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老房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电话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表妹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当柳眉急匆匆地赶到位于校区中央人工湖的北岸草地附近时,只见那里两个年轻男性正坐站在湖边悠闲地聊着天。

其中一个人柳眉认得,他的名字叫康声桥,商学系大四的学生。至于站在他旁边的那个人,虽然由于角度的关系柳眉只能看到他的背影,但是她的心却跳得很快很快。

而就在这时,那个背对着她的年轻男子忽然慢慢地将头转了过来,然后面对着拥有一头俏丽短发的她微笑说:“副会长,很久没见了。”

在看清楚对方的相貌后,柳眉在一眨不眨地看了他一会后,显得有些不敢相信地说:“你……你真是乔汨?”

乔汨笑,“是的,我回来了。”

一步步地走到他面前后,柳眉一时间不知怎么说什么好,只能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她在看了看站在他旁边的康声桥一眼后,呐呐道:“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乔汨知道她以为自己还处于被通缉的状态,所以才会如此顾忌着不敢乱说话。

轻轻地笑了笑,乔汨看着她说:“副会长,我现在已经不需要再躲躲藏藏了。”

听到他这句话,一种强烈的喜悦立刻涌上柳眉的心头。

在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后,柳眉终于恢复了平时的水准,落落大方地伸出自己的右手看着他微笑说:“恭喜你,乔汨。我知道,你一定会有这样一天的。”

“谢谢你。副会长。”乔也微笑着握住了她的右手。

原本正处于兴奋状态中地康声桥立刻兴冲冲地插嘴说:“今天是个大好日子,我们先找个地方好好坐一下,我真的很想知道这小子在这两年来究竟是怎么过的。副会长,你应该也想知道吧?”

乔汨笑着说:“副会长,如果你不忙的话,我们到学校外面找个地方坐一下怎么样?”

“好的。”柳眉也想知道这两年来他究竟去了哪里。

当三个人一起往校园门口走去的时候。乔汨以一种充满怀念地眼神看着校园周围的一切。

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么多事,他会跟康声桥一样,在这里过着平凡而又平静的学生生活,直至毕业为止。

而现在。虽然校园仍然还是他印象当中的那样,但是他却已经不再是当年地乔汨。

过了一会,乔汨淡淡地笑着说:“这里跟两年前相比,好像并没什么改变。”

这时,康声桥忍不住问:“老实说,当年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突然说要去国外?”

当年乔汨托柳眉交给他的信里面,乔汨为了不让他担心。只是在信里面说自己有急事要到国外去,由于事情紧急,来不及向他道别。时至今日,疑惑了两年的康声桥终于再也忍不住想知道他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乔汨看了看默不作声的柳眉一眼后,这才表情认真地对康声桥说:“事到如今,我也不想再瞒你。阿康,其实两年前我之所以会突然失踪。是因为我被人诬陷而进了监狱。我当年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因为我不想将你卷进这件事里面。”

康声桥一听,顿时整个人愣住了。然后以完全不敢相信的眼神呆呆地看着他。

乔汨笑了笑,然后慢慢地将当年自己被马玉龙和陈永泰等人诬陷入狱的全过程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在听着他平静的述说时,不仅是康声桥惊讶万分,就连柳眉也显得十分震惊。

因为她虽然相信以乔汨地为人是不会做出贩毒这种伤天害理的事,但是对于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其实并不清楚。

如果在听到乔汨的亲口述说时。她这才真正知道他当年经受着的是一场怎么样的灾难。而他说得越平静,她就越是感到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在讲述的时候,乔汨当然不会将有关任苍穹这只鬼地事说出来。在说到越狱那部分,他只是轻描淡写地的一笔带过就算了。

“狗娘养的,那个马玉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以前在学校看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觉得他不像是好人,果然让我说中了。那后来呢?后来你去了哪里?”听他说完整个被诬陷入狱以及越狱的经过后,康声桥咬牙切齿地问道。

而柳眉也十分专注地等待着他的回答。

乔汨继续平静地说:“从监狱逃出来后,我就偷渡到了日本。到了日本之后,我在一个工地地盘里做了几个月杂工,一边工作一边学习日语。后来有一天,工地突然来了很多警察,他们是来抓偷渡客的。在混乱当中,我从工地里面逃出来。

逃出来以后,由于找不到工作,我只好过着流浪的生活。白天去捡别人不要的食物,晚上就睡在公园或停车场里。

就这样过了几个月,在一个偶然地机会中,我遇到了一个人。她是东京一家私人侦探社老板的姐姐,她的名字叫纱织叶月。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她竟然邀请我这个邋邋遢遢的流浪汉到她的侦探社里做助手。在那间侦探里,我一做就做了将近两年多,直到最近才回国。”

不知是不是错觉,柳眉感觉他在说起那个名叫纱织叶月的女性时,眼神好像变得特别的柔和。

就在这时,康声桥突然像如梦初醒一般惊讶地看着他说:“这么说,你……你现在还是被警方通缉当中?”说完,他赶紧紧张兮兮地向四周望去,看有没有人在看他们。

看到他这副紧张的样子,乔汨轻笑说:“放心,既然我敢光明正大地来学校找你,就表示我已经恢复了清白。其实,我这次回来。就是因为找到了新的证据跟证人。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已经通过我的代表律师正式向法庭提出了申诉。在经过连续几天地法庭审理后,我已经正式洗脱了罪名。”

“那就好,那就好。吓我一大跳。”康声桥总算是松了口气。

这时,一直没出声的柳眉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忽然问:“乔汨。你打算继续读完大学吗?”

乔汨笑着摇了摇头说:“副会长,我的学籍早就被学校方面取消了,况且我现在……”

他的话还没说完,他手腕上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接一下电话。”乔随即走开几步接通了电话。

在他接听着电话的时候,柳眉在他背后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如非亲眼所见,她真地想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短短的两年时间内,有如此大的改变。

两年的那天晚上,他与她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已经发觉他的气质改变了许多。然而,两年之后的今天。他整个人的感觉再次发生了剧烈的变化,简直就像是完全变了另一个人似的。最明显的证据是,有不少在附近经过地女生,都会不自觉地将目光停留在他的身上。她们为什么会这样,同为年轻女性的她心里面很清楚。

过了一会,接听完电话的乔汨带着一丝奇特的表情走过来对两人说:“不好意思,看来今天不能陪你们了。因为我临时有些事要办。”

久别重逢,康声桥却并不想就这样放他走,而且他跟乔汨一向是死党。向来是有什么问什么,于是直接开口问:“很重要吗?能不能说?”

乔汨想了一下,然后无所谓地说:“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事,你跟着去也行。我跟一个人约好要谈一下某幢房子的事,刚刚那幢房子地钟点工打电话给我,叫我现在马上过去面谈。”

“原来你想买房子?啧啧。看来你小子在这两年里捞了不少油水,竟然一回国就买房子。是什么样的房子?”康声桥继续问。

“等去到你就知道了。副会长,如果你有事做的话就先走吧,我跟阿康两个人去就行了。”

柳眉在犹豫了一下之后,忽然显得有些不自在地说:“如果我也跟着去地话会不会麻烦到你?”

乔汨笑,“当然不会,欢迎之至。”

乔汨要买的房子并不是在本市,而是位于隔壁的另一个城市。

坐了大概两个小时的轻铁后,乔汨随即带着两人转车来到了一片位于湖边的住宅区附近。

这是一片略显陈旧的住宅区,坐落在附近地都是一些十几年以上楼龄的老房子,其中大部分都是独立户型设计。

柳眉细心地发现,在计程车驶进这片住宅区时,乔汨就一句话也没有说,而且一直默默地看着窗外,完全不知道他心里面在想什么。

车子行驶了大概十几分钟后,终于在一幢两层高带小花园的老房子前面停了下来。

三个人下车后,乔汨率先走到那幢老房子的门口前面,然后按了一下上面的门铃。

没过多久,一个四十来岁,钟点工模样的女人打开了门。

“你好,我是昨天来过的那个人。请问刚刚是你打电话给我叫我马上过来这里吗?”乔汨问。

那个女人十分热情地说:“我认得你,是我打电话给你的没错。刚刚我接到小姐的电话,是她叫我打电话叫你过来的,她现在正在路上开车,很快就到。请先进来坐一下吧。”

“谢谢。”

在那个钟点女工的招待下,三个人走进了房子里面。

在刚刚踏进大厅的一瞬间,乔汨突然整个人呆住了,然后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望着大厅的摆设。

“喂,你怎么了?”看到他这副样子,康声桥不禁有些奇怪地问。

但乔汨并没有回答,只是以一种十分复杂的眼神看着周围的一切。

正当康声桥刚想拍拍他肩膀问清楚的时候,原本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的乔汨突然一言不发地走到房子东边的一面墙壁前面,然后用右手慢慢地抚摸着墙壁上面几道奇怪地刻痕。

柳眉不禁有些惊讶地发现,他在抚摸着那些刻痕的时候。他的手竟然在轻轻地颤抖。

康声桥在略略打量了一下大厅的四周后,说:“这幢房子应该有很多年了吧。不知结构如何,阿乔,我劝你好好考虑清楚。”

原本一直没出声的乔汨忽然以一种奇怪的声调低声说:“不,我一定要买下来,不管用多少钱。我都要将它买下来。”

紧接着,他慢慢转身看着他们一个字一个字地说:“因为,这是我以前住地房子,也是我父母还在生时。我们一家三口所住的房子。你们说我应不应该买下来?”

康声桥跟柳眉一听,顿时愣住了。

这时,乔汨转过头去一边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墙壁上面的刻痕一边轻轻地说:“这些刻痕,是我小时候父亲为我量身高的时候所刻地。

这是我在三岁时刻的,这是四岁的,这是五岁,最后这个是我九岁的时候刻的。这也是最后的。因为在那之后,他们就因为一场事故而去世了,而我则被送到了儿童福利院。”

说到这里,他忽然慢慢地走到一张沙发的前面,然后摸着椅背说:“这张沙发是我父亲最喜欢坐地,他经常坐在这里看报纸或看电视。也许是因为坐惯了,只要沙发稍稍移动了一下位置。他马上就能感觉出来。

而我妈妈比较喜欢坐在那张长的,她习惯坐在那里织毛衣。还有这盆虎尾兰,它是我跟我妈妈亲手种的。想不到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这里跟我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真的一模一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说到后面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变得越来越低沉,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忧郁。

因为他心里面很清楚。怎么可能真地一模一样?就算屋子里的摆设跟以前一样,但是里面的人却早就已经不在了。

故园依旧,但可惜已经人事全非了。

看到这样地乔汨,柳眉不知为什么,鼻梁处突然有一种酸酸的感觉。

而康声桥在沉默了一下之后,走过去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时,刚好从厨房里端着几杯茶出来的钟点女工看到气氛好像有些沉重,于是忍不住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乔汨摇摇头说:“没事,请问屋主是个怎么样的?”

“她……”

钟点女工还没说完,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一定是小姐回来了。”钟点女工立刻去开门。

当她打开门后,从门口处随即传来一把年轻女孩清脆的声音,“阿姨,那个人来了吗?”

“来了,他就在大厅里面。”

“我知道了。”

随着一阵脚步声响起,一个令人眼前一亮地女孩子以轻快的脚步走进了大厅。

她走进大厅后,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那里等着她的乔汨。

当她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她突然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

过了一会,她显得有些不敢相信地说:“请……请问,你是不是姓乔,名叫乔汨?”

听到她的话,乔汨不禁轻轻地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很肯定以前从来没有见过她,但她却竟然知道他的名字,他不由得有些警惕起来。

但是,他现在最关心的是能不能买下这幢房子,于是他十分有礼貌地回答说:“是的,我是乔汨,请问小姐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那个女孩一听,立刻显得十分高兴地说:“原来你真的是乔汨,那太好了。我叫俞兰青,是你的表妹。”

康声桥跟柳眉一听,顿时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因为据他们所知,自从乔汨的伯父去世以后,乔汨就已经没有任何亲人了,哪里来的表妹?

而乔汨在听到这个女孩的自我介绍后,脸上却露出了一丝十分复杂的表情。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三章 电话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五章 表妹
热门: 霸总C位出道[娱乐圈] 他来了请闭眼之暗粼 完美人生 乡村直播间 暗部列传 糙汉娶夫记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总裁她总是哭唧唧 你是我的荣耀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