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金斯教授明面上的履历非常好看,年纪轻轻就成为了药剂大师,研制出了几款新型药剂,发表过不少药剂学的论文,拿到了好几项在药剂学内很有含金量的奖项,还在科里克学院任教了十数年。

这样的履历拿出去,不论是谁都会称赞一声人生赢家。

但同样的,金斯教授在暗地里也做了不少的小动作,他的手法很干净,做事也非常谨慎,没留下什么把柄,因此知道这些事情的人一只手都数得过来。

可惜的是,他这一次碰到了海恩斯。

翻看完金斯教授的资料,海恩斯眼眸深沉,思考了半晌之后,他点开聊天框,将这份资料发给了另外一个人。

至于希亚……

海恩斯垂眸,大海般的蓝眸慢慢变幻,最终变成了一片灿金。

这件事,希亚有权知道。

灿金一闪而逝,很快又恢复成了那片海蓝。海恩斯收起终端,抬眸看向了科里克学院的方向。

他得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告诉希亚,毕竟这种事情……以小朋友单纯到有点傻气的性子,怕是一时半会接受不了。

海恩斯如此决定。

然而第二天早晨,海恩斯就收到了希亚给他发的消息。

希亚:【海恩斯,今天上午我有一节课,就不去店里啦!】

希亚的星聊头像是一只毛茸茸的魔宠幼崽,浑身的毛发蓬松雪白,睁着一双金绿色的眼睛,圆溜溜湿漉漉的看着镜头,可爱无比。

乍一看上去,那双眼睛和希亚的还真有那么几分相似。

【好的。】海恩斯回复他,随即顺口问了一句,【什么课?】

希亚:【药剂学,我是金斯教授的助教。】

海恩斯正在打字的手一顿,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不会这么巧吧?海恩斯的大拇指无意识地摩挲了一下终端屏幕,片刻之后,他换上那件绣着红蔷薇的黑袍,出了家门,方向正是科里克学院。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就在前几天,希亚成年了。

给海恩斯发完消息之后,希亚在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他其实是有些担心海恩斯会不高兴的,毕竟他前一天才下定决心要好好经营魔宠小铺,报答好心的海恩斯和娜拉小姐,结果今天上午就没法去铺子里坐班。

虽然娜拉小姐和海恩斯都表示,让他以学业为主,店铺里以后时间就去,没时间就不去,但希亚还是觉得心里有些过意不去,每次有课或者有其他事的时候,总会先和海恩斯说一声,得到他的回复之后才会觉得稍微安心一些。

不得不说,海恩斯真的是他认识的人中脾气最好的。

从认识到现在,他就没见过海恩斯发脾气——除了杰布试图欺负他的那一次,不过哪怕是生气教训人,海恩斯的语气依旧懒洋洋的,一点都看不出来其实是在教训人。

又是格斗大师,又是药剂师,还上过《容颜》的封面……随便拿出去一项,都能让普通人佩服得不行,更何况海恩斯的能力肯定还不止这么几项。

希亚看了一眼海恩斯的头像,是一颗流光溢彩的宝石,一看就价值不菲。

说不定海恩斯还是一个珠宝鉴定大师,或者是珠宝商之类的。

希亚在心里琢磨着,对海恩斯的崇拜和又上了一个层次。

如果有可能,他也希望自己能成为像海恩斯那样的人,有教养有学识有能力。

希亚捧着终端做了会梦,想象了一下自己成为药剂大师,带着自己研制的新型药剂登上《神奇的魔药》封面的场景,兴奋得眼睛都笑弯了,仿佛下一秒他就能登上领奖台似的。

不过希亚很快就从飘飘然的状态落回了地面,他反手给了自己一个脑瓜崩,将脑海里想象的画面敲散了。

有梦想是好事,但他现在的第一目标,是先把药剂售卖资格证考到手,别的想再多都没用。

希亚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收拾好东西,兜着大黑蛋朝药剂学的教室走去。

作为药剂学的小助教,希亚要在上课之前帮金斯教授准备上课需要的东西,因此他来的比上课的学生要早,到教室的时候,距离上课还有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

时隔一个假期,希亚再一次推开药剂学教室的门,在看到教室内的陈设之后,他眼睛一亮,用了极大的自制力才忍住没有直接扑过去。

虽然药剂学是一门比较冷门的学科,但科里克学院依旧大方地给予了足够的资金,保证每一位选修了药剂学的学生在教室里能有一套完整的药剂装备。

希亚掩上教室的门,晶亮的绿眸里映出了教室桌上的各种设备,他上前两步,带上手套,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其中一个坩埚,兴奋又克制。

科里克学院相当壕爽,给学生们配备的坩埚试剂瓶以及其他的器械都是上等的材质,导魔能力一流且具有一定的镇定作用,能提前感知到危险,并及时施展一个小型防护术,一定程度上能够保证熬制魔药的人的安全。

虽然希亚手上的资金一直以来都不怎么多,但事关自己的未来,希亚还是花了重金给自己买了一套药剂装备,当然,只是初级的药剂装备,比不得学院内的高级设施。

希亚留恋地把一整套设施摸了个全,这才心满意足地走进教室内的一个小隔间,开始准备课上需要的东西。

门外慢慢地开始有了动静,这个学年选修了药剂学的学生们逐渐来到了教室,不过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有人比他们先来了一步,此时正在离他们一门之隔的小房间准备材料。

距离上课还剩下不到五分钟的时候,金斯教授推开了小门。

“早上好,希亚。”金斯教授毫不意外地在小隔间看到了希亚,他抬手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细框眼镜,透明的镜片上闪过亮光,映出了金发少年正在忙碌的纤瘦身影。

“早上好,金斯教授。”希亚抽空回过头,朝金斯教授笑着打了声招呼,“材料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您再看看有没有漏下的。”

“不用了。”金斯教授勾唇,“希亚做事我放心。”

被尊敬的教授夸奖了一番,希亚止不住地有些小开心,脸颊微红地抿唇笑了笑。

上课铃声很快就响了起来,希亚跟着金斯教授一起走进教室,毫不意外地收获了教室中少部分人惊讶又好奇的视线。

他们显然没想到,小房间里除了金斯教授之外,还有另外一个人。

希亚在他们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他们是上学期的药剂学考试不及格,前两天的补考也没通过,只能被迫重新上一年药剂学课程的可怜孩子。

当然,希亚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杰布那又高又壮的身影,哪怕是坐在座位上,他看起来也像极了一堵小山,把后面的同学挡得严严实实的。

新学期的第一节药剂课,金斯教授照例介绍了希亚助教的身份,并简单讲解了一下课上的规矩之后,这才正式开始上课。

希亚在科里克学院还算有点名气,大部分的老学员都知道他的存在,也知道他是金斯教授的得意门生,哪怕第一年就已经考过了药剂学,但他依旧留下来给金斯教授做助教。

不过少部分新入学的小学弟学妹对这件事却没什么了解,金斯教授的介绍主要也是为了他们。

希亚把早已准备好的药材分发给了这些学生,在路过杰布的时候,他注意到,杰布抬头罕见地朝他咧嘴一笑。

笑容中带着恶意满满的挑衅,一看就知道他肯定在打什么坏主意。

希亚把材料放在他的桌上,没对他的笑容做出任何反应,径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一点没理他。

杰布的笑容一僵,他握紧拳头,低声咒骂了一句不知什么脏臭的话。

考虑到选修药剂学的同学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学生以前并未接触过药剂学,因此第一节课学习熬制的药剂,金斯教授选择的通常是最简单基础的那一类。

饶是如此,站在金斯教授身边做背景板的希亚,依旧听得津津有味。

金斯教授的魔药学基础和功底非常扎实,希亚每次听他讲课,哪怕讲的是同一节课,希亚都能收获到不同的知识和小技巧。

金发少年崇拜又热切的视线毫不掩饰,金斯教授显然注意到了这股视线,他的唇角微微翘起又很快落下,镜片微闪,掩盖住了眸内意味不明的情绪。

金斯教授细致地讲解完并做了示范之后,便让台下的同学们开始尝试自行操作,希亚则慢悠悠地在座位之间穿梭着,时不时解决一下同学们的小问题,尽他身为助教的职责。

在路过杰布的时候,这个高壮的少年突然出声。

“艾尔维助教!”助教两个字被他特意加重了读音,“我有不会的,你可以来帮帮我吗?”

又来了。

希亚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他还是站到了杰布的身边。

他现在是金斯教授的助教,不是杰布的同学,他有任何做得不对的地方,都有可能影响到金斯教授。

“什么事?”希亚尽量好声好气地问。

“亚麻树的树枝,我一直切不好,你能给我做个示范吗?”杰布指了指被他切得一团糟的树枝,朝希亚挑眉。

“恕我直言,杰布同学,切亚麻树的树枝没有任何技巧,只要细心一点,把切片的厚度控制在三毫米到五毫米之间。”希亚毫不留情地开启了嘲讽模式,不过他还是接过了杰布的小刀,开始给他做示范,“看清楚了。”

小刀飞快地落下,一片四毫米的树枝切片完美地落在了杰布的桌上。

谁知下一秒,就在希亚抬手的瞬间,杰布用力地撞了一下希亚拿着小刀的胳膊,锋利的刀刃擦过希亚另一只手的手背,划破了轻薄的手套,带出一条细细的红痕,隐约有血渗出。

“哎呀,艾尔微助教,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杰布恶意满满地说,“怎么切个树枝切片还能把手切到呢?”

手背上传来微微的刺痛,希亚气得头顶上的小软毛都一颤一颤的,不过还没等他开口,金斯教授就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小骚动,疾步走了过来。

他一眼就看见了希亚手背上染着血的手套,脸色微微一变,一把抓住了希亚的手腕,帮他脱下手套,从空间钮里拿出了一小瓶止血药剂。

手腕被金斯教授紧紧地攥住,希亚下意识地抽了抽胳膊,“教授,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别动。”金斯教授瞥了他一眼,手上的动作没停,借着抹药的动作,手指状似不经意地在希亚白皙细嫩的手腕和手背上摩挲着。

许久之后,金斯教授这才放开手,“可以了。”

希亚抽回手,隐约觉得金斯教授有些奇怪,却又说不出具体奇怪在哪,只能偷偷蹭了蹭手腕,小声道:“谢谢教授。”

金斯教授递给希亚一双干净的手套,嘴角微勾,“没关系。”

他垂下手,借着宽大袖袍的遮掩,回味似的捻了捻指尖,眸光微闪。

他等了四年,希亚可算是成年了。

上一章:第13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豪门盛宠:神秘总裁娇蛮妻 我的游戏画风与众不同 重生:吃货萝莉么么哒 归鸟不知春晓 梦里飘向你 A校老大是个O 给校草冲喜的日日夜夜 异世医仙 失忆后我招惹了前夫 液甲武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