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少妇们,别这样

上一章:第122章 后庭花 下一章:第124章 四个少妇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被这酒池肉林的嘲给吓傻了,李小满就像个木头一样被拉到床上,这帮绝对没超过三十的少妇们就要解他裤腰带。他捂着裤腰带就满房跑,这些少妇就满房追。

咯咯的乱笑着,莺莺燕燕嚷着要抓住他就要让他好瞧。

李小满叫苦不迭,今天都来三回来,要就练如玉一个,那还好办,使上神仙手,再弄些手段,总能应付过去,可一次来六个,娘的,就是那养精蓄锐好几年的老和尚都不成啊。

有个叫艳艳的手脚麻利,看着像是酒量很好没喝多,一个猛扑就扯到李小满的裤脚,就用力往怀里扯。

李小满猛是下头那鸟杆子猛,本身不是猛男,脱下衣服也就跟个普通人没两样。

做了些农活,那也就是小小有肌肉,跟那些给老女人跳艳舞的猛男还有很大差别。

被她一扯就倒在地上,下巴磕在沙发上,虽说那地方很软,可也疼得脸都青了。

艳艳还大声喊把人抓到了,其它的女人,包括练如玉就一拥而上,将李小满给摁倒在地。

双拳难抵四手,何况这堆少妇,可有十二只手。

那裤子硬被她们给扯下来,跟着就听艳艳惊叫:“还真跟如玉姐说的一样,大,真够大的,还粗,真是够粗的。姐妹们,让我先来。”

说着,就要用嘴去嘬。

还要用手去托那下头的蛋子,就被另个少妇抢了先,将那蛋子含在嘴里。呜呜的说不出话来,尤自一副极其兴奋的模样。

剩下的少妇就你伸一手,我伸一手的将李小满的鸟杆子抢着去摸。

这要是李小满还没做三回的情况下,他还能说享受。

可这样一弄,他就遭罪了。

这些少妇指甲又尖,要被刺上去的话,那非得破皮不可。

练如玉也喝多了,那脸蛋上挂着两朵红云,就翘着双腿在那里笑。

人是她找来的,都是她的闺蜜,她觉着嘛,一个人应付不来,那就多找几个好了。这些女人都是像岳波一样的大商人的老婆,就其中一人是小三,可也是快要转正的。

平常闲着没事干,这家里男人应酬又多,那地方又老化了,就想要找个硬实的来玩玩。

家里男人也不管这些,平常也都是在外头玩的,哪在乎老婆跟别的男人做,就别来找他们的麻烦就行了。

放开手让她们去玩,就变成以练如玉和那个艳艳为中心,不时的弄些男人过来尝鲜的小集团。

这练如玉跟她们一说有新鲜货色,还是个真的能让她们满足的,就开着小跑车都赶过来了。等那裤头解下来了,她们就跟发疯似的。

李小满那驴玩意儿被搓得快要破皮了,不知有多少双手摸在上头,来回的乱搓。

终于有个少妇的指甲戳了上去,李小满就疼得一叫,将她们都给推开。

“要就一个个来,别乱弄,皮都破了,都出血了,他娘的,发疯是不是?”

这一吼,那些少妇都愣住了,跟着就东倒西歪的笑起来。

“这小孩真有意思……”

“就是,跟那些鸭还真不一样。”

“是啊,还能骂人,有意思极了。”

“那咱们就一个个来?”

“不行,少说也得两个。”

李小满傻眼了,这帮婆娘是不是真脑子坏掉了?

他不知道,这帮少妇平常都没啥好玩乐的,就是找男人,要不就是购物。可这购物总有买完的时候,除了那些新品上市,平日就是找男人才是乐子。

可那些找来的男人,无论是在酒吧里泡的,还是找的鸭,那知道她们的身家后,都胆小得像是老鼠,连大声说话都不敢,有几个会这样骂她们的?

她们一个觉着新鲜,一个又感到李小满与众不同,有男子气概。

练如玉就出来跟她们说谁先来,要猜拳。

李小满就坐在那里,头皮发麻的看她们猜拳。

最终是艳艳跟个叫萌萌的少妇先来。

其它的呢,也就嚷嚷几句就爬到一边去瞧了。

艳艳先上去抱着那驴玩意儿就嘬,萌萌则爬到李小满的身上跟他嘴了起来。

要说这些少妇的身材皮肤都不差,那模样也都是拔尖的。想也是,这有钱不说,那丈夫跟她们年纪差得大的,都有三十多去了。

最小的萌萌才二十三四,那丈夫找她这样的,那能找个模样差的?

不说长得有多好,可都是挑不出毛病来的,而且那身段都是个顶个的美妙。

腿都是一律的细长,那腰都是律的窄细,就胸有差别。

这也不是每个男人都喜欢那大胸的,像这萌萌,胸就像个碟子一样。

小胸有小胸的妙,但李小满不大喜欢,他就喜欢胸大的,越大越好,要像苏春那样的,能比一个脑袋还大的,能把头塞到中间凑成三个脑袋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萌萌这胸他不喜欢,可他也还能尽职尽责。

拿手去搓她的胸,就往上一推一掐,就让萌萌叫唤了起来。

她脸皮在这六个少妇中不算是厚的,也就是被半逼着过来,平常也不大去外头找男人,可一看李小满的那个鸟杆子,就按捺不住了。

那驴玩意儿比她家那床柱子都粗,比她看的**里那黑人还粗。

难的是硬,那硬梆梆的感觉,跟她家那老头子一比起来,那才叫天壤之别。

这年岁大了,那地方能有多硬?都说这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这还有说男的三十如陶四十如泥的。

到四十往上,那男的靠的就是经验,那下头都慢慢的软了下来。

到得六十,除了极少数的,软就不说了,能硬起来那都叫好了。

&nbsp

;七十岁,那没有威而刚想都不用想。

李小满才多大,他还用野王八补身子,阳气旺着呢,那地方就跟个大硬锤子似的,不单那杆子粗,就那杆子头也大出一大圈来。

艳艳嘬得都很满意,脑中就想着这鸟杆子往下边去捅时的那种快活。

萌萌跟李小满嘴了一阵后,就抱住他像是八爪鱼似的,把身体都盘在他身上,还用屁股蛋子去撞艳艳的脑袋。

“死萌萌,你想撞死我啊,你想先来,你就先来吧。”

艳艳瞪她眼,就让开,看着那鸟杆子滑进洞府。

萌萌一喊大叫,就像是撞在每位少妇的心坎里,有的忍不住的就将那酒杯放下来,将裙子给撩上去摸了起来。

练如玉也浑身发烫,她是尝过的,这跟没尝过的,就想着那不一样。

那想的最多也只能想到这辈子最快活的那嘲,可练如玉能想到那一次次撞击到心坎上的那种酥麻。

“你大力些……”

嗬!

李小满吸了口气,老子够卖力了,你还要想啥。

他恨死了练如玉,这把他当成啥了,这边六个要是一个个都做过来,那不让他死了算球了。

练如玉没感觉到他那瞪过来的眼神,自己在那边抠弄得还挺会畅快。

李小满就使出神仙手,手在萌萌的穴道上按着。萌萌那叫声一下更大起来了。

“没想到萌萌还挺浪的,平常不都喜欢参加这活动吗?”

“你懂个啥,越是这样的,越是会发浪。那不都是没遇到合适的吗?”

“这倒是。”

有俩个少妇还在强自镇定,也不自摸,就在那里说着话,可看到这李小满像个坦克一样的进进出出,她俩那脸也红润起来。

本就喝了些酒,这红酒可是催情的东西,酒劲一上来,身体就发软,再加上这眼前上演的快活事,她俩哪还能淡定,就催促着萌萌快些。

她俩急,艳艳更急,帮着萌萌快速的坐下起来,又帮李小满推着身体。

她呢,她那身体更是软成了棉花,等萌萌无力的下来,她就坐上去。

跟着艳艳一声惨叫,眼泪都飚出来了。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那鸟杆子又不是哪个女人都能去用的。

要是用,那也得先试试,在洞口那看能不能进去。可偏生艳艳没试,还就一屁股坐下去。虽说里头早就潮润了,可她那洞府奇窄。

这样一弄,她就感到被顶到了底了。

弄得她毫无防备的惨叫出声,那到底了,那就快要捅死她了。

李小满也很苦恼,又遇窄洞,他哪能安定得住。

等了几秒,才慢慢的动起业。

艳艳抱住他就叫疼,流下眼泪,哪还有刚才那骚情样子,都像是个受委屈被处罚的女孩一样的。

李小满可没半分怜惜之意,娘的,是你们自找的。

大力的动着,艳艳连声惨叫,过了好一阵才停下来,她也慢慢的适应了。

跟着又是别的少妇,一直弄到两个小时候后,李小满都浑身无力了。

练如玉再爬上来,将他那里给嘬起来,盘腿就坐上去,将发卡一扯,长发散开,模样骚媚的大声叫着,让李小满无奈得紧。

这通做下来,就相当于今天做了有七回了。

等练如玉浑身脱力的爬下来,李小满就摁住她的脑袋,将那东西都送在她嘴中。

这才算是解了解气。

李小满也没了力气,跑去卫生间要洗,六个少妇都跑了过去。

七个人挤在浴缸里,李小满都不想动了,好在她们也还有良心,没想要将他玩死,这得细水长流不是,要将他弄残了,下回再找谁去?

帮他清洗干净后,就将他给抬出来,帮他穿上衣服。

“也不让你白做,我听老岳说了,你真算是他兄弟,是帮他的忙,这样,你每来一次,我们几个姐妹就给你十万块,算是酬劳。你别瞪眼,不是拿你做鸭,哪家的鸭能比得上你?这真就是个车马费,你拿好吧。”

练如玉会做人,说的话也好听,李小满就嘟嚷一声,将钱收好,出了房间。

刘长军都在车上睡着了,听到人敲车窗,就想去拿放在座位下的甩棍,看到是他才打开门。

“今天挺久的啊。”

“不想说话,开车。”

回李庄半道上李小满就睡着了,可没想到在村口会突然来个急刹车。

“咋了?”

“好像前头有个人躺在地上。”

“下去瞅瞅。”

李小满刚睡醒,这全身都没啥力气,还在揉着眼,可等看到那地上躺着的是啥后,他就一下清醒过来了。

“是个死人?”

“好像是,咋弄的?不是撞上的吧?”

“你看看车头去。”

刘长军也吓了跳,这咋整的,咋就有个死人躺在马路中间,这大黑天的,可别是撞鬼吧。

跑到车头一瞧,没有撞上的痕迹,刚他也在打瞌睡,可现在想起来,也没撞到人的感觉。

“这人咋死的?”

李小满瞅着那人穿着的衣服,是一套工作装,蓝色的,看着不是李庄的人,难道是外面过来的?可李庄这有啥外来的人?不是那些来吃农家乐的吧?

“好像是被人捅死的,你瞅。

刘长军将那人的脖子翻过来,就看上面有一个很明显的刀痕。

再注意看那尸体都已经起尸斑了,看上去像是放在这里有几个小时了。

“别动尸体,先回村,把治安岗的人叫过来。”

李小满上车才发现,那尸体躺得真好,把整条马路都占了,也亏得这边没啥车在晚上走,要不那尸体得被压成扁冬瓜。

晦气得很,李小满啐了口,拿出烟来摆在尸体前,磕了个头,就又掏出根烟点上,跟刘长军走路回村。

把治安岗的人叫过来,李水根也被惊醒了,赶到村口就说:“不是你们撞的吧?”

“哪能撞得到人,这大半夜的,又不是咱村的,跑这儿来干嘛?再说你看尸斑!”

李水根哪懂看尸斑,就李小满闲书读的多,挥手让人将卫生室的老大夫叫过来。

那老大夫睡得死沉被人拍起来,就嚷了几句,被那新提上来的村干部小吴给拎着脖子拽了过来。

“体温都冷了,最早也是四五个小时前死的了。”

“四五个小时?”李小满琢磨着就看到玲玲也站在一边,将她叫过来问,“最后的吃那农家乐的啥时走的?”

“也就四五个小时前……”

玲玲一惊说:“小满哥,你是说那些来吃农家乐的将尸体抛在这边的?”

“我猜多半是这样,”李小满阴着脸说,“你想吧,咱这地方还是有些偏,又是农村,把尸体扔在这里,有谁能猜得到?这地方又黑,要是被车碾过几回,弄个面目全非,那不就更方便了?”

“那倒是……”李水根想着说,“那些人你还记得长啥样吗?”

“记倒是记得,有个长得特别凶,还想摸我手……”

李小满哼道:“你咋不拿热水去波他?来咱这里吃饭咱们欢迎,要摸咱村的女人,那不把他卵子都打跌才算。”

小吴就附和说:“就是,玲玲,下回要那不长眼的再来,你就告诉我,村委会帮你出头。”

李小满瞟他眼,就想笑,你能代表村委会?

“那这尸体咋办?报警?”李水根皱眉说。

这边农家乐才做起来,就出命案,对李庄绝不是好事。

“警要报,我给常何打个电话,让他把这事控制一下……”

“他有个屁用,我去给周云景打电话。”

常何就是个小兵,周云景才是能拿主意的。

这边晚上还是有些凉,风一吹,大家就缩着脖子。

等了一会儿,李水根走回来说是周云景说马上过来,叫咱们保护好尸体。

话才说完,那尸体就跳了下,把大家都吓得倒退了几步。

“该不是诈尸吧?这可咋办?”

有那做惯坏事的就心虚起来,李小满瞪眼说:“屁话,哪能诈尸,你们都看着,我踹他一脚……”

“嗬!”

所有人都吸了口气,在村里人死为敬,就是不认识的,你咋也不能说去踹人啊。

就是为了验证不是诈尸,也不能做这大不敬的事吧。

李小满就一说,因为紧跟着一只老鼠从那尸体的身下爬出来。

大家就都松了口气,纷纷骂起娘来。

这尸体还真不能就这样放着,移也不行,就让治安岗拿了几个板子摆在前头,让治安岗的人留下来守着。

李水根就带着李小满回家了。

“咋回来得这么晚?”

“乡里应酬多啊,我想呢,都被叫到市里陪酒去了。”

“就你那破酒量,半斤下去就不认爹娘了吧?”

李水根的嘲笑李小满还没办法反驳,哪能跟他比,两斤白酒跟喝水一样。

回到屋里,黄桂花也被吵醒了,就在灶房里炒了两斤米粉,等他爷儿俩回来,就给他俩端上桌,顺便问那尸体的事。

“我瞧那衣服像是乡里工厂的,也不知是哪个厂子。”

“瞧这事闹的,要真是杀人的事,那是咋要弄到杀人灭口?”

李小满就笑:“这杀人的心思多了,你就没想要杀人的时候?就看能不能忍得住。”

“就你说道多,这要忍不淄把人给杀了?多寒颤啊。”黄桂花说着就去倒水。

“不管咋说,扔咱这儿,就是跟咱作对,等玲玲将那些人的模样弄出来了,咱就要多留意一些……”

“还留啥事,乡里不会抓着办?他们还敢再来李庄?”

说着些话,就将米粉吃完了,李小满摸着肚皮就上床。

这食是不能舒了,都被那帮婆娘弄得没力了,特别是那练如玉,那娘儿们哪是人啊,完全就是个大水泵,能把人都抽干了。

李水根瞧他吃完就倒,想要拉他起来舒食,这虽说是大半夜的,可也得走一圈啊,食不舒就倒,也不怕那胃倒过来。

黄桂花就拉他说:“小满累了,你就别吵他了。”

“你还帮着他啊,”李水根嘿笑说,“那咱上床去舒食?”

“呸,老不正经。”

黄桂花嗔了声,就快速的将碗筷扔到池子里去了。

周云景带着常何等三四个得力手下来得很快,瞅着那尸体也是先进行排查,还让玲玲跟个警官去县里找画像师去把人画出来。

“这咋整的?周所,你瞧瞧,这手可下得真狠,往脖子上刺了两刀还不算,还要划拉一下,这脖子都得垂下来了。”

&

nbsp;常何啧啧的说,周云景就瞟了眼,感觉不该来之前吃那碗面,这不得让他找吐吗?

这乡里命案还生得不算多,他见尸体的日子也少。

“你就少说两句吧,这事是大事,咱先将这尸体拿到县里再说。”

李水根还没睡好,跟黄桂花才睡过,就提着裤头赶过来,和周云景交流过后,就让刘长军去找个货车,拿着板子把尸体扛上去,再拉到县公安局去。

那边才有法医,这乡里哪有法医能做解剖。

这尸体是谁还没查出来,那身体上又没证件。

李小满睡到十点多才起床,来到政府办,这边就在议论这事。

“那尸体你瞅见了?”

“瞅了,吓死我了。”

李小满抚着胸说,刘春仪就眨眼:“听说脖子后刺了两下,还划拉了下,是不是真的?”

“你消息还真灵通。”

“嗬,这事都传遍了,整个乡政府都知道。”

文芸也过来八卦:“说那死的人是叫毛大海,是咱乡里的辣酱厂的工人,专门负责搅酱的,他是跟着厂里的几个师傅去的李庄……”

这才几个小时,就调查出这么多东西了?周云景还挺厉害的。

“咱乡里的辣酱还挺出名的啊,可这一闹,还能卖得出去?”

“你还说,这事一出,还有人会去李庄吃农家乐?”

李小满一拍脑袋,娘的,不说让周云景控制消息的吗?

想着呢,就看周云景从走廊走过去,就追了上去。

“周所,你咋把这事到处说?”

“我没说,是在调查的时候,下面的警官总要跟被调查的人说吧?”

周云景来跟鲁上涛汇报这个事,跟李小满也没啥好说的,就摆摆手走过去了。

这狗日的。

李小满骂了句,就回到政府办。

“你俩也先别管这事,先将那个商业街的事办了再说。”

文芸点头说:“先把这钱给抓住了。”

“那个辣酱厂不是也在那条街上吗?”

李小满一想,还真是。那辣酱厂的规模并不大,也就是前店后厂的规模。还做些批发,那辣酱就剁好晒干后,在后头的楼顶放着。

一缸缸的在这边政府大楼上头看过去都能瞧见,难道还跟那边商业街的事有关系?

“不说这了,咱俩先去将商铺都顶下来再说。”

文芸拉着刘春仪走了,季敏和张昭这才办完事回来。

“小满,听说李庄死人了?”

这张昭张嘴就不讨喜,啥叫李庄死人了,是人死在李庄了。这也不对,得说人死了,把尸体给抛在李庄了。

李小满懒得纠正他,就问季敏咋一脸死了爹娘的脸。

季敏一进来,那脸就挤在一起,要说多愁就有多愁,咋都跟她平常那种笑容满面的不一样。

“没,没啥。”季敏回了句,就说要去食堂吃饭,低头走了。

“你咋还关心起她来了?”张昭说了句,就看李小满要暴走,忙也跟着出去了。

这都成了乡里最大的新闻,到处都在传李庄死人的事。

连李小满跑到钳子那吃饭,钳子知道他是李庄的,就多问了句。

“死个屁,是人家把尸体抛到李庄,老子半道上遇见,还以为是开车撞上去去的,那人好像就是那个辣酱厂的……”

李小满拿筷子往对面一指,就看个穿灰色卡其布的男人从里面出来,还拖着个行李箱,四周张望了几眼,就拦下一辆摩托车,商量好了价钱就跨上去走了。

“那人你认识吗?”

“认识,那不就是辣酱厂的那个李老板吗?”

“那是辣酱厂的老板?他厂里死了人,他拿着行李要去哪里?”

李小满突然想到啥,将筷子一扔,就跑去找周云景。

“你脑子挺活,我们也将那个李二保视为第一嫌疑人,我派常何盯着他了……”

周云景坐在椅子上,瞧着李小满就笑:“你可别怀疑派出所的本事,不过嘛,你能过来,那也表明你对我们还是很信任的。”

呸!

李小满看玲玲趴在一旁睡觉,就拍醒她,说要请她吃饭。(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2章 后庭花 下一章:第124章 四个少妇
热门: 狼血神探 乡村留守女人 这个Alpha香爆了[穿书] 头号黑粉 宠夫(快穿) 重生后对家成了我锦鲤[娱乐圈]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六朝纪事 重生之大涅磐 弄巧成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