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小金毛?

听到安妮喊出的这个称呼, 希亚一怔。

安妮却没有发现希亚的愣神,她盯着照片中放大的人影,下意识地想要伸手去摸一摸, 手指却直接穿透了光屏。

她没有在意, 继续用手指虚虚地描绘着照片中人影的轮廓。

然后希亚就看见, 安妮的脸色越来越凝重,甚至到了能称之为难看的地步。

希亚犹豫了一下, “妈妈, 小金毛是……?”

“是你爸爸。”安妮回答他, 但不知为何, 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咬牙切齿, “你爸爸和我认识的时候, 记忆全失,连自己叫什么都不记得。小金毛是我临时给他起的名字, 直到他失踪之前都一直用的这个名字。”

希亚很明显被安妮的回答哽了一下。

想他爸爸身为堂堂精灵族王子,下一任的精灵王,失忆期间竟被人起了一个宠物一样的名字——

可爱确实是很可爱,也非常符合他那一头金灿灿的头发, 但希亚很想知道, 他爸爸恢复记忆的时候, 意识到自己被人‘小金毛小金毛’这样叫了很久之后, 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肯定非常精彩。

“看这耳朵,这个孩子应该是个精灵吧?”安妮喃喃道,语气中咬牙切齿的感觉愈发明显起来,“这孩子看起来比你还要小一点,所以你爸爸这是……恢复记忆之后离开,然后给我带了绿帽子, 还给你又生了一个精灵弟弟??”

希亚震惊了。

他看了一眼自家妈妈的表情,非常肯定,她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真的这么以为的。

希亚突然对那位不知所踪的父亲产生了些许同情。

他斟酌了一下语气,然后解释道:“妈妈,这张照片是好几百年之前拍的。”

安妮的表情凝固了一瞬间,她怔愣了一会儿,然后不可置信地问:“所以,我才是那位插足了你的‘好爸爸’和他那位精灵妻子的人?”

安妮的表情复杂极了,一副三观都被震碎了的模样。

希亚几乎想要无奈扶额。

他妈妈的脑回路,真的从来都没有让他失望过。可想而知,妈妈还未身死之前,看过多少奇奇怪怪的小说或者是电视剧,才会被影响成这样。

“妈妈,照片中的精灵是克莱林尔,精灵族族长唯一的儿子。”希亚解释道,“我和海恩斯他们怀疑,克莱林尔就是我爸爸。”

“可是你爸爸他……怎么会是精灵呢?”安妮下意识地反驳,但等她抬头看向希亚之后,她就顿了一下,语气也慢慢变得不那么肯定起来。

希亚正在觉醒精灵族的血脉,而她在身死之后,灵魂却被一块绿色的翡翠保护了下来。

这颗绿翡翠是希亚爸爸留下来的,而众所周知,全星际唯一一个在灵魂和生命这一块有发言权的种族,就是精灵族。

那条绿翡翠项链很有可能就是精灵族的东西,一个普通的人类,怎么可能随身携带着精灵族的东西呢?

安妮突然意识到,她的爱人说不定真的是精灵。

见安妮愣在那里不说话,希亚感同身受地伸出手,虚虚地拍了两下她的肩膀。

安妮很快就回过了神,她又将那张照片放大了些许,整个屏幕上都是克莱林尔的脸,那张年轻又精致的、少年精灵的脸庞被放大了不知道多少倍,却依旧俊美如初。

随后,安妮的手指点在了克莱林尔的一只耳朵上,“看,他带着的这个耳饰,你爸爸当初也带着一个一模一样的。”

希亚看向了安妮指着的地方。

照片中的克莱林尔其中一只耳朵上带着一个翡翠绿色的耳饰,像是耳扣也像是耳环,在靠近耳朵尖的地方,卡在耳廓上。

“所以这个克……克什么的精灵,应该就是你爸爸。”安妮说。

“是克莱林尔。”希亚说,他的视线还没从照片上移开,“这个耳饰的颜色,和项链上的翡翠颜色是一样的。”

安妮点点头,“你知道克莱林尔在哪吗?”

“在精灵领地。”希亚说,“但是我们现在去不了精灵领地,也联系不上领地中的任何人。”

见安妮疑惑地看着自己,希亚斟酌了一下用词,简单地把精灵族闭族的事情,以及他和海恩斯他们的推测告诉了安妮。

这件事对于安妮来说,无疑是一件信息量含量巨大、且很难消化的大事,尤其是安妮这么多年来大部分时间都在那块翡翠之中沉睡,和外界的联系仅剩下偶尔苏醒时,希亚和她聊天时告知她的些许。

希亚讲完这些事之后便没再出声,而是任由安妮一个人慢慢消化着所有的事情。

许久之后,安妮才动作有些迟缓地抬起头,“你爸爸,克莱林尔和那些精灵……”

她犹豫了一下,迟疑着没有将话说完。

但希亚能猜得出来,安妮是在担心克莱林尔,甚至是整个精灵族的安危。

“我会尽力找到办法帮助他们的。”希亚小声说,“我向你保证。”

不仅仅是为了克莱林尔以及精灵们,也是为了自己的妈妈。

希亚微微垂眸,掩去了绿眸中的复杂情绪。

妈妈能以这个状态继续留在这个世界上,所依靠的就是精灵们的力量。但是希亚并不希望,自己妈妈以后也一直保持这个状态。

除了成为药剂大师,登上《神奇的药剂》封面之外,一直以来,希亚还有另外一个愿望,一个他从来都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的愿望。

他希望,有一天他能真正地抱一下自己的妈妈,而不是和现在这样,所有和妈妈的互动,都是虚幻的。

希亚本不对这个愿望抱有任何能实现的期待,但是现在,他觉得——

也许精灵们能够帮他实现这个愿望也说不定。

第二天的早上,希亚是被闹钟闹醒的。

他按掉闹钟后,在床上懵了几秒钟才想起来,今天早上有晨跑的计划。

外面的天刚蒙蒙亮,希亚已经做好了因为没睡好而头疼到炸的准备,但等他换好衣服之后,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困了。

诺兰说的没有错,哪怕只进行了一次力量梳理,他的精神状态也远比以前好很多。

不过今天白天还有课,为了保险起见,希亚还是喝下了一瓶提神药剂,以免自己白天上课的时候打瞌睡。

希亚今天起床的时间比以往都要早,黑崽和其他三颗龙崽蛋还没有到起床的时间。希亚起床的动静惊醒了黑崽,它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朝希亚看了一眼,像是撒娇又像是抱怨似的哼唧了两声,又闭上眼睛睡过去了。

红崽依旧滚到了地上,好在希亚早有准备,在整个房间的地面上都铺上了一层长毛的地毯,又厚实又软和,红崽就算在地上滚一个晚上也不会觉得不舒服。

希亚把红崽从地毯上抱回到床上,挨个在崽崽们和幼崽蛋的身上亲了一口,便出了门。

海恩斯和科娅已经坐在了客厅里,小赤角兽被科娅抱在怀中,两只小前爪抱着奶瓶,咕叽咕叽地喝着药奶。

见希亚从房间里走出来,小赤角兽吐出奶嘴,冲希亚哼哼唧唧地叫了几声,看模样似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早上好,希亚。”海恩斯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时间,“不错嘛,没有睡过头。”

“我定了闹钟,而且昨天晚上的力量梳理很有用,我今天没觉得那么困。”希亚笑着说,但是一想到昨天晚上力量梳理时的感觉,他的耳根不自觉的又开始发烫起来。

好在他刚起床,头发还有些凌乱,微红的耳廓隐藏在了头发里,没有被任何人看出来。

晨跑的第一天,海恩斯换上了一身轻便的衣物,打算陪希亚一起跑。

希亚没有拒绝,事实上,他对于自己能否坚持下来抱有一定的怀疑,虽然诺兰早已考虑到了他体力不行,前几天只定了半个小时的跑步时长。

如果有人在旁边陪跑的话,希亚觉得自己应该会坚持得更久一些。

跑步的路线是由海恩斯制定的,诺兰对这一片区域没有海恩斯那么熟悉。海恩斯将路线定在了魔宠店附近,从娜拉小姐的魔宠店门口开始,绕了两条街道,最后回到店门口。

这还是希亚第一次看见这个时间段的科里克学院后街,整条街道都很安静,除了他和海恩斯之外,街道上没有任何其他人。

这样的安静和夜晚的寂静不同,带着还没有苏醒的慵懒,就连吹在脸上的微风都带着柔意思。

考虑到希亚这是第一次跑步,海恩斯特地放慢了自己的速度,因此希亚跟起来并没有那么吃力。

跑步的路线碰巧经过了新开的那家魔宠店,路过这家店的店门口时,希亚下意识地转头朝店内看了一眼。

店门被电子锁扣得紧紧的,希亚只隐约看见几个装着魔宠崽崽的柜笼,这家店就被他甩在了身后。

希亚突然想到了那只塔格拉兔幼崽。

他第一次感觉到那股奇怪的污浊之气,就是在那只塔格拉兔幼崽的身上。

那一次,他还为了证明自己没有感觉错,而专门跑到了这家新开的魔宠店,和店主雅格布聊了一会儿,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也没有找到那只塔格拉兔幼崽。

也不知道那只塔格拉兔幼崽现在怎么样了。

希亚有些忧心。

有了海恩斯的陪跑,第一天半个小时的晨跑时间过得很快。

虽然海恩斯有意放慢了跑步的速度,但跑完了全程的希亚还是累得不行,停下来走动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嗓子眼都快冒烟了,呼吸更是急促得不行。

反观海恩斯,除了绑好的头发略微有些松散之外,整个人看起来和跑步之前一点变化都没有,别说流汗了,他连呼吸频率都没有加快分毫。

希亚将海恩斯的模样看在眼底,心里羡慕得不行,并决定一定要坚持下来。

就算以后没办法达到海恩斯这样的地步,他也不能继续像现在这样,跑一会儿就跟丢了半条命似的。

海恩斯陪着希亚在外面走了一会儿才回到店中,希亚去浴室洗了一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期间他又想到了那只不知所踪的塔格拉兔幼崽。

那只塔格拉兔幼崽不可能突然失踪,雅格布也没理由把一只幼崽藏起来,就为了欺瞒他。

这没道理,更何况,在那之前他和雅格布根本就素不相识。

也许就和海恩斯猜测的一样,那只塔格拉兔幼崽是因为身体不好,而被雅格布退回去了。

因为那股污浊之气,小赤角兽前段时间才会那么不舒服,看起来蔫蔫的没精神,像是得了重病一样。

而那只塔格拉兔幼崽的体内也同样有那股污浊之气,说不定它的身体也有哪里不适,只是当初的自己没有看出来而已。

希亚这么想着,加快了洗澡的速度,洗完后就趿着拖鞋找到了海恩斯。

“怎么了?”海恩斯问他。

“你还记得之前那只塔格拉兔的幼崽吗?”希亚问。

海恩斯想了想,“那只体内有污浊之气的幼崽?我记得那时你第一次察觉到那股气息。”

希亚点了点头,“刚刚跑步路过雅格布的魔宠店时,我突然想到了它。我们之前猜测精灵族和这股气息有关系,不管这个猜测正确与否,我们都需要先了解这股气息,因为精灵族那边我们没有办法入手。”

“我们可以联系一下送货员,如果那只塔格拉兔幼崽被雅格布退回去了,那送货员肯定是知情的,我们能顺着他找到那只塔格拉兔幼崽的来源。”

“污浊之气肯定不可能是凭空出现的,小赤角兽和塔格拉兔幼崽都染上了这股污浊之气,也肯定是有原因的。如果我们找到那只塔格拉兔幼崽,也许就能发现它和小赤角兽之间的共同点。”

希亚把自己刚才的推测一股脑的全说了出来,等说完之后,他才发现海恩斯一直在看着自己。

他的语气顿时有些磕绊起来,“这、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不一定就是对的……”

海恩斯轻笑一声,“你的思路是对的,我们确实需要主动去接触,去寻找那股气息的来源。目前来看,塔格拉兔幼崽确实有可能成为一个突破口。”

希亚松了一口气,“那只塔格拉兔幼崽本来应该是雅格布新进的魔宠崽崽,来源不出意外应该是市里的几个大型魔宠养育所中的一个。”

“我知道,这件事应该不难办。”海恩斯说,见希亚惊喜地看着自己,他眨了眨眼睛说,“娜拉在这边认识的人可不少。”

上一章:第59章 下一章:第61章
热门: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大唐荣耀·珍珠传奇 离婚 幼崽保育堂 完美人生 发光体 RUIN逆战,光源圣辉 墨道归元 独步 再见,如果可以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