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重聚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房间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途中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不通知我去接你?”将叶月放开后,乔汨一眨不眨看着她面前的玉人,看看她有没有瘦了。

“我是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才下飞机的。之所以不通知你,是想给你一个惊喜,顺便突击检查一下小汨你有没有在家里藏着其他的女孩子。”叶月笑眯眯地说道。

“有绵绵这个小魔怪在,就算是我想藏也藏不了。只有你一个人来吗?”

叶月微笑说:“当然不止我一个人,琉璃也来了。”

“她在哪里?”乔汨又惊又喜地问道。

“就在你的房间里,刚刚还在跟小雅玩游戏呢。你快去看看她吧,我来给你们做晚饭。”

“那辛苦你了,刚下飞机就要你做这种事。”乔汨有点不好意思地看着她。

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的左脸后,叶月轻柔如丝地说:“快点去吧,琉璃她已经想你想好久了,不要让她再等下去了。”

“那我先过去了。”在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后,乔汨这才举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望着他的背影,叶月这才带着轻松的笑容走进了厨房。

打开自己房间的门后,里面却相当安静,只有电视播放着的游戏片头正不断地重复着。

也许是玩得累了,小女孩正抱着她最心爱的胖企鹅玩偶侧躺在电视机前面睡着了,那副毫无防备蜷曲成一团的睡相就像一只睡着了地小猫一样可爱。

至于她抱着的那个企鹅玩偶,不用说当然是叶月带过来的。因为她当时为了实现“偷逃计划”。并没能将这个玩偶一起带来。

房间里面总共有两个人的呼吸声,在看完自己的妹妹后,乔汨心跳有些加快地望向了有呼吸声传来的另一边。

只见在他的床上,一个穿着月白色及膝套裙,双腿裹着一双肉色丝袜,作一副OL打扮的美丽女子正躺在他的床上熟睡着,在她地身边,正摊开着几本他帮绵绵买回来的漫画。

她这副办公室白领女郎一样的装扮多半是叶月给她穿上的,因为以琉璃现时犹如小孩子一样地智商。应该是不会喜欢穿这种衣服的。

走到床边坐下来后,乔汨静静地望着熟睡中的琉璃,望着她那张犹如海棠春睡一般美轮美奂的俏脸。

终于,他忍不住伸出右手轻轻地抚摸她那头长及腰间地秀发。

那种宛如丝绸一样的软滑质感令到他的动作变得更加的轻柔。就像是在抚摸一件精美易碎地艺术品一样。

就在这时,一直熟睡着的琉璃忽然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对不起,吵醒你了。”乔汨微笑地看着她。

琉璃在愣了一下之后,突然坐起来十分激动地一把抱住了他。

从她拥抱自己所用的力道当中。他能够清楚地感受得到她对他地依恋以及挂念。

乔汨并没有出声,只是紧紧地反抱着她。

直到这时,他才更加清楚地知道自己同样是在挂念着这个女人。

闻着她身上那种熟悉地芳香,以及感受着她那丰满诱人地身体。乔汨的血突然一下子烧了起来。

终于,他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琉璃推倒在床上。然后在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那张有些迷惑不解地俏脸时。突然低下头来将嘴唇覆盖在她的双唇上。

仿佛是在品尝顶级的美味一般。他缓慢而细致地品尝着她娇艳欲滴的双唇。

似乎怕会吓到她,他在吻着她的时候。动作十分十分的温柔。

而被他强吻着的琉璃,却完全不懂抵抗任他胡来。

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的脸色越来越红,呼吸也变得越来越急促,丰满诱人的双峰在不断地上下起伏着。

乔汨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是他实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因为眼前的女子是他真正喜欢的人。

虽然琉璃现在的智商只相当于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但是她的身体却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而且是女人中的女人。

所谓小别胜新婚,虽然他们还不是这种关系,但是面对如此诱人的琉璃,乔汨实在克制不住心中那种强烈的欲望。

但即使这样,他仍然拼命克制住自己不将手伸到她身上来。

因为现在的琉璃智商就像一个小孩子,将她当成女人来亲吻就已经不对了,如果这时还对她作出更加过份的行为,那么就有点乘人之危的味道了,所以乔汨只能用最后的理性死死地控制住自己的双手,不让它们乱来。

经过将近五分钟无比缠绵的深吻后,乔汨终于慢慢地与她的双唇分开了。

然后,他搂着她的身子小声说:“对不起,琉璃,我不应该这样做的。但你真的太漂亮了,我实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原谅我好吗?”

被他搂在怀里的琉璃并没有反应,只是呼吸微喘地将头靠在他的胸口上,并且用双手轻轻地抱住他的腰,那种娇弱不堪的样子要多诱人就有多诱人。

望着这样的琉璃,乔汨害怕自己会再次失控,不敢再看下去,只能紧紧地搂着她。

一时间,房间里面一片安静,只剩下琉璃那略显急促的呼吸声。

“这么说,你现在只是在等你外公将那幢老房子卖给你?”听乔汨说完这些天来的经历后,正在超市里面挑选着今晚晚餐的叶月转头看着他问道。

“什么我的外公,叶月你最好不要用这种称呼,我听起来很不舒服。”在后面推着购物车的乔有些不爽地说道。

叶月笑着说:“小汨你有时其实挺固执地,我感觉得出来。其实你心里面已经原谅了你的外公,我猜得没错吧?”

面对这个聪慧的女子,乔汨有些无奈地说:“好吧,好吧,我说实话就是了。其实在知道他并不是毁坏妈妈寄给他的寿礼的人时,我就已经不想再怪他了,因为我没有怪他的立场跟资格。

他唯一做得不对的事只是当年为了逼妈妈不嫁给父亲而跟她断绝了父女关系,让妈妈一直为这件事而耿耿于怀。但这是妈妈跟他两父女之间的问题,就算我是妈妈的儿子。我也没有立场说些什么。

虽然我没有立场怪他,但是我心里面始终对俞家有一种挥之不去地恨意。因为父亲跟妈妈的死,始终还是跟俞家有所关系的,尤其是那个做出那件事的人。

从我九岁的时候就已经开始恨俞家了。这么多年来,这种恨意已经深入到我的骨髓里面,所以在主观上我实在无法对俞家的人有任何的好感,当然。除了我小姨俞香兰一家以外。

我现在唯一想地,就是尽快要回那幢老房子,因为那是我以前的家。现在你明白了吗,叶月?”

听他说完。叶月立刻走过来拉着他的手充满歉意地说:“对不起,小汨,我不知道你会这么难过。”

乔汨微笑说:“你说得太严重了。我现在已经不太在意这件事了。对了。今晚你打算做什么菜?我突然很想吃你亲手做的炖牛肉。绵绵也很喜欢这道菜,今晚就做这个好吗?”

叶月笑着点点头说:“好。今晚就做这个好了。”这句话她竟然是用中文说出来地,虽然稍显生硬,但的确是标准的中文没错。

听到她突然爆出一句如此标准地中文来,乔汨不禁又惊又喜地问:“你是什么时候学地?”

叶月继续用中文笑眯眯地回答说:“在你离开日本以后,我就开始学了。学了这么久,基本上日常地对话应该是可以应付得过来的。小汨,从现在开始,不要跟我讲日语,要跟我讲中文,只有多听多讲,我地中文才能有所进步。”

乔汨连忙点头说:“好,好,我会多跟你讲中文的。你遇到听不懂的地方,记得跟我讲,我会给你解释清楚的。”

看到他这么高兴的样子,叶月不禁庆幸自己当时突然产生了想学中文的想法,眼中的笑意变得更加的浓。

从超市出来后,时间还早得很,于是叶月就提议说不如散步回去吧。

看到她这么有兴致,乔汨当然没意见。

就这样,由乔汨捧着一大包的东西,至于叶月则提着一小袋东西并挽着他的手臂一边走一边跟他说话。

由于叶月的外表实在太过出众,一路上,有不少在她身边经过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回头看她几眼,回头率相当的高。对于这种现象,与她有过多次上街购物经验的乔汨早就见怪不怪了。

“那次真把我给吓坏了,想不到小雅她竟然一个人偷偷去找你,等我发现的时候早就已经来不及了。”

“那家伙早就计划好了,我打开她的背包时发现里面不仅有换洗的衣服,而且连睡衣、毛巾、牙刷、牙膏、零食、防狼喷雾器等东西也一应倶全。由于当时不知道我住在哪里,她一下飞机就直接去附近的警察局报警说要找我,搞得天下大乱,真是服了她。”

“防狼喷雾器?你说的是那种专门用来对付色狼的防狼喷雾器?”叶月一听,既惊讶又好笑地问道。

“就是那种玩意,真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搞到的这东西。”乔汨有些头痛地说道。

叶月忍不住拍了拍手说:“太厉害了,小雅她真的好聪明呀。”

“你回去以后不要跟她说这样的话,不然她会得意忘形的,以后就更加无法无天了。”

“呵,看来小汨你这个哥哥当得也不容易呀。”

“这是当然了。你也知道那家伙有多粘人,每天晚上都要我给她讲故事才肯睡,真不知道她哪来的这么多精力。”

“小汨你又开始口不对心了。你明明就很开心地说。”

“喂,喂……”

也许是因为他们很久没这么轻松地聊过天了,一路上叶月的笑容都没有停止过,而乔汨也有种如沐春风的舒畅感。

这是只有在叶月身边,他才能感受得到的平静与安详,可以说是叶月特有的一种气质。

当两人在走到另一条街上的时候,乔汨忽然拉着她往附近一条没什么人的小路走去。

走了大概几分钟后,他忽然拉着叶月再次改变方向往一条无人的小巷里面走了进去。

一路上,叶月并没有出声。只是安静地跟着他。

在走进那条小条小巷后,乔汨忽然转身停了下来并将叶月拉到自己身后,然后望着巷口方向表情冷淡地说:“喂,你跟够了吗?”

在他这句话说完没多久。一个三十来岁,穿着旧式长衫并戴着一顶圆边帽的男人慢慢地从巷子地入口处走出来,并一步一步地向乔汨他们走了过来。

望着他走路时的步伐,乔汨眼中渐渐露出了一抹玩味的眼神。

从这个男人的走路方式当中。他看得出来这个男人并不是一个普通人,很可能是一个少见地高手。这是任苍穹的经验所告诉他的。

那个男人走到离乔汨不到五米距离时终于停了下来,然后以一种锋利无比的眼神看着他。

他并没有看叶月,只是看着乔汨一个人。

乔汨开口问:“为什么要跟着我们?我好像并不认识你。”

那个男人冷冷地问:“你不需要认识我。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究竟是人还是妖?”

被他问得一头雾水地乔汨没好气地说:“我还想问你是男人还是人妖呢?”

那个男人并没有理会他的调侃,而是以审视的眼神十分严肃地看着他说:“你身上有那种吸血妖物的气息,但你却竟然完全不怕阳光。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样地人。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什么什么人?”

乔汨一听。心中顿时为之一凛。

这个男人竟然可以看出他拥有吸血鬼的气息。这表明他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

脑中快速运转了一遍后,乔汨表情如常地说:“我不明白你想说什么。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想多管闲事,也不想别人来管我的闲事,你不要再跟着我。”

“看来,你不想说。”

“我无话可说。”

“是吗?”

那个男人语音刚落,左手突然快如闪电一般直抓乔汨地咽喉,动作凌厉如鹰。

早有准备地乔汨随即反手一拨反扣他的手腕。那男人随即右肘微沉,压向他的臂弯。而乔右手再次变招,直取他的双眼。那男人手掌转了个半圈,反抓他的手肘。乔汨臂如蛇走,在避开对方这一抓的同时,直拍对方胸口。那男人只好稍稍后退一步避开这一掌。

两人顷刻之间,已经快如闪电一般拆解了七、八招,双方的动作都快到令人看不清楚。

虽然双方的招式都不算好看,但招招致命。

在后退了一步之后,那个男人没有再次发动进攻,而是冷冷地看着他。

而乔汨也没有追击,只是小心地戒备着。

“我会记住你的。”在说完这句话后,那个男人随即转身向巷口走去。

他知道,单凭他一个人是对付不了乔汨的。因为刚刚他用的是两只手,而乔汨用的是一只手,不仅挡住了他的进攻,而且还成功地将他逼退。

虽然他还没有使出真功夫,但是光凭这一次交手的情况来看,他没有稳赢的把握。更何况,他现在还搞不清楚这个年轻男子究竟是不是妖物,他不想做些不清不楚的争斗。所以,他决定暂时离开再说。

等那个男人离开后,乔汨这才转身对叶月说:“没事了,我们走吧。”

叶月一边跟着他走一边十分担心地问:“小汨,他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突然对你出手?”

乔汨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看到她还一脸担心的表情,乔汨拉着她的手安慰说:“放心吧,能够杀得了我的人,我相信不会太多的。那个男人虽然武功不错,但我有把握对付他,所以你不要担心。”

“嗯。”听到他的话,叶月的表情这才舒缓了不少。

当两人往小巷外面走去的时候,一把懒洋洋的声音突然从乔汨脑中响了起来,“如果老子没看错的话,那小子应该是湘西毛家的人。”

陡然听到任苍穹的声音,乔汨不禁愣了一下,因为他刚刚根本就没有运用过内力,但这家伙怎么会突然跑出来的?

顾不得叶月就要自己身边,他小声问:“任苍穹,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他的声音,叶月不禁奇怪地问:“小汨,你刚刚在说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在自言自语而已。”乔汨对她笑了笑说。

叶月没有再在意,继续挽着他的手臂向前走。

这时,乔汨脑中再次传来了任苍穹有些得意的声音:“老子也想不到会这样,自从你小子戴上镇魂玉后没多久,老子就发现自己的元神竟然可以自由进出镇魂玉。换句话说,只要你小子戴着这块镇魂玉,就算你不运用内力,老子也可以自由出来说话。镇魂玉不愧是我摩逻教的镇教之宝,果然妙用无穷呀。

为了不让这小妞起疑,你小子继续听我说就是了。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刚刚那小子所用的招式应该是湘西毛家的开阳手。开阳手是湘西毛家的独门武功,向来是不外传的。从他刚刚和你交手的情况看来,他应该是经过毛家的人亲传才有如此火候,不是随便练练就能够达到的。也就是说,那小子很可能是毛家的人。

毛家虽然有独门武功,但他们极少过问江湖上面的事。所以严格来说,毛家并不算是江湖人。他们一派主要是以捉妖驱邪为生,听说还干过赶尸的生意。但老子一向不信这些,如果不是他们的独门武功颇有特色,老子根本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

真是想不到呀,都这么多年了,毛家竟然还没有没落,而老子的摩逻教却早已烟消云散了。他奶奶的,不爽,实在是不爽!”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任苍穹的声音充满了不甘与愤怒。

并没有去理会任苍穹的鬼叫,乔汨在意的是他这之前所说的话。

假如那个男人真是毛家的人,那他为什么要找他麻烦?难道,就因为他身上有吸血鬼的气息?

虽然是这样想,但乔汨隐隐觉得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房间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途中
热门: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2 身份号019 梁家五少 成为女主的恶毒前妻 爱你是最好的时光 穿成男主的猫[穿书] 轩辕·绝 分手信 十年一品温如言 北京售楼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