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红崽这一下撞出来的动静不算小, 其他三颗幼崽蛋似乎都被惊醒了,在各自的培养舱里晃晃悠悠的,就连被加德抱在怀里的黑崽都睁开了眼睛, 不满地冲着红崽的方向嗷呜了一声, 随即又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只有提前被科娅抱回房间的小赤角兽逃过了一劫。

手中红色幼崽蛋壳上的裂纹越来越多, 希亚在些许的慌乱之后,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科娅不会骗他, 龙崽子们的蛋壳坚硬无比, 很难从外对蛋壳产生什么危害, 因此这些裂纹很有可能是红崽自己从蛋壳里面弄出来的。

也就是说, 红崽要破壳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之后, 希亚把红崽放回了培养舱里面, 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它在软垫上滚来滚去。

真真是吓死人,他差点就以为红崽这是把自己给撞坏了呢。

希亚叫住了正准备去浴室洗澡的海恩斯, 冲他招了招手,然后指了一下红崽,说:“红崽好像要破壳了!”

海恩斯脚步一顿,立刻转身走了过来, 一旁的加德和科娅也放下了手里的事, 围到了红崽的培养舱旁边。

四个人顿时就把培养舱旁边的光线挡得严严实实的。

红崽的破壳比黑崽要顺利迅速很多, 从蛋壳上出现第一条裂纹开始, 到蛋壳掉下第一块碎片,只间隔了数分钟的时间。

哪怕已经见过了黑崽破壳时的景象,希亚依旧觉得紧张又期待,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还没忘记举着私人终端将红崽破壳的景象记录下来。

第一块掉下来的蛋壳碎片非常小,希亚看不见蛋内的景象, 但他能听见蛋壳里不停发出的咔嚓声和些许撞击声。

没过多久,一只红色的、又粗又短的脚爪子一脚蹬开了蛋壳挤了出来,然后希亚便看见,这条小短腿就被卡在了并不大的蛋壳之间,胡乱蹬动了好一会儿,才将周围已经碎裂的蛋壳踢开了。

“怎、怎么是脚先出来的?”希亚震惊不已,“难道不应该是脑袋?黑崽当时就是脑袋先破的壳。”

“正常情况下确实是脑袋。”科娅的表情有些一言难尽,“但是也有例外,加德当时就是尾巴和屁股先出来的。”

突然被提到的加德挠了挠后脑勺,嘿嘿笑了两声,希亚听了出来,他的声音里竟然还带着些许自豪。

行吧。

毕竟是红龙,不能用常理来看待。

红崽的小龙腿劲儿很大,没多久就把蛋壳全部踢碎了,一小团红色的崽子啪叽一下落在了碎裂的蛋壳中间。

它似乎还有些茫然,在蛋壳中间呆坐了一小会儿之后,张大嘴巴深吸了一口气——

然后打了一个巨大的喷嚏。

一簇火苗从它的鼻腔中喷射而出,虽然龙崽子们的龙息比不得成年的巨龙,但那毕竟还是龙息,只一瞬间就点着了红崽身下坐着的小软垫。

还不等希亚反应过来,科娅就眼疾手快地把红色的龙崽子从火团中提溜了出来,紧跟着加德也伸出了手,宽大的手掌在软垫上拍了两下,很快就把燃着的火焰给拍灭了。

如此简单粗暴的灭火方式看得希亚止不住地咧嘴,觉得自己的手掌心有点疼。

好在方式虽然粗暴,但却非常有效。除了小软垫被烧破了几个焦糊的洞出来之外,并没有出现更严重的损失。

希亚伸出手,准备将红崽的蛋壳收起来放在一块,却在碰到蛋壳的一瞬间就又把手缩了回来。

指尖处泛起一抹被烫到的深红,希亚小小地吸了一口气,第一时间用被烫到的手指捏住了耳垂。

被红崽的龙息燎着了几秒钟的蛋壳,已经染上了很高的温度。

海恩斯见状,连忙从空间钮里拿出烫伤药膏,给希亚涂了一点。

药膏冰冰凉凉的触感让希亚顿时好受了不少,“怎么会这么烫?”希亚有些不解,“之前黑崽刚破壳的时候,吐出来的龙息也没有这么烫啊?”

那时候的黑崽还朝他的头发喷了一口龙息,把他的头发烧掉了一小撮,那个时候希亚虽然觉得很热,却远没有红崽的龙息这么烫人。

“红龙一般都是火属性的法力。”海恩斯解释道,顺手将那一瓶烫伤药膏塞到了希亚的手中,“火龙的龙息天生就比其他属性的温度要高。药膏拿着,给你准备的,和龙崽子们在一块小心些,之前忘了给你。”

希亚暗暗记下了这一点,然后默默地收下了这瓶烫伤药膏。

最终,那些被红崽踢得稀碎的蛋壳被科娅收了起来。也许是因为破壳耗尽了红崽力气的缘故,红崽在希亚的怀里哼哧哼哧地蹬了几下小短腿,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海恩斯拍拍希亚的脑袋,轻声道:“你也早点去睡吧,在找到其他能加快觉醒速度的方法之前,你首先得保证充足的睡眠和营养供给。”

希亚点点头,左手一个红崽右手一个黑崽进了房间,剩下的三颗幼崽蛋被海恩斯的一双长臂搂在了一起,帮希亚轻轻放在了他的床上。

房门被海恩斯咔哒一声带上了,希亚把两只睡得打起小呼噜的崽子分别放在了枕头两边,闭目躺进了被子里。

海恩斯之前说的话又一次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精灵们关闭了连通外界的通道,已经失联了将近二十年。】

而他的渣男爸爸好巧不巧,也失踪了快十九年,更不巧的是,现在已经基本上能确定,他现在正在觉醒的力量,是精灵族的血脉力量。

这件事实在是太巧了,巧得希亚无法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

如果他的爸爸真的是精灵,那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出现,似乎也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也许……也许他的爸爸并不是他想象中那样的渣男。

希亚头一次对‘渣男爸爸’这个定论产生了动摇,当年的事情,无论是认识妈妈时,爸爸没有任何记忆也好,妈妈怀孕之后突然失踪也好,说不定真的是有隐情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希亚觉得,不管是为了寻找真相,还是为了妈妈的愿望,他都得想办法找到他爸爸。

当然,前提是他爸爸还活着。

希亚叹了口气。绿眼睛眨巴了两下,准备把脑海中有些混乱的思绪扒拉到一边,强迫自己睡觉。

然后他就看见,一双琥珀色的眼眸突兀地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希亚心头猛地一跳,随即迅速反应过来,这是他妈妈的眼睛,“妈妈!”

少年受惊的模样很好地取悦了棕发少女,她无声地笑得欢快不已,半透明的身影晃得厉害。

“妈妈,你什么时候醒的?”希亚撑起身体,点开了床头柜上的小台灯,声音却压得很低,顾忌着身边几个睡着的小崽子。

“醒了有一会儿了,看你像是在想什么事的样子,就没打扰你。”安妮眨着眼睛,视线落在了把希亚围成一圈的幼崽和幼崽蛋的身上,“啧,五个龙族的幼崽啊!”

她感慨了一声,忍不住伸手,隔空摸了一下黑崽起起伏伏的小肚子。

“说真的。”安妮忍不住吐槽,“龙族幼崽怎么能长得这么丑?”

“明明挺可爱的。”希亚小声嘟哝了一句,然后转移话题似的说,“妈妈,我想听你讲你和爸爸的故事。”

这还是希亚第一次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安妮对此非常意外,她把自己团吧团吧坐到了希亚的身边,兴致勃勃地开始讲起往事。

这一次,希亚不像之前那样不耐烦,而是听得格外认真,并试图从安妮的讲述中找出一些以前从未注意到过的事情。

比如父亲金发蓝眸、标准的精灵长相,比如父亲格外受小动物们的喜爱,也比如父亲唯一留给妈妈的那根翡翠项链。

如果那颗绿翡翠当真是精灵族的什么法器,那妈妈的灵魂能以这种形式被保留下来,似乎也有了更合理的解释。

精灵们的东西,能有这样神奇的效果,似乎也不那么让人惊讶。

希亚听着听着,困意就席卷了上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棕发的少女见状,止住了讲述的话语,附身在少年的额头上落下一记亲吻,浅色的眸子盛着柔软的暖意,“晚安,希亚。”

随即便消失在了房间中。

第二天没有课,希亚难得的睡了一次懒觉,没有闹钟也没有人叫他起床,等他慢吞吞地喝下提神药剂,从房间里走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了。

“早安,科娅。”希亚把幼崽蛋们抱回了各自的培养舱中。

科娅朝他笑了笑,怀里还抱着熟睡的小赤角兽,“小赤早上醒了一会儿,我给它喂了一点加了银草水的药奶,它这会又睡着了。”

希亚注意到了一旁的小奶瓶,里面只剩下了三分之一左右的药奶,小赤角兽的胃口比昨天下午又好了一些,多喝下去了不少药奶。

“海恩斯呢?”希亚左右看了看,却没看见那抹银白色的身影。

“海恩斯出去了。”科娅说,“可能得过几天才能回来,他本来打算跟你告个别,但是看你还在睡,他就没有打扰你。”

“过几天才能回来?”希亚一愣,“这么久吗?”

科娅点头,“他说有事情,需要去一趟深海星。”

深海星?

希亚回忆了一下,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深海星应该是人鱼族的首都星。

如果是去深海星的话,路途遥远,一来一回就要一天多的时间,再加上办事的时间,怎么说也得两三天才能回来。

换句话说,他可能得好几天都见不着海恩斯。

希亚叹了口气,整个人瞬间就蔫哒了下来。

上一章:第50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村女凶猛 余生请多指教 逆转女王[快穿]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乡间轻曲 倦色ABO 斗魂 乡村小祸害 再见野鼬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