。

“赵瘸子有个儿子叫赵飞,是咱乡里有名的混混,后来开了家做面皮的小厂,这两年那厂子好像做得还成,你要去找赵瘸子的茬,就到后街那边去找赵飞就成了。”

“你跟我一块儿去。”

滑三硬着头皮来到面皮厂外,看李小满径直走进去,就拉住他说:“小满哥,那赵飞可不是随便能揉捏的,你就这样过去,就不怕出事?”

“能出啥事?他还敢打人?敢打乡干事?”

滑三这才想到李小满还在政府办工作,就放心的跟着他走到厂里。

看门的老头想出来拦他,被李小满一句检查工作就给堵回去了,赶紧去找赵飞。

李小满心想这赵瘸子有个开面皮厂的儿子还去看大门,还不就想拿消息,这面皮厂也没多大,瞅着就是三四个院子大小,地上还晾着面皮。

这包子有肉不在褶上,想那赵瘸子能打探到消息给赵飞,赵飞再在外头靠消息炒地皮,这早就赚了不少钱了吧,这面皮厂就是个面子货。

“你是哪个单位的?”赵飞走了出来,后头还跟着两个年轻人。

他年纪也不大,三十岁上下,穿着衬衣皮鞋擦得锃亮的,身材还挺高,跟李小满差不多,往那一站,就朝滑三皱眉:“你小子跑过来做啥?这是哪路神仙?”

“回飞哥的话,我就跟着小满哥来的,我给介绍吧,这位李小满,乡里政府办的干事,军子哥的大哥。”

“刘长军?”赵飞眉头皱得更紧。

他虽说好几百万身家,不是很怵刘长军,可树的影人的名,那刘长军是个下手狠辣的,又在县里有大名声,这道上的谁不给他点面子。

那这个李小满也不能轻易得罪了。

“李干事来咱这检查工作,那是好事,走,里面请。”

赵飞冲那两个年轻人摆手,看来不会打起来了,他俩跟着也不成话。

到了赵飞的办公室,李小满就拿腔拿调的说:“赵大爷辞职了?现在还好?”

“还成,老人家现在去县里住去了,说是要调养下身子。”

李小满笑说:“就不管那买下来的半条街了?”

赵飞脸色一变:“我不明白李干事说的是啥……”

“你少跟我装,赵瘸子买了半条街下来,不就等着拆迁改造拿补偿款吗?他消息灵通,这要不买半条街下来做什么?你别跟我打哈哈,我去查就能查到产权是谁的。”

赵飞握着茶杯就阴着脸说:“那李干事想咋样?把这事给捅出去?那对谁也没好处。”

他琢磨这姓李的就是来弄钱的,想着要不给他个几千块打发走?

“你他娘的,老子也想弄几个门脸,赵瘸子一声不吭的把消息散出去,老子还没下手,就没人肯卖了,这事咋说?”

赵飞听完他的话,想笑,又只能憋住,心想原来是这么回事。

“那要不这样,我转两个门脸给李干事?就提三成的价,这样大家都有赚头。”

李小满哼道:“凭啥你要提三成?凭啥我要买你的门脸?”

“那你想咋办?门脸都买下来了,难不成我

还能平价卖出去?”

赵飞笑了笑说:“挡了李干事的财路,也是老头子一时没查清楚。算咱们不对,要不平价转你个门脸?”

李小满瞧着年轻,赵飞也当他没啥本钱,就想弄个门脸赚个三五万的,半条街都拿下来了,平价转他个门脸也没啥,也不想得罪这个政府办的干事。

赵瘸子在乡政府看大门,赵飞也清楚这政府办是啥部门,得罪了那里的人,那有啥好处?

人家要真拼个你死我活的,那对谁都没得好的。万一他去找鲁上涛,跟鲁上涛说这半条街都被他拿走了。那鲁上涛要发起狂来,那咋办?

“你是施舍叫花子吧?一个门脸?你当我收破烂的?”

赵飞脸色这才沉下来:“那你想咋样?全吐出来?你能吃得下吗?”

“我也没那么大的胃口,二十个门脸,最好位置的,你看着办吧。”

李小满一说,赵飞就冷笑:“李干事也不怕吃撑了把胃弄坏,二十个门脸,这得多少钱?就按一个门脸七万算,那都是一百四十万,这要翻一倍的赚头,那就是赚进一百四十万的事,我凭啥要给你一百四十万来赚?”

“我也明着跟你说,这事不光就我一人,还有人在背后,你不怕得罪我,就不怕得罪我背后的人……”

赵飞脸色一变,突然想到了升任副乡长的王石,他是从政府办升过去的,这是不是王石在背后指使这个李小满过来的。

“要是你肯让出二十个门脸,那这事就算了,要不然,我就是肯退让,别人可不肯退让。”

话点到为止就好,带着滑三出了面皮厂,滑三就竖拇指说:“小满哥真是人物,那个赵飞,我见了都发怵的,你还能唬他……”

“我没唬他,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事你听过就算,让你那边的闲汉看着赵飞,看他去不去找赵瘸子。”

“是。”

这滑三也还听话,就他那弄地下赌场的,不能走得太近了,小心被他拖累。

回到政府办,刘春仪就苦着脸说:“没人肯卖了,都捂着门脸,谭秘那边还在说,谁放出的风声,是不是想死了,这价格要涨了,到时补偿款就要跟着涨,鲁上涛都要上火了。”

“那让他跟鲁上涛说是赵瘸子弄的?”李小满说。

他就想着能把价给降下来,能卖门脸的多些,到时他就把门脸都给收了,然后再等补偿款到位了,再卖给乡政府。

赵瘸子是不是也想着把话放出去,等这边门脸涨价,能捞手更狠的。

“这说了有啥用,他都买去了。”

“我倒想了个办法,我跟谭秘说去。”

谭秘坐那小房里就在犯愁,他也想弄个门脸来攒这钱,一跑去问,嗬,涨了快有五成了,这才几天的工夫,问起来是有人把要改造成商业街的事给捅出去了。

这把他给气的,回来就跟鲁上涛说,鲁乡长拍着桌子就骂娘,说要知道是谁做的事,把那人脑袋给拧下来。

李小满跑进来一说是赵瘸子,谭秘就要跟鲁上涛汇报,被他拉住,谭秘就说:“干啥?”

“谭哥,这事不能说,要说了一传,咱乡政府就没脸面了……”

“那咋办?”

“咋就放个消息出去,说是改造不弄了……”

“你是说……”

谭秘眼睛一亮,就半眯着眼琢磨起来了。

这消息一出去,那些想要炒门脸可不都得吃瘪了?等那房价降下来,他收几个门脸房,再把消息传出去说是又弄了……

“就是这样,要弄不弄还不是乡政府说了算,本来那就是街上传的话,谁知道是真是假,他们要信是他们的事,反正政府也没出个公告……”

“这事就交给你来做吧,小满,你眼皮子杂,那些街面的人你也熟,你就帮着去街上传这话,到时降价下来了,我给你记一功,这,我就去找乡长汇报。”

李小满愣愣的看他走了,就想骂娘,他倒好,把这事推给自己了。

跑回政府办一说,文芸都说这法子好。

李小满就去找刘长军跟滑三,让他们在街面上传消息。

完了就去县里看苏春,她一个人住那边气闷得很,不像黄希还干上了村干部,又要看下农家乐的院子,有个靠着。

没法做那些营生,苏春也是百无聊赖的,成天就在窗户那瞧着楼下的三轮车进进出出。这小区比不得观前那边,就是个很便宜的出租屋。

在这边租房的好些都是村里来的打零工,人也杂,好几回她都碰上要调戏她的男人。

也亏她泼辣,才把人都赶开了,可这样下去早晚得出事。

“你急个啥,就想着那事,我这次来是想帮你想个法子。”

“啥法子?”

苏春扯李小满衣服的手顿住了,她可没想到他会帮她想法子。

“我这有张名片,一个朋友在市里开服装店的,你去帮把手,这要做得好了,我明年给你本钱,你也去开一个。”

“这哪成,我不能拿你的钱。”

苏春脸红起来,李小满帮她就够多的了,还帮她从浴足城跑出来了,哪还能要他的钱。她不也赚了些钱嘛,虽说不够在市里开个店的,但要活个两三年也没啥问题。

就担心这坐吃山空而已,没个营生总不是办法。

李小满就带她去找情姐。

摸着她的脸蛋,就忍不住想亲,这苏春就是太丰满了,要光说脸蛋,那比谁都美,不输二妮柳嫔她俩。

这班车上被亲,就是苏春都脸红了,推了他下说是坐着车呢。

李小满就笑,抱住她就不动了。

情姐没想到李小满会给她打电话,那名片留给他,也就想让他帮照顾下男装生意,谁想他还带着个女人来了。

她是何等毒的眼力,一眼就瞧出苏春

是做小姐出身的。

心想这个鸭子还挺仗义的,帮小姐找事做,她就也很热心的带着苏春进去,问她懂不懂卖衣服。

苏春哪懂这个,但她对衣服还挺讲究,问起一些问题来,倒是不生疏。

“成,那你明天就来上班吧。”

情姐还挺通情达理的,想这苏春就是胖些,可也是个样板,这不也有大号的衣服嘛,就让她来做个销售那也没啥。

李小满就和苏春去找住的地方,挑了个离这边大楼近的,价钱也还适合的,就将租房合同签了。

瞅苏春还想要留他,他就笑:“我这还有事,得等过几天再来了。”

说完,李小满又跑情姐那边去了。

“你咋又跑过来了。”

情姐不大乐意的说,他要来买衣服还好说,瞧他咋像是想要做那事。

李小满可不打着这心思,跟情姐做那回让他难忘得紧。

看她这表情,就忙说:“要买套西服,工作用。”

“你那工作是得穿西服,那你进来吧。”

情姐亲自给他拿了一套深紫色的西服,李小满就僵着脸说:“这能穿吗?还不得让人笑死。”

“谁会笑你,你们那不都这样穿?”

“我们那?我们那儿哪有穿这样的。”

情姐讶道:“你不是做男公关的吗?”

“你才做男公关,我是在政府工作的。”

李小满满脸绿,连脑袋都快绿了,这情姐把我当啥了,鸭?

情姐这才知道弄错了,那那天还真是跟苏武来的?也是四道河招商办的?

“那给你换一套。”

情姐说着拿了套黑色的出来,李小满就走进更衣室,情姐想想也跟了进去,怕他不会穿。这得帮他扯扯衣肩啥的。

看他脱个干净也不在意,那光着身子不都瞧过了,还在意这个。

等他换上,情姐帮他拍打了下就赞说:“这套西服还真是合身,你穿着这就精神多了。”

“嘿,那不是精神了。”

李小满握住情姐的手就往裆部去。

情姐白他一眼,风情万种的扭动了下身体。

他要不是鸭,情姐就有心思了。

她也从良了,那不想着能找个能用的男人。那位副局长,到床上就是个软货,这个小子还是个挂两斤的宝贝呢。

一捂上那驴玩意儿,就感到它全都硬了,心头更是一喜。

“好像还大了些……”

“可不得大些吗?我吃饭它也能补充营养,那就跟着大了。”

情姐帮他将西服先脱下,这衣服可不能弄脏了,做归做,可他要是不买这套衣服,那不白搭了?

跟着就将那鸟杆子给翻出来,就手势熟练的捂上去揉弄起来。

李小满吸了口气,挑起情姐的下巴嘴过去,她也热切的回应着,两人半抱着在更衣室里倒下来(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4章 四个少妇 下一章:第126章 姨娘带你去泡妞
热门: 留守村妇 万人迷男神培养系统 上清之云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 楼兰绘梦卷 帝皇书 老板总摸我尾巴 奇迹王座 帝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