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三章 电话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证人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老房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11点左右,位于市郊附近一个废旧的仓库区里面,正安静的停靠着一辆高级房车。

过了大概十分钟后,忽然在仓库区的入口处,又出现了一辆更加名贵的银灰色三门房车。在那辆三门房车的后面,跟有两辆红色跟白色的中型轿车。

三辆车子在开到停靠在仓库区里面的那辆高级房车前面约三十米处慢慢停了下来,然后,从那辆三门房车上走下来两个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年约四十来岁,嘴里叼着一根雪茄,身上穿着一件貂皮大衣的男人。至于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男人很显然是他的保镖。

几乎就在这两个人下车的同时,一直停着的高级房车的车门也打开了,一个五十来岁,身体肥胖的男人在两个保镖搀扶下,显得有些笨重地从车上走了下来。

望着那个肥胖的男人在保镖的搀扶下慢慢地向自己走过来,安泰赌场现任主管邓正杰立刻笑着说:“不好意思志哥,我最近一直比较忙,实在抽不出时间去探你,请你不要见怪。这么久没见,你身体还好吗?”

许其志虽然是黑道出身,但由于人长得胖,而且又经常一副笑呵呵的样子,所以一直给人一种弥勒佛一样感觉,使得他的人缘一直很不错,在黑白两道都相当吃得开。

但是此时的许其志却一反平时那副满脸和气的样子,并没有回答邓正杰的话,而是看着邓正杰那辆名贵地三门轿车不冷不热地说:“阿杰。看来你最近混得很不错嘛,连车子也换了。”

邓正杰笑着说:“志哥你就不要笑话我了,你别看这辆车好像很新,其实是别人用过的二手车。我以前那辆车子实在太旧了,正好有个朋友说有辆二手车想出手,于是我就买了下来。

先不说这些了。志哥,你在电话里说有些很重要的事要跟我谈,为什么不来赌场找我,反而要来这种破地方谈?”

许其志慢慢地将头转向他。然后面无表情地说:“阿杰,你还记得十五年前,我们跟当时的东区老大白粉标为了争东环街那处地盘而开打那次吗?”

邓正杰说:“当然记得了,当时我们人数比白粉标少了将近一半,那次开打几乎死了一半的兄弟。当时我也被砍伤了,后来如果不是志哥你出手相救,我早就被人砍死了。”

许其志继续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说:“在那之后没过多久。我们受陈老大之托到缅甸地掸邦去跟当地的大毒枭入货。在与那帮大佬在当地的夜总会喝酒的时候,你由于说错了一句话,被一个大佬用枪指着你地头要杀你。你还记得你当时你是如何捡回一条命的?”

听到这里,邓正杰的表情开始产生了变化,之前那种热情也逐渐消失了,然后,他表情冷淡地回答:“当时如果不是志哥你低声下气地向那帮大佬求情。并且当着那帮大佬的面一个人将整支XO喝了下去替我赔罪,我早就被他们杀了。志哥,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不需要老是提以前的事。”

许其志在冷冷地看了他一会后,突然指着他大声说:“你这狗娘养的,枉我将你当成亲兄弟一样看待,但是你呢,竟然想下毒害我,你真是连狗都不如!”

听到这句话。邓正杰心中顿时一凉,他想不到事情这么快就让这个老家伙给发现了。

虽然事情败露了,但邓正杰却马上装作有些吃惊地说:“志哥,你不要听外人乱说,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我真的没有做过。究竟是谁造地谣,我一定不会放过那家伙的,竟然敢挑拨离间。”

许其志冷笑说:“你不承认是吧?好,我让你见两个人,看你还有没有脸再说你不知道。带他们过来!”他忽然对着一个仓库的角落大叫了一声。

在他叫完没多久,二十几个男人突然从仓库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其中一个男人还押着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女人走了过来。只见那个女人鼻青口肿的,显然在不久之前被人狠狠地揍过一顿。

那二十几个男人出来以后,立刻站在许其志身后瞪着邓正杰。由于人多势众,气势相当的逼人。

当那个女人被带到邓正杰面前后,许其志厉声问:“我问你,你认识这两个人吗?”

邓正杰看了他们一眼,随即说:“不认识。”

许其志冷笑,“不认识?亏你还有脸说这种话。好,我就当着你的手下面前揭穿你的真面目,好让他们看清楚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你们给我听清楚,这个女人原本是我家负责煮饭地女佣人,已经在我家工作了好几年,我也一直很放心吃她做的饭菜。但是最近一段时间,我忽然发现自己身体越来越差,我原本还以为是自己老了。但是这时却有人告诉我说,要我小心家里的佣人。我开始不信,后来发现她竟然真的在我的饭菜里面下药。经过逼供,她承认她是受人指使才这样做的,而指使她的人,就是邓正杰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

邓正杰不慌不忙地说:“志哥,我们做了这么多年兄弟,你宁愿信一个外人也不信我?”

许其志忽然铁青着脸将手伸进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型的录音机,然后按下了播放键。立刻,从小型录音机里面放出了一段不长不短的对话录音“要将歌舞厅和夜总会全都卖给许其志?”

“其实想想也真是可惜呀,如果只有邓老大你一个人的话,不论是赌场还是夜总会,这些生意不转给邓老大你又能转给谁呢?”

“冯先生,你的意思是……”

“冯先生,你这个想法虽然很好。但要想杀那个家伙是很难的,你别看他胖得像头猪一样,但其实他是一个很小心地人。万一失手,就会很麻烦。”

“邓老大,你难道不知道肥胖的人是很容易得心脏病、心血管方面的疾病吗?而且一旦得病,通常是很难救回来的。”

“冯先生。你能不能说清楚一点?”

“只要有人在他每天的饭菜里面下点东西,不需要太多,每天只要一点点就够了。这样不用一个月,就会有人因为心脏麻痹而死掉。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既没有手尾,又不会引起别人地怀疑。”

“这的确是个很不错的办法。冯先生,你果然是个聪明人。”

录音放到这里就结束了,许其志随即关掉小型录音机怒喝:“邓正杰你这个狗娘养的,竟然连同外人来害自己地兄弟,你还算是人吗?”

从刚开始听到录音的那一刻起,邓正杰就已经脸色大变。

他最震惊的并不是被许其志揭穿了他的阴谋。而是他终于明白到这件事由始至终都是一个局,一个由那个男人所布下的局中局。

想到这里,邓正杰立刻无比紧张地大声叫道:“志哥,你听我说,我们都被人……”

但他还没说完,许其志已经无比愤怒地拔出手枪对着他大喝:“你去死吧,你这个狗娘养的东西!”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邓正杰立刻以最快地速度扑到保镖的身后,用对方的身体来掩护自己。

“呯、呯”两声枪声,那个还没来得及拔枪出来的保镖当场被许其志的手枪击中了头部。然后连叫都来不及叫一声就死了。

正当许其志跟他的两个保镖还想继续开枪射杀邓正杰的时候,突然“哒哒哒哒……”一阵密集的枪声响起同时,一排子弹向他们直射过来。

原来,坐在后面两辆车上邓正杰的手下们正各自拿着一支冲锋枪从车窗探出来向他们进行扫射。

“老大你快走,啊……”许其志的两个手下当场中枪倒地。

其他人也马上乱成了一团,各自四散逃开。至于许其志。早就在手下地护送下,躲到了车子后面去。

在几挺冲锋枪的掩护下,邓正杰趁机跑到了三门房车的后面,然后对着后面的手下大声说:“做掉他们,一个也不要留!”

而许其志的手下们在各自找好掩护的地方后,也马上拔出手枪来还击,一时间,双方人马就这样枪林弹雨地交起火来。

虽然在人数上许其志所带来地人要多得多,有二十几个人,但是他们拿的全都是手枪。

反观邓正杰这边,虽然人数较少,只有不到十个人,但是手上拿着的都是火力强劲的冲锋枪,在火力上占有绝对的优势。

而邓正杰之所以会特意叫手下带冲锋枪来,就是因为他预感到许其志将他约到这个偏僻无人的地方,多半不会有什么好事,因此一早就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虽然邓正杰知道自己跟许其志两人都中了那个名叫冯坤的男人所布下的局,但是此时已经由不得他后悔了。既然现在双方都已经撕破了脸,那么解决的办法就只有一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没第二条路可选。

但就在双方人马正在激烈地交火时,突然,二十几辆没有并打开警笛的警车以极快的速度无声无息地一下子堵住了仓库区的两边出口。

在封住了仓库区两边的出口后,无数穿着防弹衣的警察迅速从车上跑了下来,然后各自拿着枪紧张地戒备着,当中有一半以上的警员都拿着冲锋枪跟霰弹枪这类的重型武器。

陡然看到有这么多条子,原本正在交火的两边人马顿时全都惊呆了。顾不上再跟对面的人进行厮杀,包括邓正杰跟许其志这两位老大在内,所有人立刻四散逃亡。但无奈两边的出口都被重重守住,他们只能在附近各自找地方躲藏起来。

“我们是警察,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将会采取武力手段。再说一次,你们已经被包围了,马上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听着外面的警察用扩音器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与一个手下躲在一个废弃旧库仓后面的邓正杰此时面如死灰。眼中充满了绝望的眼神。而他的那个手下,此时也吓得脸色发白。

邓正杰知道,他已经完了。不仅是他,许其志也完了。

他现在后悔得几乎要吐血,他刚刚应该马上离开的,而不是继续留在这里浪费时间。但由于当时情况太过紧急。他来不及去想清楚,就急急忙忙地想要趁机做掉许其志。

但是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一切都已经晚了。

在这一瞬间,邓正杰仿佛看到那个在幕后导演了这一切。甚至不知名字是不是真的叫冯坤的男人正以一种充满讥讽的眼光看着他。

在感到无比愤怒地同时,邓正杰还感到十分冷,一种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冷,冷得他有些无法控制地颤抖起来。

“阿眉,你昨晚有没有看新闻?”整理好手头的资料后,身为学生会成员之一的二年级生刘静羽忙里偷闲问坐在自己旁边地学生会副会长。

“看了,怎么了?”柳眉不禁停下手中的笔。然后有些奇怪地问。

刘静羽惊讶地说:“你不知道吗?前天晚上警察捉到一批手持手枪跟冲锋枪搏火的黑社会人士,现在外面很多人都在谈这件事。实在太恐怖了,黑社会竟然连冲锋枪都有,新闻一出,听说很多市民昨晚都不敢随便出门。”

柳眉叹了口气说:“有关这个新闻我也看了,的确有些骇人听闻,还好已经将那些人捉到了。否则更加危险。”

“就是说嘛,我一直还以为像黑帮搏火这种事只有在电影里面才会有,想不到原来是真的。表姐。我好怕。”与柳眉实质是表姐妹关系的刘静羽故意倚在柳眉的肩膀上撒起娇来。

“我说过多少次,在学生会里面不要叫我表姐,让别人听到不太好。”

刘静羽无所谓地说:“怕什么,反正个个都已经知道我跟你是表姐妹,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地事。”

“总之不太好就是了。”

“表姐你真古板。”

“你说什么?”

“没有呀,我刚刚什么也说呀。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刘静羽立刻装蒜地笑起来。

柳眉懒得再跟她胡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

但刘静羽并没有打算放过她,笑嘻嘻地问:“表姐,听说宋明哲又约你出去,你答应他了吗?”

柳眉若无其事地说:“这只是毫无根据的传闻而已,并没有这回事,而且我跟会长之间并没有任何学生会工作以外的关系。”

刘静羽一脸不信地说:“你骗谁呀,学生会谁不知道宋明哲一直都在暗恋着表姐你,这谁都看得出来。我说表姐,其实宋明哲挺不错的,长得也算不错,他是学生会会长,而你则是副会长,听起来多配呀。所以,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才对。要不先跟他交往一段时间看看,也许适合也说不定。”

柳眉没好气地说:“你的口气越来越像个三姑六婆了,既然你对会长的印象这么好,那好吧,我下次会找个机会跟会长暗示一下你对他地好感,假如你们事成之后,别忘记请我吃饭,刘小姐。”

“什么嘛,无端端地又烧到我这边来。不答应就算,你这不识好人心的家伙。”

“切,你明明就是无聊兼八卦,还装什么好心。不说这些了,还有一个月就是新一届的学生会选举了,你地演讲稿写好了吗?”

“还有一个月,急什么?不过话说回来,表姐你就快卸任学生会的职务了,你会不会觉得不舍得?”

“一点也没有,我恨不得明天就是选举日。最近我为了毕业论文头痛得要死,但偏偏最近学生会的事又越来越多,我只想早日解脱。”

“是你做事太过认真,才搞得自己这么辛苦,活该。”

柳眉正想反驳,忽然她的通讯器响了起来。

她低头一看,只见上面显示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号码。

当她按下接听键后,一把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随即从通讯器的另一头传了过来,“副会长,我是乔汨,还记得我吗?”

在听到对方所报的名字后,柳眉整个人一下子呆住了。

“你……你等一下,不要挂线,千万不要挂线……”终于,当她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的时候,她立刻像逃难一般赶紧向休息室的门口跑了过去。

“表姐,发生了什么事?”从未见过她如此紧张的样子,刘静羽不禁惊讶地问道。

但这时的柳眉根本就听不到她的说话,只顾着以最快的速度冲出学生会的休息室,然后往走廊外面的阳台处跑了过去。

在奔跑的时候,她的心跳得十分十分快,快得几乎要从她的胸口蹦出来一样。她现在只想赶紧找个没人的地方跟他说话,因为她怕他会挂线。

当柳眉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刘静羽立刻关心地问:“表姐,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你没事吧?”

“我没事,小羽,我现在要出去一下,你不用等我了,你今天自己回去吧。”说完,柳眉立刻头也不回地向外面走去。

“可是等一下学生会要开会呀,你不在的话怎么办?”刘静羽赶紧问。

但已经迟了,柳眉早就急匆匆地下了楼,根本就没听到她在说什么。

表姐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刘静羽迷惑不解地坐了下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处事冷静,而且做事有条不紊的表姐会如此紧张和失态,而且她还发现表姐的脸不知为什么变得很红很红,而这一切,都是在她接听完那个电话之后才出现的。

想到这里,刘静羽更是一脸的疑惑。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九十二章 证人 下一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老房
热门: 只因暮色难寻 一粒红尘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 不让喧嚣着地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我穿成了女性恋爱向游戏中的路人甲 燃灯 天才启蒙运动 和顶流营业后我爆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