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调查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谈判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对峙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陈芷容走进书房的时候,意外地看到书房里面不止俞正国一个人,萧长河也在,正坐在一边悠闲地喝着茶。

“董事长好,萧老先生好。”陈芷容十分有礼貌地向两个商界老行尊打招呼。

萧长河看着她点了点头,而俞正国在随便应了一声后,对她说:“芷容,最近辛苦你了。”

“哪里,董事长,您太客气了。”

俞正国转头对萧长河说:“芷容原本是我的私人助理,一直都很帮得了我的手,是个很聪明能干的女孩子。这次为了筹建东区商城,我这才特意派她去协助乔汨。”

在介绍完陈芷容的身份后,俞正国问:“芷容,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你认为乔汨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陈芷容并没有出声,只是有些犹豫地看了一下坐在旁边的萧长河。

明白她的顾虑,俞正国摆摆手说:“老萧并不是外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就尽管说吧。”

陈芷容这才打消了顾虑,然后在整理了一下思路之后才回答:“董事长,请恕我无能,我实在看不出来乔总经理是个怎么样的人。”

俞正国皱着眉头问:“连你也看不出来吗?”

“是的,经过这些天来的观察,我只能说,乔总经理是一个难以揣摩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有些莫测高深。

包括之前由副总经理方振鑫煽动高管人员来故意下他面子的事,以及最近孙家向本地供货商施压。不允许他们向我们商城供货这两件事为例,直到目前为止,我都不知道他究竟是用了什么手段来解决地,而且还解决得完全不露痕迹。

还有,他这个人不喜欢出风头,尤其不喜欢被人拍照。前天商城正式开张的时候,各大报纸、电视台的记者跟各界宾客都来参加商场的剪彩仪式,场面十分盛大。

但身为总经理的他却一次也没有出来露面,当我到处去找他的时候。才发现他竟然躲在财务部的办公室里跟新来的财务总监、他的私人秘书以及他的妹妹在打牌。不管我怎么劝他,他都不愿意出面,为人低调得有些不可思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那商城内部的员工对他有什么看法?”

陈芷容犹豫一下才说:“一般的员工并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大部分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好老板。只有……只有那些仍然希望俞子文俞少爷来接管商城的高管人员们对他的评价似乎相当不满。经常在背后说他的闲话。但是很奇怪的是,自从那些方振鑫煽动事件之后,那些人只是在背后说闲话而已,并没有做出任何怠工或反抗的动作出来。”

听完陈芷容的汇报后,俞正国沉吟了一下才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做事吧,以后有事我会再叫你过来的。”

“是,董事长。”在向萧长河点头行了一礼后。陈芷容这才彬彬有礼地离开了俞正国的书房。

当陈芷容离开后,萧长河笑呵呵地说:“我还以为你真的完全不担心商城会怎么样呢,原来你还是暗中安排了一个眼线在乔汨身边。”

俞正国并没有出声。只是走到书枱前面拉开了一间抽屉,从里面拿出两份厚度不一的文件出来,然后扔在枱面上说:“老萧,你先看看这两份是什么东西。”

萧长河首先拿起最薄的一份文件看了看,随即有些奇怪地问:“这不是元春之前交给你的那份关于乔汨的调查报告吗?”

“你再看看旁边那一份。”

萧长河依言拿起另一份文件打开来看。在看了几页之后,他忽然快速地往下翻了十几页,然后十分惊讶地抬起头说:“老俞,这是怎么回事?”

俞正国平静地回答:“其实早就元春拿这份报告过来之前的一个星期,我就已经找人调查过乔汨了。元春那份调查报告里面提到的内容我早就知道了,而且我这份报告是花了一百多万找好几间侦探社一起调查出来地,与她那份报告所查到的内容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在这份报告里,连乔汨小时候读过哪间小学,每科的学习成绩,老师对他地评价等都一清二楚。

当年他之所以会入狱,的确是被人诬陷的。而诬陷他的人正是前马氏集团主席马江的儿子马玉龙,以及一间名叫安泰赌场的老板陈永泰。

在被这两人诬陷入狱后,乔汨曾经在监狱里面与犯人斗殴,结果一个人就将十几个犯人打至残废。不过那件事也并不是他的错,那些犯人是因为收了马玉龙的钱,而来找他麻烦的。

后来不知他用什么方法,突然从监狱里面逃了出来,并且逃到了日本。

调查到这里就算结束了,因为没人知道他在日本做了什么。但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他竟然在日本救过你。

原本循着这线线索,可以派人到日本继续追查下去,但由于时间不够,还是算了。

之后他回到了中国,并向警方自首,然后还向法庭提出了申诉。没人知道他的那些证人为什么会愿意为他出庭作证,尤其当中还包括当年陷害他入狱的安泰赌场老板陈永泰的遗孀。

在这件事当中,有几点是让我十分在意的。首先,在他的名下,竟然拥有整个马氏集团16%的股份。”

“你说什么?乔汨他手上有马氏集团16%的股份?老俞你不会搞错了吧?”萧长河一听,两只老眼顿时瞪得大大的。

“这是真的,他现在的身家并不逊色于城中任何一个富豪。你知道他这16%的股份是怎么来的?”

“你快说。”

“是在股市上面收购地,而且还是在马氏集团股价连续暴跌的时候大笔购进的。当时马氏集团由于谣言四起。使得股价暴跌,而乔汨正是趁着这个时机购进了那16%的股份。

而他购进这些股份的钱更加离奇,竟然是一个名叫冯坤的男人过账给他的。为了调查那个名叫冯坤的男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我动用了各种关系,才勉强查到一点。

原来,那个叫冯坤的男人竟然是安泰赌场老板陈永泰年年轻时候的结拜兄弟。陈永泰本是黑道出身,自从他死后,他的赌场跟夜总会就由他的几个亲信打理。

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自从冯坤来了之后没多久。那几个亲信突然爆发了内哄,当中死的死,抓地抓,陈永泰的遗孀也移民到了国外生活。至此,陈永泰身后的基业可以说是一空而散了,而那个叫冯坤的人也神秘失踪了。

这种种的凝团,你难道不觉得当中很有蹊跷吗?”

萧长河沉吟道:“是的,我也觉得这几件事虽然错综复杂,但好像又有着某种特殊的联系。”

“难道你到现在还看不出来吗?这几件事当中最大的连结点正是乔汨本人。”

经他提醒,萧长河顿时一拍大腿说:“你说得没错,的确如此。冯坤将巨款过帐给乔汨。然后乔汨用这笔款项来购进马氏的股份,而且还是在最低价的时候购进。如果说这全都是巧合,那实在让人很难相信。”

俞正国表情复杂地说:“虽然我不知道乔汨在这几件事当中究竟扮演地是什么角色。但是我可以肯定一点,乔汨这个人,绝对不是我们想象当中的那么简单。”

萧长河若有所悟地说:“所以你才让他担任东区商城的总经理?”

俞正国点点头说:“是的。我知道商城一开,身为百货业龙头之一的孙家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因为我很清楚孙国宾是一个怎么样地人。

要抵抗孙家的狙击。不管是子文还是君安,俞家的子孙没有一个能够做得到。因为他们学地都是正统的企业管理,学的都是普通的经商之道。绝对不是做事不择手段的孙国宾的对手。要对付孙国宾这种人,必须是同样不择手段的人。”

“于是,你就选中了乔汨。因为他正是你心目当中这样一个亦正亦邪之人。”萧长河插口说道,眼中却隐含着某种强烈的怒气。

似乎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俞正国平静地说:“老萧,你在怪我用这种眼光来看待乔汨吗?”

萧长河冷哼道:“你是他外公,你怎么看他我怎么管得了?俞正国呀,俞正国,我终于知道当年那么乖巧聪明的君兰为什么会离开俞家了,就是因为你这个老糊涂用有色眼光来看待乔海涛,君兰最心爱的男人,最后才搞得骨肉分离。

如今,你又用这种有色眼光来看君兰的儿子,你没得救了,你就等着你的宝贝孙子俞子文给你担幡买水送终吧。”萧长河越说越激动,忍不住用力拍了一下桌子。

在听着老友的大骂时,俞正国脸色变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等老友骂完后,他这才用无比低沉压抑的声音说:“你骂得没错,当年如果不是我这个老糊涂老眼昏花,就不会逼走君兰,也不会令到他们夫妇二人早逝,一切都是我的错。”

看到他竟然主动认错,萧长河不禁愣了一下,因为与他结交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

感觉自己刚刚说得好像太过,萧长河不禁有些尴尬地干咳一声说:“老俞,刚刚是我语气太重,你不要放在心上。老实说,我很喜欢乔汨这孩子,不仅是因为他救了我跟江儿一命,而是我跟他很是投缘。如果他是我的孙子,我就算折寿十年也心甘情愿。看到你说他不好,我一时火气上来就压不下去。”

俞正国叹了口气说:“老萧,你不懂,我并没有说乔汨不好。我以前曾经在书房里说他的臭脾气就跟他死去的父亲乔海涛一个样,其实那是不对的。

乔海涛虽然胸无大志,但是却对我很有礼貌很忍让。因为我是君兰的父亲,所以他就算知道我看不起他,也不会说什么。但是乔汨不一样,他的性格既不像温柔乖巧的君兰,也不像他父亲乔海涛,而是像我。每次看到他,我都好像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

一旦认定什么事,就很难改变心意。所以,直到现在他都不肯承认自己是俞家的人,也不肯认我是他的外公。

但是,他与我不同的是,他对物欲看得很淡,这点倒跟君兰很像。别人恨之不得的东区商城总经理一职,他却只嫌无聊麻烦。如果不是我用那幢房子来逼他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接受这份差事的。

我有预感,只有他才能抵挡得住孙家的狙击以及别人的干扰,其他人都做不到,而如今事实也的确如此。如果我真的看不起他,你认为我会将这么重要的商城交给他管理吗?”

萧长河抓了抓了头说:“听你这么说,你们的性格倒的确挺相似的,尤其是像牛一样倔强这点。放心吧,老俞,我相信乔汨并不是事非不分的人,早晚有一天他会认你这个外公的。”

俞正国并没有出声,只是一言不发望着书枱上面的一个水晶纸镇。

这个精致的水晶纸镇是他女儿俞君兰17岁的时候,用偷偷到外面咖啡馆打工的薪水买来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而当时只有17岁的俞君兰之所以要偷偷到外面打工赚钱,是因为她不想用父亲给的零用钱来买礼物给父亲,她觉得这样一点意义也没有。

当陈芷容离开俞宅并回到商城的时候,忽然看到商城的一条步行街上围满了一大群人。

看到围了这么多人,陈芷容心中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急步走过去的时候,陈芷容惊讶地看到,十几个拿着警棍的保安正与二十几个拿着铁棍、铁链等东西,表情凶狠的青年对峙着。那些青年还不断地用粗口大声地骂着各种各样的粗言秽语。

场面十分的紧张,可以说是一触即发。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陈芷容无比惊讶地看着这一切。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七章 谈判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九章 对峙
热门: 花颜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 曾许诺·殇 我被骗婚了!!! 重生之财源滚滚 摸金天帝 全世界都有我的马甲 全校都以为我A装O 撒娇第一名[快穿] 乡村之大被同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