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接下来两天的时间,希亚的生活慢慢地又回到了正轨。

金斯被捕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科里克学院,但由于庭审还未开始,因此众人并不知道金斯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才被抓走。

学校里有不少人知道希亚和金斯的关系不错,因此也有人好奇地去问过希亚,希亚一律以不清楚为由给搪塞了过去。

虽然希亚已经决定尽早从这件事里走出来,开始新的生活,但不时便有人在他的面前提到金斯,这让希亚有些烦恼,因此这几天,除了必要的课程之外,希亚几乎不会在学校露面,每次都踏着上课铃进教室,一下课就收好东西飞速离开学校,钻进娜拉小姐的魔宠店。

好在这几天海恩斯也天天都在魔宠店,就算有学生进了魔宠店,但碍于海恩斯的存在,他们也不会在希亚的面前提到金斯,这让希亚松了很大一口气,对海恩斯的感激之意更深了。

他知道,海恩斯是为了自己才留在魔宠店的,毕竟前几天的时候,海恩斯可没像现在这样,时时刻刻都在魔宠店,晚上关店后甚至还会送他回学校。

这些希亚都看在眼里,但他现在能做的只有尽快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让海恩斯能尽早放心下来。

哦,当然,还有这颗幼崽蛋。

小黑这段时间无比的活跃,时不时地就隔着蛋壳轻轻拍他,希亚能够感觉到蛋里幼崽的担心和安慰,虽然有些艰难,但它确实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想办法安慰希亚。

就连洛奇也是,平时会有意识地帮希亚挡住别人看他的视线,不管多晚都会等希亚回来,讲一些趣事或者和希亚一起打会儿游戏,确认希亚的状态没问题之后才会回房休息。

希亚觉得无比的感动,恢复的速度也比他想象中的快很多。

不就是不小心遇到一个人渣嘛!谁这辈子还没有遇人不淑过?没必要一直为了一个人渣而伤心难过,却忽略了身边其他关心自己的人!

希亚摸了摸怀里的蛋,又偷偷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海恩斯,嘴角一勾,绿眸笑得亮晶晶的。

一旁的海恩斯感觉到希亚的注视,回头同样给了希亚一个微笑。

原本还在轻轻抖动的幼崽蛋一顿,往希亚的怀里缩了缩,不动了。

希亚有些哭笑不得地轻轻拍了它两下,继续整理着药剂售卖资格考试需要的东西。

没多会儿,海恩斯突然开口:“希亚,我等会儿要出去一趟,估计晚上才能回来。”

希亚点点头。

海恩斯继续说:“今天放你一个假,你等会也回去吧。”

“……啊?”希亚有些惊讶地抬头,“放假?”

希亚下意识地重复了一声,随即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海恩斯这是不放心自己一个人呆在店里。

“海恩斯,我没事的。”希亚有些无奈,他总觉得海恩斯有点太照顾自己了,仿佛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小孩子,但他确确实实已经成年了。

“听话。”海恩斯屈指敲了一下希亚的脑门,“这两天店里也没什么生意,趁着今天是周末,你回去好好准备一下考试,等下周我就带你去协会。”

希亚还想说些什么,但看见海恩斯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只能点头同意。

临走前,希亚不经意间扫到了海恩斯的光脑屏幕,在看见上面的人名后一愣,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怎么了?”海恩斯问。

希亚犹豫了一下,“海恩斯,你等会是不是打算去第一医院?”

海恩斯没打算瞒着希亚,“对,还有联盟检察院的人。”

希亚想了想,有些迟疑地问:“我能一起去看看他吗?”

海恩斯知道希亚口中的‘他’是谁。

金斯的学徒中,有一位至今还昏睡在第一医院中,叫吉米·林德。海恩斯去第一医院也是为了找吉米的家人,询问一下吉米曾经的事,看看能不能找到和金斯相关的线索。

不过,海恩斯还真没想到,希亚竟然会想去看看吉米。

见海恩斯迟迟不回答,希亚忍不住又问了一声:“可以吗?”

海恩斯回过神,思考片刻后点头,“如果你想去的话,没问题。”

希亚松了口气。其实在知道吉米现在的状况之后,希亚就萌生过想去看看他的念头,只不过这几天为了让海恩斯他们能放心,他一直没有提出过这件事。

检察院的人很快就开着悬浮车来了,海恩斯显然已经提前和检察院的人说过,因此在看到希亚的时候,驾驶位上的检察官并没有表露出疑惑。

希亚注意到,这位检察官不是之前逮捕金斯的那几位检察官中的任何一个,这个检察官很年轻,有着一张圆圆的娃娃脸,看起来一点都不像联盟的高级检察官,反而更像是科里克学院还未毕业的学生。

海恩斯坐在副驾驶座,希亚一个人坐在后排,没有了海恩斯的注视,希亚怀中的幼崽蛋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幼崽在蛋里左摇右晃,试图吸引希亚的注意。

希亚用脸颊蹭了蹭蛋壳,绿眸一片柔软。

第一医院距离科里克学院并不是很远,以悬浮车的速度,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

海恩斯和娃娃脸的检察官显然提前做过功课,在告知了医务人员身份之后,便一路通畅直接来到了吉米的病房外。

金斯之前为了稳住自己‘好老师’的人设,每年都会帮吉米交医院的所有费用,哪怕他现在已经被抓了起来,距离吉米的住院费用到期,也还有大半年的时间。

吉米家庭条件并不好,父母很早就已经去世了,家里只剩下年迈的爷爷奶奶,好在吉米很争气,考上了科里克学院不说,还因为成绩优异而被学院免了学费和住宿费,给家里省了很大一笔钱。

谁知毕业没多久,吉米就在研制药剂的时候发生了意外。

吉米的爷爷很快就出了病房,在从娃娃脸检察官那里听到金斯被抓捕起来的时候,这位老人显得非常震惊,甚至还问他:“你们是不是抓错人了,金斯教授怎么会犯事儿呢?他可是个好人啊,吉米的医药费一直都是他出的!”

希亚在一旁听着,只觉得心情复杂又沉重。

具体的事情不方便在医院的走廊上说,娃娃脸检察官和海恩斯带着老人来到了医院提供的一个小空房间,只留下希亚一个人站在走廊。

希亚从房门上的小窗口往里看了看,但这个角度看不见病床,只能无奈作罢。

路过的护士小姐注意到希亚,本想上前阻拦他偷窥一样的行为,但在走近看清楚希亚的面孔之后,表情瞬间便变得温和下来。

“你是吉米的朋友吗?”护士小姐柔声问。

希亚迟疑地点头,“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可以的。”护士小姐推开病房的门,“吉米的情况早就稳定下来了,但是之前那场爆炸的后遗症比较严重,他到现在都还没醒,以后也不知道会怎么样。”

希亚沉默地跟着护士小姐进了病房。

“真是造孽,这么好的一个孩子。”护士小姐唏嘘道,“听说还是科里克学院毕业的高材生,还拿过不少奖呢。”

面容清隽的青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面色苍白没什么血色,哪怕盖着被子都能看出他很瘦,从被子里伸出的一只手搭在病床边,手背上还扎着根针,连着一旁挂着的营养液瓶。

希亚看过资料,知道吉米其实只比他大五岁,还在科里克学院读书的时候,就成为了金斯的学徒,毕业之后在药剂师协会工作,然而没做几年就突然发生了意外。

虽然海恩斯没有说,但是希亚猜得出来,海恩斯和检察院的人在怀疑,吉米之前的那次意外到底是不是意外,还是说那其实是被人刻意伪装成意外的谋害。

护士小姐还在一旁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但见希亚一直怔怔地看着病床上的人,她便止住了话没再打扰他,只当他是见到朋友变成了这样之后心里不好受,推门离去了。

希亚坐到了病床边的凳子上,觉得心里有些沉甸甸的。

如果不是海恩斯的话,希亚不知道,他会不会在未来的某一天,也像吉米这样毫无意识地躺在病床上。

希亚轻轻握住吉米露在被子外的那只手,小心地没有碰到他手背上打着吊针的地方。

“吉米,我是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希亚轻声说,“金斯已经被抓起来啦,海恩斯和检察院的人已经有了证据,等过几天,他就会被判刑啦!”

床上的瘦削的青年没有任何反应,这是意料之中的,希亚并没有觉得气馁,一直捏着吉米的手,小声地和他说着金斯的事,还说了很多自己的事。

虽然知道青年其实听不见他的声音,但希亚还是忍不住说了很多很多,他总觉得,吉米一直没醒,其实并不是因为他没法醒过来,而是因为他不愿意醒过来。

末了,希亚看着青年浅棕色的头发,像之前海恩斯做的一样,抬手轻轻揉了一下,“如果你是因为害怕金斯,所以才一直不想醒过来的话,那你现在不用怕啦,金斯再也没办法欺负你了!”

刚推开房门的海恩斯恰巧看见这一幕,他微微一怔,海蓝色的眸子深处下意识地闪过一抹金光。

就在刚才,他清楚地感觉到,有一股能量从希亚的手心中缓缓地流入到了吉米的体内。

古老、强大,带着几乎要满溢而出的生命力。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这个微博有点怪 留守村妇 臣不得不仰卧起坐 玄镜司 小渔民猎艳水乡妇女 装乖的金丝雀穿书跑路啦 法老的宠妃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海边理发店 落雪时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