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希亚简单地收拾了一下, 便出发去了药剂学教授的办公室。

好友申请已经过了一晚上,然而新来的药剂学教授依旧没有通过这个申请,也不知道是没有看到, 还是说有什么其他的原因。

由于没联系上教授, 希亚不知道自己需要提前准备什么东西, 他就按照以往的习惯,把可能会用上的东西全部塞进了空间钮内。

时间还很早, 路上的学生不算多, 不过他们中很多人在看见希亚的时候, 都会忍不住盯着他看一会儿, 才转移开视线。

希亚摸摸怀里不怎么安分的、一直在不停晃的大红蛋, 比起黑崽来说, 红崽确实要显眼很多。

不过希亚早就已经习惯了被人这样注视着,因此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 只不过一想到之后的一段日子,他每天都会换一颗不同颜色的幼崽蛋放在小挎兜里,也不知道这些人的表情会变成什么样。

希亚莫名的有些期待。

至于已经破了壳的黑崽,则被希亚放在了肩膀上, 此时正捧着一块蛋壳碎片咔嚓咔嚓地啃, 粗粗的小尾巴垂在希亚的肩头, 时不时还甩两下, 昭示着尾巴主人的好心情。

希亚抬手摸摸黑崽的小翅膀,隐约感觉这对光秃秃皱巴巴的翅膀,似乎比黑崽刚破壳的时候长大了一点点。

他很快就来到了药剂学教授的办公室,就在希亚准备抬手敲门的时候,他突然注意到,原本挂着‘药剂学’这三个大字的烫金牌子已经被人摘了下来, 换上了另外一个看起来扑通又朴素的牌子。

上面写着‘请勿打扰’几个大字。

希亚默默地放下手,心道还好他没有莽撞地敲响门,否则第一次见面就可能给新教授留下不好的印象。

希亚拿出终端看了一眼时间,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他决定就在办公室的门口等一会儿,等教授出门准备去上课的时候,他在路上也来得及说明情况。

希亚摸了摸怀里的红色幼崽蛋,正准备坐到一旁走廊上的座椅上时,就听见身后传来了陌生人的声音。

“你站在这做什么?”

希亚被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自己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个人。这人看起来有点年纪了,头发有些稀疏凌乱,带着一副古旧过时的黑色方框眼镜,脸上的表情刻板又不耐,一副下一秒就会口吐嘲讽的模样。

希亚确定自己从没在学校里见过这个人,看年纪也绝不可能是这个学期新来的学生,但很奇怪的是,希亚觉得这个人好像长得有一点点眼熟。

他眼尖地注意到,这个人的手指尖染着淡淡的绿色,很像是某种灵草的汁液留下的痕迹。这样的痕迹希亚的手上偶尔也会有,通常都是在制作药剂的时候染上的。

“我在等药剂学的教授。”希亚下意识地站直身体,回答他。

“我就是。”来人推了推眼镜,脸上的不耐更明显了几分,“有什么事?”

果然是他。

希亚心下了然,语气愈发恭敬起来,“我是药剂学的助教,希亚·艾尔维,不知道伊诺校长有没有向您提过我?”

新教授皱眉,“我不是跟他说我不需要助教吗?”

希亚愣了愣,“可是校长跟我说您需要……”

“我不需要。”新教授摆摆手,绕过希亚准备开办公室的门,“你回去吧。”

希亚有些失落地叹口气,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他的好友申请一直没被通过了。

但伊诺校长为什么要跟他说,新教授需要助教呢?总不能是回错了吧?

希亚不太想得通,他转身准备走人的时候,突然又听见新教授开了口,“等等!”

希亚脚步一顿,转身疑惑地看向新教授,“教授,还有什么事吗?”

“你刚刚说,你叫什么来着?”新教授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些,看向眼前少年的视线中带上了几分不确定的审视。

“希亚·艾尔维。”希亚回答,头顶上金色的小软毛茫然地晃了晃。

新教授抿抿唇,他盯着希亚的脸看了一会儿,才又开口问道:“安东尼·艾尔维和你是什么关系?”

希亚一怔,“他是我外公。”

安东尼就是艾尔维家族的老家主,也就是希亚母亲安妮的亲生父亲,已经去世了很多年。

希亚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听到有人提起这个名字。

新教授闻言,神色缓和了不少,“那安妮是你的母亲?”

希亚点点头。

新教授又盯着希亚看了一会儿,打开了药剂学办公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进来吧。”

希亚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直到门内的人不耐烦似的又重复了一声,他才猛地惊醒,走进了办公室。

不过几天没来,这间办公室就已经大变了一番模样。

原本放在窗边的办公桌被拖到了办公室的角落,各种书柜杂物柜全部被拖放到了一侧,整个办公室过半的位置,都被一整套的实验器材给霸占,看起来有些拥挤,甚至可以说得上有些凌乱。

见希亚一直盯着那套实验器材看,新教授语气有些干巴巴地解释:“放在办公室方便,实验室太远。”

原来如此,希亚心道,这样确实能节约不少时间。

“教授,您认识我的外公和母亲?”希亚问。

“认识。”新教授回答,他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但我和那家伙不熟。”

希亚偷偷抬眼看了看新教授的表情,眼尖地瞅见了教授面上一闪而逝的怀念。

这样子并不像是不熟,反而像是关系很好,只是嘴硬不承认。

“你的母亲,安妮她还好吗?”新教授问。

希亚下意识地抬手,隔着衣服碰了一下坠在他胸口的绿翡翠,语气有些不自然地说:“她……已经去世了。”

教授一愣,“抱歉。”

希亚摇摇头,示意没事。她的母亲其实以另一种方式存活着,但这件事太过于离奇,因此希亚并不能告诉别人。

“奥尔索,你可以这么叫我。”奥尔索教授说,“跟我说说那些学生的情况吧。”

希亚应了一声,下意识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药剂学学生名单,讲到一半才隐约反应过来,奥尔索教授似乎是默认了他助教的身份。

这让希亚有些开心,连带着头顶上的小软毛都立得更精神了点。

这个学期的药剂学课程目前只上了一次,上节课金斯虽然留了作业,但由于下课没多久他就被抓走了,因此学生们上交的作业并没有人进行批改。

不过饶是如此,希亚也清楚地点出了这些学员中大部分人的情况。

他上节药剂课全程都在教室里转悠,大部分学生的学习进度都被他收进了眼底,他向来对药剂相关的事比较敏感,因此半天的时间,足够他记住课堂上大部分人对药剂制作的适应程度。

奥尔索坐在办公桌前,一声不吭地听着希亚的讲述,看似严肃又冷漠,实际上他一直在用眼角偷偷观察希亚,眸中的情绪不断变化,最终定格在满意和怀念之上。

希亚这孩子,在说起药剂的时候,那眼神那神色,和他的外公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临上课前的十分钟,奥尔索教授收拾好东西,叫上希亚一起向教室走去。

希亚跟在他的身边,盯着奥尔索教授的侧脸看了一会儿,那股子熟悉感又漫了上来。

奥尔索、奥尔索……

等等!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有一期《神奇的魔药》封面上刊登的,就是一位名叫奥尔索的魔药大师!!

希亚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总算是意识到了这股熟悉感是从哪里来的了。

趁着奥尔索教授不注意,他偷偷拿出终端,点开其中一个相册,手指飞快地翻找了起来,没多久就找到了他保存下来的封面照片。

封面上的奥尔索大师显然在拍照之前进行过精心的打扮,头发染成了全黑,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老旧的黑框眼镜也被换成了一副精致的银边眼镜,和现在这位看起来有些干瘦的小老头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希亚收起终端,实在忍不住心中的雀跃,小声问道:“教授,您之前是不是上过《神奇的魔药》的封面?”

“上过。”奥尔索教授漫不经心地回答,“那家杂志找了我好几次,每次都在我做实验的时候来,烦得不行。要不是他们说只要我去拍一张照,以后都不来打扰我了,我压根都不想理他们。”

希亚无比崇拜地盯着奥尔索教授,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不住夸赞道:“教授,您真厉害。”

能够登上《神奇的魔药》的封面的人,都是药剂大师中的顶尖者,在整个药剂师协会里面都是佼佼者,这是希亚一直以来的梦想。

奥尔索教授轻飘飘地瞥了一眼身边的少年,见他绿眸中的崇拜和向往毫不掩饰,嘴角忍不住向上勾起一个小弧度。

他相信这个少年肯定可以,就和他的外公一样。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药剂学的教室。

奥尔索教授的上课方式和金斯不同,之前的金斯会让希亚为所有学生准备好这节课需要的所有药材,但是奥尔索并不喜欢这种方式,他更喜欢让学生根据药材名单,亲自去挑选药材。

这也是对学生们的教学,能够让他们更加清楚地分辨各种药材,记忆更深刻。

希亚站在存放材料的小隔间门口,帮奥尔索教授监督这些学生们挑选药材,若是有人挑选错了,就提示他们重新回去挑选。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这些学生们大多数都是第一次亲自挑选药材,可谓是手忙脚乱,拿错药材的事频频发生,甚至还有人在小隔间里吵了起来,只因为两人都认为自己选择的才是正确的药材,而对方的是错的。

这两个人最终决定让希亚帮忙评理,但遗憾的是,这两个人挑选的药材都是错的。

希亚有些头疼地揉了一下眉心,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制作药剂时的状况——

似乎也没有这么糟糕啊?怎么这群学生能整出来这么多奇怪的事?

正想着,希亚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前站了一个人,他一抬头,就看见了杰布那高大壮硕的身躯。

又来了,希亚在心里叹了口气。

“好久不见,艾尔维助教。”杰布朝希亚咧了咧嘴,趁着周围的人都没注意这里,他朝希亚的方向又凑近了点,压低声音道,“上一次有金斯,那这一次呢?新来的教授可不像金斯那样,和你那么熟吧?”

希亚几乎想翻个白眼,觉得杰布这个人实在是太幼稚了。

不过这一次,还不等希亚开口说话,一直乖巧安静地坐在他肩头的黑崽就不乐意了。

黑崽还在蛋里没破壳的时候,就知道了杰布这个人,知道他总喜欢欺负希亚,上一次甚至还弄伤了希亚。

只不过那个时候它还在蛋里,没法保护希亚,只能着急地在蛋里面乱晃。

但这一次不一样了。

黑崽瞪大眼睛,身后的小翅膀生气地打着扑棱,它盯着眼前明显不怀好意的大个头,张开嘴凶巴巴地嗷呜了一声。

一簇比平时更粗一些的火苗猛地窜了出来,目标直指杰布的头顶。

杰布压根没反应过来,被这一簇火苗给喷了个正着,头顶上的短发瞬间便着了起来,眨眼的功夫就把他的头发给烧了个精光。

等到头顶上的热度褪了下去之后,杰布这才后知后觉地回过了神。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瞬间就变得光秃秃滑溜溜的头顶,被肉挤成一小团的眼睛慢慢睁大,里面的惊恐几乎要溢出来。

他竟然秃了!!!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虫族之雄子的工作 剑谍 我在灰烬中等你2 剑有话说 兰陵皇妃 恋着多喜欢 玛丽苏霸总和他的死对头[穿书] 此间的少年 穿去史前搞基建 小可怜手握爽文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