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老婆借给你日

上一章:第119章 霸道的春药 下一章:第121章 暧昧的补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到会所外,刘长军要跟进去,李小满说不成,那万一岳波做的事见不得第三者,你跑进去不方便。刘长军就把手机塞给他,说要有事,就打他另个手机。

“嗬,你还买了两个?”

“三个,你咋不买个?”

“有那必要?那天天不得忙死。”

李小满说的是女人多,刘长军想的是政府办事多,就一脸的崇拜。

岳波在外头等着,烟都抽了半包,才看到他过来,就急忙上前迎接。

“叫我小满得了,岳老板找我啥事?”

李小满也不傻,打电话跟赵信问了岳波的底细才赶过来,要不那万一这岳波是个疯的,看上他那鸟杆子,说要来个以形补形,吃个人鞭补身体那咋办?

赵信说这岳波是搞房地产的,在黄港地位比他还高,还挂了个啥民营企业家的头衔,还是前年的十大杰出青年。

李小满瞅岳波都四十好几了,还青年,那得多葱绿啊。

不过岳波身家丰厚,这倒是真的,就赵信说的那几个楼盘,李小满都听过,都是黄港能拿得出手的豪华楼盘,在牛栏县那就相当于是观前小区的地位。

岳波看李小满识作就说:“那你叫我一声波哥就成了。我找你来是要借你那驴玩意儿一用……”

我草!

李小满汗毛倒竖,这岳波不会真是个疯子吧?难不成还真想将我那鸟杆子给掰下来炖汤喝了?要不就是……打量着岳波,要说他四十好**,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保养得还挺好,能看出年轻时是个大帅哥。

浓眉大眼的,眼睛一眯,还有些媚。

不会是个玻璃货吧?

李小满心里打突了,这紧赶慢赶的跑来黄港,就是要开**花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岳波哪能瞧不明白李小满眼神里的忧虑,他也算是人精了,混到他这地位的,就没个傻子。或许做事冲动些,还有些不讲理,那都是被惯出来的毛病。说到脑子就都是精明得无以复加的。

“那波哥的意思是……”

李小满眼巴巴的瞧他,岳波就笑:“是这样,你嫂子那方面要求比较强,我呢,这平常工作又累,身体也不像以前了,你就帮个忙,照顾照顾你嫂子……”

这比让他去捅岳波的**还要让他震惊,把自己婆娘送给别的男人日,你确实你脑子没坏?

“波哥,你不是拿我说笑吧?你要考验我,也不是这样啊。”

“哪有考验你的意思,那天洗桑拿我就看中你了,就想把你介绍给你嫂子。我是真应付不来,这要让别人来,那又怕别人说闲话。你嘛,你是乡里的人,这也不会传到外头去。”

你把我当鸭了?

李小满不大高兴的说:“那波哥不去帮嫂子找个鸭就成了嘛。”

“你以为我没找过?”岳波满心苦楚,“我以前给她找了,就想让她能离我远些,可谁知那些鸭都吃不消她,我连黄港的鸭皇都找来了。还给了不少封口费,可谁知他们全都不够你嫂子用的,我这才发愁了。”

“那我哪成。”

李小满想自己比那些鸭子还是差很远的。

“你咋不成,你连那大洋马都能弄一个半钟,还不能满足你嫂子吗?”

李小满叫苦说:“那不一样,我听你说,嫂子那本事太强,我也吃不消啊。”

“小满,你管我叫哥,那就得帮你波哥这忙,”岳波好不容易抓住个能帮他脱离苦海的角色,才能轻易放过,“这样吧,你做一次,你波哥给你两万块钱,咋样?”

那不真就成鸭了吗?我咋说也是乡里的干事,能这样吗?

李小满不乐意做这事,但岳波死活也不放过手,两个男的在会所外头拉扯,也够好瞧的。

“要不我给你在黄港买个房,你就帮我今年?”

李小满眉头一跳,在黄港弄个房?

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事,要说买房的钱他倒不差,可白送的房……

“就九龙居的复式楼,两百四十个平方,价值一百八十万,你要不要?你答应你波哥,这房产证明天就送过去。”

岳波下了血本了,可见他有多愁他那老婆。

可这一说,李小满就真还心动了。

一百八十万啊,那放在床上都能垒一座小山了,可不是个小数。

看他意动岳波就说:“你波哥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你就放宽心,要不信,你就让老赵做个保?”

哪能跟赵信说这事,那不让他笑死。

“那好吧,波哥,我是要读书上班的,不能老帮你……”

“一周一次就好。”岳波拿出张房卡,“你嫂子就在隔壁的四花酒店602,你过去就成。”

李小满多了个心眼:“嫂子多大年纪了?”

“二十六。”

好险,要是六十二,打死不能做这事。

谁知道这岳波是不是做人小白脸起的家?

“你女孩叫练如玉,你叫她练姐就成了。”

李小满惴惴不安的来到四花酒店602号房外,将房卡一插,就推开门进去。还没等他抬头,就感到一阵香风吹过来。

跟着就是一团软玉挤到胸前,一张嘴就往他嘴里嘬去。

嗬嗬!

李小满马上将门给关上,就瞅着怀里的玉人。

这练如玉长得还真不赖,目似墨玉,眉如细剑,一张脸蛋娇媚得紧,腰肢细窄,个头也还挺高的,一件脱去半截的晚礼服,那胸前就坠着两颗小香瓜。

“你就是老岳找来的男人?”

&

nbsp;练如玉嘴了一阵,发觉李小满口技还成,就看着他打量,眉目间有些不满。

她觉着李小满偏瘦了些,没啥男子气概,不像那些鸭子,个种类型都有,好些都是肌肉男。她就爱这有肌肉的,这摸起来也硬实不是。

“是,练姐。”

李小满不大高兴了,你这啥态度,我能来,那都是给你面子了。

等会还不把你日个翻白眼,我就不姓李了。

揽着练如玉的腰就往里走,这到了卧室就立时眼前一亮。

水晶做的帘子挂在四周,那床比一般的大了有一圈,还是圆型的,床单都镶嵌着珠子,瞅着有股华贵的气息。

在床头柜那还摆着一瓶红酒,放着两个酒杯。

李小满不大喜欢喝这种涩酒,他喜欢烧刀子二锅头,那种酒劲大,辣喉的,那才是男人喝的酒。

这红酒也算是果酒,都是娘儿们喝的。

练如玉想那岳波的眼光越来越差了,你就给我找男人来陪,也不用找个啥都不懂的乡巴佬吧?瞅这男的还没成年吧?那有啥工夫,弄起来那不就跟个电动玩具一样?

还说啥本事强,能够支撑得了一个半钟,那都你吹的吧?

眼睛往下一瞅,也没觉得啥样,就是鼓囊了些,有可能是卵泡子,也不一定不是那玩意儿。

那卵泡子大,卵子小的,练如玉又不是没见过,都得等脱了裤子才知真假。

给李小满倒了杯红酒,就斜靠在床上,跟他说话。

“老岳咋找的你?”

“就跟我直说,说嫂子你骚性,他受不了,让我帮他个忙。”

练如玉眼眉一煞,那死老岳,啥话都说,啥叫骚性,我这叫正常需求,你不成就算了,还到处说我坏话。

“我骚性,那你怕吗?”

“怕啥?比你骚性的我都遇过。”

嗬!人小这口气还小。

练如玉就指着他裤裆问:“多大。”

“比你见过的都大。”

这方面李小满还挺有自信的,他就没遇见过比他大的男人。

“说个实在的,比划一下?”

李小满以为她等不急了,就将她手中的酒杯拿下来,放在床头柜上。就像个饿狼似的扑上去,嘴里咬着她那红樱桃就嚼起来。

“你还没长大啊,还要吃奶?”

练如玉咯咯的笑着,倒觉着李小满有些意思了。

一口嚼,另只手也不没闲着,就在她那另个胸上揉捏起来。

这还没使出神仙手,练如玉就扭起了腿。

倒不是李小满功夫深,实在是她受不得这个。说她骚性都说少了,她就是个沾着男人就想那事的女人。

她这双腿来回的扭动,李小满低头一瞅,就伸手放她双腿中间摸去。

“嗬!还以为你没啥经验呢。”

那洞口被李小满揉了下,她就一个激灵,说出来的话也更加的媚惑起来。

跟着她也不示弱的将他的裤腰带解开,裤子也没退下去,就直接伸手到里头一掏,这才满脸震惊的看着他。

“你还真有些本事。”

“这算得啥,等下让你瞧瞧我的真本事。”

“那可不得瞧瞧。”

练如玉媚眼如丝的说了句,就低下头去嘬那鸟杆子,跟着又说:“你也帮我嘬一下。”

李小满不爱干这活,他总觉得那地方是让鸟杆子去的,哪能用嘴去嘬。

看他不动,练如玉就将双腿一张,将他脑袋给夹住。

这就是《春事荟》里说的六九?

李小满探头去闻了下,好像也不是太难闻,就帮她嘬了口。

就感到练如玉那身体动得更勤快了。

等都嘬得潮润了,李小满就探起身来,直接来个老汉推车。

那鸟杆子一进去,练如玉就浑身一抖,抚着脖子就叫起来。

也就这一捅,才让李小满知道她有多厉害。

那洞府就像是个吸小的吸尘器,洞口大,洞口里窄,一层层的带着许多的难以说明的褶皱,这让他的那鸟杆子的摩擦力一下大起来。

那洞府里的吸力也强,让他好些难受,不时都有想要发射的感觉。

好在他忍耐力已经到了超人的地步,跟着又使出神仙手,让练如玉一时迷失在了那冲射中,也没法控制下边。

可就是如此,也不过是十来分钟,就完事了。

练如玉趴在他身边,还说他是最强的男人。

这让李小满哭笑不得,却又起了争强好胜的心,想着这以后每周都过来,一定要让这女人低头才成。

练如玉瞧着他那还有些稚嫩的面孔,也觉着岳波总算是做了桩好事。

“你以后天天都过来成不?”

“那我成啥了?我又不在市里工作,我还有事呢。”

“那我这咋办?要不我去你那边住?”

草!

李庄能住的吗?不说有二妮,还有赵秀英吴月芝玲玲在呢,刘春仪还在庄上呢。你还去凑个热闹,我还能活?

死活不让她去住,她就撅起嘴,竟然撒起娇来。

&n

sp;还别说,她那撅嘴的模样可真是明媚动人到了极点,就是个男人都不忍心。

可李小满还是硬着心肠拒绝了,跟着洗好身体就下楼去了。

岳波在楼下抽着烟,看他下来,就忙上去问咋样。

“还成吧,嫂子挺满意的。”

“她满意就好。”

岳波像是放下了一桩心事,拿了几条好烟给李小满,就坐电梯上楼去了。

刘长军不敢问李小满发生了啥事,为啥从会所出来又去隔壁的酒店。还以为他是来找马丽的,他还巴望着能够去试试大洋马。

草!

李小满到车里就是一拳,就算是有那复式楼做补偿,可也没啥好开心的,不明不白的做了回鸭,让他心里堵得慌。

刘长军问说:“咋了?”

“得了套房,没咋。”

刘长军嗬的吸了口气,更不敢问了。

回到李庄,帮二妮补课,她也发觉他情绪不大对。

“你这是咋了?”

“哎,都是乡里的事,没啥好说的,二妮,咱们看这道数学题,这个函数公式……”

给她解说这些才总算让心中的阴霾消散了些,抱住她更让心里的郁闷都消除了。

半夜刘春仪来敲门,她都一点不避嫌,瞅这几日李小满都忙活,她这都快要完成培训了,也没得日几回,就骚情的主动过来了。

“你咋还没兴致啊?”

瞧她那骚狐狸一样的脸蛋,李小满就抱住她用力啃起来。

“你轻点,你发啥疯啊,衣服都让你撕坏了……”

刘春仪的反抗没半点作用,还让李小满更像是禽兽一样了。

那短裙都撕开成了两半,还被他给压得连喘气的力都没有,硬着那鸟杆子就乱捅。

那两个颗大白球更被揉得不成样了,刘春仪虽说还在反抗,倒还挺欢喜他这粗暴的作派,让她得到了另外的一种**。

全身衣服都或脱或撕的扔在一边,刘春仪那白净的身体就那样展露在床上。

她咬着嘴唇,轻喘着气,瞧着同样由于用力过度也在喘气的李小满,就用手去扶那鸟杆子,引导它进洞。

“你就拿我当成个消遣是不是?”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刘春仪怔住了。

“小满,你抽啥风?要是消遣,我会跟你说我和鲁上涛的那些事?要不是知道我跟你没啥结果,我就跟你光明正大在一起又咋的了?”

李小满瞅着她,就扑上去,将那鸟杆子一顶到底。

刘春仪抱住他,突然像是感觉到了他的心伤,咬着牙沉受他不讲道理的冲击。

等那狂风暴雨稍停,刘春仪就想要让他翻身下来。可他就是不动,那下头也半点没有消肿的迹象。

“这是咋了?”

刘春仪感到不妙了,那地方按理说得软下来,然后滑出洞才是。

“还没完呢。”

李小满突然一说,又将她拦腰抱住,将她扶在腰上。

“你要疯啊!”

刘春仪也状如疯狗一样,不停的摇着腰。

李小满感受着那洞府的一张一缩,这又过得十来分钟,才终于消退。

“你别多想。”

刘春仪抱住他就说,“你春仪姐不是拿你当玩物,就是喜欢你。”

李小满也将她抱紧,就说:“我是想多了。”

等到凌晨四五点,刘春仪才离开。

李小满就坐在台阶那抽烟,一直抽到天亮李水根出来,将身边那几条岳波给的好烟扔过去。

“都抽上大中华了?”

“朋友给的,给你梢回来一些。”

“你哪里认识的朋友,这么有钱?”

“他那钱多得能把人砸死,拿他几条烟算啥。”

李水根嘿笑声,将烟收回屋里,琢磨着等到乡里办事时送人。平常还就抽个红塔山就好了,再次的烟都抽过,就要一口香,不求啥好烟。

李小满等天都亮堂了,才想明白。

这真就是帮岳波一个忙,可跟鸭没啥关系,人家那是把你当朋友,才把老婆拿来给你日。要不找谁不成?偏要找你?

送你套房,那是礼,跟这没关系。

李小满这想明白,就心情放松了。

让刘长军开车送他去县中,就找东婶问二妮挂着高考的事。

“办成了,二妮的身份证给你。”

东婶把证件递过来,就看到鲁敬走进来,就招呼说:“老鲁。”

“哎,这不是李小满吗?你那村里的二妮,还得要来考一次试。有把握吗?”

李小满点头说:“不会拖后腿。”

“那就成。”拍拍李小满的肩膀,鲁敬也知道,人家真要去找王副主任,也能把这事办成,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李小满跟鲁敬问时间,说下午就有空,他就回李庄接了二妮。

“你还害怕做测验?”

“哪能不怕,那县中可是咱牛栏县最好的学校,燕子就在县中呢。”

&nbs

p;二妮有些害怕测验做不好,在车上就搓着衣角神不守舍的。

“那有啥,我不也县中的吗?”

“哪能跟你比。”

二妮想着李小满那过目不忘的本事就羡慕不已,就将头倚着他的胳膊。

终于到了县中,二妮就好奇的打量着校园。看到那操场都比中专的大一倍多,就咋舌说:“要是中专也有个大操惩好了。”

“县中是重点,县里的资源向县中倾斜,有钱也是先投在县中。”

李小满带她到鲁敬的办公室,鲁敬正在冲蒋文丽说事,看到他俩就招呼坐下。

蒋文丽斜眼瞅他:“不来上课就算了,还带人要挂靠在县中高考,要拖了平均分跟升学率那责任你能付?”

这一说二妮就紧张起来,李小满怒道:“这事你能管?你不就管十班一个班?你还能管得到校领导才能管的事了?你是想做主任还是校长?”

蒋文丽丑脸一红,想要开骂,鲁敬就说:“蒋老师,你先回去拿一份文科的试卷来。”

李小满精得很,叫住蒋文丽说:“蒋老师要故意拿最难的,那这次测验就不算。”

心思被叫破,蒋文丽跺脚跑走了。

“你跟她作对有啥好?”鲁敬不解说,“她咋说都是你班主任吧?”

“她比吕老师差远了,长得又丑,还老做怪,人家都叫她灭绝师太。我看她连灭绝师太都比不上,灭绝师太长得还不差吧?”

鲁敬笑了,冲二妮招手说:“你也担心,就按正常发挥去写。该怎样就是怎样。”

二妮这才放下心,李小满就等蒋文丽拿来试卷才出去。

在外头掐着时间等着,按他给二妮做的复习,还是以文科为主,毕竟文科这死记硬背的多,这离考试时间也没多久了,再教她那些要理解的东西,也来不及。

在走廊上等了半小时,就瞧见冯小怜抱着作业本,要去英语组,就小步跑过去。

“要我帮你不?”

“不用……”

一摇头手就散开,作业本撒了一地,李小满跟她同时蹲下去捡,两人的脑袋就撞在一起。

“哎哟,你头还真硬。”

“明明你的头更硬!”

冯小怜叉着腿坐在地上,眼泪都飚出来了。

李小满不知为啥的,看得心里一软,伸手就给她抹眼泪。

冯小怜身体颤了下,就推开他的手,倔强的将作业本给拾起来,就进去了。

“你咋也跟进来了?”

“我想探究你的脑瓜为啥那样硬。”

冯小怜咬着唇说:“你那脑袋跟一般人不一样,比我的硬多了。”

“你瞎说,那为啥你头上没包,我头上有包。”

把头低下头,冯小怜一瞧,还真有个大包。

“我也有……”

她刚要低头,先摸了一圈,发现还真没起包,就觉得怪了。

“刚才我可疼死了……”

说着,就想到被李小满摸眼泪,顺带还摸了脸颊的事,脸蛋就微微一红。

“你就是能博闻强记也得来上课。”

“那我不就是来占座位的嘛,我在乡里还有工作呢。”

“现在快要高考了,你想好考多少分了吗?”

“先看看吧,你想考哪个学校?”

冯小怜抱着笔记本说:“我想考师范。”

“你也想做老师?哪个师范呢?”李小满能想象到她站在讲台上,下面的学生都在睡觉的嘲,她的性格不大适合做老师吧?

虽说性子够冷,可又不合群,组织能力也不够强,能做老师吗?

“黄港师范。”

“咦,你的分数不是能上一本吗?干嘛要考二本?”

“离家近。”

冯小怜给了个让李小满瞠目结舌的答案,看她耸着肩出去,就追上去:“你别骗我。”

“黄港师范在去年就是一本了,你才知道?”

“嗬,还差点被你骗住了。”

冯小怜白他眼,就说要回班上去了,问他去不去。

“我得等我朋友,你先去吧。”

二妮的考试成绩不算太好,这也是正常,突击补习,她又不是李小满那样的妖怪,哪能学得到多少。不过成绩还算能入眼,鲁敬就答应她挂在县中去参加高考。

“要是再提高几十分就好了。”

鲁敬将他俩送走时说:“你多帮帮她。”

“我知道。”

李小满将二妮送回李庄,二妮爸在门口等消息,一听能挂着,就高兴的要留他下来吃饭。

“饭就不吃了,叔,我还得回乡上,晚上再过来吧。”

“那我给你准备宵夜,要不,你晚上就在咱家给二妮复习得了?”

瞅着二妮那微微发荡的脸颊,李小满心头一荡,嘿笑说:“叔,看你说的,那我就不回乡了,就在二妮这儿吃顿晚饭,吃完了,就帮二妮补习。”

“成,到时就在二妮房里补习,以后你要不也这样,也省得晚上还要送她回来。”二妮爸笑吟吟的说。

二妮脸蛋一红,就转身跑回屋去了。( 乡艳村妇野性难驯:乡村小混蛋.. )

上一章:第119章 霸道的春药 下一章:第121章 暧昧的补习
热门: 花村艳少 当我坑男配时我在想什么 不懂说将来 撒娇第一名[快穿] 十年忽悠 大国重工 我的诱惑美妇 男配他又倒在我家门前 龙傲天今天不开心[穿书] 宠夫(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