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酒会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请宴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谈论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下车后,看到女儿仍然闷闷不乐的样子,冯秀丽又好气又好笑地拍着女儿的肩膀说:“好了,好了,大小姐,你生完气没有?都已经来到这里了,你就不要再想你的同学会了。”

宋丹凝一脸不高兴地说:“那都是些很久没见面的高中同学,而且提议办同学会的又是我,但我自己却不去参加,如果换作是妈妈你,你会怎么想?”

“我知道,但这也没办法呀,今晚举办酒会的萧伯伯是我们宋家的世交,他好不容易才从国外回来一趟,我们怎么能够不参加?”

“可是你们参加不就行了吗?我去不去又有什么所谓。”

“这怎么可以呢,在你还很小的时候萧伯伯曾经抱过你,他在邀请我们的时候还特意提起了你,说很想见见你。你不来怎么行?”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宋江明有些生气地说:“小丹,你不要再任性了。你两个弟妹年纪还小,你身为宋家的长女,有些应酬是不能避免的,你应该很清楚这点才是。”

宋丹凝最怕父亲生气,当下不敢再说什么,只是显得有些不高兴地嘟起了嘴。

跟父母走进金碧辉煌的饭店大堂时,宋丹凝只见里面已经来了很多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商界人士。

由于宋家跟俞家是世交,而且也是有名的商界家族之一,因此当他们三个人一进入会场的时候。马上有不少宾客走了过来跟他们打招呼并攀谈起来。

这些宾客当中上了年纪地通常是跟宋江明大谈生意经,而那些贵妇人们和冯秀丽谈的却是时装、减肥等女性话题,至于宋丹凝身边围着的多半是年青未婚的男子。

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也相当正常,更何况宋家大小姐既年轻又漂亮,家世就更不用说了,自然会吸引到不少年轻人的注意。

虽然进来的时候满脸的不高兴,但宋丹凝毕竟是在大家族长大的孩子。早就习惯于上流社会的交际场合,因此在与那些人应酬的时候,脸上始终保持着完美的笑容,令人完全看不出她是被迫来参加这场酒会的。

正当宋丹凝与一个家里经营快餐连锁店的小开说着话的时候。两个英俊的青年从外面走了进来,其中一个一脸笑容地说:“小丹你来了。”

终于看到了一个熟人,宋丹凝不禁高兴地问:“子文哥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也是刚刚才来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地好朋友。孙家的大少爷孙祈康,他上个月才刚刚从美国复旦大学读完书回来的。祈康,这位是宋家的大小且宋丹凝。”

“你好,孙先生。”宋丹凝彬彬有礼地向他问好。

孙祈康在仔细打量了她一下后。这才笑着说:“子文,想不到你地女朋友这么漂亮,怪不得你一直不介绍她给我认识。”

还没等俞子文开口。宋丹凝马上解释说:“孙先生你误会了。我家与俞家一直是世交。我小时候经常到子文哥他们家玩,跟子文哥就像是兄妹一样。并不是你说的那种关系。”

看到她马上就否认,俞子文眼中露出了一丝失望的神情,“小丹你不要介意,祈康他在美国那边生活惯了,说话比较随便,你不要太在意。”

宋丹凝显得无所谓地笑了笑,然后问:“子文哥,兰青今晚会来吗?”

“她可能不会来,你也知道,她一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能避则避。”

听到好友不会来,宋丹凝不禁觉得有些失望。

就在这时,她忽然感到有双眼睛在看她。她望过去,只见那双眼睛地主人正是孙家地大少爷孙祈康,此时他正一眨不眨地看着她。

并不喜欢这种直接地视线,宋丹凝装作看不见稍稍将头转开了。

就在俞子文与宋丹凝聊着假期准备到哪里玩的时候,前面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只见一个满头银发,就连胡子也是银白色地老人在一大帮商界人士的陪同下,一边说话一边笑呵呵地走了过来。

看到今晚的主角过来了,身为大家族子女的三人连忙走了过去。

“萧叔叔,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小女宋丹凝。”宋江明带着妻子女儿一起走到那个老人面前介绍道。

萧长河在上下打量了一下宋丹凝后,十分高兴地说:“原来这就是小丹呀,江明,你女儿长得真漂亮呀。老宋的神气真好呀,竟然有个这么漂亮听话的孙女。”

“小丹,还不快点给萧伯伯问好。”宋江明赶紧在旁边说道。

“萧伯伯好。”宋丹凝十分乖巧地向老人问了声好。

萧长河十分慈祥地摸着她的头说:“小凡,你可能不记得我了,我以前来过你们家,当时你只有一岁半左右,我还亲手抱过你呢。”

宋丹凝笑着说:“这件事我已经听妈妈说过了。萧伯伯,你当年在抱我的时候,头发跟胡子是不是也跟现在一样白?”

“小丹你不要乱说话。”宋江明喝道。

萧长河却却哈哈大笑道:“你这小丫头还是跟小时候一样淘气。我当年去你家的时候,虽然跟现在一样是个糟老头,但头发当时还不像现在这么白。”

宋江明说:“这孩子没大没小的,萧老你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我很喜欢小丹这小丫头。我说小丹呀,来做我家孙媳妇怎么样?我那些孙子虽然不肖,但有两个还是能见得了人的。”

宋丹凝一听,脸立刻红了起来。

萧长河看到她这副害羞的样子,更是笑得十分开心。

看到萧长河这么喜欢自己地女儿。宋氏夫妇也觉得很高兴。

这时,俞家长子俞君安指着自己的儿子说:“萧老,这位是犬子俞子文。子文,快向萧老问好。”

萧长河看了俞子文一眼后,笑着说:“老俞的家山真是好呀,不管是儿女还是孙子,个个都长得一表人材。对了,你家老爷子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俞君安回答说:“家父上个星期去了温哥华处理分公司的一些事宜,听到萧老回来。他老人家觉得很高兴,说明天就会坐飞机赶回来。”

“那就好,我跟老俞已经将近十年没见面了,我这次回来。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见见老朋友。”

“萧老有心了,父亲也一直很挂念萧老您。”

萧长河笑着说:“你父亲为人最是倔强不过,这种话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还好你们不像他一样牛脾气。”

虽然不少商界人士也想插进去跟萧长河拉拉关系。但是由于俞家、宋家、孙家几个大家族的子女都在里面,就是有人想插话也要称一下自己够不够份量。

趁着大人们在与萧长河聊天的时候,宋丹凝跟妈妈说了声想喝点东西,然后悄悄地走了出来。虽然她习惯于各种交际场合。但是她还是不大喜欢被人团团围住的感觉。

当她正准备到自助餐那边吃点东西的时候,忽然,她听到附近一个女性对旁边的女同伴小声惊呼道:“你快看门口那边。”

“他们是什么人?”那个女同伴声音中也流露出一种惊讶的味道。

正无聊的宋丹凝忍不住望了过去。只见在大门口处。一对穿着晚礼服地年轻男女正慢慢地走了进来。

而宋丹凝在看到那个年轻男子的时候。顿时露出了又惊又喜的表情。她想不到他会在这里出现。

但是当她看到正亲昵地挽着年轻男子手臂的那个女性时,她整个人呆住了。原本想要走过去地脚步突然一下子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更是复杂多变。

当他们走进来的时候,大部分看到他们的人都忍不住露出了惊羡交集地神情。而且不管哪个人看到这对年轻男女,都会觉得他们实在是一对罕见的璧人。

那个年轻男子不管是身材还是相貌都可算是上上之选,一身贴身自然的黑色西服将他修长地身型表露无遗。但是,他最让人印象深刻地却是他身上所流露出来地近乎邪异的魅力以及难写难描地奇特气质。

他的眼神清澈而从容,但是却又深邃着仿佛能将与他对视的人的灵魂一下子吸进去一样深不见底。那种仿佛只有他才拥有的强烈存在感令到他就算是什么也不说,只是站在那里,就让完全没有忽略他的存在。

而挽着他手臂一起进来的那位女性,则是另一种完全不一样的视觉冲击。

那是一个长发直至腰间的成熟女性,她不仅有着精致的容貌,而且一一笑之间,充满了难写难描的女人味。就算是她无意间轻拨发丝的动作,那种柔美至极的感觉也让人完全无法移开视线。

与其他女性不同的是地,她穿着的是一套深紫色并绣有百花图案的旗袍。

由于旗袍太过贴身,如果身材不好的女性穿起来的会很难看。但是她不一样,那袭旗袍简直就像是为了她而存在的。贴身的裁剪以及稍稍反光的顶级面料,将她完美得有些不可思议的身材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旗袍的开衩处,可以隐约看到她那双隐藏在裙摆里面,裹着丝袜的修长美腿。当她走动的时候,绝美的腿线会时不时地从开叉处显露出来,那抹性感无比的雪白使得不少看到她的男性都觉得一阵口干舌燥。

当这对令人眼前一亮的男女走进会场的时候,不少人开始小声地议论起来,而且问的几乎都是同一个问题:他们是什么人。

但是,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的身份。

无视于其他人各式各样的目光,年轻男子只是挽着美丽的女伴慢慢地走到了会场的一角,然后对她说:“不好意思,叶月,要你陪我参加这种无聊的宴会。”

那个女子轻笑着摇了摇头说:“只要跟小汨在一起,我不会觉得无聊地。”

这对年轻男女。正是应邀参加今晚这场酒会的乔汨与叶月。

他们之所以会来这里,是因为他的小姨俞香兰有事不能出席,于是叫乔代替她来参加,还好最好带上女伴一起来。

乔汨知道俞香兰这样做是为了让他有机会跟更多的商界人士打交道,因为他现在已经是即将开张的东区商城的总经理。在商界,人脉永远是最重要的。也许,俞香兰并不是因为有事而不能出席,而是特意让他代替她参加的。

如果是别人的话,乔汨根本连理都不会理。但既然是“香兰姨”要他去,他不想让她失望,只好勉为其难地出席了。

至于女伴的问题,由于琉璃学中文的时间还短。暂时无法进行流利的交谈,于是剩下的人选就只有叶月了。虽然,绵绵也很想去……

望着盛装打扮,而且穿地还是一身旗袍的叶月。乔汨有种移不开眼睛的感觉。

因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叶月。

尤其是有时不经意地看到她那高高耸起地双峰以及开叉处若隐若现的春光,他都会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他不得不在心里面感叹,今晚的叶月真不是一般地引人犯罪。

虽然两人的外表都如此出众。但是由于没人认识他们,因此也没有人一个人上来跟他们打招呼。

但对于无人来上打招呼这点,乔汨倒是一点也不介意。而且正落得轻松。虽然多少觉得有些辜负了香兰姨的好意。

但这也没办法。以乔汨如今地性格,是绝对做不出故作友善地主动去跟别人套近乎这种事。他不屑。而且他很享受与叶月聊天时地气氛,那会让他感觉十分地轻松和舒服。

在聊了一会之后,叶月忽然看着会场的另一边说:“小汨,我们去跳舞吧。”

乔汨顺着她地视线望过去,只见整个会场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让人谈话、休息以及吃东西所用,而另一部分则是留给客人跳舞用的。叶月所看的方向就是舞厅那边,在那里,有不人正在那边跳舞,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年轻人。

看她好像真的很想跳舞的样子,乔汨不想扫她的兴,“先说好,我只会简单的交际舞。”

“这就够了。”在说完这句话后,叶月挽着他的手臂往舞厅那边走去。

到了舞厅那边后,两人就着轻松的音乐,慢慢地跳起舞来。

在跳舞的时候,叶月笑眯眯地问:“小汨,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教你跳舞的?是个女孩子吗?”

“这么久的事了,我不记得了。”

“我不信,男生是不会忘记第一次与他跳舞的女生的。来嘛,快说来听听。”

“好吧,好吧,我告诉你就是了。不是什么女生,而是一个男人。”

“男人?”

“是的,教我跳舞的是我高中时的体育老师。那时学校为了准备毕业晚会,我们所有即将毕业的学生都被叫到了一起学习交际舞。

当时练习跳舞的时候是一个男生配一个女生,但好死不死刚好多出了五个男生,而其中一个就是我。当时教我们跳舞的是我们的体育老师,他看到多出来了五个男生,就让其中的四个人分别配成一组,然后由他跟第五个人一起跳作示范。

你应该知道了吧?那个倒霉的第五个人正是我。那次真是要命呀,在众目睽睽之下,我被那个四十来岁的体育老师像舞龙一样舞得团团转,而且一跳就是三天,我也被人笑足了三天。这种糗事,你叫我怎么说得出口?”

听他说完,叶月已经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了。

跳完两曲舞后,乔汨带她来到会场的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我去帮你拿点喝的东西过来。你想喝什么?”

“如果有的话,我想喝点橙汁。”

“你等一下,我很快就回来。”说完,乔汨往放置饮料的地方走去。

当他刚刚去到那里的时候,一个女生静静地走过来说:“乔先生。你好。”

乔汨回头一看,原来是上次见过地俞兰春的朋友宋丹凝。

“你好,宋小姐。”

“乔先生,你是一个人来吗?”在问这句话的时候,宋丹凝脸色微赤。因为她很清楚他并不是一个人来的。

“不,我是跟一个朋友一起来的。”

“是你的女朋友吗?”

虽然感觉这个相识不深的女生问得有些太过详细了,但乔汨还是回答说:“不,她不是我的女朋友。”

听到他的回答,宋丹凝心中顿时松了一大口气。

不想让叶月久等。于是乔对她说:“宋小姐,我地朋友还在那边等我,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过去了。”

“好……好的。再见,乔先生。”

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宋丹凝不由得轻轻地叹了口气。

当乔汨回到叶月那边的时候,却意外地看到一个英俊的青年正走到叶月的旁边跟她说话,而叶月只是稍显冷淡地站在那里并没有怎么出声。

对此,乔汨只是不动声息地走了过去。

“小汨。你回来了。”看到乔回来,叶月立刻十分高兴地走到他面前。

“这是你要的橙汁。”

“谢谢。”叶月笑眯眯地接过了他递过来地橙汁。

望着她突然显露出如此动人的笑容,那个过来搭讪的青年在打量了一下乔汨之后,忽然走过来笑着对乔汨说:“不知这位先生贵姓?”

抬头看了他一眼后。乔言简意赅地说了一句,“我姓乔。”

“原来是乔先生。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孙祈康。家父是孙国宾。”

“你好。孙先生。”乔淡淡地应了一声。

看到他在听到自己的父亲的名字时毫无反应。孙祈康不禁愣了一下。

但他很快就继续笑着说:“乔先生,不知你在哪里高就?”

“我工作的地点是即将开业的东区商业城。到时还请孙先生多多光顾。”

孙祈康接着问:“原来是这样,不知乔先生负责商业城地哪个部门?”

乔汨微笑说:“我哪有这种资格,我只是个打杂地。”

听到他的回答,孙祈康眼中随即闪出了一丝不屑的眼神。

不想再浪费时间,孙祈康转头一眨不眨地看着叶月说:“这位小姐,不知能不能告诉我你地芳名?”

叶月微笑说:“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将自己的名字告诉陌生人,因为没有这个必要。”

听到她的回答,孙祈康不禁愣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干脆地拒绝他的女人。

虽然心有不忿,但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诱人的顶级美女,不想就这样离开,于是他继续笑着说:“你不是已经知道我叫孙祈康了吗?礼尚往来,小姐你也应该告诉我芳名才对,你说是不是?”

这是他惯常使用的调情手段,不管对方同不同意,只要对方回答他,他就能继续聊下去。

但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叶月既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而是亲昵地挽着乔汨的手臂说:“小汨,我觉得有点热,我们到阳台那边去透透气好吗?”

“好的。不好意思,孙先生,我们先失陪了。”说完,乔挽着她转身就离开了。

望着转身就走的两人,孙祈康气得一下子握紧了拳头。

而正准备带叶月走开的乔汨忽然感到有人接近,于是他警觉地向右边望了过去。

“你……你是任先生?”

随着一把充满惊讶的声音响起,一个满头银发,就连胡子也是银白色的老人以一种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远远地看着他。

那些围在他身边的数十个商界名流一时间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能奇怪地看着一脸惊讶的萧长河。

抬头看了萧长河一眼后,乔汨笑了笑说:“原来是萧老先生,很久没见了。”

看到真是他,萧长河立刻无比惊喜地急步走过来说:“原来真的是任先生,我的天呀,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望着这个热情的老人,乔汨微笑说:“萧老先生最近身体还好吗?”

“托任先生的福,老头子的身体还算不错。”

看到萧长河竟然会对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如此尊敬,宋江明忍不住出声问道:“萧老,这位是?”

萧长河十分高兴地说:“这位是曾经在日本救过我跟我小孙子江儿一命的任先生,他可是我们爷孙俩的救命恩人呀。如果上次在日本如果不是多得任先生你出手相救,我这个老头子跟江儿早就客死他乡了。真是想不到呀,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任先生你。”

听到萧长河的话,一时间所有人都呆住了。

站在附近的俞君安、俞子文两父子更是像见鬼一样地看着乔汨。而同样听到这番话的宋丹凝跟孙祈康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有问题。

“萧老你说的是真的吗?他真的曾经救过你一命?”在旁边的俞君安一脸不敢相信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这种事能乱开玩笑吗?”萧长河有些不高兴地说道。

这时,一直没怎么出声的乔汨对萧长河说:“萧老先生,其实我并不是叫任汨,我真正的名字叫乔汨。当时由于某些特殊原因,我才不得不用假名,希望萧老先生你不要见怪。”

“哪里,哪里,任先生,不,应该是乔先生你这样做一定有你的理由。难得见到任……哈,你看我这记性,总之乔先生今晚不要走,陪老头子好好喝一杯,我知道你的酒量是很厉害的。虽然我不能喝太多,但喝一点还是没问题的。”

这时,负责萧长河健康的私人医生忍不住走过来说:“老爷,你现在是不能喝太多酒的。”

“难得这么高兴,只是喝一点而已,不会死人的。来,任……乔先生先坐下来再说。”

“既然萧老先生这么有兴致,那我就恭敬不如请命了。叶月,我们一起去吧。”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请宴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二章 谈论
热门: 黑暗地母的礼物(上)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 纸玫瑰 乡村异事 前世宿敌和我同寝室 你亏欠我一段小时光 武道宗师 余生常安 换个娘子安宅院 有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