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私人终端发出滴滴两声,海恩斯点开消息看了一眼,意料之中地看到了希亚给他发来的报平安的消息。

小朋友果然很乖。

海恩斯勾唇,白皙修长的手指划拉着屏幕,给希亚回了一条消息:【收到,早点休息。】

一旁的路维悄悄看了一眼海恩斯的表情,神色更加复杂了。

联盟检察院的总部并不在人类的首都星科里克星,而是在联盟星上,不过金斯现在还在联盟检察院的分部,要等到明天上午才会转移到总部,由总部的高级检察官进行庭审。

路维驾驶着悬浮车,很快就带着海恩斯到达了联盟检察院在科里克星上的分部。

海恩斯在联盟检察院中认识的人并不少,再加上他勉强算是金斯案件中的重要相关人物,因此没费什么功夫,他便获得了和金斯面谈十分钟的权利。

当然,是隔着防护罩,并且在众多摄像头的监控之中进行的。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金斯就完全变了一副模样。胡子渣拉衣着凌乱,满脸的疲色,整个人仿佛老去了十多岁,一点都看不出他曾经风光的模样。

在看见防护玻璃后的海恩斯时,金斯立刻便咬牙切齿地站起身,然而下一秒,他便望进了海恩斯已然变成金色的双眸之中,涌到了喉咙口的谩骂瞬间消弭。

那双金眸仿佛带着神奇的魔力,瞬间便搅乱了金斯所有的意识,他哐当一声坐回了凳子上,双眸无神又空茫地盯着海恩斯的金眸。

“告诉我,”海恩斯嘴唇微动,声音低不可闻,“你做的所有事。”

金斯的眼眸瞬间瞪大,曾经的种种宛若电影一般在他的脑海中回映,如果有人站在海恩斯的身前,盯着他的双眼看的话,就会非常震惊地发现,那双金眸内正飞速闪过各种画面。

那些画面正是金斯脑海中回忆的事。

十分钟之后,面谈的时间到了。

金斯被看守人员带走,整个人仿佛失了魂一样,软绵绵地任由摆布。

看守人员怀疑地看了一眼海恩斯,怀疑他对待审人员做了什么事,但无论怎么翻看录像,他们都找不到什么疑点,只看到两人隔着玻璃面对面坐在一起,银发的青年甚至连胳膊都没有动一下,房间内也没有任何使用过法术的痕迹。

最终,看守人员只能将金斯当成是怒急攻心失了魂。

做了那么多造孽的事,总该遭点报应,因此看守人员一点也不同情他。

只要他能活着走完明天的庭审,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海恩斯面无表情地走出面谈室,路维正靠墙抽着烟等他,见他出来了,连忙熄灭手中的烟迎了上去。

“怎么样?知道什么了没有。”路维看不出海恩斯的表情是什么意思,有些焦急地问。

第二天就要庭审了,如果还是没办法拿到最关键的证据,金斯明天最多只会被判五十年,就算后期找到了证据,想要进行重审重判,程序就会更麻烦一些。

海恩斯冷着脸点头,“都是他做的。”

他闭上眼睛,隔着眼帘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睛,再次睁眼时,金眸已经变成了平日的蓝眸。

路维的脸色顿时一变,“那明天的庭审……”

海恩斯从空间钮里拿出一瓶药剂递给路维,“明天庭审开始前的最后一餐饭,记得把这个加进去,庭审的时候一定要全程配备测谎仪。”

“这是?”路维接过药剂瓶翻看了一会儿,却什么标签说明也没看见,只在瓶口隐蔽的一处看见了刻上去的大写花体字母‘l’。

又小又浅,并不显眼。

“特制的药剂,喝完后他一句假话也说不出来。”海恩斯淡漠道,“不过副作用有点强,喝完之后很大可能性会断子绝孙。”

路维面色一喜,咧着嘴角笑得狰狞:“断子绝孙都便宜了他,你放心,保准让他一滴不剩地全部喝下去。”

有了这瓶药剂,再有审判的检察官有意识地引导一番,他就不信金斯做的那些事能瞒得住。

希亚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他睁着眼睛在床上缓了好久,才想起来什么一样向床头柜上望去,却并没有看见幼崽蛋的身影。

希亚抬手在床上摸了摸,果不其然摸到了那颗圆滚滚的大蛋。

还有精力从床头柜滚到他身边,看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了。

希亚松了一口气,坐起身,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昨天夜里他似乎做了一个梦,但他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梦的内容是什么。

希亚揉了揉眉心,不知道是不是做了梦没睡好的关系,哪怕睡了足足一整夜,他现在也依旧有些困乏,没有平时起床时神清气爽的感觉。

幼崽蛋咕噜噜滚到希亚的手边拱了拱,显然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活力,仿佛昨天晚上不正常的沉寂只是希亚的错觉一样。

希亚把蛋抱在怀里摸了摸,起床洗漱了一番,临去上课前还喝了一瓶提神药剂,以免等会上课的时候不小心睡过去。

自从希亚召唤出了一颗蛋,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的时间,几乎全校的人都知道了这件奇事,也早就习惯了希亚随身挎着幼崽蛋的身影。

绝大部分人对于这件事的态度都是惊讶和好奇,但也不乏有那么几个人例外,对于他们而言,能用来嘲讽希亚的事情并不多。

毕竟,一颗幼崽蛋怎么看都和能力强扯不上任何关系,召唤出一颗幼崽蛋,在他们眼里看来就是又废又渣。

他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可惜的事,希亚对此一点反应都没有,这段时间他忙着在学校和魔宠店之间穿梭,又碰上了金斯的事情,一点精力都没有放在那些人的身上。

这让那些人觉得挫败不已,仿佛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竟是自己消停了下来。

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从来未曾放弃过挑衅希亚的杰布。

好在希亚这几天没空理他,除了上课的时候,杰布也压根找不到他的人,这让杰布憋了一肚子的火无处发泄。

希亚抱着幼崽蛋和洛奇坐在教室最后一排,敏感地察觉到有人正盯着自己,视线里带着满满的恶意。

希亚抬头顺着视线望去,一眼就看见了坐在前排的那个小墙似的身影。

见希亚注意到了自己,杰布咧了咧嘴,朝他挑衅一笑。

希亚:“……”

希亚不忍直视地扭过头,低声问洛奇:“杰布怎么也在?”

“他也选的召唤术,我在名单上看到他了。”洛奇小声回答,“不止他,利普顿也在。”

洛奇口中的利普顿,就是希亚的表哥默伦·利普顿,杰布大部分时间都跟在默伦的身边,看似是个小保镖,其实就是一个跟班罢了。

希亚有些头疼地揉了揉眉心,他上节课还真没注意到这两个人的存在。

洛奇安慰他:“利普顿和杰布都还没召唤出魔兽,杰布也不像是能召唤出魔兽的样子,再过几节课如果还没召唤出来,他就没法上这节课了,至于利普顿……反正他平时半天憋不出一个屁来,没有杰布在他也不会主动找你。”

希亚一想也是,正巧这个时候有人坐到了他前面那一排,帮他挡住了杰布的视线,希亚便没再管他们。

布格教授很快就来到了教室,没多久上课铃响了起来,布格教授没多讲话,让学生们自主练习召唤术。

洛奇又开始了不停念叨同一句咒语的时光,希亚抱着幼崽蛋,百无聊赖地看向了四周。

他发现,已经有不少的同学召唤出了魔兽,整个教室里除了念咒的声音之外,偶尔还会响起魔兽们的叫声。

希亚难得的有些羡慕,他摸了摸被他抱在怀里的大黑蛋,低声问:“小黑,你什么时候才能破壳呀?”

幼崽蛋不能说话,但它还是左右晃了晃作为回应。

希亚不懂幼崽的意思,不过得到了回应的他依旧觉得很高兴。

蛋里的幼崽已经有了自我意识,还这么有活力,那是不是说明,这个幼崽已经快要破壳了?

希亚期待地摸摸蛋壳,这段时间他翻遍了各种魔兽的科普资料书,试图找到这颗幼崽蛋的种族,可惜的是,那些科普书中显然并没有记录到这个种类魔兽的幼崽蛋,这个种族的魔兽显然把幼崽保护得很好,并没有让别的种族有机会记录到还未破壳的幼崽蛋的模样。

布格教授在教室里转悠着,给已经召唤出魔兽的人讲解和魔兽相处的技巧,没多久就转到了希亚的身边。

“希亚。”布格教授看着没什么变化的大黑蛋,“最近怎么样?有记得每天给幼崽蛋涂营养液吗?”

希亚点头,“每天一次,没有忘。教授,等会下课之后能帮我给小黑做一次检查吗?”

“当然可以。”布格教授目露赞许,“幼崽蛋本来就应该定时做检查,有助于了解他的身体情况。”

希亚笑着道了声谢。

“另外还有件事。”布格教授顿了顿,“我之前在魔兽协会发布了悬赏,今天早上有人给我发消息,说是想来看看这颗幼崽蛋。”

希亚一怔。

来看幼崽蛋,难道说是小黑的父母找来了吗?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纸玫瑰2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重生成帝王掌中娇 糙汉娶夫记 浮生若梦1:最后的王公 被迫成为侦探挂件的日子 力荐河山 当冬夜渐暖2 反派重生成病弱白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