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远在联盟星的联盟检察院总部, 金斯的庭审如期进行。

在进场落座之前,海恩斯看见金斯被几位检察官带着走向了另一扇门,检察官之一的路维注意到海恩斯的注视, 悄悄地给他比了一个‘任务完成’的手势。

任务完成, 也就是说, 路维已经成功地将那瓶药剂混入了金斯的饭中,并看着他把饭吃了下去。

海恩斯勾唇, 收起终端, 等其他证人都进场之后, 才慢悠悠地进入厅内, 坐在了距离被审人员最近的席位上。

虽然金斯带着检察院特制的镣铐, 还被注射了少量的肌肉松弛药剂, 但为了保险起见,海恩斯依旧选择了最方便的位置, 以免金斯突然暴起扰乱庭审。

好在事情进行得非常顺利,海恩斯的那瓶药剂发挥了它的功效,无论审问的检察官问什么,金斯都非常配合, 承认了自己犯下的所有罪行。

庭审快结束的时候, 审问人员总算是问出了海恩斯等待已久的问题。

“关于你的学徒约翰的死亡, 以及吉米的实验事故, 我们发现了一些疑点,金斯,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听到这个问题,金斯浑身一震,双眸中出现了些许挣扎之意,但最终, 药剂的功效压过了他的理智,金斯哑声开口:

“我坦白。”他说,“都是我做的,我给约翰喝了烈性迷幻剂,给他做了心理暗示,让他跳水身亡。吉米的实验事故,是因为我在他的药剂中动了手脚,他能活下来算他命大。”

全场一片哗然。

金斯接受庭审的时候,一旁的测谎仪一直开着,从开庭到现在,测谎的仪器一直亮着绿灯,也就是说,金斯所说的这些事情全部属实,没有一句是假话。

海恩斯坐在席位上,不同于其他人脸上的震惊、愤怒和不可置信,早已知道事情真相的他沉默又内敛,和全场的氛围格格不入。

他现在无比庆幸当时的决定,幸好他察觉到了不对,让人调查了一下金斯,否则的话,以小朋友傻乎乎的性子,肯定会被金斯骗得骨头渣都不剩。

海恩斯垂眸,耳边是金斯对当时情况的描述,前因后果以及动手的细节,他记得的一切全部被他一股脑地说了出来,没有一丝一毫的遗漏。

坐在证人席上的几位学徒,以及台下的约翰家人气得恨不能当场打死金斯,却因为场边的防护罩而不能行动。

坐在审问席上的是一位资历颇深的检察官,审问过无数残忍离奇的案件,饶是如此,在听见金斯一字一句地描述自己迫害的细节时,检察官依旧忍不住面色愠怒,当场就给出了判决的结果。

故意杀人、杀人未遂、多次侵犯他人、盗用他人成果……

这些罪行加在金斯的身上,无疑是死刑,不过鉴于金斯庭审时良好的认错态度,在场的几位检察官商讨决定,缓期半天,由当场执行改为隔日执行,让金斯多吃一顿饱餐再送他上路。

离场之后,海恩斯找到刚把金斯送回牢狱的路维,又给了他一瓶药剂。

“这是?”路维好奇地问。

药剂瓶还是海恩斯常用的药剂瓶,瓶口处一个优雅的花体字母‘l’,除了瓶内装着的药剂颜色不同之外,其他地方都和上次的药剂瓶一模一样。

“加在他今晚的晚饭里。”海恩斯说,“我现在觉得,死刑都太便宜他了。”

路维莫名打个寒颤,“这药剂喝了之后会怎么样?”

“放心,不是毒|药。”海恩斯微微勾唇,眼里却没有丝毫温度,“只会让他在梦境里体会一次他曾经对别人做过的事。”

“行,没问题。”路维挑眉,脸上闪过一抹快意,“交给我吧,不会让他走得那么痛快。”

路维将药剂收进空间钮中。

由于金斯主动在庭审上透露出的事,这次的案件又提升了一个等级,虽然庭审已经结束,判决结果也已经公之于众,但依旧还有很多需要整理的东西。

等海恩斯和其他一众检察官将事情全部解决完毕之后,他看了眼时间,此时已经是科里克星球的晚上十一点多。

海恩斯想了想,还是点开了熟悉的、有着一双金绿色眼眸的魔宠头像,给希亚发了一条消息。

海恩斯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任何回信,他便收起了私人终端。

希亚应该已经睡了,他暗道。处于种族力量觉醒初期,还无意间使用了这股力量,会觉得疲倦是很正常的事。

一旁的路维见状,调侃道:“给小男朋友发消息呢?”

海恩斯一顿,“别瞎叫唤。”

路维摆摆手,换了个称呼,“行行,给你的小朋友发消息呢?”

海恩斯揉了揉眉心,觉得有些无奈。

“你是今天晚上回去,还是等明天再说?”路维很有分寸地打住话题,看了一眼外边的天色,“这个时候回去,科里克星都深夜了吧?”

“等明天金斯的事彻底结束,我再回去。”海恩斯说。

他要亲眼看着金斯被处刑,再也没有翻盘的可能性之后,才能放心离开。

路维眼尖地看到了他眸中一闪而逝的狠戾,张了张嘴,却没说话。

因为某个人而对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这么上心,这还是路维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海恩斯。

希亚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许久才缓过神。

昨天夜里他好像又做梦了,但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他梦见了什么,只隐约感觉,他昨天夜里做的梦似乎和前一天夜里做的是差不多的梦。

希亚坐起身,困倦无比地打了个哈欠,拿出一瓶提神药剂喝了下去,又过了一会儿才彻底清醒过来。

真是奇了怪了,他昨天晚上睡得也不晚啊,怎么能困成这样?

希亚怔怔地在床上坐了一会儿,眼角扫见被他放在枕头边上的终端,指示灯正一闪一闪的提示他,有一条未读消息。

是海恩斯发来的,留言时间显示是昨天晚上十一点多。

【我明天下午回去,我记得你上午有课,店里的事情等我到了之后,你再和我一起去。】

希亚的表情柔和了下来,细白柔软的指尖划拉着屏幕。

希亚:【我知道啦,路上小心。】

海恩斯的头像闪了闪,几乎是立刻就给了他回复:【好。】

希亚收起终端,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

海恩斯真的是一个非常贴心且温柔的人,不管什么事情都能考虑得很周到。

希亚在心里感慨了一句,又磨蹭了一会之后,终于挣扎着下了床。等收拾好床铺之后,希亚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他今天竟然没在床上看到那颗幼崽蛋的身影。

希亚心里一惊,猛地扭过头看向了床头柜,入眼的大黑蛋让他稍微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就又紧张了起来。

这不对劲,很不对劲。

小黑竟然没有滚到他的身边,靠着他一起休息,这还是第一次!

希亚小心翼翼地抱住幼崽蛋,担忧地叫了一声:“小黑?”

幼崽蛋没有任何动静,就和那天晚上一样。

莫非是又睡着了?

希亚强压下心中升腾而起的忧虑,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受着蛋内幼崽的情绪。

很平静,很安详,并没有任何难受等情绪,但希亚隐约察觉到,幼崽似乎有一点疲惫。

怎么会觉得疲惫呢?一个还在蛋里没破壳的幼崽,什么事都不能做,怎么会觉得累?

希亚皱了皱眉,和洛奇说了一声,让他帮自己给上午的课程请一个假,便抱着幼崽蛋急匆匆地赶到了布格教授的办公室。

布格教授今天上午似乎没有课,希亚来的有些早,在办公室的门口等了一会儿之后,布格教授才姗姗来迟。

对于希亚的到来,布格教授表现出了几分惊讶,“希亚?你怎么来了?”

在看见希亚焦急的表情后,布格教授顿了顿,“幼崽蛋出了什么事吗?”

“它有点没精神。”希亚的语速有些快,“您能帮它再做个检查吗?”

布格教授二话不说,打开办公室的门后,直接将幼崽蛋放进了检查仪器内。

数分钟之后,原本一脸严肃的布格教授松了口气,脸上甚至露出了一抹笑容,“放心吧希亚,幼崽没有事。”

希亚把幼崽蛋重新放进小挎兜里,紧紧地抱在怀中,“那为什么小黑会这么没精神?”

“因为它快破壳了。”布格教授笑眯眯地说,将光脑上的一张检查图放大,指着蛋壳上几条细细的、和魔纹混在了一块、几乎让人看不见的裂纹,“觉得没精神,可能是因为破壳破到一半累了,没有力气,所以在休息,等养足了精神之后,就可以继续破壳啦。”

看清楚屏幕上的图片之后,希亚猛地瞪大眼睛,惊讶又惊喜,“小黑要破壳了?!”

布格教授笑着点了点头。

希亚把蛋抱起来,沿着蛋壳纹路一寸一寸地检查了起来,总算是在魔纹间找到了那几条不起眼的裂纹。

“你别太担心,希亚,魔兽的等级越高,幼崽的蛋壳就会越坚硬,破壳的时间相对来说就会更长。”布格教授察觉到了希亚的担忧,安慰他,“像这样破到一半跑去休息的情况并不少见,这个时候你可以多摸摸它,给它加油打气,或者给它加一顿餐,多抹一次营养液,吃饱了就能更快恢复力气继续破壳。”

“我知道了!谢谢教授!”希亚小心翼翼地摸了摸那几条裂纹,随后将幼崽蛋重新放回小挎兜里,双臂却不由自主地紧紧地搂住了它。

“我这两天会一直在办公室,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过来。”布格教授说,“放宽心,小黑一定会平安破壳的!”

希亚点点头,向布格教授道了声谢后,离开了召唤术办公室。

没走两步,希亚终于忍不住内心的激动和兴奋,抱着幼崽蛋摸了又摸,末了还忍不住在蛋壳上亲了一口,低声为它鼓劲:“小黑加油!”

手心处闪过一抹微不可察的绿芒,沉浸在喜悦中的希亚依旧没有注意到。

现在时间还早,上午的课程还没有正式开始,希亚想了想,加快脚步,赶在上课铃响起之前来到了帝国史的教室。

离上课还有几分钟的时间,教授还没有来,希亚站在教室后门,很快就找到了洛奇的身影,坐到了他身边。

“希亚?”洛奇被吓了一跳,“你不是要请假吗?”

“给小黑检查完了,我看还没开始上课,就过来了。”希亚小声说,“你还没帮我请假吧?”

“还没呢,教授都还没来。”洛奇摇头,“小黑没事吧?”

希亚摸了摸怀中一动不动的幼崽蛋,绿眸亮晶晶的,“没事,布格教授说它是快破壳了。”

洛奇惊喜地瞪大眼睛,还准备说些什么,上课铃声就响了起来,见帝国史的教授已经进了教室,洛奇只能作罢。

帝国史的教授讲课依旧和往常一样幽默风趣,然而希亚却难得的没有心思听课,他把笔记本摊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记着笔记,注意力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了怀中的幼崽蛋身上。

课间休息的时候,希亚悄悄从空间钮里取出一支营养液,给小黑加了一顿餐。

也许是因为需要力气破壳的关系,小黑这一次吸收营养液的速度比往常还要好快上许多,不过五分钟左右就把营养液全部吸进了蛋壳内,只用了平时一半的时间。

剩下的半节课,希亚干脆将其中一只手搭在了幼崽蛋上,时不时地动动手指摸摸蹭蹭,教授讲的课只听了个大概。

一旁的洛奇注意到了希亚的状况,一边无奈地叹息,一边扛起了记笔记的大任,以免课后做作业的时候,却发现两个人都没有做笔记。

一上午的课程总算是快要结束了。希亚看了一眼时间,只觉得平时过得飞快的课程时光,现在却慢得让他心焦不已。

他现在只想快点回宿舍,等待着小黑破壳的那一刻。

下课铃声总算是响了起来,为了防止人太多把幼崽蛋挤着,希亚压下内心迫切的心情,又在教室里等了一小会儿,等大部分的人都离去之后,他才抱紧幼崽蛋准备起身。

谁知下一秒,他就感觉到怀中的幼崽蛋剧烈的晃动起来,随之而来的是一声‘咔嚓’声,细小却清脆,落在希亚的耳朵里却如同天籁。

希亚倒吸了一口气,连忙坐在座位上不动了,他把幼崽蛋放在了桌上,拿出终端点开摄影模式,紧张又期待地盯着不停晃动的幼崽蛋。

一旁的洛奇见状,也不走了,坐在希亚的身边屏住了呼吸。

幼崽蛋的晃动频率越来越大,蛋壳碎裂的声音也越来越频繁,希亚紧紧盯着蛋壳,清楚地看见蛋壳上的裂纹越来越多、越来越密。

数分钟之后,幼崽蛋又停止了晃动,停在桌上没了动静。

希亚抿抿唇,在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小黑的力气还是没有攒够,可能还得再等一会儿。

希亚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幼崽蛋,看着蛋壳上的裂纹,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他总觉得,如果自己没控制好力道,就会不小心把蛋壳弄碎掉。

“要不再等等。”洛奇提议,“已经裂成这样了,估计要不了多久小黑就能出来。”

希亚点点头,“好。”

他的话音刚落,桌上沉寂了片刻的幼崽蛋便又开始晃动起来,幅度比之前还要大上几分,希亚不得不把手中的终端递给洛奇,让他接替自己记录的工作,自己则腾出手,将胳膊围在了幼崽蛋的旁边,以免幼崽蛋不小心滚落到地上。

这一次应该要破壳成功了吧?

希亚在心里无比期待地想,下一秒,一小片蛋壳咔嚓一声崩了出去,打在了洛奇的胳膊上。

洛奇哎哟一声,吸了口凉气,被打到的肌肤瞬间就泛起了一小条红痕。

“劲儿可真大。”洛奇嘀咕了一句,却并没有生气,反而兴致更加高昂了。

蛋壳上破了一个小洞,幼崽蛋稍微顿了顿,一只金色的竖瞳在洞口一闪而逝,希亚屏住呼吸,觉得自己心跳得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

有了一个小洞后,幼崽破壳就有了着力点,随着不绝于耳的咔嚓声,蛋壳碎片一块接一块的被幼崽敲了下来。

没多时,幼崽蛋就碎了大半,蛋内的幼崽扑棱着小翅膀,发出了一声稚嫩的叫声。

“嗷——嗝儿~”一小簇火苗从幼崽的嘴里窜了出来,整个人都扒在桌边的希亚躲避不及,脑门前的一小撮软毛和火苗打了个照面,瞬间便被烧得卷曲了起来。

希亚愣愣地摸了摸那一小撮不幸牺牲的小软毛,愣愣地和身边的洛奇来了个对视,又愣愣地把目光落回幼崽的身上。

小小的、黑黑的,身上长满了细密的黑色鳞片,小肚子圆鼓鼓的,身后拖着一条粗粗的尾巴,背后还有两个皱皱巴巴的黑色翅膀,小翅膀还在不停地打着扑棱,仿佛是想试着用这对还没舒展开的翅膀飞起来一样。

好、好像……长得有一点丑。

真的只有一点点,他真的没有嫌弃小黑!

希亚喘了口气,憋了许久的呼吸终于恢复了顺畅,他试着伸出一只手指,放在了刚破壳的幼崽头上,轻轻摸了摸。

“小黑?”他小小声地开口,似乎是怕把幼崽吓着。

浑身黑漆漆的幼崽抬头舔了舔希亚的手指,同样小小声的‘嗷’了一声,声音细小得像是在打小呼噜。

手指尖处传来了幼崽的温度,哪怕身上覆盖着一层看起来冰冰凉凉的鳞片,这个幼崽摸起来依旧温温的,一点都没有看起来的那样冰冷。

温热又柔软的触感落在希亚的指尖,却像是落在了希亚的心上一样,让他的心尖忍不住颤了颤。

这是他的召唤兽,是他等了好久才破壳的小黑。

希亚眨了眨眼睛,在看到黑色幼崽看向他时、金眸中噙满的依恋和眷念,心更柔软了几分。

虽然幼崽没有他喜欢的毛茸茸的触感,但那又怎么样。

希亚弯了弯眼睛,伸手把两个巴掌就能捧住的黑色幼崽抱进了怀里,亲昵地蹭了蹭,“欢迎来到这个世界,小黑。”

小黑扇了扇翅膀,像还在蛋里时一样,往希亚的怀里拱了拱,随即抬起小脑袋,盯着希亚额前被烧焦的一小撮头发,小小地‘嗷’了一声,还伸出短短的小爪子想去摸那一缕头发。

希亚顺从地低头,让幼崽摸到了那一缕发丝。

小黑仰头舔了一口干硬卷曲的发梢,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样,哼哼唧唧地缩到了希亚的怀里。

小模样实在是太过可爱,看得希亚忍不住笑出声,然后在幼崽委委屈屈的视线中拿出一瓶修复药剂,用手指沾了一点抹在了头发上,没一会儿,那缕烧焦干枯的发丝就恢复成了柔软的浅金色。

“看,已经变回去啦!”希亚笑着说。

小黑惊喜地瞪大了金色的眼睛,下意识地扑棱了两下翅膀,又往希亚的怀里钻了钻。

洛奇把希亚的终端还给他,视线一直好奇地在幼崽身上打量着,“希亚,你能认出来小黑是什么种类的魔兽吗?”

希亚怔了怔,把小黑平举到自己的眼前,仔细观察了一番,有些苦恼地摇头:“不知道,魔兽大全里面没有记载。”

“你不会召唤出来了一个珍稀物种吧?”洛奇啧啧称奇,“不过这个幼崽……长得有点磕碜啊。”

小黑显然听懂了洛奇话里的意思,它从希亚的怀里抬起头,扑棱着翅膀嗷嗷叫了几声,金色的兽瞳瞪得圆溜溜的,显然气急了。

希亚瞪了一眼洛奇,把幼崽抱紧了些,手还轻拍着幼崽的后背:“别听他的,小黑长得最可爱了,你看这双眼睛,金灿灿的多好看呀!”

完全忘记了明明自己也吐槽过幼崽黑乎乎皱巴巴的模样。

幼崽很快就被希亚安抚了下来,察觉到希亚似乎很喜欢自己的眼睛,幼崽挺了挺小肚子,瞪大一双天真稚嫩的金眸,紧紧地盯着希亚,眨都不眨一下。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希亚被幼崽可爱的举动萌得小心脏直颤,他低头亲了亲幼崽的额头,把它放进了小挎兜里,迅速地收拾好幼崽蛋的残骸,起身道:“走,小黑,我带你去找布格教授,让她给你做个检查!”

当然,他并没有忘记递给幼崽一片蛋壳碎片,让他坐在小挎兜里抱着啃。

幼崽蛋的蛋壳对于幼崽来说是大补物,有些幼崽刚出生的时候还没长牙,因此需要父母咬碎或者磨碎了喂给幼崽。

不过希亚刚刚就注意到,小黑的牙齿已经长出来了,两排尖尖小小的牙嵌在它不算小的嘴巴里,一看就知道,等长大以后,这两排小尖牙会具有多强大的攻击力和咬合力。

小黑舒舒服服地窝在小挎兜里,小脑袋靠在希亚的怀中,两只小爪子捧着一块它脑袋大的蛋壳,咔嘣咔嘣啃得贼香,在洛奇看过来的时候,它还没忘瞪他一眼,小爪子紧紧地捂住自己的蛋壳,显然无比记仇。

“我才不吃你的蛋壳呢!”洛奇朝幼崽做了个鬼脸。

小黑咧了咧嘴,露出两排小尖牙,冲洛奇嗷了一嗓子,威胁力不足,萌度却爆表。

洛奇摸了一下鼻子,突然觉得这个皱皱巴巴的小东西,还真的有那么一点可爱。

一小簇火苗窜了出来,洛奇下意识地往后一仰,他的头发躲过了被烧焦的灾难,整个人却仰倒在了地上。

洛奇:“……”

他收回他刚刚的想法,这个小东西一点都不可爱!

两人一崽很快就到了召唤术的办公室,布格教授打开门,一眼就看见了希亚怀中的黑色幼崽。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将军,你抑制剂掉了[穿书]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妄神 重生只为睡天后 超级进化 反叛的审神者[综] 大晋 风流理发师 我在女尊国养人鱼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