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口供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不眠夜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包围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好,请问你们总经理乔汨乔先生在吗?”

“他现在办公室里面,请问您贵姓?跟总经理有预约吗?”

“我是市公安局刑侦二科的二级警司,我姓温,这是我的证件,另外这位是我的助手。我们有些事想找你们总经理谈谈,请麻烦你通报一下。”

“请稍等,温警司。”

想不到面前这个斯文有礼的年轻女性竟然是警方人员,而且还是个女警司,接线小姐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连忙用内线接通了乔汨办公室里面的电话,“总经理,外面有两位公安局的人想见你。”

没过多久,从呼叫器的另一头传来了乔汨的回复,“请他们进来吧。”

“是,总经理。”

当温雨岚带着助手方进新走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时,只见一个年轻男子正坐在办公椅上平静地打量着他们。

在看到那个年轻男子的时候,身为助手的方进新第一个想法是:死也不要和这个男人一起去跟女生联谊,不然到时一定会人彻底无视的。

“你们好,我是东区商城的总经理乔汨,不知两位找我有什么事?”乔汨一边站起来一边引他们来到了旁边的会客处。

温雨岚并没有坐下来,而是用充满探究意味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后,开口说:“乔先生,我是市公安局刑侦二科的科长,我姓温,这位是我的科员张先生。我们这次来。是想请乔先生你协助我们回局里调查一桩案件。”

“哦,是什么案件?”

“这个要等乔先生你跟我们回去局里之后才能说。”

乔汨想了一下,随即笑了笑说:“那好吧,协助警方破案是我们市民应尽的职责,我跟你们回去好了。”

“多谢乔先生的合作。”

正当乔汨准备去拿西装穿上的时候,刚沏好三杯茶从茶水间里出来的琉璃看到他好像要出去的样子,连忙走过来低声问:“发生什么事?”

看到琉璃的时候,温雨岚跟方进新两人都不禁愣了一下。

饶是见多识广的温雨岚也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性感出色的女子,至于方进新更是看得眼睛一眨不眨。

“这两位警方人员想请我回警局去调查一件案子。等一下你开车去接绵绵放学,如果她问起,就说我有今天有些事要办,可能晚上才回去。”乔汨一边说一边将西装穿在身上。

“嗯。小心点。”琉璃在说话之间,低着头帮他整理西装的两侧,那种细心温柔地样子与平时那副酷酷的表情大相径庭。

“放心吧,我没事的。”

轻轻握了一下她的纤手后,乔汨这才转身对温雨岚说:“两位警官,我们可以走了。”

温雨岚没再多言,立刻率先向办公室门口走去。

在她后面的方进新在偷偷地又看了琉璃一眼后,立刻跟了上去。

“乔先生,请问你认不认识振兴赌场的老板闻振强?”

“此人听过。但不认识。”

“那请问乔先生,你昨晚是不是曾经到振兴赌场里面去赌过钱?”

“是的。”

“你是几点离开赌场的?”

“大概晚上九点半左右。”

“当你离开振兴赌场后,跟着发生了什么事?”

“我在半路上被一大帮人截住。”

“那些人想干什么?”

“他们要我将赢到的钱交出去。并且要我跪下来向他们保证不再进振兴赌场,说只有这样才会放我一条生路。”

“那乔先生你答应他们了吗?”

“没有。”

“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很简单,他们一起围殴我。”

“你是说,当时一百多人围殴你一个?”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是的。”

“为什么你当时不报警?”

“因为来不及。温警官,当时我被一百多个人围在路中央,你认为我还有报警的时间吗?”

温雨岚一眨不眨地看了他一会。忽然冷冷地说:“我想乔先生你当时不报警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你是故意想跟那些人发生冲突的,我说得没错吧?”

乔汨笑,“此话怎讲?”

温雨岚从旁边拿起一份像是验伤报告之类地文件打开来一边看一边说:“当时围殴你的绝大部分是闻振强的手下,总共127人。当中有84人被打断了手脚,另43人不是被踢伤了内脏,就是脸部被踢至变形。这些人无一例外全都进了医院,最轻的也要几个月才能出院,最重的可能会落得残废的下场。

1个对127个。不仅打赢,而且一点事也没有。乔先生。真想不到你这么能打呀。”

“温警官过奖了。怎么。难道他们要起诉我故意伤人吗?虽然我不是很懂法律,但他们当时一百多人围殴我一个。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考量,我显然都属于自卫还击。如果他们真要起诉我的话,我只好聘请律师出面帮我解决了。”

“不必了,在我们分开录口供的时候,他们已经承认当时是受到闻振强的指使才那样做的,而且先出手的也是他们。我们这次找你来,并不是为了向你追究这件事,而是另有原因。

乔先生,你与这些人发生完冲突后,接着去了哪里?”

“由于当时等了很久都截不到计程车,而且我身上所穿的衣服沾到了一些血迹,为了不让我的家人担心,于是我就步行到附近地一间旅馆去休息。直到第二天上午才回家。”

“直到第二上午你都待在旅馆房间里面没有离开过吗?”

“是的。”

温雨岚并没有出声,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他眼睛。

而乔汨则十分平静地与她对视着。

过了一会,温雨岚开口说:“乔先生,我们这次请你来,是为了调查振兴赌场老板闻振强的自杀事件。”

“哦,有这样地事?不知温警察能不能给我说清楚一点?”

“就在今晨9点钟的时候,闻振强家中地佣人忽然打电话报警,说闻振强死在了家中。当我们派法医去检查的时候,发现他的确是溺水身亡地,而且是淹死在家中的浴缸里。据法医鉴定。他很可能是在沐浴的时候突然昏倒,然后头部浸泡在浴缸的水里面窒息而死的。”

“竟然淹死在家中的浴缸里,这种死法倒是第一次听说。那请问温警官,这件事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闻振强今年不到五十岁,身体一向很好,而且每年都作身体检查,并没有发现身上有任何的病症。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他并不是因为意外或身体上的原因而淹死在浴缸里,而是有人用一种很诡异的手法谋杀了他。”

乔汨补充道:“例如有人趁他洗澡的时候用重物将他打昏?又或者是他的食物或饮水里面下迷药。使他在不知不觉中昏迷,然后淹死在浴缸里?温警官,看来你侦探小说看得太多了。”

“闻振强身上并没有任何受到敲击的伤痕。体内也没有任何的药物残留,所以这两种说法都不成立。但是,我相信有人可以在不留下任何伤痕的情况下,将他弄昏,然后造成意外身亡的样子。而那个人,我怀疑正是乔先生你。”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是看着他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出来地。

乔汨笑了笑说:“我很好奇温警官为什么会如此肯定这个推断?”

温雨岚脸色如常地说:“首先。从动机来说,闻振强他曾经派人去乔先生你所经营的东区商城里面闹事。但就在昨晚,乔先生你却一个人去他所开的赌场里面赌钱,并且赢了一笔高达1亿8千3百50多万的巨款。闻振强是黑道人士,以他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就此罢休的,因此他很可能会找机会向乔先生你报复。为了防止他报复,直接杀掉他是一劳永逸的最好解决办法。

其次,乔先生你既然能够单凭一个人就打伤了127个手拿凶器地帮派分子。以你的能力,要杀死闻振强并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第三,事发的时间。闻振强死的时候,正好是他跟你跟他的手下发生严重冲突的不久之前,从时间上来说相当的吻合。

综上所述,我有理由怀疑谋杀闻振强的人正是乔先生你。”

乔汨微笑,“温警官地推断真有意思,但我却有不同的意见。

首先,从机动来说,除了我之外,相信想闻振强死地人应该大把,我相信温警官应该很清楚闻振强是个怎么样地人。所以,有犯罪动机的人绝对不止我一个。

其次,就算我有能力对抗127个人地围攻,也不表示我可以在没有任何人察觉,并且完全不留下伤痕的情况下杀死闻振强。

第三,事发的时间也不对。假如,我真有能力杀死闻振强,我是说假如,我怎么会故意在得罪他之后就马上动手呢?这样做只会让我成为被人怀疑的对象。如果我是凶手的话,至少应该等上一个月到两个月时间再动手也不迟,这样至少嫌疑的成份也少很多。

还有,请问温警官你有证据跟证人证明案发的时候,我本人就在案发现场而不是在旅馆房间里面休息吗?”

温雨岚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忽然说:“乔先生,为了更好地洗脱你的嫌疑,不知你能不能接受一次测谎检验?”

乔汨想了一下,随即点点头说:“可以。”

看到他这么干脆就同意接受测谎,温雨岚眼中露出了一丝略带惊讶的神情。

作完测谎检验后,温雨岚亲自送乔汨下楼。

在两人乘坐电梯的时候,温雨岚问:“乔先生,能不能问你一个私人的问题?”

“温警官想问什么?”

“你是不是认为像闻振强这样的人死了,反而是件好事?”

“难道不是吗?闻振强是个怎么样的人,相信温警官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温雨岚看着他说:“闻振强一生作恶无数,的确死有余辜。但是一个国家是不能允许有多种执法者存在,能够制裁这种人的只有法律。

如果个个都像某些人一样,以执法者自居,任意裁决他认为有罪的人,是好人还是坏人只由他一个人来决定。那么岂不是天下大乱?不知乔先生对此有什么看法?”

乔汨淡淡地笑了笑说:“温警官,你这些说得很有道理。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你们警方不尽快将闻振强这样的恶人逮捕,反而让他逍遥法外这么多年,让他继续害人呢?”

温雨岚反驳,“我们警方是以证据办事的,如果没有证据的话,我们是不可能胡乱抓人地。”

就在这时,电梯刚好到了,乔汨在离开电梯之前看着她说:“温警官。你是说得很有道理,但我只想告诉你一个事实,像闻振强这样的人。他晚死一天,害的人就越多。等你们有证据去抓人的时候,可能一切都已经晚了。所以,像他这样的人死了,对绝大多数的普通人而言,当然是件好事。温警官,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说完,他转身走出了电梯。

温雨岚在深深地望了一下他的背影后,终于关上了电梯门。

回到刑侦二科的科室后,温雨岚首先来到了测谎室的办公处,然后问刚刚负责测谎的同事,“小张,结果怎么样?”

张明丽拿着一份报告回答说:“仪器显示,他刚刚在回答你提出来地各种问题时,呼吸平稳。心跳、脉搏也很正常,显然并没有说谎。案发的时候,他应该真的在旅馆房间里面休息,并没有出去过。”

“你把他测谎时地各种身体数值反应给我看看。”

“好的。”

在皱着眉头看完一张张有关心跳、脉搏、呼吸等频率所形成的数据表后,温雨岚忽然有些无奈地说:“如果说专业测谎机的测谎准确率高达98%的话。那么这个人就是正好逃过测谎机的那2%。”

张明丽忍不住问:“科长,你到现在还认为他真是杀死闻振强的人吗?可是他一点也不像是会干那种事的人呀。”

温雨岚没有再出声,只是表情变幻不定地看着那些测谎时的各项数据。

此刻,坐在计程车上的乔汨不由自主地想起刚刚与温雨岚所作的对话。

以执法者自居?

想到这里,乔汨笑了,他可没有这么伟大。

他之所以要杀闻振强,只是为了保护他所珍惜的人而已。

这不是以执法者自居,只是简单的斩草除根而已,根本就没有温雨岚所想的那么崇高和伟大。

他在决定去闻振强的赌场去踩场之前,就已经查清楚闻振强是个有仇必报的人。

像他这样地人,的确只有杀掉他才是最好地解决办法。

他并不怕闻振强对他下手,他只担心那头狼会向绵绵和叶月下手。

绵绵就不用说了,虽然聪明,但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而叶月由于不能在身上携带枪械,真有什么事发生地话,会大大影响到她的作战能力。因此最好地办法,还是直接杀掉那头狼比较好。

当然,这件事要做得很小心很小心。

虽然他有些意外那个名叫温雨岚的女警司竟然如此敏锐地感觉到他与这件事有关,但不要紧,找不到证据的话,她是不能拿他怎么样的,所以他一点也不担心。

当计程车来到那幢房子附近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当他正准备走过去的时候,忽然,他闻到路边有一阵奇特的血腥味。

那种血腥味跟一般的血是不一样的,只有他知道当中的区别。

没有多想下去,乔汨立刻往血腥味所飘来的方向走去。

没过多久,他看到一个人影坐在树林里面一棵树的树枝上一副正悠闲地看月光的样子。

在看乔汨的时候,他若无其事地笑了笑说:“你这混蛋终于回来了。”

那个人竟然是吸血鬼布格拉斯。

乔汨皱着眉头说:“你受了伤?是谁干的?”

他知道,能够伤得了高等吸血鬼布格拉斯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

“不是一个人,是几个人。”布格拉斯一边说一边从树枝上跳了下来。

在双脚刚接触到地面的时候,也许是因为牵动了身上的伤口,他顿时痛得哼了一声出来。

“都伤成这样了,还耍什么酷。”乔汨一边骂一边扶住他。

“帮我找个地方避一下,那些家伙应该还跟着我。不要带我回你家,还有最后走远一些,免得连累了她们。”布格拉斯口中的“她们”自然是指叶月、琉璃和绵绵她们三个。

“这还用你说吗?”乔汨说完,将他整个人背了起来,然后如鬼魅一般无声无息地往树林深处快速移动着。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二十章 不眠夜 下一章:第二百二十二章 包围
热门: O惯了,A不起来呀! 反派男二翻车后[穿书] 我被金主扫地出门之后 雄霸天下 穿越那一片蓝 一二三木头人 老师好美 仙君座下尽邪修 面包树出走了 乡村野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