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上了两节海恩斯的辅导课之后, 希亚慢慢适应了如今的生活节奏。

这两天下来,他没再在绿崽或者其他的幼崽蛋身上感受到过之前的那股气息,再加上海恩斯和科娅两人和往常无异的态度, 这让希亚一直紧绷的心情总算是缓解了不少。

他现在唯一的苦恼, 就是每到晚上提神药剂失效之后, 他就会被海恩斯勒令上床休息,不许他熬夜学习, 也不许他熬夜制作药剂。态度相当之强硬, 希亚完全没有任何反对的余地。

好在这样早睡了几天之后, 希亚发现他早上醒来的时候, 不至于像之前那样跟没睡过一样, 困到眼前发昏。

虽然他依旧还会觉得很困就是了。看来在觉醒期彻底结束之前, 他是真的离不开提神药剂了。

希亚的顶着一头睡得乱糟糟的小软毛,咕咚咕咚又喝下一瓶甜滋滋的药剂, 觉得整个人瞬间就得到了升华。

幸好有海恩斯为他提供的特制版·番茄味·提神药剂,否则的话,希亚觉得在觉醒期结束之前,自己可能会先被药剂的浓苦折磨到味觉失灵。

今天上午的课程是奥尔索教授的药剂学课, 作为助教的希亚要比学生们更早到达教室。

让希亚有些意外的是, 他竟然没有在课上看见杰布那小山似的身影。

下课后, 希亚帮奥尔索教授整理好东西, 帮他送到了办公室。期间,奥尔索教授一直盯着他看,面上的情绪时而满意时而犹豫,看起来复杂极了。

而在希亚准备告别离去之前,奥尔索教授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终于出声叫住了他。

希亚茫然地看他:“奥尔索教授, 还有什么事要做吗?”

奥尔索教授摇头,他沉默片刻后,像是终于斟酌好了用词一样,问:“你上周末是不是参加了药剂售卖证的考试?我在翻阅试卷的时候,看到了你的名字。”

希亚点点头。

“考得不错。”奥尔索教授说,“另外我还看见,你提交的申请表上,导师那一栏是空白的。如果你现在还没有药剂学的导师,我手上正好还有空闲的名额,你要不要做我的学徒?”

思考了良久的话终于说出了口,奥尔索教授隐蔽地歇了口气。

在确定了希亚的身份之后,奥尔索教授专门去打听了一下他最近的情况,很快就知道了金斯教授之前所做的事。

奥尔索教授当时就气得想去亲手剁了这个禽|兽,可惜那时的金斯早就已经接受了处刑,他满腔的怒火无处发泄,憋屈得不行。

想收希亚为学徒的念头也是在那个时候产生的。他怜惜希亚遇人不淑险遭磨难,就动了恻隐之心,再加上希亚又是安东尼的孙子,他手下曾经收过的了那几个学徒都已经学成出师,奥尔索就打定了这个念头。

但是考虑到希亚刚遇到金斯的糟心事,奥尔索教授便打算稍微缓一缓,足足憋了将近一个星期,他才终于将这句话问出口。

而在这期间,奥尔索教授又收获了一个意外之喜。虽然他早就知道,作为安东尼的后代,希亚的药剂学天赋肯定不会差,但在看见希亚完成的药剂学售卖证考试试题之后,奥尔索教授还是眼前一亮。

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做他出的试题做出满分的人。

奥尔索教授当即从那些考生上交的药剂中翻找出希亚的药剂,并优先进行了资格等级的判定,结果让他相当满意。

希亚的药剂学基础非常扎实,而当他得知希亚大部分的药剂学知识,都是自己自学摸索出来的之后,奥尔索教授当即拍板,一定要快点将希亚收为自己的学徒。

等希亚的成绩在药剂协会内部传开之后,难保不会有一些药剂大师看中这么好的苗子,然后和希亚接触并抛出橄榄枝,如果被人抢先了的话,奥尔索教授连哭的地方都没得去。

就算希亚可能不会这么快就答应他的提议,但只要他是第一个提出收徒的人,他相信,就算日后有别人同样向希亚伸出橄榄枝,希亚也会优先考虑他。

而据奥尔索教授所知,希亚目前的生活范围只在学校附近,除了他之外,希亚根本没有别的机会接触其他药剂大师,更不可能和他们培养出比学校教授更加亲近的关系。

奥尔索教授甚至还专门翻出来希亚的申请书,记下了引荐人的名字,并将‘海恩斯·兰瑟’这个名字在药剂师协会的药剂大师名单中进行了搜索,得出的结果是一片空白。

也就是说,希亚的引荐人只是一名普通的药剂师,而不是药剂大师,没有资格成为药剂导师。

奥尔索教授对此很满意,了解完希亚的情况之后,他对成功收希亚为学徒这件事更有把握了。

而希亚在听见奥尔索教授的问话之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还真没想到,和他刚认识不久的奥尔索教授竟然会提出收他为学徒这件事。不过奥尔索教授刚刚才提到了他药剂售卖证考试的成绩,想来应该是对他的成绩比较满意,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吧?

毕竟这次考试的笔试试题是奥尔索教授出的,而据海恩斯说,他是全部考生中唯一一个获得满分的人。

虽然这么说有自夸的嫌疑,但希亚觉得,作为出题人的奥尔索教授,想不注意到他这个成绩都很难。

再加上奥尔索教授似乎还和自家已经去世的外公关系不错,想收他为学徒的念头似乎就变得合理起来。

但可惜的是,希亚还真没办法接受这个提议。

希亚有些歉然地说:“抱歉,奥尔索教授。”

听到希亚的回答,奥尔索教授虽然有些失落,但他已经提前做好了被拒绝之后打长期战的心里准备,因此倒也没觉得气恼。

只要他是第一个提出这个提议的人,他就不信希亚日后和他相处久了,在了解到他的实力之后,会再次拒绝他。

奥尔索教授对此信心满满,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身前的少年在说完抱歉之后,又开口了。

“我已经有药剂学的导师了,所以您的提议,我可能没有办法接受。”希亚解释完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还是谢谢您,希望您能早日找到满意的学徒。”

奥尔索教授:“……?”

奥尔所教授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他甚至还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幻听了。

“你……你已经有导师了?”奥尔索教授不可置信地重复道。

希亚点点头,见奥尔索教授的表情非常不好看,于是向他鞠了一躬,诚声又说了一句:“非常抱歉。”

奥尔索教授懵了一会儿就回过了神,“你不用道歉,希亚。但是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知道你的导师是谁?”

竟然抢先他一步,悄无声息地把人给截走了!如果不是他的话,奥尔索教授相信,现在站在他身前的希亚,肯定直接就同意成为他的学徒了!

奥尔索教授胸口发闷,他觉得自己咽不下这口气,等问出那个半路抢人的‘强盗’是谁之后,他一定要好好去跟人喝杯茶唠唠嗑。

希亚倒是没有隐瞒的意思,“是海恩斯,海恩斯·兰瑟。”

但他只告诉了奥尔索教授这个名字,并没有提及l大师。

海恩斯这么多年来在药剂师协会一直以l大师的身份示人,想来就是不愿让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如果他直接告诉奥尔索教授,自己的导师是l大师的话,以他和海恩斯的接触频率,海恩斯其实就是l大师这件事,很有可能会被人猜出来。

听到这个熟悉的名字,奥尔索教授失声道:“怎么会是他?他不是一个——”普通的药剂师吗?

这句话没说完,奥尔索教授就卡了壳。

他确实查过‘海恩斯·兰瑟’这个名字的信息,但当时他所使用的搜索范围是药剂大师,而不是整个药剂师协会。

药剂大师的名单中没有这个名字,一般情况下是指,这个人不是一个药剂大师。但还有一种非常罕见的情况,那就是这个人是药剂大师没错,但他在药剂师协会里所使用的的称号并不是他的本名,而是别的化名。

这样的情况非常非常少见,少到奥尔索教授下意识地就排除了这个选项。

他沉着脸,顾不上希亚还在他的身边,用终端登录上药剂师协会的官网,在整个协会的数据库里重新搜索了海恩斯的信息。

搜出来的信息显示,海恩斯这个人确实是药剂师协的人,但他的一切信息都是隐秘状态,而奥尔索权限不足,无权查看海恩斯更加详细的信息。

奥尔索陷入了沉默。

这已经不是使用化名这么简单了,这种情况还说明,海恩斯这个人在药剂师协会的地位,比他这个老牌的药剂大师还要高。

奥尔索:“……”

奥尔索觉得更憋屈了。他没把人抢到手就算了,结果现在又发现,提前把人截走的人,他连人家是什么身份都查不出来。

奥尔索木着脸关掉协会官网的界面,在心里无可奈何又咬牙切齿地嘀咕。

海恩斯·兰瑟,他算是记住这个名字了。

抢学徒之仇,不共戴天!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总是穿成霸总他爹[快穿] 混沌修真诀 指间秋阳 花满枝桠 在游戏里傍上野王以后 泡沫之夏Ⅲ 无云躲雨的女孩 情迷乡村 亲爱的,驾! 吞天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