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雷雨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抗拒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画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星期天早上,除了还在睡懒觉的绵绵跟琉璃以外,叶月、乔汨与女佣相马梅子正在别墅的大厅里面吃着早餐。

正当三个人吃着早餐的时候,别墅的正门外面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紧接着,只见撑着一把遮阳伞的艾薇儿神采飞扬地走了进来。

“樱小姐,你来了。”女佣相马梅子看到女主人进来,立刻站起来欢迎道。

“小梅,还有早餐吗?如果有的话请拿一份给我,我肚子正好有点饿。”将手上的遮阳伞收起来后,艾薇儿自顾自地在餐桌旁边的一张椅子上坐下来。

“请稍等,樱小姐,我马上做一份新的给你。”女佣小梅连忙往厨房走去。

分别在叶月和乔汨脸上看了一会后,艾薇儿忽然有些不高兴地瞪着乔说:“本来我今天的心情是很好的,因为可以见到两个可爱的女儿,但是一来就看到你这张脸,让我很不舒服。果然不应该让一个臭男人住在这里的。”

乔汨看了她一眼,然后似笑非笑地说:“这是你的问题,与我无关。”

“给我闭嘴,你这个吃闲饭的家伙。”

乔汨懒得理她,继续悠闲地吃着早餐。

坐在乔汨旁边的叶月这时已经吃完早餐了,她在用餐巾擦了一下嘴后,问:“小汨,你今天有事要出去吗?”

乔汨想了一下,然后回答说:“之前幼儿园那单委托已经处理完了,这两天应该没什么必要外出,有事吗?”

“你能不能陪我回事务所拿点东西,另外你那支M92F已经用了很长时间。最好趁现在检查一下里面的零件有没有磨损,但是保养工具都在事务所里面,所以最好你陪我回去一趟。可以吗?”

“好的,我等一下就陪你去。”

“将近两个星期没回去了,不知事务所那边变成怎么样,搞不好到处都是蜘蛛网。小汨,如果有老鼠爬进来了怎么办?我最怕老鼠了。”

“哦,这可是第一次听说。想不到叶月你也有像普通人的地方,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喂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在两人说着话的时候,艾薇儿一直以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乔汨。

就在这时,她将身子探到乔汨的旁边去拿报纸看。在拿报纸的时候,她一不小心将乔汨前面的杯子弄倒了。

随着“咣啷”一声轻响,杯子里面的牛奶随即流到了乔汨的衣服上。

“哎呀,不好意思,我可不是有心的。放心吧,我现在马上给你擦干净。”艾薇儿一边说一边从身上掏出一方洁白的手帕去擦干乔汨衣服上的牛奶。

但就在她的手帕刚刚快要碰到乔汨的衣服时,乔汨却若无其事地拿过她的手帕。然后微笑说:“只是小事而已,怎么好意思麻烦艾薇儿小姐亲自帮我擦呢,我自己来就行了。叶月,我去一下洗手间。”说完,他站起来往洗手间走去。

在洗手间里,就在乔汨刚刚将衣服弄干净时,艾薇儿忽然从外面走进来笑眯眯地问:“怎么样,需要我帮忙吗?哎呀,真是不好意思,我有时会不小心做错事。”

乔汨看了她一眼。然后忽然瞪着她说:“有人会不小心到将这玩意放在手帕里面吗?”

乔汨一边说一边恼怒地将她的手帕摔在洗脸盆上,只见手帕里面竟然放有一枚十分小巧的采血器。

看到包在手帕里面的那枚采血器,艾薇儿只是笑嘻嘻地说:“哎呀。哎呀,原来这东西在这里呀。怪不得我到处找都找不到。意外,只是意外而已,希望你不要介意。”

乔汨冷笑说:“意外?这么烂的借口亏你说得出来。一个星期前你削苹果的时候突然将手上地水果刀向我飞过来,那时你说是意外。三天前你在我面前跌倒的时候,差点用小刀在我大腿上割一刀,那时你也说是意外。这次你明目张胆地在手帕里面放了个采血器,还有脸说是意外?喂,你给我适可而止行不行?人的耐性可是有限地。”

这时,艾薇儿面无愧色地将双手在胸前交叉着说:“好吧,我也不再拐弯抹角了。只要你肯让我在你身上抽三百毫升血,以后我再也不会对你做这种事。怎么样,这个条件很合理吧?”

听她说完,乔汨忍不住大骂:“合理你个头,我为什么要让你抽血?而且一抽就抽三百毫升这么多。要抽你就抽自己的。”

“我自己的早就抽过了,跟一般的吸血鬼没什么区别,没什么好研究的。可是你不一样,你现在不仅拥有吸血鬼的力量跟体质,而且完全不怕阳光,也不需要靠吸血来维持生命。你可以说是最完美的吸血鬼,也是最终极的人类进化体。你根本就不明白你自己的价值有多么的珍贵和重大,如果解开了你身体地变异之谜,那么很可能将会完全改变人类的进化史。废话少说,你这混蛋快让我抽血作研究,不要再作无谓的抵抗了。”艾薇儿一边说一边激动地抓着他地衣领大声叫道。

看到她眼中充满了像电影里面那些疯狂科学家一样狂热的光芒,乔汨知道这个女人已经没道理可言了。果然正如叶月之前所说地那样,她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研究狂。

“废话连篇的是你,谁会做你这种研究狂的白老鼠?别人是进化成蟑螂还是青蛙关我屁事。”

“你这个小气巴巴的男人,这样好了,如果你肯让我抽血的话,我教你如何才能让琉璃变得肯接受你。这样总可以了吧?”艾薇儿看威逼不成,于是改为利诱。

“唉,我开始同情叶月跟琉璃有个像你这样的母亲。”

“给我闭嘴,答不答应就一句话。”

在想了一下之后。乔汨终于有些无奈地说:“好吧,我让你抽五十毫升血,但你要答应我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乔汨知道这个研究狂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以后肯定阴招不断,为了减少麻烦,他决定还是让她抽一点算了。

虽然答应是答应了,但他还是感到郁闷无比。由于这个女人是叶月跟琉璃的母亲,他还真地不能对她做什么。

“五十毫升太少了,至少两百毫升。”看到他总算答应了,艾薇儿像在市场买猪肉一样开始讨价还价起来。

“你以为我是大象呀。最多五十毫升,不要拉倒。”说完,他作势转身要走。

“好啦,好啦。五十毫升就五十毫升,从没见过像你这么小气的男人。”艾薇儿一脸不爽地从洗脸盆里拿起那个采血器准备往他手臂上扎。

“喂,你这个采血器消过毒没有?”看到她眼中露出一种犹如酒鬼见到百年陈酿一样的兴奋光芒,乔汨开始后悔自己答应得太快了。

“放心吧,这是从兽医那里买来地。以前是用在猫狗身上的,最多也就有些狗犬病毒或猫狗脑炎而已。”艾薇儿在微笑地说着这句话时,以十分快速的动作一下子将采血器的针头狠狠地扎进了乔汨手臂上的静脉血管里。

乔汨多么希望这个她不是叶月跟琉璃的母亲。这样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将可恶的女人倒吊在正午的阳光之下,将她慢慢地晒成咸鱼干。

几天之后的一天晚上深夜时分,乔汨被一阵隆隆的雷声所吵醒。

他看了一下窗外,只见外面正刮着越来越大地风,而且雷声也越来越响,显然一阵雷阵雨即将来临。

为了不吵醒如小猫一样深深地缩在他怀里的绵绵,乔汨以很轻的动作慢慢地爬下床,然后走到窗边将窗子关上。

在他关上窗子没多久,一道划破长空的闪电突然将整片漆黑的夜幕割开了好几块,紧接着。一道巨大地雷鸣声随之“轰”一声响起,震碎了整个宁静的夜晚。

在接连着又发生几下闪电跟雷鸣后,一场倾盆大雨终于从天上泼了下来。冲洗着整个黑暗的城市。

回到床边看了一下绵绵,只见她仍然毫无所觉地熟睡着。乔汨不禁露出了一丝轻轻的笑容。

一旦睡着,就雷打不醒既是小女孩的优点,也是缺点。拜它所赐,乔汨每天早上都要花上不少时间才能将这个超喜欢赖床的小魔怪叫醒,否则她能一口气睡到中午才会醒。

看着她那如天使般的可爱睡容,乔汨忍不住宠溺地刮了一下她的鼻尖,然后这才打开房门走了出去。

当他来到二楼的时候,意外地看到穿着一件丝质睡袍的叶月正好从房间里面走出来。

看到乔汨,叶月立刻露出了一种无比温柔的微笑,因为她知道乔汨为什么会来这里,她也是因为担心琉璃才会出来的。

等他走到自己面前后,叶月伸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微笑说:“我就知道小汨一定会来地,既然你已经来了,那琉璃就交给你照顾了。”

“可是她现在还这么怕我,不行的。”乔汨摇了摇头说。

“如果是小汨的话,一定不会有问题地。我先回房了,小汨要加油喔。”说完,她微笑着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在走到琉璃地房间外面时,乔汨用手去拧房门的把手。

由于房门并没有上锁,他很容易就打开了。

进去房间以后,他马上就看到琉璃并没有躺在床上,而是如同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动物一样捂着耳朵不断发抖地缩成一团坐在床边的一个墙角里面。

正如艾薇儿那说的那样,琉璃果然很害怕打雷。而且奇怪的是,她只是一个人害怕得缩在角落里面,并没有去找任何人。

这时,刚好响起了一下巨大的雷声,琉璃当即被这下巨响吓得脸色发白,全身不断地打颤。

看到这样,乔汨不再迟疑,立刻走到她面前安慰她说:“不要怕。只是打雷而已,没事的。”

一看到突然出现在在自己面前的乔汨,琉璃立刻吓得赶紧往外逃。

但是乔汨并没有让她逃走。反而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被他强行抱住不放的琉璃立刻激动地挣扎着,而且还不断地发出呜呜的叫声,就好像一只无助而愤怒的小动物一样。

对于琉璃的激烈反抗,乔汨并没有放开手,仍然紧紧地抱着她地身子不放,而且用一种仿佛在自言自语的声音小声说:“琉璃,相信我,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我是绝对不会伤害你的。

你知道吗?不仅是叶月,我也一直在等你。我们一直相信。你一定不会这么容易就死。果然,你并没有死。但是为什么,为什么你现在会变成这样?”

就在这时,琉璃在惊惧交集之下,忽然一口咬在了乔汨的肩膀上。而且是用力全身的力气去咬。

虽然现在的琉璃智商只有四、五岁的小孩子一样,但她身体却已经是个成年人,这一口咬下去。乔的肩膀马上被咬出了一个很深的伤口,鲜红色地血液开始不断地从伤口处流出来。

但是此时乔汨却完全没去管那个伤口,甚至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

将一只手放在她脑后,乔汨用那只手轻轻地抚摸着她那头长长的秀发,然后带着一种苦涩的笑容说:“或许是我要求得太多了,在经历过与菲尔曼斯特那种怪物的战斗后,你还能平安地活着,这已经很不容易了。没错,只要你还活着。这已经足够了。

我一直后悔没有来得及将我真正的名字告诉你,你心里面一定很不高兴吧?当然,这种事你是绝对不会表露出来地。因为你就是这样一个喜欢将什么事都藏在心里面的别扭的家伙。

虽然迟了这么久,但我还是想亲口告诉你。我真正的名字叫乔汨,不是任汨。任是我乱编出来的假名而已,你应该也知道这件事。

我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你,因为我从来没跟女性正式谈过恋爱。但是这一年半以来,我经常都会想起你,尤其是在处理委托的时候,我总会有种错觉,好像你一直在我的身边看着我。

我有时经常会想,你究竟在哪里?有其他男人在你身边吗?如果有的话,你爱上他了吗?每当想到这里,我都会有一种刺痛感。这是妒忌还是吃醋,我自己也分不清楚。”

也许是因为他轻柔的抚摸产生了作用,琉璃在不知不觉中逐渐放松了咬在他肩膀上的牙齿。

并没有察觉到这些变化的乔汨仍然轻轻地说:“琉璃,看到你这样,我真的很心痛。你真地不在了吗?那个骄傲得要死,又死不认输的你真的不在了吗……”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沉。

听到他充满痛苦的低沉声音,琉璃忽然完全停止了挣扎,然后像个人偶一样一动不动地任他抱着。

不知过了多久,乔汨在轻轻地叹了口气之后,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然后默默地帮她盖上毛毯。

在他做着这一切时,琉璃并没有挣扎或反抗,只是用纯净无邪地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走到窗边将窗子关上后,乔汨拿起一张椅子放在她床边坐下,然后看着她微笑说:“不要怕,我会一直等你睡着之后才离开的,好吗?”

琉璃并没有点头或摇头,仍然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就在这时,突然“轰”一声从窗外又传来了一下巨大的雷鸣声。

琉璃立刻吓得一下子缩成了一团。

“不要怕,没事的,只是打雷而已。”乔汨一边说一边握住她的一只纤手安抚着她。

过了一会,琉璃总算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然后在呆呆地看了一下被他握住的右手后,随即又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看到她已经不再害怕自己,乔汨在感到欣慰的同时,一种莫名的悲意却一下子涌了上来。

因为在这种近距离的接触下,他才更加深切地明白到一个事实,以前的琉璃已经真的不在的。现在的琉璃,只是一个拥有成年人身体的小孩子而已。

这个也许也是琉璃的一部分人格,但是却不是乔汨所熟悉的那个琉璃。今生今世,也许再也见不到那个女人了。

这是生离,还是死别,他已经分不清楚了。他只感到,他的心好痛,一种心脏仿佛被慢慢蚕食着的心痛。

 

 

推荐热门小说我身体里有只鬼,本站提供我身体里有只鬼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我身体里有只鬼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一百七十九章 抗拒 下一章:第一百八十一章 画
热门: 穿回来后他把豪门霸喵rua秃了 有座香粉宅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3 镜中蔷薇 当累成为了那位先生 我可以和你一起住吗[娱乐圈] 至亲爱的你 黄粱客栈 凡人修仙传 穿越之符师