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名为【诺兰】的聊天框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 海恩斯倒也不着急,手指在终端的光屏上轻轻滑动,不知不觉地就滑到了备注为【小朋友】的聊天框上。

巧的是, 这个聊天框中正好蹦出了几条消息。

是希亚发来的两段视频, 海恩斯点开来, 不出他所料,希亚用了一个下午的时间, 又拿着他发过去的清单摸索制作成功了两款中级药剂。

视频中的少年穿着一身有些宽大的白大褂, 细白的宛若钢琴家的一双手上套着一对纤薄的手套, 指间拿着一柄银白小巧的刀刃, 熟练地处理着各种药材, 动作干净利落, 小刀切剁药材时发出的时而清脆时而沉闷的声音,宛若交响乐一般, 听在耳中只觉舒心。

像是能驱散心中郁气的魔法音乐。

海恩斯没有快进,也没有加速播放,而是任由视频原速播放,然后自动跳转到了第二个视频。

嘴角带着连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弧度。

有着银青色耳鳍的人鱼少女端着托盘, 脚步轻快地走到了海恩斯的身边, 白色长裙的裙摆在她的身后晃出柔软的弧度。

托盘上是海恩斯点的深海之梦, 透明的玻璃杯中盛着海蓝色的液体, 宛若一片深海,其中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莹光,像极了倒映在海面之上的星光。

“看什么呢?笑得这么开心。”人鱼少女把玻璃杯放在了海恩斯身前,浅青色的眼睛微转,扫见了视频中专心熬制药剂的金发少年,“小男朋友?”

“贝蒂。”海恩斯语气无奈, 没有肯定人鱼少女对希亚的称呼,却也没有否认。

名为贝蒂的人鱼少女闻言笑了笑,识趣地转移了话题,“你都十多年没有回来过了吧?”

海恩斯抿了一口海蓝色的饮料,“确切的说,是二十二年。”

“都这么久了啊。”贝蒂感慨,“诺兰知道你回来了,肯定很高兴。”

海恩斯笑笑没说话,恰在这时,他的私人终端滴滴两声,显示有人给他发了消息。

贝蒂见状,拿着空托盘走远了,走前还不忘记调侃一句:“下次回来,记得带上你的小男朋友。”

海恩斯动作一顿,蓝眸中划过不知名的微光。

回他消息的,自然是被他称为舅舅的诺兰。不过在退出当前聊天框界面之前,海恩斯没忘了回复小朋友的消息,他点出了几个视频操作中还能有改进的地方,并嘱咐他早点休息。

对面的少年几乎是秒回,他语气雀跃地应了一声,然后乖乖地发过来一句晚安。

海恩斯这才点开【诺兰】的聊天框。

诺兰:【什么到了?你到哪里了?】

语气一如既往的茫然又暴躁,海恩斯直接锁定了当前的位置信息,将精准定位发送给了诺兰。

诺兰:【???】

诺兰:【你回来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

海恩斯:【临时起意,就没说。】

事实上,就算海恩斯不是临时起意,他也不打算提前告诉诺兰。

根据以往的经验,只要他提前告诉诺兰他准备回来,诺兰就会在他到达深海星之前,以各种理由溜出去,躲避海恩斯的意图不言而喻。

倒不是因为诺兰和海恩斯之间有冲突或者是误会,而是因为……

海恩斯和他的母亲长得实在是太像了,像到诺兰一看见海恩斯,就不可避免地想起自己的姐姐,睹人思人,所以他干脆就不想见海恩斯。

诺兰的这点小心思,海恩斯心里一清二楚,因此若非必要,他还真就满足了诺兰的愿望,很少会回深海星。

虽然见面的次数少得可怜,不过舅甥俩之间的联系倒是没怎么断过。

只偶尔有什么重要的事时,海恩斯才会像现在这样,一声招呼都不打的直接来到深海星,将诺兰堵在深海星上,让他没有办法提前溜走。

等海恩斯慢悠悠地将最后一口深海之梦喝下去之后,饮品店的门被人推开,来人的视线在店里扫视一圈,随即落在了海恩斯的身上。

耳边传来蹬蹬蹬的脚步声,海恩斯擦擦嘴,抬眼望去。

青年有着一头浅金色的长发,发梢处还带着些许湿意,一双薄如蝉翼的浅金色耳鳍从发间露出,白皙的脸蛋圆乎乎的,这让他比实际的年龄看起来小很多。

身为舅舅,诺兰的模样其实和海恩斯不太像,唯独那一双海蓝色的眼睛,和海恩斯的几乎如出一辙。

这个世界对人鱼族的外貌颇有偏爱,明明是长辈,比海恩斯还要大上不少,但不论是诺兰还是方才的贝蒂,模样看起来都比海恩斯还要小上些许。

在见到海恩斯的那一瞬间,诺兰的表情有一瞬间的不自然,他抱怨道:“你也不提前说一声,就不怕我有事不在深海星吗?”

“提前说了你才会不在。”海恩斯轻飘飘地说。

被揭穿的诺兰倒也不在意,只是无奈地叹了口气,和正在忙乎的贝蒂打了声招呼后,就带着海恩斯离开了。

和其他绝大多数的人鱼们一样,诺兰的住所在深海之下。

海恩斯的母亲是人鱼,但不巧的是,海恩斯并没有继承人鱼族的血脉天赋,不过像是在水中呼吸这类人鱼族最基本的生存能力特性,海恩斯倒是继承了下来。

甫一进入海水之中,诺兰的一双长腿就变幻成了浅金色的鱼尾,鱼尾稍一摆动便带起一阵海波流转。

海恩斯跟在他身后,虽然没有鱼尾的助力,游动的速度却也不输于诺兰。

两人很快就潜至了海底。

深海之下的城市和陆地上一样繁华多彩,虽是夜晚,路旁的各类商场却还未关门,一眼望去明亮而又颇具生机。

入城之前,城门口的机械安检装置对两人进行了身份识别,海恩斯注意到,他的身份信息依旧是城内人员,而非来访的外来人员。

这让他有些惊讶。

他已经二十多年没有回来过深海星了,并且上一次回深海星的时候,由于来去匆忙,他也并未进入海底之城,而是在贝蒂的饮品店和诺兰见了一面,便匆匆离去。

几十年的时间,按照常理来看,海底之城早就应该将他的信息更改为外来人员了才对。

似乎是看出了海恩斯的惊讶,诺兰回头看了他一眼,解释道:“我没让他们修改你的信息。”

海恩斯垂眸,眼神微暖。

两人穿过数条街道,来到了一栋独栋别墅。

在进入别墅之前,诺兰更改了别墅的系统,将别墅内的海水尽数排到了外面。

对于早已习惯了陆地生活的海恩斯来说,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更让他觉得安心。

时隔数十年,海恩斯终于又踏入了这栋别墅。

诺兰带着他来到二楼的房间,在海恩斯还生活在海底的时候,他的卧室就在这里。

卧室内的陈设和几十年前相比没有任何变化,海恩斯进房转了一圈,伸手拿起放在床头的相框,目光甫一触及相框中的人,他的视线就不由自主地柔软下来。

那是一位有着银白色鱼尾的人鱼少女,少女手捧着一颗模样精美的海螺,银白色的及腰长发飘在身后,冲着镜头笑得温婉极了,笑弯的双眼中透出些许海蓝色的眸光。

少女的模样和海恩斯有八|九分相似,一看就知,两人之间肯定关系匪浅。

海恩斯的拇指蹭过照片中少女的长发,面上的怀念一闪而逝。他随即放下相框,离开房间时还不忘将房门带上。

诺兰没有跟着他进去,见海恩斯出来,他问道:“晚饭吃了吗?”

海恩斯点头,飞船上有提供免费的晚餐,虽然味道不怎么样,却能填饱肚子。

舅甥俩默契地坐在了一楼客厅的沙发上,诺兰给海恩斯倒了一杯冰牛奶,自己也咕咚咕咚喝下一大杯。

“说吧,这次来找我是有什么事?”他问。

海恩斯:“我收了一个学徒。”

诺兰被牛奶呛住,咳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你·收·了·一·个·学·徒?!”

他一字一顿地反问,语气中的不可置信几乎要满溢而出。

身为海恩斯的舅舅,诺兰对自家外甥的熟悉程度远比其他人要高,也因此,他很清楚收学徒这件事若是放在海恩斯的身上有多不可思议。

“传闻竟然是真的。”诺兰喃喃自语,目光迷离中带着一丝呆滞,“我说你这次怎么没有控制言论,让这个传闻传得这么广。”

海恩斯没有反驳。

虽然希亚这个学徒,是他在传闻传出去之后才正式收下来的,但传闻中的那个学徒和他收的学徒是同一个人,这其中的过程有些复杂不说,经历的事件也不是什么让人觉得舒服的事儿,海恩斯便没打算多做解释。

诺兰很快就接受了这件事,“所以呢?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这件事?”

“自然不是。”海恩斯摇头,将希亚正处于觉醒期的事情告诉了诺兰,还提到了希亚偶尔会感受到了那股奇怪的能量。

诺兰眉头微皱。

“希亚想尽快度过觉醒期。”海恩斯说,“但是精灵们已经失联了这么久,我认识的人中,也只有你觉醒了精灵族的血脉力量。”

“所以你是想我帮你那个小学徒的忙?”诺兰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海恩斯点头,“是的。”

“我不去。”诺兰拒绝,“科里克星太远了,你让他过来我说不定还会考虑一下。”

“他还在上学,平时还要照顾龙族的幼崽蛋。”海恩斯无奈,从空间钮里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放到桌上,“我带了礼物,你最喜欢的赤焰白。”

看到那整整一箱的酒瓶,诺兰的眼睛登时就亮了,然而他还是嘴硬道:“准备这么充分,你就这么肯定我会答应?”

“我不确定。”海恩斯诚实地摇头,“决定权不在我这里,但不管你去不去,酒我都带过来了,也没有收回去的道理。”

诺兰轻嗤了一声,“行吧,看在酒的份上。”

上一章:第52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穿越之符师 与神明恋爱的特殊方式 暴娇和病美人[互穿] 天配良缘之西烈月 穿越之男妾为攻 星星上的花 燕倾天下 徒手撕了王剑后 悍农:情荡狼洼岭 山月不知心底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