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四个少妇

上一章:第123章 少妇们,别这样 下一章:第125章 孤男寡女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钳子那就吃到一半,连那鸡腿都没啃完就出来了,带上玲玲就跑老五那去了。五叔还就在里面,看到玲玲就笑着说饭钱不收了。这边做早点,可到中午也做些热炒。这活桃子帮不上忙,她就管着收钱。

桃子瞅了眼玲玲心说这李庄漂亮女人还真多,跟乡政府有得一拼。

要了夫妻肺片,竹笋炒肉,还有个三鲜汤,玲玲就大吃起来。

昨晚根本没睡啥,本来今天还要回去忙着做准备的,可一想那边不定有没有人来都是回事,脸上挂着愁容,肚子又饿,就大口的吃饭。

“小满哥,你说我那里还能有人来吗?”

一饭半碗下肚,玲玲就问。

“哪能没人来,把事情弄清楚就行了。怕的是人家说是李庄杀的人,这种话外头的人最容易信,把咱那农家乐又传成黑店,那就糟糕了,只要警察能把案破了,就没事了。但这几天可能生意会清淡些。”

“那我菜也备少一些。”玲玲一副精明强干的模样,这可都是接的东婶的,东婶就是个很能干的女人。

在县中承包那食堂,哪个老师学生不叫好?做的菜色都能影响到乡政府的食堂了。

“我问个事,”桃子把椅子挪过来说,“那片街是不是要拆了建商业街?”

“谁说的?”李小满立马反驳,“乡里要有这规划,我第一时间就能知道,我都没听说,你哪听来的?”

“我就听赵瘸子传的,他说乡里要做商业街,就是那种古镇商业街,卖些手工艺,这事县里也是支持的。我就想这要拆,那补偿款不是得好些?就想将在那边盘个门脸下来……”

嗬,这事都传到街上去了?可得抓紧了。

那赵瘸子也不知是咋来头,就问起桃子来。

“就乡政府那看大门的啊,你就没注意?”

是那个满脸都是刀伤的老头?

李小满头天去乡政府倒注意了一下,可那老头马上瞪眼过来,他看那丑脸又没啥好感,就再也不用正眼去瞧了,没想到他还是个瘸子?

“好像是以前拉板车的时候从桥上掉下去摔的,以前咱乡里那个桥不是没护栏嘛,会车时跟人家挤着了,就往旁边一偏,就从桥上掉了下去。”

桃子是乡里的人,自然清楚这边的事,李小满哪里知道。

“你想要门脸?你能拿得出钱?”

李小满可知道老五做的这是良心生意,钱赚得不算多,桃子就是有些私房钱,那能拿多少出来?

“多了不敢说,一个门脸还是能拿得下来的。”桃子眨着眼说。

李小满就说:“那就拿一个,你也别在外头说。”

桃子惊喜道:“那话是真的?小满,你刚还说没那事……”

“我也就一说,你就听着就行了。”

这事说得玲玲都动心了,那农家乐做了些日子,她也留了些钱。

“你就别掺和了,这是乡里的事,做得太过了,小心被人告。”

玲玲这才熄了心思,就说要回去,李小满拉她去出租屋,把她剥成了小光猪。

“好久没跟你做了,看你也忙,就想着好好让她享受一下。”

玲玲满脸通红,想着头一回,还是被他强迫的。就帮他将那鸟杆子给摸硬起来,然后屁股撅起双手撑着床沿就等他进来。

她那身子白嫩得很,虽说以前做小姐的,可比苏春都经细嫩。

到底那活是一月一回,有时两三月都不见得有做,平常就在歌厅里跳摸摸舞,就让男人摸一把,挤一下的,那没有进去,总是能保持得住。

抱住她那柳条般的腰肢,就抠扣起来,等到潮润起了,才缓缓的进入。

玲玲眼睛眯着,感受着那驴玩意儿的硕大。

她倒挺享受的,想着以前做那些事,还有些后悔。

那事赚的钱虽说轻松,可这农家乐也不算累,都是请来的人,收入还远远超过做小姐去了。更让她在意的事,不用再怕人说闲话。

就让她不舒服的是,好久李小满都没找她了。

那天跟刘春仪在包间里做那事,还要让她拿衣服,清理地面,让她心里很有些意见。

现在倒好,那东西挤进去,就让她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快乐。

全身由绷紧再到全面放松,全身心的享受起来。

等做得完了,李小满就倚在墙上,抽着烟说:“还是我好吧?”

“又没第二个男人。”

玲玲说完就俏脸一红,想到二妮了,还真想跟二妮争一争。

“你就能忍得住?”

“哪能忍不住,你把我当啥了?”

被李小满掐着那鸽乳,玲玲身体都软了下来。

“那门脸的钱你赚不了,可这农家乐你赚得也不少吧?以后有赚钱的机会,我还会帮你。”

“知道你对我好。”

玲玲抱着他说:“我妈说要跟鲁敬成亲,你不吃醋吧?”

“吃啥醋?还不许东婶找个老实人?”

“那鲁敬老实?”

“他下边老实。”

玲玲吃吃的笑:“你下边不老实?你那鸟杆子就没个歇的时候吧?”

“哪能没歇?就这几天累慌了,这要不是照顾你,我也不会这时再日你。”

“嗯。”

等快到上班的钟点了,李小满就送她去坐班车。

回到政府办,就收到消息,那个李二保被常何在县里的汽车站给抓住了,突击审问,才知道

,是他杀的毛大海,为啥杀他,还都是房子惹的祸。

别瞧李二保是老板,可那辣酱厂的房子有一半的产权是在毛大海的手中,他也不是一般的职工。

他想要不干了,说这辣酱越来越难卖,李二保却说他要不干,这屋子他买下来。可毛大海叫从太高,他听人说了要改造商业街的事,就说要按一倍的价格来卖。

李二保哪肯,就借着跟他去吃农家乐的时候,在半道上将他杀了,跟着吃完农家乐,又将尸体扔在路上。

那些一块去吃农家乐的职工,都是他的帮凶。

不单看他杀人没有劝阻,还帮他出主意抛尸在路上。

这事说来也跟毛大海做人有关系,他在辣酱厂上的人缘一直很次,虽说是有半间屋子是他的,可他以为自己就跟个半老板一样了,成天指挥工人做这做那的。

他这一死,辣酱厂就是没参与这事的职工都拍手叫好。

事情弄明白了,可要改造商业街的事也传出去了。

李小满都想要将那赵瘸子弄死。

他可打听清楚了,这事都是他传出去的,也不知他按的啥心。

先以政府办的名义过去找他,看他那张丑脸就倒犯恶心,撑着那窗棂就说:“你在外头乱传消息,这事也别做了。”

赵瘸子瞟他眼还真不在乎的走人了。

李小满就觉得不对劲了,让刘长军去查他。

文芸和刘春仪也很不爽,这一天半天的只谈下来四五家,李小满跟她俩一说,还马上就把产权给转到手了。剩下还有两家在谈着的,人家一听到信,第二天就说不卖了。

“都怪那赵瘸子,你开除他开除得好。”

刘春仪气得脸都白了,这可是几百万的赚头,这样就没了,这还是乡政府看大门的,这胳膊就往外拐?

“我觉得事情不简单,我让军子在查,等查到后,咱们再商量,这门脸还是得一家家谈,看有哪家没收到消息的,也不管位置好坏了,先买下来再说。”

事情得赶快弄,要等鲁上涛被社会上的压力一压,说是真要改造商业街,那就没个球用了。

刘长军没将赵瘸子为啥要做事的原因给打听出来,倒把他来历给打听到了。

“说来他还是咱们这行的老祖宗……”

“他也是种地的?”

“不是,他是搞运输的。”

“那你说咱就成,别来个咱们。”

刘长军喝了一口茶说:“那就咱,他不是说拉板车掉下桥才瘸的吗?他原来还弄过马车。在老早了,六七十年代的时候,他就在乡里拉马车,帮着一些工地运砖块预制板啥的。到八十年代就赚了好些钱了,掉下桥,人家又赔了钱给他,他还算是很富裕的,算咱乡里先富起来的那帮人……”

“嗬!万元户?”

“可不是,”刘长军低声说,“他可是咱县原来排名前十的富户,后来不知咋的跑到乡政府做起了看大门的。”

“那就有鬼了。”李小满嘿笑说,“还查出啥来没?”

“没,我再让人去查。”

李小满想到个人:“你让滑三帮忙,那小子在乡里混的,门清。”

“成。”

滑三没想到刘长军跑来跟他打听赵瘸子,一听就笑了:“军子哥不知道赵瘸子在外头有外号叫啥吗?”

“赵老精。”滑三说,“他是属于老狐狸那样的人,早就人老成精了。家里少说有好几十万,还跑去看大门,你说他安的啥心?”

“我要能明白他安的啥心,我还来找你?”刘长军不悦道。

“是,是,我说错了,”滑三忙说,“那赵老精在乡里做看大门就想的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你想吧,乡里有个啥的风声,他不就第一个知道了?那他有消息,又有本钱,这做起事来不就容易了?”

“嗬,还真是。”

刘长军恍然大悟,急忙跑去找李小满。

“那也没办法说通他把那要拆迁做商业街的事传出去这事,”李小满皱眉说,“你再去打听。”

刘长军无奈又跑去找滑三。

李小满看时间不早,就先回李庄了。

那村头的生意倒真够惨淡的,七八间的院子,就开了四桌菜,停了两辆车。

李水根愁道:“你说那个李二保就是要杀人吧,扔咱李庄来做啥?这不是坑人吗?”

“别管他,咱就做好咱们的,这事只要不去理,两个月就过去了。”

李小满教李水根:“这在乡里叫冷处理。”

“嗬,还有说法。”

李小满跑去找玲玲,她那就开了两桌,她在灶房里犯愁呢。

“这事真急不来,你就等着好了。”

他都这样说了,玲玲也没啥好说的了。

帮二妮补习的时候,二妮妈还在幸灾乐祸:“还好没弄个院子下来,你瞧吧,这不都歇菜了?”

“你就瞧不得人好是吧?”二妮爸说她,“这要没人来,咱这小超市也没人买东西,到时都喝西北风去吧。”

二妮妈一时说不出话来。

“你瞧见那尸体了?”二妮翘着脚丫问。

“哪能没瞧见,就在车前头,把我和军子都吓得够呛,跑下来看到是尸体,还以为是他撞的,我这像被冷水浇头,全身都冷了。”

李小满回想着说,二妮就笑:“那也亏得不是撞的,我说你那样晚才回来,做啥去了,我等你一晚上呢。”

“都是乡里要应酬,我没办法,就跟着去了。”

李小满眼神闪烁,二妮也不

追问,就继续补习。

李小满等补习完就抱着她说话,那鸟杆子半硬不软的抵在她背上,让她好几回想要拨开,可又怕撩拨了他,让他更要做啥出格的事。

过了三天,才等到刘长军的消息。

“什么?!”

李小满快跳起来了,那条街有一半的门脸都被赵瘸子拿了过去。

看来他是已经用光了钱,就在盘算着不想别人赚钱。然后把消息放出去,想的却是让门脸先升价。倒逼着乡政府公布这事,跟着他就能先把门脸卖了,不用等到补偿款了。

“这货还真能……”刘长军砸着嘴满脸佩服。

李小满就一脚过去:“佩服啥?现在咱都没钱赚了。”

刘长军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那咋办?”

“我先想想再说。”

这事看能不能通过刘春仪让鲁上涛知道,然后以鲁上涛的个性,那赵瘸子还有个好?

刘长军还查到他以前就靠乡政府的消息,弄了好些好处。

像是乡里要发给村里补偿款,他就先跑到他婆娘家那边,将好些旱田弄到手。这补偿款一发下去,拿了又将旱田转出去。

基本上是没花啥钱,就赚了个盆满钵满的。

按刘长军估计,这个赵瘸子身家少说也有个四五百万了。

李小满还在苦恼,就接到练如玉的电话,说是今天是周六,他得去市里。

那天算是额外的,这每周要去市里一趟是推也推不掉的活。

好在今天是将货都存住了,就怕练如玉打电话,这就让刘长军开车去市里。

还是那家酒店,李小满才下车,就看到个熟人,便追了上去。

“情姐?”

那女人背影很熟,李小满还不敢确定,这下等她转过身,才确认就是第一次跟苏武来见赵信,一起去洗桑拿的遇见的那个女人。

“是你啊。”

情姐心想咱又遇上这个鸭了呢,上次还弄得她快挂了。

“你还在那家会所做?”

“不做了,我现在开了家服装店,你有空来的话,给你打折。你做这工作,也要买些衬头的衣服不是?我那也有男装。”

将名片递给李小满,情姐就往下头瞟了眼。

这挂两斤的货,咋还越来越大了,那不往大车轮走了?那还得了?

那家店倒是命好,能有这个鸭皇坐阵,也不知谁能受得住。

这时,艳艳到了,她就跟李小满打招呼,情姐是何等眼色的人,哪能瞧不出艳艳那全身名牌的姿势,就当即一笑:“不阻你做事了,有空就去找我。”

李小满倒没想歪,就跟艳艳上楼。

“萌萌说被你欺负惨了,她那地方还肿得跟个香肠一样的,你到时可得温柔些。”

到了电梯里,她也就放开了,攀着李小满的胳膊,就拿**去蹭。

这艳艳可是个大骚货,比那练如玉也差不了多少。

要不这种活动,哪能是她跟练如玉组织呢。

她家那老头年纪也有四十五了,她呢,二十七八,这差了快二十岁,做那事总是不畅快。要不是那老头有钱,她就早将他给撇了。

现在就想着找个小白脸,把他那家产分一半,就跟小白脸生活。

要不是李小满年纪小,她就想和李小满凑一对了。

到酒店,这回不单萌萌没来,还有个女人也没来。

四个少妇,都还不到如狼似虎的年纪,李小满还能对付过来,最难的就那练如玉。

放着音乐,李小满被她们把衣服都脱掉了,就在那里乱蹦。

等酒喝了两杯,她们才疯起来,纷纷扑到李小满身上,哪还有那些贵妇的矜持,将他那裤子扯下来,就或嘬或咬,或是直接吐着口水,抹好了,就要往那下头去捅。

“不急,一个个来。”

练如玉招呼了声,就坐在一边拿出一个摄像机录起来。

李小满都不敢让她别录,那边拆迁的事还要求岳波呢。

艳艳头一个上去,盘住他就跟个粘粘球一样,立时用嘴去亲他。

她那舌头灵动无比,像是一条长在口腔里的九头蛇,吸嘬吮搅样样都能拿得出手,跟她一比,就是练如玉的舌头都要差一些,也就苏春能比。

二妮就别提了,整一个生疏,还要被李小满慢慢调教。

**得一阵,艳艳就拉着丝,将唾沫抹在她的樱桃上,媚眼如丝的瞧着李小满,说:“快把姐姐弄个痛快,把姐姐吃掉……”

红酒顺着她的胸流下来,李小满舔了下,倒比用酒杯喝要好喝些。

抱住艳艳的腰,就让她盘在自己的腰上。

她吃吃的笑着,像是个**,那双大腿又圆又白又有力,盘住后还能做个后仰,将头抵在床上。

看得剩下的少妇都吃吃的笑,练如玉说她以前练过软骨功。

李小满就惊奇起来。

这练体操的身体就很软了,这练软骨功的,那还了得?

艳艳像是要表现似的,就来了个360度的弯曲,头和脚都抵在床上,像是个蜗牛。

偏她还能伸手去拾起李小满的驴玩意儿,将那东西塞到嘴里去嘬。

那天弄得匆忙,李小满也头晕脑胀的,这时感觉到艳艳那嘬功,再加上她那舌功也是非同猩,就全身颤了下,忙稳住心神,想这还有三人呢,可不能这样快就完事了。

&n

sp;艳艳的身体属于较丰满的那种,李小满抱住她就让她别再弄软骨功了,就这样两人面对面坐着捅她上了天。

等练如玉再过来,那剩下的三人都已经连话都不想说了。

那天就是被练如玉请来发疯快活的,谁都没想能有下回,说要凑钱给了李小满时,才突然感到缺他不成。

这次练如玉再邀,除了萌萌跟另外个少妇有事没来,其它人都来齐了。

“你这小混蛋,你在做啥……”

李小满抠得练如玉那下头潮润,却没进那里,突然拿出些润滑液,就直接将她扳过来,往那**去了。

练如玉浑身一震,双足挺直,小腿绷紧,一时不会动弹了。

任谁是那地方被弄了下,也都是这样的感觉。

她就再能玩,也没试过那地方,虽说那里也有汗腺,也会分泌些粘润,可她这是一开始,就被李小满给捅进去,全身都僵直起来。

那躺在一边看热闹的三名少妇也都直起了身,看着练如玉像是要逃命似的双手乱划,李小满呢,则将她的双腿给提起来,她往前跑,他就提着腿往前走。

这样弄得有三分钟,李小满也累了,她也没力了,才慢慢的适应这种玩弄。

“这会不会把直肠弄坏了?”

“我听说玩多后面的人,那肠胃不大好。”

艳艳倒是瞧着心里痒痒,她也真试试,肠胃的问题嘛,不是现在考虑的。就帮李小满扳住练如玉,让他快一些。

练如玉连骂人的心思都有了,这都叫啥,本来是她玩李小满,现在轮到李小满玩她了。

这颠倒了个,她哪能不火大。

偏艳艳还帮他忙,这吃里扒外的死人,还说是姐妹呢。

她不爬了,李小满就伸手去摸她**。这老汉推**的姿势,李小满正好抓个正着。

像水滴一样的垂着,被这样去抓,练如玉就感到浑身一软,那撞击又很猛烈,她就绝了要反抗的心思。

就这样弄得有一阵,练如玉才习惯过来,还感到有种未曾体验过的畅快。

“你轻点……”

“轻点你又说要重点……”

“哪有……”

练如玉完全没了力气,就被李小满先**后洞府的弄得像条死在床上的金鱼。

这回李小满精满元足,还帮艳艳也开发了**。

艳艳就浪得多了,一进去那声音就没绝过,一直在那里大声的叫,也不怕被隔壁的人听见。

好半天,她才无力的倒下来。

李小满甩着鸟杆子,往那剩下的两个少妇去瞧。

那俩人面露惧意,刚被李小满捅就算了,他那手还像是会法术一样,摸得她俩都没咋的就已经晕死过去了。

“还有谁要来?”

谁还敢来啊。

连练如玉那骚婆娘都张开腿,倒在那里,连动都动弹不得,那模样惨不忍睹啊。

艳艳还在闭着眼在回味着,整个房间就李小满一个人是能活动的。

他也在强忍着罢了,这样剧烈的运动,还是一对四,就是大罗神仙也受不住啊。

要都是丑八怪那就算了,都是美艳的少妇,平常遇到一个,那都要费尽心力去侍奉了,这还四个,还又是洞府又是**的,身体早就吃不消了。

好在野王八补的好,打下了坚实基础,也还能强撑着。

等他扑向那两个惊慌的少妇,他就没了力气,倒在床上,竟然一下睡了过去。

这劳力就算了,那商业街的事还劳心,忙了几天着实很累。

练如玉就瞧着这个大男孩,笑了起来。

把艳艳踢起来,就给李小满盖了些东西,打开电视来瞧。

李小满睡了十来分钟就起来了,左边抱着练如玉,右边抱着艳艳,就在抽烟。

“有啥好看的,等我恢复些,再让你们畅快。”

“我们受不了了,你要畅快,你自己来。”练如玉妩媚一笑说。

“那不成,最少也得帮我把它给嘬出来。”

说着,艳艳就低下头去,还抱着他的大腿,边笑边嘬。

那俩少妇也跟着爬上床,抱住了李小满的身子。(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3章 少妇们,别这样 下一章:第125章 孤男寡女
热门: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组织部长2 我身体里有只鬼 两世欢 道君 万界天尊 穿成炮灰攻之后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 锦衣之下 安阳(天下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