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希亚很快就接受了自己拥有一股隐藏力量的事实,他盯着自己的双手上下翻看了许久,试图有意识地去控制那股力量,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一点反应都没有。

希亚茫然地握拳又摊开,许久之后,他放弃地垂下胳膊。

海恩斯有些忍俊不禁,“别着急,新的能力不是那么好掌控的。”

希亚点点头,没再纠结于此,打算顺其自然,反正能力在他的体内,总归是不会跑的,迟早都能被他掌控。

至于他到底觉醒的是哪一个种族的力量,希亚虽然好奇,但也知道在能力彻底觉醒之前,他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出来。

不过据说,种族力量觉醒之后,身体上会出现部分种族特征。

等他的力量彻底觉醒之后,他就可以去做种族觉醒的身体检测了,也能根据身体上的变化来判断,他觉醒的到底是哪一个种族的力量。

希亚突然有些小期待。

海恩斯说,他用的这股力量中含有很浓郁的生命气息,而据他所知,和生命力关系密切的种族,好像只有精灵。

他该不会觉醒了精灵的血统吧?

希亚一怔,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手指尖处传来温热圆润的触感,和以往并没有什么区别。

就算是精灵,种族特征也不一定是耳朵,也有可能是其他的地方。

希亚捏了几下自己的耳朵尖,随即放下,转头看向了病床上躺着的吉米身上。

海恩斯告诉他,他刚刚无意识地将自己的能力用在了吉米的身上,如果他的能力之中真的带有生命力的话,是不是会对吉米产生什么影响?

也不知道这个影响是好是坏,虽然是生命力,但那股生命力毕竟不是吉米自己的,谁也说不准会产生什么样的反应。

少年的面色变得忧心忡忡起来,海恩斯一眼就看透了他心中所想,不禁又在心中感叹了一声。

真的是傻乎乎的小朋友。

“放心吧。”海恩斯柔声安慰,“温和又具有生命气息的力量,一般情况下不会有什么负面的影响。”

希亚稍稍松了口气,临走前,他又回头看了一眼病床上的青年,在心里默默地许下一句祝福后,才合上了病房的门。

希亚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吉米搭在床边的那只手的手指突然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

娃娃脸的检察官先一步来到了停车点,此时正靠在悬浮车边,手指间夹着一根燃了一半的烟,见海恩斯和希亚来了,他甩了甩手将烟灭了。

上车后,海恩斯瞥了一眼驾驶位上的检察官,“路维,我记得你以前不抽烟。”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路维揉了揉眉心,“白跑了一趟,本来还以为至少能找到一点线索,结果什么都没有。”

海恩斯微微皱眉,回头看了一眼坐在后座上的少年。

希亚正微垂着头,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怀中的幼崽蛋上抚摸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路维偏头看他一眼,“放心,前座后座之间有隔音法术,他听不见我们在说什么。”

海恩斯这才回过头,“隔了这么多年了,就算当时真的有留下线索,现在也肯定找不到了。”

路维啐了一口,圆圆的娃娃脸上闪过一抹狠戾,“太便宜他了。”

海恩斯:“把希亚送回学校之后,我和你去一趟检察院吧。”

路维:“庭审明天才开始,你今天就去做什么?”

海恩斯低笑一声:“去找金斯谈谈人生。”

路维下意识地转过头,在看见海恩斯已经变幻成金色的眼眸之后,这才确定自己的猜测没有错。

找到证据并不容易,但是让一个人说真话的方法并不少。

尤其这人还是海恩斯·兰瑟。

悬浮车很快就到达了科里克学院,海恩斯回头看向希亚的时候,这才发现少年不知何时已经睡着了,眉眼间带着一丝疲色。

虽然是无意识间使用的,但那股力量肯定很消耗精神力,尤其是在刚觉醒、力量还不稳定期间。

海恩斯轻叫了两声,见希亚一点反应都没有,于是伸手轻轻推了几下希亚的肩膀。

希亚微微皱眉,挣扎着睁开了眼睛,绿眸中还带着浓郁的倦意以及没睡醒的茫然。

“到学校了,希亚。”海恩斯放轻声音。

希亚眨了眨眼,大脑还有些迟钝,好一会儿才清醒了过来,“抱歉,我睡着了。”

“没事。”海恩斯揉了一把少年柔软的头发,“到宿舍了给我发条消息,报个平安。”

希亚下意识地点头,随即微微一顿。

海恩斯这话还有这语气……真的不是在照顾小孩子吗?

一旁的路维瞅见海恩斯的眼神,心里微微一惊。

他和海恩斯认识多年,可太了解海恩斯了。海恩斯这人看上去温温和和的,仿佛是一个脾气挺好的人,但实际上心比谁都冷,温文尔雅只是他一直以来的伪装面具罢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海恩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别人。

等希亚揣着幼崽蛋离开之后,路维盯着海恩斯上下打量了两下,颇感兴趣地问:“这么体贴,怎么,看上人家了?”

“想什么呢。”海恩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希亚还是个小朋友。”

“他已经成年了。”路维挑眉。

“就算成年了,他也才十八岁。”海恩斯隔着车窗看了一眼少年纤细的背影,正巧对方回过头看向悬浮车的方向,海恩斯笑着挥挥手,得到了少年明灿的一枚笑容。

十八岁,也就刚刚好是他年龄的零头而已。

看见海恩斯和希亚对视时下意识放柔的目光,路维欲言又止,止言又欲,最终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虽然知道海恩斯的年龄确实比希亚大很多,但海恩斯毕竟是寿命极长的龙族,四百多岁的龙族,换算成人类的年龄,其实还正值青年,是一头非常年轻的龙。

总不能是突然泛滥的父爱吧……

路维下意识地抖了抖,被自己的猜想给吓到了。

天早就已经黑了下来,宿舍的灯却还亮着,希亚心里一暖,知道是洛奇还在等他回来。

洛奇还抱着游戏机在客厅打游戏,见希亚回来了,这才松了口气:“怎么回来得这么晚?给你发消息也不回我。”

“抱歉。”希亚有些歉然,“有事耽搁了,回来的路上不小心睡着了,所以没看终端。”

“下次记得提前给我发消息,不然担心死了。”洛奇一边抱怨,一边从桌上拿起一个洗干净的番茄递给希亚,老母亲一样地嘱咐道,“给你,吃了番茄早点睡觉。”

希亚笑眯眯地点头,揣着幼崽蛋慢悠悠地晃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才在车上的困意去了大半,希亚给海恩斯发了条消息报平安,随后钻进浴室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

浴室内的镜子被腾升的热气熏得有些雾蒙蒙的,希亚的视线不经意间扫过镜子,目光在镜中人圆润的耳朵尖上停留了几秒。

等他的种族能力完全觉醒之后,耳朵不会真的变成精灵们的尖耳朵吧?

希亚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尖,照着镜子想象了一下自己尖耳朵的样子。

好像有点奇怪。

希亚有些愁眉苦脸的,他已经看惯了自己现在样子,如果觉醒完成之后会变成别的样子的话,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

不过这种事情……确实不是他自己能做主的。

希亚叹了口气,甩了甩湿漉漉的脑袋,决定顺其自然,大不了到时候用法术或者是药剂隐藏一下奇怪的地方,自己看不见就行了。

临睡前,希亚也没忘了给幼崽蛋涂抹营养液。

不知是不是希亚的错觉,他总觉得从医院里回来之后,这颗幼崽蛋就变得比以前安静了不少。

之前他去浴室洗澡的时候,每次洗完开门,他都能看见这颗幼崽蛋在浴室门外不远处打着滚,直到被他抱进怀里之后才会安静下来。

但是希亚今天洗完澡出来,这颗幼崽蛋却一反常态,安安静静地窝在了希亚搭的小窝中,一点挪动的迹象都没有。

这让希亚觉得有些不习惯的同时,也有点担心幼崽这么安静,会不会是觉得不舒服。

希亚摸摸幼崽蛋,“小黑?”

幼崽蛋没有任何回应,这让希亚觉得更担心了,明明之前在听见希亚叫他时,幼崽蛋会轻轻抖两下,或者晃一晃作为回应,但是今天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希亚把手放在幼崽蛋的蛋壳上,闭上眼睛细细地感受了一下,良久之后才放下手,紧皱的眉头微缓。

他能感觉得到,蛋内幼崽的情绪很稳定,甚至还带着餍足和愉悦,并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

也许只是睡着了,在休息。

希亚这么安慰自己,给幼崽蛋涂抹完今日份的营养液之后,这才熄灯睡觉。

等明天的召唤术课上完之后,他还是麻烦布格教授帮忙给幼崽蛋做一个全面一点的检查吧,光是情绪上的感应总归是太片面了,做个检查安心一些。

困意席卷而来,希亚很快被卷入了梦中。

希亚的睡眠质量向来很好,然而这天夜里,他却很罕见地做了一个梦。

那是一片绿意盎然的森林,年轻的母鹿带着自己年幼的孩子在河边饮水,一旁飞过一群五彩斑斓的蝴蝶,围着幼鹿翩翩起舞,随后飞向远处。

希亚的意识跟随着蝴蝶们,梦境的终点,是森林的最深处。

那里,一棵古老而又生机蓬勃的巨树拔地而起,万灵朝拜。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曾许诺·殇 村夫俗妇 帝王业 铁梨花 你是我的荣耀 武道乾坤 你亏欠我一段小时光 青城 坤宁 斯人若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