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暧昧的补习

上一章:第120章 老婆借给你日 下一章:第122章 后庭花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二妮家生活过得很滋润,杂货铺改造成了小超市,卖的品类多了起来,铺面也扩大了好些,又有二妮这门脸在,过来吃农家乐的都爱来买些东西。

二妮爸还觉着不满足,二妮妈在灶房做菜,他就拉着李小满问计。

“咋说跟东婶家玲玲那两个院子还没法比,你也跟二妮要成亲的了,咱都是一家人,你脑子活,你给你叔想个法子,还有啥能赚钱的买卖?”

李小满接过二妮爸递来的烟,抽了几口,就说:“叔,你没发现,这好些来吃了咱的独门菜的人,还都一副回味无穷的模样吗?”

“那是,咱这都是独一号,就整个牛栏,甚至是黄港周边来说,都没那竹鼠大王八的吃……”

“王八倒是有,这样大的少,竹鼠就少见了。那都是湘南那边才多,你想,要是你来吃了,你还想吃,可这没时间过来啊,总不能两天就来一趟吧?那咋办?”

李小满给二妮爸出了个考题,他就歪着脑袋想了一阵说:“那就让人过来吃了再打包一些回去?”

“那敢不能老安排人来吧?”李小满笑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弄些剥好皮的,拿真空包装装着的竹鼠回去。这样放冰箱也能隔一周吧?一只竹鼠好几斤,一家人一周也吃不完。”

“你的意思是说……”

“月芝婶那边的竹鼠也要出栏了,她这回养的少,等她下一栏,你就跟她先订着,到时拿一部分过来,剥了皮,再拿真空包装包起来……”

二妮妈这时也走出来听了一会儿了:“那真空包装难不难呢?要机器吧?”

“机器也就几百一千的,黄港就有卖,让军子帮买回来就成。花不了多少成本,我估摸着月芝婶那边,要快的话,十月就能再出一栏了,到时可有好几千的竹鼠。原本要跟人家那边签销售的,可要是叔您这给的高一些钱……您别急,这钱只要高得一些就行了,那也比那些贩子要强吧?到时您把皮剥了还能卖钱,这一张皮也得好几十呢。再弄个大冰柜,包您今年就能赚十好几万……”

二妮妈眉开眼笑的说:“那可指望不上,有个几万块就是喜事了。”

“到时还不都是二妮的嫁妆,咱老俩口能用得了多少钱?”二妮爸忙说。

李小满哪不清楚这都是为二妮她哥大牛弄的彩礼钱,也不点砍这老俩口的心思。

等菜搬上来,都是清一色的大荤菜,李小满就有些腻口,二妮瞧见就跑到灶房帮他炒了个黄豆芽,他才动筷子。

“你瞧,我都没女儿细心,小满在乡上可是常吃荦菜吧?”

“那可不,成天大鱼大肉的。”

二妮说着,李小满就嘿笑:“哪能呢,平常都在食堂里吃,也就是些家常菜,豆腐焖肉啥的,还有荷包蛋,没啥好菜,就是跟着出去能吃些大荦。”

“再大荦也没咋庄上吃的荦,哎,也就这两年好转了些,要还是李四海当家,咱还得嚼素口。”二妮爸说得感慨,李小满当他在装。

就是这村里哪家荦口吃得少,二妮家都不会少。

这开杂货铺的都是有钱赚的,赚多赚少而已,不看二妮养得白嫩,那胸前的肉都坠着,那是吃素口能养得出来的?

还不说大牛那壮实样,简直能把一头牛给气死。

“大牛哥还在县里做事?”

“他前天来电话说想要去造纸厂做搬运工,我说让他回家来帮忙,他还在考虑。”

想到大牛哥那一见面就瞪眼的模样,李小满缩缩脑袋。

“搬运工也挺好,我认识那个造纸厂的老板,那边做事还是挺厚道的。”

二妮妈又高看了他一眼,这连大老板都认识了,这女婿要得。

“那老板叫赵信,是咱市里的大企业家,除了造纸厂,还有好些营生,楼也盖,还有个大超市。在黄港都是有名的,常上电视……”

“也开超市的?”二妮妈有些皱眉,还以为是多大的老板,结果跟自家一样,也是开超市的。

“人家那超市比咱半李庄的都大,那能一样比?上下六层楼,还有地下停车场。”李小满嗤笑着说,二妮妈就脸一红。

二妮爸就拿筷子指她:“说你没见识吧,你还总跟我倔,这下小满说你了,你才知道天高厚?”

“那不总要有个学习的过程吧?”二妮妈白他眼。

二妮爸就笑:“都四十了还学,那得学到啥时候去?”

二妮妈赌气的低头吃饭,不搭理他了。

“咱就做这竹鼠营生,也能赚十多万一年?那月芝那边可不赚得更多?”二妮爸想起这茬来了。

吴月芝那可养了鸭鹅鸡大王八还有一屋子的竹鼠。

“做得好一年百八十万都有,她这钱都滚进去投资了,明年我想三四百万能有。”

嗬!

二妮爸二妮妈都吸了口气。

“那不成咱李庄的首富了?”

“那还能有差?不过那不都靠小满帮她想的法子,小满,你连山叔没死的时候对你也没多咋好,你就这样费心费力的帮你月芝婶,这里头你有分润吧?”二妮爸问说。

“哪能问月芝婶拿钱,人家是苦人,寡妇,我就帮她想些法子呢。不过要说首富,那也不一定,秀英婶子她那边的砖厂已经卖到县里去了,那边造纸厂还说要用她的砖,这一弄下来,一年七八十万也有,这要再扩大规模,咱村里土又好,那一年几百万也能有。”

李小满说得轻巧,听他说的人,却嘴张得老大。

“咱李庄这就一气出了两个百万富翁了?”二妮妈嗬嗬的吸着气。

“那可不,”李小满呵笑,“就玲玲妈,也就东婶来说,在县中做那食堂,一年下来也能有个十来万吧。就是玲玲,要做得好,一年三四十万也能有。现在这农家乐才做起来,红火着呢。”

二妮妈就推二妮爸说:“当时就说要盘个下来,你就是不肯投钱,现在好了,就眼瞅着人家红火吧。”

“那能咋办?这回说又要开几个院子,村委会才一说,人家就把名额占了,我们还是做好小超市就成了。”

二妮爸也有些郁闷的扒着饭,这事还跟李小满提过,他就让他俩开超市就行了。

想着就是卖那竹鼠这合计起来一年也才是十几万的赚头,跟那些把院子辟出来做农家乐的没法比。这事村委又把着关,可不是说有个院子就能辟出来开的。

那也有不长眼的,想自己做,就被村委会上去将院门给封了。

吃过饭,李小满就在院里抽烟舒食。

这院门口做了小超市,院子就仅有他家的四分之一大,绕得几圈,看到二妮养的那大白猫在地上趴着,就用脚去踢踢它。

谁知它像是炸毛了,全身弓起来走了几步,就跳上墙头去冲着他喵喵乱叫。

二妮走出来将它抱住说:“你踢它做啥?”

“就瞧它躺地上太脏了,就想让它挪挪。”

“你还有洁癖啊?咋庄上的人太讲究不好。”

李小满笑笑,拉过她坐下,那大白猫看他一眼,就想要跳开,被二妮死死摁住,只好在那呲牙豁嘴的,看得他就笑,伸手在它脑袋上摸了把。

“在你家补习,还能乱摸乱抱的?”

“你咋满脑子都是这些东西?”

二妮横他眼,就小脸一烫说:“高考前不许你再摸我了。”

“摸手也不行?”

“摸哪都不行。”

二妮倔强的说,她这模样有些像她妈。

可李小满知道,她就是嘴硬,真摸起来,她还能推开?

没能跟她做那事就亏大了,还连摸都不成?

二妮将大白猫放下问他舒完了没,他点头,就跟她进了卧房。

这院里有好几间房,二妮住这头,离着二妮妈二妮爸的卧房还隔着间杂物房,吃过饭他俩也出门去舒食了,这屋里就两人一只猫。

将昨晚复习的功课打开,先再过了一遍。

李小满瞧她在那台灯下的模样,很是俏丽,脖颈照得白白的,像是玉一样,就伸头要去亲她。

“说了不许摸,你咋还弄呢。”

被亲了口,二妮红着脸嗔道。

“你说不许摸,没说不许亲呢。”

“你就胡搅蛮缠的。”

二妮将口水抹掉,就想将他推开,李小满抬起手做投降状,跟着就跑到门口拉过张椅子坐着。

“你咋坐那边去了?”

“你不是不许我靠近你吗?”

“我有说吗?”

二妮俏生生的白他一眼,就让他过来。

“你得给我讲课。”

“该讲的都讲过了,剩下的你就要背好就行了,我估计今年的高考不会太难。前年去年都太难了,今年得放宽松些了。”

“那录取线不也得提高?”二妮倒不笨,这题难那录取分就低。

“你想考哪所学校?”李小满问她。

“我想考黄港师范……”

呃……李小满想起了冯小怜:“为啥?那可是一本。”

“啊,不是二本吗?我还想我努力下就能考上呢。”二妮像泄气的皮球一样,将脑袋搁在桌上。

“但咱也算是黄港人,录取分数会比外面的低一些,按二本线录取的吧,外地生才按一本线,”李小满听冯小怜一说,就找吕红妹问过了,“你要努力下,不定真能考得上。”

“那你呢,你要去复旦还是北大?”二妮巴巴的望着他说。

“我也考黄港师范。”

“啊?!你不是能上北大吗?”二妮突然想到啥,就扭捏说:“你是要陪我?”

“你想多了,我才不是要陪你,我是想着离家近……”

“哼!”

二妮难为情的红着脸,她感到自作多情了。

“好啦,就是要陪你,等高考完,咱俩不是要成亲吗?总不能让自家婆娘一个人去读大学吧?”

二妮欢喜的说:“算你啦。”

瞧她这俏媚的模样,李小满心头一荡,就抱住她要亲。

“不要啦。”

没避开,嘴还是被贴上了,那滋味,让二妮很是陶醉,任由他将舌头伸过去,就也配合着卷动起来。两张嘴不停的蠕动,也不知过了多久才分开。

“都是口水……”二妮说着突然拿手一抹,就擦在李小满身上。

“我得还给你。”

李小满也抹了把,就去抹二妮的衣服。

两人都穿得很薄,这一闹,身上都是些水沫子。

李小满刚想要将衣服脱下,就突地又沾了些唾沫,抹在二妮的胸上。

二妮浑身一震,从尾椎一路红到脖颈,这可真是太羞人了,也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

还在想,李小满就将她抱住,手往衬衣伸进去,就扣着她的那奶罩子,手指已经探到里头,拨弄她那颗红樱桃。

二妮全身都软下来了,靠着他,嘴里呜咽说:“你别,别闹,不能……”

“不能啥?”

李小满坏笑着将她打横抱住,就将衣扣解开,看那白色的奶罩子已经歪斜到一旁,就将手滑进去,整个将它给撑开。

“你坏死了……”

二妮轻喘着说,她还能感受到那

抵在腰间的那大大的鸟杆子。

就这样揉摸了一阵,二妮有些受不了了,脑中想着工友给她放的那些**,更是浑身滚烫,像是有颗小太阳在怀里烧着。

李小满也在忍受,这可是在二妮家,要来硬的,别的不怕,就怕被二妮爸一锄头给弄瘫了。

虽说这亲事是谈成了,二妮也是自家婆娘,但二妮爸的锄头可不管那些的。

做爹的可不都是这样,没看到就当没那回事,要是看到女儿被个男人给日,那可受不了,就是女婿也受不了。

李小满想要忍住,二妮倒是忍不大住了,柔软的小手伸到他的裤裆里,一握那鸟杆子。李小满当即打了个冷战。

“我帮你搓一搓,我看过的,搓一搓就能出来了……你也好受些……”

二妮说这些话都鼓起了好大勇气,说完那脸就红透了,半低下头,瞅着那驴玩意儿,想这东西咋就这样大呢。

那些**里瞅的,也没见过大成这样的。

可不是把人都弄死了吗?

双手握住一通乱搓,也没啥章法,光是看的,也没实际经验,可就这样,都让李小满汗毛倒竖,全身毛孔都张开,倒抽着吸气。

这也得瞧人,二妮可是李小满最喜欢的女人。

她那一握可比得上别人握住十回了,这感觉可不一样。

二妮的感觉也挺厉害,就觉着这东西比上回还要大来着。那次也就乱握着,也没想要做啥,可这回是想要将它那东西给捋出来。

那想法不一样,感觉也就不一样。

像根烧红的铁棍,也像是那拿来搅灶的烧火棒。

那要往下头去,可不把人都烧成灰了?

想这儿,二妮就红着脸说:“你跟别的女人做过吗?”

像是一盆凉水浇下来,李小满一下就有点泄气了。

“没……”

说得太心虚,连二妮都不信,哼了声,就用手掐了下。

李小满背都凉了,咬牙忍着疼说:“你说呢?”

“我说啥,我啥都不会说。”

二妮哼了声,快速的撸起来。李小满这才由半软变全硬,被她很快就弄得兴奋起来。这心里没再憋着要忍啥的,一下就喷发出去。

二妮摔手嫌脏,跑去拿了抹布将那些白液都给擦干净了。

李小满就傻笑着看她在忙活。

心里头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下快活,这可是二妮主动帮他,那感觉大不一样。

二妮洗干净就回来说好腥,李小满就说,要是到洞里去就不腥了,被她红着脸追打到床上,抱住她又是一通啃。

还说要不那样,哪能生孩子。

二妮嗔说谁要帮你生孩子了。

“那你要帮别人生?”

“去你的……”

这都胡闹到了二妮爸二妮妈回来,才想起还要补习,就将都拿出来。

二妮学得还挺快的,至少不比一般人要差。

李小满勾划的重点要点很有用,吕红妹拿来的东西也很管用。等熬到快半夜才离开,刘春仪已经在他家院门外等了半个钟了。

“明天就走了,今天你得满足我。”

村干部培训到明天就完了,刘春仪要回乡上了,到时又有文芸,她就想要让李小满好好满足她一下。李小满只好跟她回到村委会楼上,跟她干了一通。

等再回家都凌晨两点了,李水根还没睡,在院里打着瞌睡在抽烟,就着灯光,在看着手头上的那些分派。

新弄的农家乐有五六家,这都是报上来的情况。

想要做这活的能排到靠山坳去了,那边也开了四家。

黄希拿下了一家,说要在那边搞农家乐,还跟吴月芝订好了竹鼠。那边还有些山产,也能拿来做些素口。

但这边还要筛选,提交的日子过了,二妮家没提,也就没指望。

李小满帮着琢磨了一阵,就抽出三家说这几家不成,剩下的再看。

那三家都没啥本钱,这租院子招厨师都要钱,就是自己上阵,那三家又做的菜都拿不上台面。就是家常菜,也得有些样子才是。

“村委会这每年不还得收些钱吗?你说咱家是不是也拿一家下来?”

黄桂花瞧人赚了钱,也有些眼胀,李小满就说:“那也得等第三拨,现在都截止了,你再弄,人家会说闲话。”

“那倒是。”

李水根看时间也晚了,就回房去睡了。

李小满就也回自己屋里把灯熄了。

跟着刘春仪一块回政府办,那边文芸还在看报,看到他俩,就一通白眼。

自是清楚刘春仪在李庄,跟李小满贴得近,那不天天都得榨他?

可李小满瞅那白眼里还有别的意味,就抽个时间去问她。

“鲁上涛瞧上我了……”

“啥?”

李小满惊了下。

“我说鲁上涛瞧上我了,昨天把我叫到办公室就想要摸我腰,被我闪开了,他就拿些话来说我,说啥我要是想要再进步,就跟他去跳舞。”

“这个老王八!”

李小满攥拳说:“你咋说?”

“我能咋说?我说让我想一想。”

&nbs

p;文芸先前有男友,还是个缠人的货,鲁上涛就放过了她。可她现在单身了,那乡里存着想法的可不止他一个,可敢撩拨文芸的,也就他一个。

谁让他是这四道河的大乡长。

“那该咋办?”

李小满感到很棘手,都怪自己,让他那地方好起来干啥,阳萎就一直阳下去可不就好了。

“我猜估是他感觉刘春仪腻了,跟刘春仪也没啥好在一起的,这玩了也有几年了,就想换个人做情妇……”

李小满哼了声说:“那他就盯上你了?他倒是有眼光。”

文芸推他把说:“那我该咋办?”

“我刚还想问你呢,你咋想的?”

“我咋想?他要来硬的,我还能咋办?”文芸苦笑说,“我还能不给他脸?”

“就不能报警?我跟秦好说去。”

想到那一脸冷艳的秦大队长,李小满就大声起来,“她可不怕鲁上涛,要她下来将鲁上涛抓了……”

“啥罪名能抓他?就是说他性骚扰,那敢得有证据。”

文芸摆手说:“算了,你也想不出法子来,我再想想吧。”

李小满也一脸无奈,就跟她回政府办去了。

那边谭秘过来说鲁乡长叫文主任过去,他那眼神还有些怪。

李小满就握拳咬牙,这姓鲁的还真不怕出事,大白天就敢把文芸叫过去,难道想在办公室就做那事。想着刘春仪说他就在办公室里让她帮嘬,就吸了口气。

“文主任,我叫你来是想跟你谈谈工作。”

鲁上涛眼睛打量着文芸那高耸的胸部,就有些咽口水。那刘春仪生嫩是生嫩的,搞上她时,她还在读书,可跟这文芸这成熟艳丽比起来,只能算是生涩。

何况她也有些厌倦,这感觉鲁上涛还能是察觉的。

好聚好散嘛,不能等到刘春仪真没感觉了再分开,那刘春仪要是做啥过份的事咋办?

瞅着文芸,他就咽了下口水。

早就想试试这俏媚的女人了,三十上下,那可真就是熟透的时间。

啥都懂,啥都不消教,拿来就能用了。

何况,这文芸模样就在乡政府都能排到前三,那身段那腿更是不消说的,皮肤还很滑。

想到有次交报告的时候,胳膊擦到,那通汗毛都立起来的感觉,鲁上涛就眼睛绿得像匹狼。

文芸难能感受不到,把她叫来哪是谈工作,这老东西怕是忍不住想要在这办公室里就……

“文主任,咱说说李小满这学习情况吧?”

咋又扯到李小满了?这鲁上涛是没话找话说吧?

那可不,鲁上涛要能直接将她给扑倒,他还废个啥话。

“是在县中的学习吗?挺好的。”

“那就好,咱乡上大学生还是少了些,还想着他能够考上大学再回乡来做事呢。”

鲁上涛笑着说完,就说:“文主任,我昨天跟你提的建议,你想好了吗?”

“想好了,就等乡长说啥时去呢。”

文芸脸上没啥表情,像在说一桩很平常的事。

鲁上涛知道她有些反感,可这有啥,这等上了床,那不都一个样了吗?

自家那方面虽说不大厉害,也能让她有个舒活的,那也不是很难的。

她这跟老周分了,还单了一段时间,那冷井情深的,可不也想着吗?

想到这儿,就从办公桌后走出来,要牵她的手,谁知门突然开了。

鲁上涛一阵恼怒,刚要吼,就看刘春仪笑吟吟的走进来,他就一下打突。

让谭秘在门口挡着,可谭秘也挡不住她啊,谭秘可是知道他跟刘春仪有一腿的。

“刘副主任,你来找我有事?”

“想跟鲁乡上报告一下工作上的事,关于计生办那边的……”

鲁上涛额角流汗,挥手将文芸赶去,就和刘春仪进了里面的小房间。(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20章 老婆借给你日 下一章:第122章 后庭花
热门: 宫花红 艳医修神 凌天传说 乡村的诱惑情事:大学生情陷乡野 校草撩且甜[穿书] 这个Alpha为何那样? 燃灯 道君 万古战帝 绾青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