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8章 俺心中秘密

上一章:第917章 道不清情感 下一章:第919章 没事就好1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听徐娇丽那么的问,周青冲她一笑,回道:“嘿,不归村倒是也可以撒,但是嘛……我们该做的事情已经做了撒。”

“嘻,”徐娇丽一笑说道,“有些事情是可以重复做撒。生活本来就是重复的撒。”

“嘿!”周青砰然一笑,“我觉得你现在子好像比以前子更加的自我了哟?”

“嘻嘻……”徐娇丽乐了乐,回道,“废话,现在子不是跟你死无奈熟了嘛。以前子只是因为还不太熟,有些时候还是放不开撒。所以呢……现在子熟了嘛,我就自然变得自我了撒。”

“嘿,”周青又是一笑,说道,“好了,我们不闹了嘛。今天我必须归家撒。因为,我已经被纪委关了好几天了,所以呢……我咋子个也是要归村去报个平安,对不对嘛?”

听了周青这么的说,徐娇丽便是说道:“那好嘛,那你就归去嘛。那我们就不说了撒。你早点儿归去嘛。”

这时,周青便是冲徐娇丽嬉皮地一笑:“嘿……你可以开车送我去汽车站坐车不嘛?”

“啥子玩意?”徐娇丽一怔。

“嘿嘿……”周青又是嬉皮地乐了乐,“没得啥子嘛,就是呢……我想要你开车送我去汽车站撒。难道这都不得行吗?我还没有要你开车送我归村呢。”

徐娇丽故作姿态地冲他蹙了蹙额眉,然后忽然起身,说了句:“好吧,本姑娘今日个念在心情还算不错,就送你个无奈去汽车站吧。但是,我可是告诉你哦,我只是送你到汽车站哟。”

“嘿!”周青开心一笑,“那就可以了撒。”

说着,周青也是忙站起了身来。

完了之后,两人一起下楼了。

然后,徐娇丽开车送周青去县城的汽车站。

到了汽车站之后,周青便是下了徐娇丽的车,跟她暂且道了个别,然后便是冲汽车站走去了。

到汽车站买了车票之后,周青也就上车了。

待周青在去往新江渔村的大巴车上的中排的座位上坐好了之后,忽然,便见赵广庆的女人兰梅上了车来。

兰梅见周青在车上坐着,她便是上车就冲他招呼道:“嗳哟,这不是我们新江渔村的周村长嘛?看来老娘今日个是三生有幸呀?”

周青见是兰梅婶,他便是一笑:“嘿,兰梅婶呀,你咋子个意思嘛?咋子个这样子糗我嘛?”

“哼!”兰梅故作模样地白了周青一眼,“老娘咋子个糗你了嘛?真是的!你个瓜娃子的现在子不是大忙人嘛,老娘现在子也是见不到你的人了,所以赶巧在这车上碰见了,老娘自然是说三生有幸咯。”

兰梅一边说着,一边朝周青走了过来。

然后,兰梅也就在周青这方座位上,坐了下来,与周青坐在了一起。

兰梅侧脸瞧着周青,又是说起了风凉话来:“嗳哟,周村长呀,你还认得我们这百姓不嘛?”

“呃?”周青皱了下眉头,看着兰梅婶,“兰梅婶呀,你这是咋子了嘛?咋子个这样子嘛?说话好像总是带刺的呀?我好像也没有得罪你吧?”

“哼!”兰梅又是白了她一眼,“老娘就是这样子说话了,看你个周村长又能拿老娘咋子个办嘛?”

“呃?”周青又是皱了皱眉头,“兰梅婶呀,你现在子咋子个这样子了嘛?说话好像就带刺,好像我曾经得罪过你似的?”

“哼!”兰梅又是白了周青一眼,然后在周青的耳旁小声道,“你个小没良心的呀!你自己说说嘛,自从你当了村长之后,你都有好久没有跟老娘来往了嘛?”

“这个嘛……”周青暗自怔了怔,心想,格老子的,不是吧?她个龟婆娘的咋子个这样呀?咋子老是想着跟老子来往的事情呀?老子又不是你的男人,实在子想要那个的话,找你家赵广庆去撒,在老子面前发啥子浪嘛?真是的!老子以前子和你那事,那是老子那时候还没得女人嘛,着急想要睡睡女人嘛,那些荒唐的事迹就不要再提及了撒,真是的!

周青愣了好一会儿之后,然后冲兰梅嘿嘿地一笑:“嘿,兰梅婶呀,我觉得吧……我们还是不谈及过去的事情了吧?再说了,在这儿说起,被人听见了的话,还有我们俩有啥子不正当关系呢?”

“柒!”兰梅不满道,又在他的耳畔小声道,“你个瓜娃子本来就是跟老娘有过关系撒。难道你敢说你没有呀?真是的。”

“我晓得撒。”周青小声道,“不过……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撒,所以呢……兰梅婶呀,还是不要再提及了嘛。再说了,那个时候,我还不咋子个懂事撒。现在子,那事情都是过去了撒。”

“哼!”兰梅又是不满地白了周青一眼,小声道,“老娘晓得嘛,你个瓜娃子的现在子是嫌弃老娘老了嘛。不过呢……老娘自己也是晓得自己不再年轻了撒。再过两年,老娘就40岁了撒。算了吧,老娘还是不跟你个瓜娃子说啥子了吧。但是呢,只要你个瓜娃子的还记得老娘就成。那时候呢,老娘跟你那事的时候,那是老娘这一生最最快乐的时光。嘿嘿。”

听了兰梅这么的说,周青便是嘿嘿地一笑:“嘿,兰梅婶呀,其实呢……我觉得你这个人倒是蛮好撒。”

“那是。”兰梅回道,“整个新江渔村也好,旧江渔村也好,像老娘这样子开朗的女人还是不多撒,嘿嘿。你个瓜娃子说说,是不是嘛?”

“是嘛。”周青忙点了点头。

“还有呢,能老娘这样子保守秘密的,估计也就是我一个人了撒。你个瓜娃子的自己说说嘛,老娘晓得你多少秘密嘛?”

“嘿,”周青一笑,回道,“反正是不少撒。”

“嘿嘿,你个瓜娃子的晓得就成嘛。反正呢,老娘是晓得你个瓜娃子跟吴胜利的女人也好过撒,是不是嘛?”

“是是是。”周青连忙回道,然后转移了话题,“呃,兰梅婶呀,你今日个进城做啥子嘛?”

“我呀?”兰梅愣了愣,然后回道,“老娘今日个进城耍撒。没得啥子事情撒。这不你赵叔早就不得行了嘛,所以老娘在家里呆着也没得啥子事情做咯,就进城耍耍咯。”

“哦。”周青应了一声,“这样子呀。”

“是撒。”说着,兰梅又是打量了周青一眼,“喂,周青呀,老娘说实话哟,你个瓜娃子还是有能力撒,现在子的新江渔村被你整得挺好撒。”

说到这儿,兰梅忽然一怔,然后忙问道:“呃?对了哟,周青呀,你个瓜娃子的不是被纪委带走了嘛?是不是今日个放出来了呀?”

“是撒。”周青如实回道,“今天上午放出来的嘛。”

“哦。”兰梅愣了愣,然后又打量了周青一眼,问,“对了哟,周青呀,纪委为啥子把你个瓜娃子给带走了呀?是不是你个瓜娃子贪|污了呀?”

“啥子嘛?”周青回道,“我啥子时候贪|污了嘛?要是真的贪|污了的话,老子也是不可能被放出来撒。再说了,像我们新江渔村也没得啥子可贪的撒?”

“胡说。”兰梅说道,“就整那个八王寨景区开业的时候,那么大的资金投入进去,你咋子个可能不捞油水嘛?”

“那是政|府的财政直接投资的,老子去哪里捞油水吗?”

“那你个瓜娃子就没有从中间捞点儿啥好出费?”

“没有嘛。”周青回道。

当然,周青当然是不会承认他贪|污的事实。

实际上,他这个龟儿子的究竟有没有捞啥子好处费呢?当然是有。他只是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捞了油水而已。至于具体在啥子地方捞得油水?他自己要是不说来的话,估计都是没人晓得?

他上次捞油水的时候,就是在请谭仙和王娇娇两大明星来剪彩的时候捞了油水。

关于这个,他自己要是不说的话,是根本没人晓得他是咋子个捞得油水。

上次请谭仙和王娇娇两大明星来剪彩,本身他请人是没有花一分钱,但是他却是管镇政|府那边要了钱。

他跟齐镇长说了谭仙和王娇娇是他的好朋友,说是来的时候,就不要啥子劳务费了,但是呢,政|府这边多多少少是要给人家两人一点儿路费,人家那么大牌的明星,不可能倒贴钱来剪彩撒?再说了,人家谭仙和王娇娇还免费代言了景区,所以关于餐费啥子的,多多少少都是要给人家一些撒。

当时,齐镇长问了他,问一般请这样子的明星要花多少钱嘛?

周青则是说要200万,一人100万。周青还说,这个价格都是最低的价格了。

不过呢,要是谭仙和王娇娇要收费的话,这也确实是最低的价格了。

齐镇长听周青这样子的说,就向县里申请了20万给周青。关于这笔钱是有板有眼的,而且大家都晓得花在啥子地方,所以当然是不会引起人家怀疑。再说了,就算是引起了怀疑啥子的,他也是完全能够摆平。而且这笔费用也是合情合理的,所以也是不会查。

实际上呢,谭仙和王娇娇是没有要周青一分钱。人家就是做了赔本买卖。当然了,就算周青给她俩钱,她俩也是不会要。

所以这20万就是周青这小子给捞了。而且关于这笔钱,都是做了账,大家也是晓得了是咋子个花的,所以自然是没人查。

就这钱,周青要是自己不说的话,是永远都没得人晓得。

关于在政|府投资开园布置上,周青是没有捞一分钱。他也晓得,这钱都是上头监管的,容易出事,所以他就一点儿念头也没得。

至于这20万就是不一样了,因为他想的就是他赚的是谭仙和王娇娇两个人的路费。至于她俩不要,那是他的面子,他只是赚面子钱,没啥子的,也是合情合理的。再说了,如果没得他的关系的话,政|府要是请谭仙和王娇娇的话,那可是需要花200万,最少了。

赵广庆的女人兰梅听周青说他没有贪|污,她则是死活都不信,说道:“柒!老娘才不信你个瓜娃子的没有贪|污呢?人家村民们都是背后说你个瓜娃子捞了不少的油水。说你是车房啥子的都有了。”

周青回道:“兰梅婶呀,要是我真的子贪了的话,人家那个啥……那个纪委也是不会放过我撒。咋子个可能就轻易把老子给放出来嘛?你想想嘛。”

“那你个瓜娃子的咋子就有那么多钱,车房都有了呢?”

周青回道:“兰梅婶呀,那些钱都是我在广东那边赚的撒。”

“……”

……

就这样子,周青和赵广庆的女人兰梅在路上聊了一路。

待大巴车进了新江渔村村口的桥头时,便是停下了车,然后,周青和赵广庆的女人兰梅下了车。

也从车上下了一部分的游客,直奔新江渔村的度假酒店而去了。

因为这会儿,天色已晚,所以游客们便是先去酒店那边住去了,等明天再去景区那边游玩。

也有些游客下了车,在问周青,问吴洋农家院咋子个走?

周青一一给他们指了路。

完了之后,周青看着下车的游客们都散去了之后,他才和赵广庆的女人兰梅一同迈开了步子,往村里的方向走去了。

顺着水泥道往村里走了一段距离之后,赵广庆的女人忽然前后左右环顾了一番,然后在周青的耳旁低声道:“喂,瓜娃子呀,我们俩进路边的树林里去耍耍嘛,咋子样嘛?”

“呃?”周青皱了皱眉头,回道,“你是啥子个意思哟?”

“嘿,”兰梅娇美地一笑,“老娘好久都没有那事了撒。”

“柒!”周青不信道,“我才不信呢!你绝对一直都有跟杨得发偷偷的来往撒。”

“嘿,”兰梅又是一笑,回道,“你个瓜娃子咋子个晓得嘛?”

“嘿嘿,”周青乐了乐,“因为我太了解你了撒,兰梅婶。”

“那,”兰梅又在周青的耳畔低声道,“瓜娃子呀,老娘还是想找找当年和你个瓜娃子那种舒|服的感觉撒。”

听兰梅婶要这样子缠着他,周青暗自一怔,不jin装作忽然想起了啥子似的,忽然说道:“呃?兰梅婶呀,你先走嘛。我忘了一件事情,我还要去酒店那边问问一些情况撒。”

“你个瓜娃子还要去酒店那边做啥子嘛?”赵广庆的女人兰梅忙是问道。

“哦,”周青装模作样地说道,“是这样子嘛,县里头要我带话给酒店的总经理撒。重要的事情撒。我刚刚子差点儿给忘记了嘛。”

说着,周青便是转身,装做要打道去酒店的样子。

可是,赵广庆的女人兰梅还是不死心,她则是忙回头,冲周青说道:“喂,瓜娃子呀,那老娘就这哈等着你哟!”

“不用了嘛。”周青回道,“兰梅婶呀,你先回嘛。我可能一时半会儿完不了事情。我还要在酒店里耍耍嘛。”

听得了周青这么的说,赵广庆的女人兰梅也就是没辙了。只好自个转身回了。

周青这会儿也不敢转身归村,因为他担心兰梅婶还在道上等着他。所以他只有回到了桥头。

等周青到了桥头的时候,忽见石头镇上学校的校车从桥上开来了。

不一会儿,校车在桥头停稳了,一帮孩子嬉打哈笑地下了车来。

这时候,天还没有完全的黑,还能看得清人。

吴莲花下车后,见周青伫立在马路边上,她便是忙欣喜地乐了乐,喊道:“嘻嘻,周老师!”

“嘿,”周青冲吴莲花淡然一笑,“莲花呀,你才放学呀?”

“嗯。”莲花点了点头,“是嘛。嘻,周老师呀,你咋子个在这儿呀?”

给读者的话:

兄弟们,说实话,小呓每天只能收到几块金砖。可怜呀。

( 乡春满艳 )

推荐热门小说乡春满艳,本站提供乡春满艳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乡春满艳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17章 道不清情感 下一章:第919章 没事就好1
热门: 猎艳乡村 这个柱明明超强却有点矮 乡村艳医 我很可爱请给我肉 安定的极化修行 O惯了,A不起来呀! 别样的江湖 随身带着女神皇 后宫·如懿传4 绯红之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