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途中

上一章:第二百零四章 重聚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早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啊,真的太可爱了。表哥,将小雅养在我们家好不好?我会好好对她的。”在俞香兰家的客厅里,俞兰青一边紧紧抱住小女孩一边满怀期待地对乔汨说道。

她对于可爱的事物最没有抵抗力,尤其是看到如此可爱漂亮的小女孩,她更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而被她抱在怀里的小女孩就像一只被人逗弄过头而十分困扰的小猫一样可怜兮兮地看着哥哥,希望他来解救自己,因为她已经被这个叫俞兰青的大姐姐亲得一脸都是口水了。

如果是别人的话,她早就逃开到另一边去了。但这个大姐姐是哥哥的表妹,而且在出门之前哥哥叫她到别人家里的时候要乖一些,她只好无奈地任这个大姐姐对她又亲又抱地折腾个不停。

听到女儿的话,俞香兰不禁笑起来,“兰青你又说些孩子气的话了,小雅又不是小猫小狗,怎么能说养就养。”

俞兰青一脸可惜地说:“小雅实在太可爱了,如果我有个像她这样的妹妹就好了。”

俞香兰笑着问:“小汨,你跟小雅是怎么认识的?”

“这件事说起来可能有点长。”

“越长越好,我最喜欢听故事了,表哥你快说嘛。”俞兰青兴奋地说道。

用一种充满怜惜的眼神看了一下小女孩后,乔汨这才看着俞兰青说:“兰青,这并不是一个故事。”

说完这句话后,乔汨慢慢地将小女孩的经历说了出来。

听到小女孩竟然被她地亲生父亲关在屋子里面整整关了八年时间。俞香兰两母女顿时露出了无比震惊的表情。

“她从那幢房子里面逃出来后,没过多久就在外面遇到了我。我当时看她好像是个离家出走的孩子,于是就将她带到了我工作和住宿的地方,让她暂时住了下来。”

“那后来呢?小雅的父亲有没有来找她?”俞兰青忍不住追问道。

“有,几天之后,她那个混账父亲就派了一个秘书来接她回去。也就是在那天,我决定不让绵绵再回到以前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于是,我带着她到处逃亡,从东京一直逃到了北海道。我们的兄妹的关系也是在逃亡的途中真正定下来地。

我原本打算跟绵绵一直在北海道那边安安静静地生活就算了。但没想到我工作的地方的老板和她的姐姐却突然跑来告诉我说,已经想到了最妥善地解决办法。

也许是因为绵绵的父亲害怕我们会告他虐儿,所以他最终同意让绵绵跟我们生活在一起。

过了大概半年后,她那个混账父亲因为一桩事故而死了。尸体也找到了。按照日本的法律,绵绵的监护权会落到她地叔叔手上。

为此,我跟她的叔叔进行了谈判,提出只要他肯继续让绵绵跟我们生活在一起。那么将来绵绵成年之后够年龄拿到她父亲遗产的时候,会分他一部分,最终她叔叔同意了这个提案。整件事到这里应该算是结束了。”

这个过程被删改了很多,尤其是关于绵绵的父亲之所以会同意绵绵跟他生活在一起的理由并不是因为怕被告虐儿。而是因为受到了叶月的要胁才肯放弃。至于逃亡途中所发生的枪战等细节更是只字不提。

但乔汨觉得对于只是普通人地俞香兰母女来说,这样说就已经足够了,他不想让她们担心。

另外关于他与绵绵地叔叔进行谈判这件事。倒是真的。绵绵的那个叔叔原本就不喜欢家里突然多个外人住下来。后来在听到乔汨说只要他同意不再插手绵绵地事。将来就可以分到部分安室永次的遗产,于是马上同意了乔汨的提议。从此不再管绵绵究竟是跟谁生活在一起。

听完乔汨的讲述后,原本就感情丰富的俞兰青立刻眼有泪光地紧抱住小女孩并安慰起她来,好像小女孩刚刚才从被关了八年的屋子里逃出来一样。搞得根本就听不懂中文的小女孩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俞香兰叹了口气说:“真的想不到小雅的身世这么可怜,你们能够成为兄妹,也算是一种难得的缘份。对了,小汨,你要不要看看你妈妈以前的照片,我这里还留有一些与她的合照。”

“好的,香兰姨。”乔连忙感谢道。

没过多久,俞香兰拿着一本相册走了出来,然后翻开有俞君兰照片的地方给乔汨逐一讲解当时是在什么情况下所拍的。

虽然俞兰青早就已经看过这些照片了,但由于现在乔汨在这,也忍不住坐过来凑热闹。

当她刚一坐过来,马上就后悔了,因为原本被她抱在怀里的小女孩立刻趁机挣开她的擒抱迅速跑到乔汨那里,然后像逃难一般将身子紧紧缩到哥哥怀里。

虽然俞兰青是哥哥的表妹,但对于小女孩来说,毕竟还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她实在很不喜欢除了哥哥以外的人乱摸她,所以终于忍不住逃了出来。

“啊,小雅不要走嘛,这布丁最好吃了,给你吃好吗?你快过来嘛。表哥,你帮我翻译一下,叫小雅过来我这边好不好?”对小女孩喜欢得不得了的俞兰青忍不住央求起来。

乔汨有些无奈地用日语对怀里的小女孩说:“我表妹好像很喜欢你,过去跟她玩一下好吗?”

“不要,我要跟哥哥在一起。”小女孩在回答的同时,突然转头向俞兰青作了个鬼脸,然后随即将头埋在哥哥的胸口上不再理她。

俞兰青没办法,只好坐在乔汨身边像抚摸小动物一样一脸爱煞地轻轻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发。

对于这种程度的身体接触,小女孩看在她是哥哥表妹地份上,算是勉强接受了,并没有再次跑开。

乔汨懒得再理这两个长不大的家伙,在俞香兰的解说下慢慢地看着妈妈以前的照片。

在看着这些照片的时候,他忍不住对俞香兰说:“香兰姨,你跟我妈妈两个人实在长得很像。前几天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真的吓了一跳。”

俞香兰笑着说:“以前有很多人也说过这样的话。我小时候身体很差,每次我生病的时候,君兰姐都会不上学留在家里照顾我,她对我们兄妹几个真的很好。由于母亲早逝。所以在我心里面,君兰姐既是姐姐,也是母亲。”

说到这里,她忽然表情黯淡地说:“除了君兰的天资聪明之外。其实我更加羡慕的是她能够遇到像姐夫这样好的人。与君兰姐不同,我是通过双方家长安排地相亲认识了我的前夫,也就是兰青的父亲,之后没多久就跟他结了婚。并跟他一起去了国外生活。

但也许是因为我这个做妻子的做得不够好,我们终于还是离婚了。在跟他离婚之后,我这才跟兰青回到了国内。当我回到国内的时候,这才知道君兰姐与姐夫早就已经去世了。”

这时俞兰青忽然忿忿不平地插口说:“根本就不是妈妈你的错。明明是爸爸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到处玩女人,完全不管妈妈你的感受。就算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一个月也没能在家里见到他几次。表哥。你听我说。我之所以要跟妈妈改姓俞。就是因为看不惯爸爸地作为。”

“兰青,不要再说了。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

“那又怎么样,他根本就不配做人父亲跟丈夫。”俞兰青越说越激动。

俞香兰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说:“好了,好了,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再追究了。你表哥难得来这里,这种不开心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俞兰青这才醒悟过来,连忙对乔汨说:“对不起表哥,我不应该说这件事地。”

乔汨忽然伸手摸着她地头微笑说:“你能说出来,表示你没有将我当外人,我开心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你。”

感受到他对自己这种前所未有地温柔动作,俞兰青顿时鼻子一酸,眼泪再也忍不住一下子涌了出来。

“喂,喂,怎么突然就哭起来了?”乔汨有点头痛地看着她。

“……都是表哥不好……突然……对、对人家这么好,以……以前对人家明明是那么的冷淡……”俞兰青一边不断用手背擦着眼泪一边断断续续地说道。

乔汨忍不住好笑,“原来你还记着这笔账呀,看来你真不是一般地小气呀。”

“总……总之都是表哥你不好……”被说穿心事的俞兰青顿时脸红耳赤地将脸贴在他的肩膀上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的样子,顺便还可以用他的衣服来擦眼泪。

看到她这副像小孩子一样的动作,乔汨更是觉得一阵好笑。

而坐在乔汨怀里的小女孩有些迷惑不解地看着这个突然哭起来的大姐姐,至于俞兰青的母亲俞香兰则一脸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女儿。

从俞香兰家出来后,俞兰青原本想开车载他回去,但乔汨觉得她一个女孩子晚上开车不太安全,所以拒绝了。

拉着小女孩走到路边去等计程车的时候,小女孩忽然提议说不如步路回去吧,反正时间还早。

“你说得可真轻松呀,你知不知道走回去至少要半个小时。”乔汨并没有理会,一边说一边继续站在路边等车。

“可是我真的很想走走嘛。哥哥求求你,让我们一起走路回去吧,好不好?好不好?”小女孩摇着他的手臂不断地央求道。

望着她那张充满期盼的小脸,乔汨心中一动,于是蹲下来看着她说:“为什么突然想走路回去?”

小女孩嘟着小嘴说:“因为你一回去的话,琉璃就会马上缠住你不放。”

听到她的话,乔汨忍不住笑了起来。

轻轻地掐了一下她的脸蛋,乔汨轻笑说:“你不也是一样缠人吗。还好意思说别人。”

“这不一样,我是你地妹妹,当然有权缠着哥哥你不放。”说完,她用两只小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

由于被她搂着脖子不放,乔汨没办法,只好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然后一边走一边笑骂:“你这家伙没别的厉害,最厉害的就是撒娇跟吃醋。”

小女孩搂着他的脖子说:“总之我不管,哥哥是我一个人的。我谁也不给。”

乔汨笑了笑,然后若有所思地问:“绵绵,假如我留下来的话,你宁愿跟我一起留在这里生活吗?”

小女孩想都不想就回答说:“我当然要跟哥哥生活在一起。虽然有些不舍得樱子她们几个。但如果哥哥决定留下来的话,那我也要留下来,我死也不要跟哥哥分开。哥哥决定要留下来了吗?”

“我只是说假如而已,我现在还没决定好要不要留下来。我现在只想尽快将我以前住的那幢房子买下来。至于今后地事到时再说吧。你好像还没去过那里吧?过两天我带你去那里看看怎么样?”

小女孩一听,十分兴奋地点头说:“好,我一定要去,我要亲眼看看哥哥小时候长大的地方是怎么样的。对了。哥哥,你给我讲讲你小时候的事吧,什么都可以。绵绵真地好想知道你小时候是怎么样的。”

“你想听什么?”

“嗯……例如你小时候最喜欢玩什么游戏?”

看到她好像真的很想知道他小时候的事。乔汨只好一边走一边给她说自己小时候地事。

一路上。小女孩听得津津有味,不时地问他各种各样的问题。乔汨也一一给她解答,这使得小女孩的兴致越来越高。

就这样,两人在一问一答之下,不知不觉已经走了颇远的路。

当他们经过一条巷子的时候,正跟小女孩说着话的乔汨突然停下了脚步,然后表情复杂地往那条幽暗的巷子望了过去。

看到他突然停了下来,小女孩有些奇怪地问:“哥哥你怎么了?肚子痛吗?”

乔汨笑了笑说:“没什么,我们走吧。”

看到他没事,小女孩于是继续跟他说着之前地那个话题。

在听她兴致勃勃地说着话的时候,乔汨有意无意地看了一下附近地路牌。

第二天中午一点钟左右,等绵绵和琉璃都睡着之后,乔汨这才走到了大厅,只见此时叶月正坐在沙发悠闲地喝着下午茶。

“她们都睡着了吗?”叶月一边给他倒茶一边问。

“是的,谢谢。”乔端起茶杯慢慢地喝了一口。

在喝了一口茶后,乔汨问:“叶月,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有,什么事?”叶月放下茶杯问。

“我想请你帮我上网查些东西。”

“好,小汨你等一下,我去拿电脑过来。”

没过多久,叶月拿房间里面将自己地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然后坐到他身边一边开机一边问:“你想查什么?”

“昨天晚上我跟绵绵走路回来的途中,经过一条小巷,在那里,我突然闻到了一阵很重的血腥味,于是我当时往巷子里面看了一下,隐约看到有两个人躺在里面。但那两个人已经没有了呼吸声,显然已经死了。

当时我怕绵绵会被吓到,所以并没有过去看。在回到公寓之后,我马上将这件事打电话通知了警局。

但是很奇怪的是,从昨晚直到现在,警局一直都没有再打电话给我叫我去录口供之类的。另外今天上午的时候我看了一下当地的新闻跟报纸,却并没有提到这件事。我自己上网去查了一下,也没有查到什么。也许是我昨晚眼花看错了,但是我还是想确认一下是不是看错了。”

“好,我现在就帮你查一下。”听他说完后,叶月迅速进入了网络进行查找。

她一边以极快的速度操作着笔记本电脑一边解释说:“假如真的有人死在那里,那么一定会在当地区域引起一些居民注意的。既然报纸跟新闻上都没有提到,那么我们就从当地的一些网络社区去进行调查。我相信只要有人看到什么的话,一定会在当地的论坛上面留言的。而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去那些网络社区去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奇怪的留言。”

为了不打扰她,乔汨在旁边一边喝茶一边看书。

就这样过了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叶月忽然说:“小汨,你过来看看这个帖子。”

乔汨将头探过去一看,只见那是一个网民在某论坛上所发的这个帖子。帖子的内容大概是说昨晚他到街上买夜宵的时候,看到有很多警察将附近一条路完全封了起来,不让任何人包括记者进入。当时很多人站在附近看热闹,但没有一个人具体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有的说可能是发生了凶杀案,有的说一定是在捉毒贩。过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那批警察就全都撤走了。而那个网民所说的地方正好是乔汨昨晚经过的那条路。

等他看完这个帖子后,叶月说:“小汨,看来你昨晚并没有看错,那里的确是发生过什么事。”

“叶月,你有什么想法?”

“我感觉这件事并不是单纯的刑事案件这么简单,否则警方是不会进行新闻封锁的。”

乔汨想了一下说:“算了,这件事警方会处理的,我只是有些好奇他们为什么要掩盖这个新闻。”

叶月忽然若有所思地问:“这件事会不会跟前天突然向你出手的男人有关?”

乔汨反问:“你为什么会这样想?”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突然产生了这个想法。”

“希望你这个想法并不是你的直觉所产生的,因为你的直觉实在准得有些可怕。”

“哦,看来小汨你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

“虽然还没确定,但已经猜到了一点。只要那家伙不来惹我,我也懒得去管他。”乔一边说一边继续喝茶。

晚上11点左右,躲在床上的乔汨忽然慢慢地坐了起来。

为了不吵醒熟睡着的绵绵,他轻手轻脚地下了床,并悄悄地走出了房间。

在来到某人的房间外面时,他眼中露出了一丝十分奇怪的眼神。

轻轻地,他敲了两下门,然后拧开房门慢慢地走了进去……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零四章 重聚 下一章:第二百零六章 早晨
热门: 穿成万人迷的双胞胎哥哥 横扫荒宇 男配他装凶[穿书] 弑天剑仙 穿回来后,对老攻无感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 宝鉴 万族之劫 穿成男配长子 想爱就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