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舅甥俩的谈话到此就结束了, 虽然已经答应了海恩斯的求助,但诺兰依旧拉着海恩斯,让他陪自己喝几杯。

海恩斯无奈, 虽然几十年没见了, 但他舅舅对酒类的热爱却没有丝毫变化。

哦, 当然,酒量也没有任何变化。

喜欢喝酒, 偏偏酒量又不好, 喝一点儿就醉得找不着方向, 瘫在沙发上咕哝着一些醉言醉语。

海恩斯咽下杯中最后一口辛辣的液体, 然后认命地起身去了厨房, 给诺兰煮了一碗醒酒汤, 还在里面加了一点助眠的药剂。

喝醉之后的诺兰除了话变多了之外,倒也没什么奇怪的举动。

海恩斯递给诺兰的醒酒汤被他捧在手里, 喝之前还记得吹了吹。

喝完之后,诺兰盯着帮他收拾桌子的海恩斯看了又看,然后突然打了个嗝,开口道:“海、海莲娜?你什么、什么时候回来的?”

海恩斯收拾桌子的手一顿。

“你回来、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诺兰磕磕巴巴地抱怨, “我都、我都没来得及买你最喜欢吃的点心。”

海恩斯把没喝完的酒瓶密封了起来, 并迅速收拾好了东西, 然后他微微弯腰, 把软趴趴地瘫在沙发上的金发青年架了起来。

“海莲娜海莲娜……”诺兰含含糊糊地咕哝着,“你、你好像长、长高了。”

“你都、都那么久没回来了……”

“我好想你啊……”

海恩斯一句话都没说,他把醉成了一滩烂泥似的诺兰扛进了卧房后,便离开了他的房间。

关门前,他还听见已经睡着的诺兰在那咕哝着,“姐姐姐姐……”

海恩斯揉了揉眉心, 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坐在床沿上,胳膊下意识地一伸,将床头的相框拿在了手上。

海莲娜是他母亲的名字,海莲娜·兰瑟。作为龙族中唯一一头拥有姓氏的巨龙,海恩斯的姓氏就是随的海莲娜。

而海莲娜……她已经失踪了三百多年。

说是失踪,但其实无论是海恩斯还是诺兰都清楚,以海莲娜当时的身体状况,没有最尖端的医疗仪器的辅助,她连一天都活不下去。

没有人知道她是怎么失踪的,明明前几分钟还在病房里好好呆着,等出去换药水的医生回来时,人就已经不见了。

虽然知道海莲娜很可能凶多吉少,但三百多年来,海恩斯和诺兰从未放弃过寻找海莲娜的下落,一直到现在也一样。

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只可惜,不管两人如何寻找,都找不到任何的线索,所有的努力仿佛都落入了无尽的深渊,没有丝毫回应。

诺兰喜欢喝酒的小嗜好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他接受不了海莲娜的毫无音讯。

都说时光能冲淡一切,但对于诺兰来说,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虽然不再像最开始的那几年那样疯狂,但对海莲娜的思念却分毫未减,只是尽数沉淀在了心底最深处。

海恩斯也同样。

只是海恩斯心中清楚,诺兰心中所承受的痛苦比他更甚。当年发生那些事的时候,海恩斯还太小,又被人刻意控制着,因此记忆很是模糊。

但诺兰却什么都记得。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海恩斯知道诺兰肯定一点都没忘。

毕竟人鱼一族,最出挑的便是他们的精神力,诺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别说几百年,哪怕过去数千年,那些记忆中的细节也不会被遗忘分毫。

海恩斯垂眸,海蓝色的眼眸和照片中人鱼少女的蓝眸对视着,攥着相框的指节微微发白。

片刻后,他把相框放回了原位,眼帘微阖,掩去了眸中流转的复杂情绪。

第二天,诺兰和海恩斯默契地都没有提及前一天晚上的醉酒小插曲,仿佛昨天晚上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海恩斯难得回一趟深海星,诺兰就花了一整天的功夫,带着海恩斯在海底之城逛了一圈,让他看了看这几十年间海底城的变化。

等到深夜时,诺兰才简单收拾了些东西,跟着海恩斯乘坐上了深夜的航班,从深海星直达科里克星。

登机之前,两人还没忘和饮品店的贝蒂打声招呼。

贝蒂对诺兰竟然打算跟着海恩斯一起离开这件事表示了一番惊讶,随后大方地给两人打包了几份深海星的特产饮品和甜点。

在将包装精美的点心盒递给海恩斯的时候,趁诺兰不注意,贝蒂凑到海恩斯的耳边,小声说:“让你的小朋友也尝尝,万一对胃口,说不定就能变成小男朋友了。”

说完还冲海恩斯眨了眨眼睛。

海恩斯一脸无奈,却还是接过贝蒂的甜点。

神游在外的诺兰回神时,只看见了贝蒂冲海恩斯眨眼的那一幕。他的视线若有所思地在两人之间来回扫视了几圈,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海蓝色的眸子蓦地一亮。

等上了飞船后,诺兰终于清了清嗓子,“说起来,海恩斯,你今年也有四百多岁了吧?”

海恩斯点头,眼带询问地看他,不知道自家舅舅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四百多岁了。”诺兰重复道,“怎么没见你谈朋友?有没有喜欢的人?没有的话,舅舅帮你牵个线?”

海恩斯:“……”

见诺兰的视线落在了他手中的点心盒上,又听诺兰一脸调侃地道:“我看贝蒂就不错,还有心给你做点心,人也长得漂亮,年龄比你大点也不要紧,你喜欢就行。”

海恩斯:“……”

海恩斯有些哭笑不得,他哪里还不明白诺兰的意思,想必是刚刚在店里贝蒂和他说话,再加上给了他一盒包装精致的、像极了礼物的点心,而被诺兰误会了。

“舅舅。”海恩斯正色道,“你是不是忘了,你也还没有谈朋友。”

诺兰一哽,“别扯我,你明明知道,我暂时不会考虑这些事。”

海恩斯叹气,心知他舅舅在想些什么,便也没再劝,“我和贝蒂不是你想的那样,也绝不可能会发展出朋友以上的关系。”

“说这么肯定,莫非你已经有中意的人了?”诺兰随口一吐槽,见海恩斯没反驳,他挑挑眉,“还真被我说中了?”

海恩斯给他的回应是数秒钟无奈的注视,他随即带上眼罩,“我先睡了,舅舅,你也早点休息。”

诺兰倒也不恼,他捏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之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圆圆的娃娃脸上浮起一抹蔫坏的笑容。

“不告诉我也没用。”诺兰小声嘀咕了一句。

周末的休息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大半。

自从海恩斯离开科里克星之后,除了吃饭睡觉和偶尔照顾崽崽接待顾客,希亚这两天几乎从早到晚都待在药剂室里,俨然成了一位药剂狂人。

虽然熬制药剂是希亚最喜欢的活动,但这件事就算对希亚而言再有趣,也掩盖不了它非常耗费精力的事实。

因此,被海恩斯嘱咐要好好看住希亚的科娅,在周日吃过午饭后,眼疾手快地拉住了又想钻进药剂室里的希亚,语气相当强硬地勒令他,今天下午不准踏入药剂室一步。

否则的话她就去向海恩斯打小报告。

这一下正好戳中了希亚的痛处,他可怜巴巴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科娅关上药剂室的门,甚至还在药剂室的门上贴上了一张封条,顿时就觉得又是好笑又是心暖。

科娅潇洒地拍了两下封条,郑重无比地对希亚说:“明天之前,希亚不得入内。”

希亚无奈地应声,他双手抓住红崽的两只后腿,将把自己的脑袋埋进了沙发空隙的红色龙崽子扯了出来,抱进了怀里。

红崽好不容易重见光明,一脸蒙圈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冲希亚嗷呜叫了两声。

黑崽扑棱着小翅膀,它才刚学会飞不久,跌跌撞撞地也扑进了希亚的怀里。

希亚给黑崽喂了一点幼崽零食,又摸出一块红色的蛋壳递给了红崽,然后就感觉到自己的手被一个暖呼呼毛茸茸的小东西蹭了蹭。

小赤角兽不知什么时候睡醒了,还爬到了沙发上靠在了希亚的身边,此时正睁着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看着希亚,见希亚看向了自己,它还哼唧了两声,伸出舌头舔了舔希亚的手背。

小模样亲昵又可爱。

希亚摸了摸它的小脑袋,正准备将小赤角兽也抱进怀里的时候,就听见红崽呜呜的叫声,身后皱巴巴的小肉翅都急得打起了扑棱。

希亚低头一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他递给红崽的蛋壳碎片有些大,红崽傻乎乎地试图将这块蛋壳整个地塞进嘴里,然而蛋壳比它的嘴巴要宽,硬塞的后果就是,现在蛋壳卡在了红崽的嘴里,它的嘴巴合不上,牙齿也咬不到蛋壳,模样滑稽极了。

科娅闻声望来,也跟着笑出了声。

她拿出私人终端,给傻乎乎嘴里卡着块蛋壳的红崽拍了张照片,然后才伸出两只手指捏住蛋壳,咔嘣一声就将蛋壳捏成了几小片,拯救了红崽的嘴巴。

小房间外传来了智能管家欢快的儿童音,希亚以为是有顾客来了,连忙将怀中的几个崽崽放到了沙发上,推门去了店里。

“欢迎光——”希亚的话说到一半,就看见了那抹熟悉的银白,语调硬生生地拔高了几个度,听起来惊喜极了,“海恩斯?!”

听到熟悉的声音,海恩斯下意识地嘴角一勾,朝金发的少年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海恩斯,你回来啦!”希亚欢欢喜喜地迎了上去,绿眼睛亮晶晶的。

海恩斯摸摸少年柔软的金色脑袋,蓬松细软的手感一如既往,让他下意识地在心里满足地喟叹一声。

“回来了。”他说,然后侧了侧身子,露出了身后的人,“这是——”

然而海恩斯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惊呼声打断。

浅金色长发的圆脸青年震惊无比地瞪大了蓝眸,看着希亚的表情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克莱林尔?!”

上一章:第53章 下一章:第55章
热门: 纸玫瑰 来不及说我爱你(碧甃沉) 末世·齐祭 A校老大是个O 他那么宠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雌蟒 鱼吻 大鉴定师 万界天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